第七十篇 藉着保罗一班同工的职事,在外邦地的繁殖(三十六)
总纲目




撒但的攻击
主的主宰看顾
保罗的生活
预告航程的危险
飓风与保罗对安全的预告
保罗的超越、智慧对水手兵丁的卑鄙、愚昧

 读经:使徒行传二十七章一至四十四节。

 在行传二十七、二十八章,路加长篇记述保罗从该撒利亚到罗马的航程。我们也许不明白路加为何记载得这么长、这么详细。在某些事上,他非常简要,但对这次航程的记载却非常详细、生动。我思考这事以后,就相信这段详细的记载,乃是因路加想要陈明一幅图画,以传达一些重要的点。

撒但的攻击


 在路加对保罗航程的长篇记述中,所传达的第一点乃是撒但对使徒的攻击。撒但不断的在幕后攻击保罗。这是航程艰苦,有许多难处,且费时这么久的原因。尤其是天气非常恶劣。二十七章四节说,『从那里又开船,因为风不顺,就贴着居比路的背风岸航行。』后来,他们上了一只亚力山大的船,『一连多日,船行得慢,好不容易到了革尼土一带。』(徒二七7。)然后,他们好不容易来到一个名叫佳澳的地方。最终,他们再次开船以后,『一股名叫友拉革罗的狂风,从岛上扑下来。』(徒二七14。)撒但就在这些艰难的背后攻击使徒。

主的主宰看顾


 在二十七、二十八章所描绘的图画里,我们也看见主的主宰看顾。主在万有(包括风与台风)之上。主的主宰支配那将保罗带到罗马,名叫犹流的百夫长,也支配与他在一起的所有兵丁。主在他主宰的权柄里,叫这百夫长宽待保罗。二十七章三节说到这一点:『第二天,我们在西顿靠了岸,犹流宽待保罗,准他往朋友那里去,受他们的照应。』也许有些兵丁陪伴保罗,也可能保罗还带着锁炼。无论如何,主是主宰的照顾保罗。

 在猛烈的飓风中,船上的人得救的指望都绝了,主在祂主宰的权柄里又差遣一位使者到保罗那里。(徒二七20,23。)保罗见证那使者对他说,『保罗,不要害怕,你必站在该撒面前,看哪,与你同船的人,神都赐给你了。』(徒二七24。)这话指明保罗在船上有个小小的国度,由二百七十六个公民组成。

 与保罗同在船上的,有路加和马其顿的帖撒罗尼迦人亚里达古。路加的功用有两面:第一,他是医生,照顾保罗的健康;其次,他有新闻记者的功用,记载航程中的细节。我们为着这记载感谢主。我们越读就越体会这记载何等有意义。我们在路加对航程的详细记载里,看见主压制了撒但的攻击。每一件事都在适当的时候发生,使保罗的性命得蒙保守。

保罗的生活


 使徒行传这几章的图画也给我们看见保罗的生活、行为和品格。我们看见保罗超越过环境,也看见他为人生活的智慧和尊贵。毫无疑问,保罗的生活乃是活基督、显大基督的生活。

 我们仔细读这一段,会看见保罗在这里所过的生活,就是他在腓立比三章所渴望过的生活。保罗在那一章说,他竭力追求基督,为要给人看出他是在祂里面。(腓三9,12。)我读行传二十七、二十八章时,我看出保罗就在基督里。在整个不顺、艰苦的航程中,保罗过着超越、尊贵且满有智慧的生活。虽然他是囚犯,但他的举动却如君王。不仅如此,他处理事情有先见,又有智慧。

 毫无疑问,主与保罗同在。一面他是囚犯,是二百七十六个船客中的一个;另一面,无论在船上,或在船毁坏后过冬的岛上,他都是当时情景的中心、焦点。在每一个环境里,保罗都过着超越的生活。

预告航程的危险


 我们现在来看二十七章一至四十四节所记载的一些细节。一节说,『他们既定规了,叫我们坐船往意大利去,就将保罗和别的囚犯,交给御营里一个名叫犹流的百夫长。』代名词『我们,』指明作者路加也包括在内。御营,也许是该撒亚古士督(参路二1)所命名的御营。古罗马一军团有十营,每营六百人。

 二节接着说,『有一只亚大米田的船,要开往亚西亚沿岸一带地方,我们上去,船就开行,和我们同去的,还有马其顿的帖撒罗尼迦人亚里达古。』使徒第四次出外尽职的旅程,开始于此,结束于二十八章三十一节。

 路加记载说,在每拉,『百夫长找到一只亚力山大的船,要开往意大利去,便叫我们上了那船。』(徒二七6。)九、十节说,『过了相当的时候,禁食的节期也过去了,行船又危险,保罗就劝众人说,诸位,我看这次航行,不但货物和船只要受到伤害,大遭损失,就连我们的性命也难保。』九节『禁食的节期』是指遮罪日。(利十六29~31,二三27~29,民二九7。)

 在十节,保罗发表他对航行之危险的感觉。水手是行船的专家,对于风和海全数熟悉,但是他们没有保罗所有的见识。保罗警告他们会面临伤害和损失,『但百夫长宁愿信从船长和船主,却不信从保罗所说的。』(徒二七11。)船长和船主说服百夫长不听保罗的话。所以,他们照着错误的观念继续航行。保罗当然不是水手,也不是船长,他乃是传道人,在当时是个囚犯。然而,他比百夫长、兵丁、水手、船长和船主更有见识。在这里我们看见保罗的品格。

飓风与保罗对安全的预告


 十三至二十六节描述飓风与保罗对安全的预告。十三、十四节说,『这时微微起了南风,他们以为对目的地已有把握,就起锚,贴近革哩底航行。但过了不久,一股名叫友拉革罗的狂风,从岛上扑下来。』

 十五至十七节继续说,『船被风抓住,敌不住风,我们就任风台去,贴着一个小岛的背风岸奔航,那岛名叫高大,我们好不容易才收住小艇。既把小艇拉上来,就用缆绳捆绑船底;又恐怕撞在赛耳底沙滩上,就放下帆来,任船飘流。』收住小艇,就是将小艇紧系在甲板上。风平浪静时,小艇是由绳索系在船尾。(Vincent,文生。)十七节题到用缆绳捆绑船底,就是用缆绳捆住船身。他们恐怕撞在赛耳底沙滩上,那是革哩底岛西南的一个浅滩。

 按照十八、十九节,他们把货物抛出去,把船上的用具或家具抛弃了:二十节指明飓风非常猛烈,至终他们的指望都绝了:『太阳和星辰多日不显露,又有狂风大浪催逼,我们得救的指望就都绝了。』我们看见,那时正是保罗对那些在船上的人说话的好机会。

 二十一节论到这事说,『众人多日没有吃什么,保罗就站在他们中间,说,诸位,你们本该听从我,不离开革哩底,免得遭受这样的伤害和损失。』虽然保罗是在捆锁中的囚犯,他的行为却显出带有尊贵的非凡超越。路加的记述,作为主在地上行动的记载,并不强调道理,乃是强调主见证人的见证。(徒一8。)所以,在他的记述里没有道理上的细节,却详细记载发生在主见证人身上的事,以描绘他们在生活上的见证;这在未了两章保罗航程的记载中,更是如此。

 在这里保罗是主的见证人。所以,我们读路加的记载,不该只当作一个海上风暴的故事。我们需要在这故事里看见,基督一个活见证人之生活的描述。

 保罗在二十一节的话很坦率,船上其它的人都无话可说。每一个人,包括百夫长和船长,都服下来。

 保罗在二十二节接着说,『现在我还劝你们放心振作,因为你们中间没有一个人会丧命,惟独失丧这船。』他们都灰心丧志,在那里等死。然而,保罗告诉他们要放心振作,向他们保证没有一个人会丧命,惟独失丧船。这里保罗似乎说,『我们中间没有一个人会丧命,但是会失去船。因为你们不听我,所以你们会失去你们的船。』

 二十三、二十四节继续说,『因我所属所事奉的神,祂的使者昨夜站在我旁边,说,保罗,不要害怕,你必站在该撒面前,看哪,与你同船的人,神都赐给你了。』保罗首先指明他属于神,然后指明他事奉神。事奉,直译,作祭司事奉。

 在二十四节使者向保罗保证他要站在该撒面前,这是要成就主在二十三章十一节的应许,并实现使徒在十九章二十一节的心愿。

 按照二十四节,神将与保罗同船的人都赐给他了。这指明神将他们赐给保罗,他们都在保罗以下。若不是保罗与他们同在,他们都会丧失性命。在这里保罗似乎说,『因着我,你们的性命要得着保守,主已经将你们都赐给我了。』

 保罗在二十五、二十六节接着说,『所以诸位,要放心振作,我信神怎样对我说,事情也要怎样成就。只是我们必撞在一个岛上。』我们可以把这话视为见识和预言。保罗有智慧看透当时的情势,了解将会发生什么事。因为他说到要撞在一个岛上这样确定的话,所以我们可以把这话看为预言。

保罗的超越、智慧对水手兵丁的卑鄙、愚昧


 在二十七至四十四节,我们看见保罗的超越、智慧 与水手、兵丁的卑鄙、愚昧形成对比。这指明那些没有基督的人是卑鄙、愚昧的 水手企图离船逃走,却被保罗捉住了;保罗像一个王在监视他们。『水手想要离船逃走,就把小艇放在海里,假作要从船头抛锚的样子。保罗对百夫长和兵丁说,这些人若不留在船上,你们必不能得救。于是兵丁砍断小艇的绳子,任它飘去。』(徒二七30~32。)保罗告诉百夫长和兵丁,水手若不留在船上,他们必不能得救。似乎保罗是掌权管理的人,向他的『军队』下命令,采取必要措施。

 三十三、三十四节继续说,『从那时到天快亮,保罗一直劝众人用饭,说,你们悬望忍饿不吃什么,今天已是第十四天了。所以我劝你们用饭,这与你们的得救有关,因为你们各人连一根头发也不至于损坏。』他们观察暴风已有十四天,都无心吃东西。现在保罗劝他们用饭,因为这与他们的得救有关。这里『得救』一辞,意思是说,这些人若不吃饭,就不能从风暴蒙拯救。他们需要吃,叫他们有力量游泳,上了岸也能作必需的事。

 三十五节说,『保罗说了这话,就拿着饼,在众人面前感谢了神,然后擘开来吃。』在这里保罗表现得像君王,或者说至少像一个大家庭的头。他谢过饭,接着就吃了。风暴还在肆虐,船身摇撼,他们害怕丧命。但是保罗告诉他们要放心振作,大可安心,并且要用饭,好得着所需要的力量。然后他在他们众人面前率先进食。其它的人都惊怕且无心进食。为这缘故,保罗立了一个榜样,他好像说,『我很愉快、安心。我劝你们跟从我,因为我是活基督的人。』因着保罗率先放心振作,并且进食,于是『众人都放心振作,也就用饭了。』(徒二七36。)按照三十七节,在船上的,共有二百七十六个人。正如我们所指明的,他们实际上乃是保罗所统治之国度里的属民。

 在三十节,水手想要逃走;在四十二节,兵丁想要杀囚犯:『兵丁的意思是要把囚犯杀了,恐怕有人泅水逃走。』然而,主在祂主宰的权柄里保护了保罗。『百夫长愿意叫保罗安全得救,不准他们任意而行,就吩咐会泅水的,跳下水去先上岸;其余的人,有的可以用木板,有的可以用船上的东西上岸。这样,众人都安全得救上了岸。』百夫长不准兵丁任意而行,这再次是主的主宰权柄,拯救祂仆人的性命。因着主对保罗主宰的保护,船上所有的人都安全上了岸,到了一个名叫米利大的岛。(徒二八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