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篇 藉着保罗一班同工的职事,在外邦地的繁殖(三十五)
总纲目




保罗所受托付的内容
叫人的眼睛得开
从黑暗转入光中,从撒但权下转向神
得蒙赦罪
神圣的基业
基督是三一神的具体化身
在一切圣别的人当中
没有违背那从天上来的异象
与神联合
见证基督必须受害并将光传给人
非斯都的反应与保罗的回答
亚基帕王的判断

 读经:使徒行传二十六章一至三十二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继续来看保罗在亚基帕王面前的分诉,(徒二六1~29,)然后要来看亚基帕王对保罗一案的判断。(徒二六30~32。)

 保罗在亚基帕面前分诉,见证主向他显现说,『你起来站着,我向你显现,正是要选定你作执事和见证人,将你所看见我的事,和我将要显现给你的事,见证出来;我要拯救你脱离百姓和外邦人。』(徒二六16~17。)我们已经看见,保罗不仅被选定作执事,也作见证人。主在十七节告诉保罗,祂要拯救他脱离百姓和外邦人。

保罗所受托付的内容


叫人的眼睛得开


 十八节是保罗所受托付的内容:『叫他们的眼睛得开,从黑暗转入光中,从撒但权下转向神,又因信入我,得蒙赦罪,并在一切圣别的人中得着基业。』这里叫人眼睛得开,乃是实现神的禧年,主悦纳人的禧年,就是主耶稣在路加四章十八至二十一节照神新约的经纶所宣扬的。在路加四章十九节里主悦纳人的禧年,乃是指禧年(利二五8~17)所预表的新约时代。那时神要悦纳(赛四九8,林后六2)归回的罪俘,并且在罪的辖制下受压制的人,可享受神救恩的释放,而过新约的禧年。新约禧年属灵和神圣的福分,也就是神福音的福分,其中第一项就是叫堕落的人眼睛得开,从黑暗转入光中,使他们能在属灵的范围里看见神圣的事。要看见这些事,需要属灵的视力和神圣的光。

 我们许多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有时听到某些信息把我们带到黑暗里,以及有时听到某些信息把我们带到光中。比方你听某个传道人、牧师或传教士讲道,你越听越被带进黑暗里,一切都变得晦暗不明。但是你也可能听到另一篇信息,你越听,神圣的光越在你里面照耀。天破晓了,你的眼睛得开,你就开始看见属灵的事。这种乃是叫人眼睛得开的信息。

从黑暗转入光中,从撒但权下转向神


 十八节不仅说到眼睛得开,也说到从黑暗转入光中,从撒但权下转向神。这个转就是我们所说的转移。从黑暗转入光中,就是从黑暗转移到光里面;从撒但权下转向神,就是从撒但的权势下,转移到神里面。这是何等大的转移!

 黑暗是罪和死的标记;光是义和生命的标记。(约一4,八12。)撒但的权势就是撒但的国,这国属于黑暗。(太十二26。)撒但是这世界的王,(约十二31,)也是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弗二2。)他有他的权势和他的使者,(太二五41,)就是他的从属,作这黑暗世界的执政者、掌权者和管辖者。(弗六12。)因此,他有他的国,就是黑暗的权势。(西一13。)

 按照十八节,我们是从撒但权下转向神。实际上,转向神就是转向神的权柄,也就是转向神那属于光的国。先前我们是在黑暗里,是在撒但的权下。但我们已经从黑暗和撒但权下转移出来,转入光与神里面。

 黑暗实际上就是撒但的权势。什么时候我们在黑暗里,我们就在撒但权下。光就是神自己,(约壹一5,)所以,当我们在光中,我们就在神里面。撒但与黑暗怎样是一,神与光也照样是一。我们所得着的最大转移,乃是从黑暗转入光中。

 在行传二十一章,雅各提倡犹太教老旧的事物。他这样作,乃是在黑暗里。雅各对保罗说,『弟兄,你看犹太人中信主的有多少万,并且都为律法热心。』(徒二一20。)这话是在黑暗里说的,指明雅各自己瞎眼且在黑暗里。因为他在黑暗里,他也在撒但的权下。这样说雅各并不是太苛刻。

 保罗必然不是瞎眼,但他在行传二十一章有被拖回到黑暗里的危险。实际上,他与别人在殿里要完成拿细耳人之愿的那些日子,乃是在黑暗里。

得蒙赦罪


 在十八节我们看见,当我们的眼睛得开,从黑暗和撒但权下回转、转移到光与神,我们就得蒙赦罪。赦罪是新约禧年一切福分的基础。真正的赦罪,是藉着眼睛得开,以及从撒但转向神而来。所以,我们需要眼睛得开,从撒但权下转向神,好接受完整且完全的赦罪。

神圣的基业


基督是三一神的具体化身


 我们的眼睛得开,从撒但权下转向神,结果不仅在消极一面得蒙赦罪,也在积极一面得着基业。这神圣的基业就是三一神自己并祂所有的、所作成的、以及为祂赎民所要作的一切。这位三一神化身在包罗万有的基督里面;(西二9;)这基督是分给众圣徒的分,作他们的基业。(西一12。)而赐给众圣徒的圣灵,乃是这神圣基业的预尝、凭质和保证。(罗八23,弗一13~14。)我们今天在神新约的禧年里,就有分于并享受这基业作预尝;到来世和永远里还要完满的享受这基业。(彼前一4。)在利未记二十五章八至十三节禧年的预表里,主要的福分乃是宣告自由,以及各人归回自己的产业。这里,在禧年的应验里,从黑暗的权势得着释放,以及得着神圣的基业,也是主要的福分。

 信徒一般受到教导说,行传二十六章十八节的基业乃是天堂。当我是个年轻的基督徒时,有人这样告诉我。但是我研读圣经五十多年之后,学知这基业乃是基督这经过过程之三一神的具体化身。这基督是所分给众圣徒的分。在歌罗西一章十二节,保罗说,父叫我们够资格『在光中同得所分给众圣徒的分。』这分是圣徒的『业分,』基业。基业乃是业分,这业分就是所分得的分。

 在旧约里,以色列十二支派各分得美地的一分为基业。美地是包罗万有之基督的预表,赐给我们作为我们的基业。所以,基督这经过过程之三一神的具体化身,乃是我们的基业。这基业是经过过程的三一神,完全具体化身在基督包罗万有的人位里,而基督藉着复活已经成了赐生命的灵。

在一切圣别的人当中


 按照十八节,神圣的基业乃是在一切因信入基督而得圣别的人当中。这圣别不仅是地位上的,也是性质上的。(罗六19,22。)成圣(成为圣别)不光是地位上的事,就是从凡俗属世的地位,分别到为着神的地位;就如马太二十三章十七节、十九节所说的,由于地位的改变,金子因殿而成圣,礼物因坛而成圣;以及提前四章三至五节所说的,食物因圣徒的祷告而成圣。成圣也是性质上的事,就是从天然的性质变化为属灵的性质,如林后三章十八节,罗马十二章二节所说的。这包含漫长的过程,开始于重生,(彼前一2~3,多三5,)经过整个基督徒的一生,(帖前四3,来十二14,弗五26,)而完成于被提,就是生命成熟的时候。(帖前五23。)

 地位一面的圣别,只是在地位和用途上有改变;性质一面的圣别,乃是在性情上为神的圣别性情所变化,也是用神的圣别性情所完成的变化。圣别就是给神浸透;祂是我们的产业,作我们今天的享受。这要完成于我们在神生命里成熟,得以像神,并有资格在来世和永世,完满得着并享受神作我们的基业。

没有违背那从天上来的异象


 在十九、二十节保罗见证说,『亚基帕王阿,我故此没有违背那从天上来的异象,先向在大马色、耶路撒冷和犹太全地的人,后向外邦人传报,要悔改转向神,行事与悔改相称。』保罗在十九节用『异象』一辞,指明他所顺从的,不是道理、学说、宗教信条、或任何神学,乃是从天上来的异象。在这异象中,他看见关于三一神的神圣事物,如何分赐到祂所拣选、救赎、变化的人里面。他在使徒行传里所传讲的,以及他在罗马至希伯来这十四封书信中所写的,都是他所看见这从天上来之异象的详细描述。

与神联合


 在二十一、二十二节保罗继续说,『因这些事,犹太人在殿里拿住我,想要杀我。然而我蒙神的帮助,直到今日还得站住,向尊卑老幼作见证,所讲的,并不外乎众申言者和摩西所说,必要发生的事。』二十二节的『帮助,』或作,协助。原文原意联合。这含示使徒与神联合,并体认神在这联合中的协助。

见证基督必须受害并将光传给人


 保罗在二十二节不是说『直到今日还活着,』他乃是说『直到今日还得站住。』保罗曾站在罗马千夫长面前,并站在腓力斯和非斯都面前。现今他站在亚基帕面前。保罗站在亚基帕面前时是勇敢的,说他向尊卑老幼作见证。听过保罗作见证的尊贵人包括腓力斯、非斯都和亚基帕。

 保罗告诉亚基帕,他所见证的,并不外乎众申言者和摩西所说,必要发生的事,『就是基督必须受害,并且首先从死人中复活,要将光传给百姓和外邦人。』(徒二六23。)从死人中复活,直译,从死人的复活中出来。

 在二十三节保罗说,基督将光传给百姓和外邦人。这里的『光,』指明那是光之神(约壹一5)的光照,藉着基督荣耀福音的传扬,在那是世界之光(约八12,九5)的基督里照耀。(林后四4,6。)这里保罗说到光而不说生命,因为热心宗教的人和罗马政客都在黑暗里。因为他们在黑暗的『囚房』里,所以保罗说,基督首先从死人中复活,要将光传给百姓和外邦人。

非斯都的反应与保罗的回答


 二十四节接着说,『保罗这样分诉,非斯都大声说,保罗,你颠狂了,你的学问太大,反叫你颠狂了。』二十四、二十五节的『颠狂,』或作,发疯。非斯都乃是主人,不像亚基帕是客人;在此他大声说,保罗的学问太大,反叫他颠狂了。非斯都身为主人,是不该说什么话的。

 在二十五、二十六节保罗回答说,『非斯都大人,我不是颠狂,我说的乃是真实清醒的话。王也晓得这些事,所以我向王放胆直言,我深信这些事没有一件向王是隐藏的,因为都不是在隐匿的地方作的。』在这二节里,保罗首先告诉非斯都,他不是颠狂,他非常清醒,他说的乃是真实清醒的话。然后保罗说,亚基帕也晓得这些事。亚基帕是犹太教徒,晓得旧约和复活的事。保罗似乎说,『亚基帕已经晓得这些事,因为他是一个犹大人。』

 在二十七节保罗对亚基帕说,『亚基帕王阿,你信申言者吗?我知道你是信的。』亚基帕是犹太宗教的一分子,当然相信申言者。

 在二十八节亚基帕回答保罗说,『你想稍微一劝,便叫我作基督徒阿?』保罗回答亚基帕的问题说,『无论是少劝,是多劝,我向神所求的,不但是你一个人,就是今天一切听我的,都要像我一样,只是不要有这些锁炼。』(徒二六29。)保罗在这一节的话非常动人心弦。

亚基帕王的判断


 三十至三十二节说,『于是王和总督,并百尼基与同坐的人都起来,退到一边,彼此谈论说,这人并没有犯什么该死该绑的罪。亚基帕对非斯都说,这人若没有上诉于该撒,就可以释放了。』在这里我们看见,按亚基帕的意见,保罗若没有上诉于该撒,就可以释放了。但是使徒若不上诉于该撒,也许因非斯都不公平的处置早已遭害,(徒二五9,)那样,他的性命就无法存留到这日。保罗若没有上诉于该撒,也许就没有机会写以弗所书、歌罗西书、腓立比书和希伯来书这些重要的书信。

 行传二十一章二十七节至二十六章三十二节这一大段,是记述犹太人对使徒最后的逼迫,把一切有关联者的真正特征都显明出来了。首先我们看见犹太宗教的黑暗、眼瞎、仇恨和假冒为善。其次我们看见罗马政治的不公正和腐败。第三我们看见使徒的透亮、光明、忠信和勇敢。第四是主对祂见证人满有鼓励的关切,和祂对整个局面的主宰,以执行祂神圣的定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