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篇 藉着保罗一班同工的职事,在外邦地的繁殖(三十)
总纲目




藉着对旧约的认识领受启示
直接从主领受启示
保罗在该撒利亚
预备写更多书信
对神新约经纶的负担
看见神新约经纶的异象

 读经:使徒行传二十四章二十二至二十七节,加拉太书一章十七节,歌罗西书一章二十五节,提摩太前书一章三至四节,提摩太书一章十四节,二章二节,二十二节。

 在二十四章一至九节,保罗被犹太辩士控告。在二十四章十至二十一节,他在罗马帝国犹太省的总督腓力斯前分诉。然后在二十四章二十二至二十七节,他被腐败不公的罗马政客扣留监管。二十四章二十七节,『过了两年,波求非斯都接了腓力斯的任;腓力斯要讨好犹太人,就留保罗在捆锁中。』路加没有说出保罗在这两年所作的。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保罗在这段期间可能作的事。

藉着对旧约的认识领受启示


 路加没有告诉我们,保罗被扣留监管在该撒利亚那两年间的事。路加也没有告诉我们,保罗悔改信主后在亚拉伯那段期间的事。保罗论到这事说,我『也没有上耶路撒冷,去见那些比我先作使徒的,却往亚拉伯去,后又回到大马色。』(加一17。)现今很难追查保罗在悔改信主之后,去了亚拉伯的什么地方,在那里停留多久;不过那必是远离基督徒的地方,他在那里停留的时间也必不会很短。他说这话的目的,是要见证他不是从人领受福音。(加一12。)他在亚拉伯时,必定直接从主领受了关于福音的启示。

 毫无疑问,保罗在亚拉伯从主所领受的神圣启示,是来自他对旧约的认识。保罗将旧约研读得很好,这由他在罗马书、加拉太书和希伯来书中解释旧约的方法所指明。我们读这几卷书,就看见保罗对旧约有透彻的认识。不仅如此,他更洞察圣经。其中一个例子,就是保罗将亚伯拉罕的妻子撒拉,与亚伯拉罕的妾夏甲,比作两约。(加四22~26。)若非保罗在加拉太四章将这两个女人寓意化,我们就是一再读创世记,也无法看见撒拉与夏甲表征两约。然而,保罗对旧约的真理极其认识,他洞悉这点。藉着他对旧约的认识,神圣的光临到他。因此,如保罗的著作所指明的,他能领悟旧约里关于基督身位与工作的预表。保罗对圣经的认识,是他领受这么多神圣启示的一个原因。

直接从主领受启示


 保罗虽然藉着对旧约的认识,从主领受了许多启示,但他从主所领受的启示中,某些方面不是根据旧约。我们可以用保罗在罗马七、八章所说不同的律为例。在罗马八章二节,他说,『因为生命之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已经释放了我,使我脱离了罪与死的律。』这里保罗说到两个律;罪与死的律和生命之灵的律。在罗马七章,除了神的律,(罗七22,)保罗还说到『我心思的律,』(罗七23,)就是善的律。在罗马七章二十三节,他也题到『那在我肢体中罪的律。』因此,保罗在这两章说到四个律:神的成文律法、善的律、罪与死的律、生命之灵的律。善的律、罪与死的律、生命之灵的律与神的律不同,都不是成文的律法,乃是不变的生命原则。

 各种生命都有它自己的律。善的律是人生命的律。罪与死的律是罪恶与撒但生命的律。生命之灵的律是神圣生命的律。这三个律是基于这三种生命不变的原则。人的生命有它自己的律;撒但的生命有罪的律;而神圣的生命,就是最高的生命,必然有神圣的律。

 保罗看见这三个律之启示的源头是什么?我研究这事,想要获悉这源头,但我无法寻得。保罗可能直接从主领受了关于这三个律的启示。不仅如此,他对这三个律的认识是根据他的经历。保罗经历了心思的律,善的律。保罗也经历了罪与死的律。关于这事,他能说,『我看出我肢体中另有个律,和我心思的律交战,藉着那在我肢体中罪的律,把我掳去。』(罗七23。)在罗马七章十八至二十一节,保罗说,『我知道住在我里面,就是我肉体之中,并没有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因为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作。若我去作所不愿意的,就不是我行出来的,乃是住在我里面的罪行出来的。于是我发现那律,就是那恶,与我这愿意为善的人同在。』因此,保罗从他的经历得知有这样一个律,就是罪与死的律。保罗必定从他基督徒的经历,发现在他里面有个更高的律-神圣生命的律。保罗确实领受了关于善的律、罪与死的律、和生命之灵的律这启示。

 因着保罗从主领受这么多的启示,他出来传讲时,便能将这些启示的丰富供应人。他能写出像帖前、帖后、罗马、加拉太、林前与林后这样的书信。我们读保罗的著作时,看见每一卷都满了神圣的启示。这里我们所强调的点乃是,保罗在亚拉伯期间,必定从主领受了许多启示。

保罗在该撒利亚


 按行传二十四章二十七节,主分出两年时间,让保罗扣留监管在该撒利亚。在这两年中,保罗必定想过行传十五和二十一章所发生的事。

 在行传二十一章,我们看见保罗在面对耶路撒冷宗教搀杂时的软弱。虽然彼得和约翰曾经与主同在变化山上,然而他们在行传二十一章却对神新约的经纶静默无声。我们看过,雅各替那些仍旧为律法热心的犹太信徒说话。(徒二一20。)难道雅各对神新约的经纶毫无亮光吗?他对这事的领会似乎很迟钝。彼得和约翰虽然在关于神新约经纶的事上蒙过光照,他们对耶路撒冷将新约恩典与旧约律法搀杂的光景,却没有作什么。保罗似乎是惟一对这光景有负担的人。

 我们思想使徒行传这几章描述的情景,会看见这几章的中心人物实际上乃是主自己。祂在这几章担任主角,是主宰一切的那位。至终,主解救保罗脱离耶路撒冷的困境,保守他的生命脱离定阴谋的犹太人,将他放在该撒利亚罗马政府的监管下。保罗虽然在监管中,实际上却未受囚禁。腓力斯『吩咐百夫长看守保罗,并且宽待他,也不拦阻他自己的人来供给他。』(徒二四23。)二十四章二十六节指明,腓力斯准许保罗的朋友看望他,目的是要为自己得钱。虽然如此,主将保罗扣留监管在该撒利亚却有祂自己的目的。保罗在该撒利亚无事可作,并且安全的脱离了搅扰。

预备写更多书信


 你想保罗被监管在该撤利亚那两年作了什么?你以为保罗经过这么多骚扰之后,除了读经,什么也不作?保罗必定回想他在十五章和二十一章的经历,思想他所经过的事。他可能将他最近的经历,与他已往所领受的启示,特别是他在亚拉伯所领受的启示,作了比较。我信保罗在所赐给他启示的光中,回顾了行传十五章以来的整个情形。当他这样回顾事情,光可能变得越来越亮。这当然是我们根据研读新约所得的推论。

 保罗思考行传二十一章的光景时,可能对雅各、彼得和约翰感到不快。他也许懊悔所发生的事,于是领悟他必须再写一些书信。在该撒利亚那些年间,希伯来书、以弗所书、腓立比书和歌罗西书的内容,可能已经深深的在保罗里面。

 我花时间研究保罗在该撒利亚的两年中作了什么。我信这段期间保罗回顾了他从行传十五至二十一章的经历,将其与他从主所领受的启示,并他在耶路撒冷从雅各、彼得和约翰身上所观察的,作了比较。我信保罗越回顾他的经历,就越有负担发表更多的著作。保罗可能晓得他不会很快的从罗马政府的监管下得释放。他也许已经预料会在该撒利亚停留很久。我信他在那里的两年间,被主预备来为希伯来、以弗所、腓立比、歌罗西、提前、提后、提多与腓利门这八封书信。

 像希伯来书与以弗所书,没有充分的预备是写不出来的。写这样的书信需要许多预备。保罗写希伯来书与以弗所书之前,必须先进入神启示的深处。他写这些书信以前,需要透彻思考的时间。保罗被扣留监管在该撒利亚的两年间,得着了这段预备的时间。后来,他从该撒利亚被移送到罗马,便得着机会发表希伯来书、以弗所书、腓立比书、歌罗西书。当然,他也能写提前、提后、提多与腓利门书。我们对照行传十五至二十四章的背景,特别复习希伯来书、以弗所书、腓立比书和歌罗西书,会非常有帮助。我们若这样作,就会对这四卷书有新的看见、新的亮光。

对神新约经纶的负担


 保罗对神新约的经纶有很重的负担。虽然他个人无法继续将神新约的经纶作出来,但他得着机会写出神圣的启示。在歌罗西一章二十五节,他说,『我照神为你们所赐我的管家职分,作了召会的执事,要完成神的话。』这里我们看见保罗写歌罗西书,是为了完成神新约的经纶。没有歌罗西书、腓立比书、以弗所书与希伯来书,我们就不能清楚看见神新约的经纶。

 实际上,『经纶』(希腊文,oikonomia,奥依克诺米亚)是保罗特别使用的辞,尤其是在以弗所书。虽然保罗在林前九章十七节使用这辞,但他在那里使用这辞,不是为了揭示神新约经纶这特殊的目的;他在以弗所书使用这辞,却是为了这目的。我们知道以弗所书是论召会的书。但我们对以弗所书若只有这种领会,我们对这本书的理解就太肤浅了。我们需要看见,以弗所书是论到神经纶的书。

 我们已经强调这事实,就是使徒行传的光景能给我们看见主的主宰权柄。犹太教或罗马政治都不能打败主宰的主。相反的,一切都是为着祂的定旨效力。甚至彼得的惧怕(加二12)和犹太人的阴谋都是为着主的定旨效力。表面看来,这些事阻挠了祂的行动。实际上,这些事是为主的定旨效力,使神新约的经纶得着启示并完成。

 今天,我们有负担执行神新约的经纶。这是我常常指出,我们在主的恢复中不是作一般基督教工作的原因。藉着主的怜悯和恩典,我们在这里乃是要执行神新约的经纶。

看见神新约经纶的异象


 我们多年研读圣经各卷,才开始看见圣经里关于神新约经纶全面的启示。主藉着祂的话给我们看见,在这经纶里,三一神在子里成了人。这就是说,神新约经纶的成就,开始于神成为肉体。藉着基督的为人生活、死、复活和升天,为着成就神经纶所必需的一切都作成了。主先将那灵在素质一面吹入门徒里面,(约二十22,)然后又在祂的升天里,将那灵在经纶一面浇灌在祂的身体上。(徒二17。)那灵的浇灌乃是神新约经纶的完全成就。现今三一神乃是经过过程、包罗万有的灵,既在祂所拣选的人里面,又在他们身上,并且同着他们来执行新约的经纶。主将祂自己分赐给祂的信徒,藉以繁殖祂自己,使他们成为祂宇宙身体活的肢体,作祂团体的器皿彰显祂。今天这团体的器皿在各地显为地方召会,所有的召会都是照耀在这黑暗世代中的灯台。至终,所有照耀的地方召会要完成于新耶路撒冷;新耶路撒冷乃是神新约经纶之行动终极的完成。

 神新约经纶极其重要的中心,乃是包罗万有的基督作我们的生命、我们的人位、和我们的一切。神圣经纶的中心不是任何律法、规条、教训、哲学或实行。神经纶的中心乃是一位包罗万有、奇妙的人位。这人位就是经过过程之三一神的具体化身,实化为包罗万有赐生命的灵,在我们里面,也在我们身上。这灵在我们里面作工,将我们直接带归基督,享受祂作一切。我盼望我们都清楚看见这点。

 我们若看见神圣经纶的异象,就会为着主将保罗扣留监管在该撒利亚而赞美祂。那些年间是蒙拣选的器皿保罗,要将他从主所领受的完整启示发表出来的预备期。保罗在该撒利亚预备好以后,就被移送到罗马。然后他写了以弗所、腓立比、歌罗西和希伯来这些绝佳的完成书信。我们若要被保罗的职事构成,就需要研读这四卷书。

 保罗除了这四封书信之外,还写了提前、提后、提多与腓利门。在提前一章三、四节,保罗对提摩太说,『我往马其顿去的时候,曾劝你仍住在以弗所,好嘱咐那几个人,不可教导与神的经纶不同的事,也不可沉迷于虚构无稽之事,和无穷的家谱;这等事只引起辩论,对于神在信仰里的经纶并无帮助。』这里保罗嘱咐我们不可教导不同的事,只可教导神的经纶。按照提摩太前书,神经纶的中心乃是神显现于肉体。(提前三16。)按照提前三章十五节,活神的召会,神的家,乃是真理的柱石和根基,这真理实际上就是新约经纶的实际。

 提后一章十四节有这嘱咐:『你要藉着那住在我们里面的圣灵,保守那美好的托付。』然后在提后二章二节,保罗接着说,『你在许多见证人面前从我所听见的,要托付那忠信、能教导别人的人。』这里保罗嘱咐提摩太,要将他所领受的传给人,使他们也可以教导别人,

 不仅如此,保罗还告诉提摩太『要逃避青年人的私欲,同那清心呼求主的人,竭力追求公义、信、爱、和平。』(提后二22。)这里我们看见呼求主名在执行神新约经纶的事上有确定的地位。我们要执行神新约的经纶,就需要不断的呼求主名。我们不仅该个别的呼求,也该同那清心呼求主的人一起呼求祂。

 我们为着保罗所写的末了八封书信感谢主。若没有这几卷书,在关于神新约经纶的事上,我就不知道我们今天会在那里。我们也为着主在使徒行传给我们描绘的图画感谢祂。我们看了本书其余各章之后,对神新约经纶的执行会有更清楚的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