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篇 藉着保罗一班同工的职事,在外邦地的繁殖(二十八)
总纲目




议会前的分诉
行事为人都凭无亏的良心
保罗的勇敢与智慧
主的鼓励
犹太人的阴谋
千夫长向罗马总督腓力斯秘密的解送

 读经:使徒行传二十二章三十节至二十三章三十五节。

议会前的分诉


 我们已经看见,在二十一章三十一至三十九节,罗马千夫长进来干预,拯救保罗脱离想要杀他的犹太人。然后保罗得着机会在暴动者前分诉。(徒二一40~二二21。)但犹太人只听他说到一个地步,就开始骚动起来。于是保罗被罗马人捆绑。(徒二二22~29。)保罗凭智慧,用他罗马公民的身分,拯救自己脱离困迫。(徒二二25~29。)于是罗马千夫长给保罗机会,在议会前分诉。(徒二二30~二三10。)行传二十二章三十节说,『第二天,千夫长想要知道犹太人控告保罗的实情,便解开他,吩咐祭司长和全议会的人都聚集,将保罗带下来,叫他站在他们面前。』现在让我们来看保罗在议会前的分诉。

行事为人都凭无亏的良心


 二十三章一节说,『保罗定睛看着议会,说,诸位,弟兄们,我在神面前行事为人都是凭着无亏的良心,直到今日。』人堕落,被神打发出伊甸园之后,(创三23,)神在祂经纶的安排里,要人向自己的良心负责。但人没有照着他的良心生活行动,却进一步落到恶行里。(创六5。)在洪水审判以后,神命定人要受人的管治。(创九6。)在这点上,人又失败了。然后,神应许亚伯拉罕,万国要在他的后裔基督里得福。(创十二3,加三8。)在这应许成就之前,神先把人摆在律法的试验之下。(罗三20,五20。)人在这试验中,也完全失败了。这一切失败,指明人已经从神堕落到良心,从良心堕落到人治,又从人治堕落到不法。这就是说,人已经堕落到了极点。

 像保罗那样,在神面前行事为人都凭着无亏的良心,这是极大的回转,从人的堕落转向神。保罗说这话,是要在那些控告他是不法和妄为的人面前,表白他自己。他在二十四章十六节辩护时,再次说到他的良心。这表明他那高标准的道德,与犹太宗教徒的假冒为善、并罗马(外邦)政客的弯曲,成了对比。

 保罗在议会前,当着罗马政府代表的面分诉时,能说他个人的行为没有不是之处。他行事为人都是凭着良心,按着最高标准的道德。

保罗的勇敢与智慧


 二十三章二、三节接着说,『大祭司亚拿尼亚就吩咐旁边站着的人打他的嘴。保罗对他说,你这粉饰的墙,神将要击打你了。你坐堂是要按律法审问我,你竟违背律法,吩咐人打我吗?』这里我们看见保罗在对待逼迫者时的正直与勇敢。站在旁边的人说,『你辱骂神的大祭司吗?』保罗回答说,『弟兄们,我不晓得他是大祭司;经上记着,「不可毁谤你百姓的官长。」』(徒二三5。)

 六节说,『保罗看出其中一部分是撒都该人,另一部分是法利赛人,就在议会中喊着说,诸位,弟兄们,我是法利赛人,是法利赛人的子孙;我现在受审问,是为了盼望死人复活。』法利赛人是犹太人中间最严紧的教派,(徒二六5,)约成立在主前二百年。他们夸耀自己超凡的宗教生活、对神的虔诚、并圣经的知识。其实,他们已经堕落到虚饰与假冒中。(太二三2~33。)撒都该人是犹太教的另一派,(徒五17,)他们不相信复活,也不相信有天使和灵。(太二二23,使二三8。)法利赛人可视为正统派,撒都该人乃是古代的摩登派。

 当保罗宣告他是法利赛人,受审是为了盼望死人复活,『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便起了争执,会众就分裂了。因为撒都该人说没有复活,也没有天使和灵;法利赛人却样样都承认。于是大大的喧嚷起来,有几个法利赛派的经学家站起来争辩说,我们在这人身上看不出什么恶来,说不定有灵或天使对他说过话。』(徒二三7~9。)保罗智慧的用这情势帮助自己,因为他知道法利赛人会袒护他,与撒都该人争辩。

 在这之前,当保罗察觉到表明他罗马公民的身分对他有帮助,他就那么作了,这吓住了罗马官员。在这里他喊着说,他是法利赛人,因为他知道这会引起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的争辩。保罗再次运用智慧,免受逼迫。我们看过,保罗面对反对他的人,所采的方式与基督的不同。基督为着完成救赎,被人审判的时候并不开口。(赛五三7,太二六62~63,二七12,14。)但保罗是主所差遣忠信勇敢的使徒,他运用智慧救自己的性命脱离逼迫的人,使他能完成尽职的路程。为着完成这职事,他尽可能的竭力要活得长久。

 十节接着说,『那时大起纷争,千夫长恐怕保罗被他们扯碎了,就吩咐兵丁下去,把他从众人当中抢出来,带进营楼去。』这是神的主宰权柄,拯救保罗脱离犹太人的手。

主的鼓励


 十一节说,『当夜,主站在保罗旁边说,你当壮胆,你怎样在耶路撒冷郑重的为我作了见证,也必照样在罗马为我作见证。』主在素质一面是一直活在保罗里面。(加二20。)现在,为了坚固并鼓励他,主在经纶一面站在他旁边。这表明主的信实,以及对祂仆人妥善的照顾。

 在十一节,主论到保罗在耶路撒冷郑重的为祂作了见证,这指明主承认,使徒的确在耶路撒冷为他作了郑重的见证。见证与仅仅的教训不同。作见证需要人对主或属灵的事物有看见并享受的经历。

 升天的基督为了执行祂天上的职事,繁殖祂自已,使神的国得以建立,众召会得着建造,成为祂的丰满,祂所使用的,不是一批由人的教导训练出来的传道人,去作传道的工作;乃是一班见证人、殉道者,担负这位成为肉体、钉十字架、复活、升天之基督活的见证。见证人在生命里为复活升天的基督作活的见证,不同于传道人仅仅传讲字句的道理。福音书记载成为肉体的基督,在地上独自完成祂的职事,将祂自己作为神国的种子,仅仅撒在犹太地。行传记载升天的基督,在诸天之上执行祂的职事,乃是藉着这些在祂复活生命里,带着祂升天能力和权柄的殉道者,将祂自己扩展出去,作为神国的发展,从耶路撒冷开始,直到地极,作为祂新约职事的完成。在使徒行传,所有的使徒和门徒都是基督这样的见证人。

 在行传二十六章十六节,保罗见证主已选定他作执事和见证人。执事是为着职事,见证人是为着见证。职事主要的与工作有关,与执事的所作有关;见证人则与人有关,与见证人的所是有关。

 撒但能煽动犹太宗教徒并利用外邦政客,捆绑使徒和他们传福音的职事,但他不能捆绑基督活的见证人和他们活的见证。犹太宗教徒和外邦政客越捆绑使徒和他们传福音的职事,这些基督的殉道者和他们活的见证就越刚强明亮。在这里,主向使徒显现时,指明主不会立刻拯救使徒脱离捆绑,乃要将他留在捆绑中,带到罗马去,使他得以为主作见证,正如他在耶路撒冷所作的。主激励保罗这样作。

 在二十三章十一节,主告诉保罗,他要在罗马为祂作见证。这要成就保罗在十九章二十一节所表达要看看罗马的心愿。后来,主的应许和保罗的心愿都得着成就。

 主在十一节的话,加强并鼓励了保罗。这话给保罗确据;主会将他安全的从耶路撒冷带到罗马。保罗从主口中,得着这清楚的话为保证,知道他会去罗马,在那里为主耶稣作见证。

犹太人的阴谋


 十二至十五节描述犹太人对保罗的阴谋。十二至十三节说,『到了天亮,犹太人就团结同谋,发咒起誓说,若不先杀保罗,就不吃不喝。一同起誓订这阴谋的,有四十多人。』十二至十五节的阴谋,显出假冒为善的犹太宗教徒满了虚假,也满了从撒但而来的仇恨。

 在这些经文里,我们看见犹太人对保罗的仇恨是多么强烈。同订这阴谋的四十个人可能是青年人。他们来到大祭司和长老跟前,说,『我们已经厉害的发咒起誓,若不先杀保罗,就不吃什么。现在你们连同议会要通知千夫长,叫他带保罗下到你们这里来,假作要更详确审断他的事;我们已经预备好了,不等他走近,就杀掉他。』(徒二三14~15。)『发咒起誓,』直译,咒诅了他们自己。意即在咒诅之下受捆绑,无法背誓。这是一种非常强烈的说法,那四十个同谋的人似乎说,他们若不能杀保罗,他们自己也不要活了。那些谋害保罗的人,可能想要在二十四小时内杀掉保罗。他们计划,在保罗被带到祭司长和长老那里作进一步调查时,设下埋伏杀他。

千夫长向罗马总督腓力斯秘密的解送


 在二十三章十六节至二十四章二十七节,我们看见保罗被解送到该撒利亚的罗马总督腓力斯那里。按二十三章十六至二十五节,这解送是秘密完成的。十六至十八节说,『保罗的外甥听见这埋伏的事,就来,进了营楼,告诉保罗。保罗请一个百夫长来,说,你带这青年人到千夫长那里,他有事要告诉他。于是百夫长拉着他,带到千夫长那里,说,被囚的保罗请我到他那里,求我带这青年人到你这里,他有事要告诉你。』这里所记载的,也表明神的主宰权柄,暗中拯救保罗的性命。

 罗马千夫长听到对付保罗的阴谋,就运用他的权柄和智慧,将保罗从耶路撒冷送到犹太省的总督所在地,该撤利亚去。关于这事,二十三、二十四节说,『千夫长便叫了两个百夫长来,说,预备步兵二百、马兵七十、长枪手二百,今夜九时往该撒利亚去。也要预备牲口叫保罗骑上,把他平安的护送到总督腓力斯那里去。』这些长枪手可能是轻便武装的兵丁。腓力斯是犹太省的罗马总督,千夫长要把保罗平安的护送到他那里。

 罗马千夫长运用他的权柄到一个地步,动用了步兵二百、马兵七十、长枪手二百,将保罗从耶路撒冷送到该撒利亚。那些谋害保罗的人绝对想象不到,罗马千夫长会采取这样的行动。他们期待第二天杀保罗。但在当夜,罗马千夫长就把保罗放在四百七十名兵丁的行列中,护送出耶路撒冷。这里我们再次看见主的主宰权柄。

 三十一节说,『于是兵丁照所指示他们的,夜里将保罗带到安提帕底。』安提帕底离耶路撒冷约有五十九公里,离该撒利亚约有三十八公里。

 三十三至三十五节叙述保罗被带到该撒利亚以后所发生的事:『马兵来到该撒利亚,把文书呈给总督,也把保罗带到他面前。总督念了,就问保罗是那省的人;既查知他是基利家人,就说,等告你的人来到,我要细听你的事。便吩咐人把他看守在希律的王府里。』王府即先前的王宫,为大希律王所建,后来成了罗马帝国犹太省总督的官邸。腓力斯很宽大的把保罗看守在这里,没有囚在一般的监狱中。在下篇信息中,我们将看见保罗在该撒利亚罗马总督腓力斯手下的遭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