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篇 藉着保罗一班同工的职事,在外邦地的繁殖(二十六)
总纲目




犹太人的捉拿
罗马千夫长的干预
暴动者前的分诉
保罗需要分诉
逼迫这道路
保罗在往大马色路上的经历
被引进与基督身体的联合
被差遣往外邦人那里去
罗马人的捆绑

 读经:使徒行传二十一章二十七节至二十二章二十九节。

 行传二十一章二十七节至二十六章三十二节是一段很长的话,记载犹太人终极的逼迫。二十一章二十七节至二十三章十五节记述抵挡保罗的暴动。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看保罗在耶路撒冷被犹太人捉拿,(徒二一27~30,)罗马千夫长干预,(徒二一31~39,)以及保罗得机会在暴动者前分诉。(徒二一40~二二21。)保罗分诉完,就被罗马人捆绑。(徒二二22~29。)

犹太人的捉拿


 二十一章二十七、二十八节说,『那七日将完,从亚西亚来的犹太人,看见保罗在殿里,就耸动了所有的群众,下手拿他,喊叫着说,诸位,以色列人哪,请帮忙,这人就是那在各处教训众人反对我们的百姓、律法和这地方的;他又带着希利尼人进殿,污秽了这圣地。』神照着祂新约经纶的新约教训,的确反对那些抵挡神新约经纶的犹太人,(太二一41,43~45,二二7,二三32~36,徒七51,十三40~41,)也反对死的字句律法,(罗三20,28,六14,七4,6,加二19,21,五4,)也反对圣地、圣殿。(太三三38,二四2,徒七48。)既然保罗的职事是要执行神新约的经纶,就不能讨犹太人的喜悦。他们被神的仇敌撒但霸占并篡窃,用那走样的传统宗教,反对并残害神新约的行动。因此,保罗的职事触犯犹太人,也与他们所热中的律法和圣殿相对,惹动他们的嫉妒和仇恨到了极点,所以他们设计(徒二十3)要除掉他。(徒二一31,36。)

 二十一章二十八节的『这地方』和『这圣地』是指圣殿。二十九、三十节接着说,『原来他们先前看见以弗所人特罗非摩同保罗在城里,就以为保罗带他进了殿。全城都震动了,百姓一齐跑来,拿住保罗,拉他出殿,殿门立刻都关了。』

罗马千夫长的干预


 二十一章三十一至三十三节说,『他们正想要杀他,有人报信给营里的千夫长说,全耶路撒冷都乱了。千夫长立刻带着兵丁和几个百夫长,跑下去到他们那里;他们见了千夫长和兵丁,就止住不打保罗。于是千夫长上前拿住他,吩咐用两条铁链捆锁,又查问他是什么人,作的是什么事。』千夫长指挥一千兵丁或一个营。古罗马一军团有十营。在主的主宰里,祂用这罗马千夫长的干预,拯救保罗脱离想要杀他的犹太人。

暴动者前的分诉


保罗需要分诉


 保罗求千夫长准他向百姓说话。(徒二一39。)千夫长准了,保罗就用希伯来语对百姓讲话。这希伯来语就是亚兰语,是当时在巴勒斯坦所用的语言。

 在二十二章一节,保罗说,『诸位,弟兄父老,请听我现在对你们所分诉的。』保罗面对反对他的人,所采的方式与基督的不同。基督为着完成祂的救赎,像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被人审判的时候并不开口。(赛五三7,太二六62~63,二七12,14。)但保罗是主所差遣忠信勇敢的使徒,他需要辩护,运用智慧救自己的性命,脱离逼迫他的人,使他能完成他尽职的路程。虽然他愿意,也预备好为主牺牲性命,(徒二十24,二一12~13,)但他仍然竭力要活得长久,使他尽可能执行主的职事。

逼迫这道路


 在二十二章三、四节,保罗接着说,『我是犹太人,生在基利家的大数,在这城里长大,在迦玛列脚前,按着我们祖宗严紧的律法受教,我为神热心,像你们众人今日一样。我也曾逼迫过这道路上的人,直到死地,无论男女都捆绑起来,下在监里。』我们看过,『这道路』是指在神新约经纶里主完全救恩的道路。

 在五节,保罗接着说,大祭司和众长老都可以给他作见证。这里的『众长老,』乃指议会,是由祭司长、长老、律法师、和经学家所组成之犹太人的最高法庭。

保罗在往大马色路上的经历


 在二十二章六、七节,保罗说,『我将到大马色,正走的时候,约在中午,忽然从天上发出大光,四面照着我,我就仆倒在地,听见有声音对我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我们曾经指出,七节的『我』是团体的,包括主耶稣和祂所有的信徒,就是祂身体所有的肢体。从那时起保罗开始看见,主耶稣和祂的信徒是一个大的人-那奇妙的『我。』

 八节接着说,『我回答说,主阿,你是谁?祂对我说,我就是你所逼迫的拿撒勒人耶稣。』保罗不认识主,却称祂为主。然后主指明,保罗逼迫那些藉相信主与主联合的跟从者,实际上就是逼迫主。

 在九节保罗说,『与我同行的人看见了那光,却没有听明那对我说话者的声音。』说他们没有听明那声音,就是说他们没有听懂,如在马可四章三十三节和林前十四章二节者。他们听见了声音,却不懂得,不明白,就如他们看见了那光,却看不见人。(徒九7。)

 按十节,保罗接着说,『我说,主阿,我当作什么?主对我说,起来,进大马色去,在那里要将所派你作的一切事都告诉你。』我们在这里看见,保罗悔改以后,主不愿直接告诉他当作什么,因为他需要基督身体的一个肢体,引他进入与这身体的联合里。

 十一节说,『我因那光的荣耀,不能看见,就由同行的人牵着我的手,进了大马色。』这是主对付保罗。在他悔改以前,他认为自己学识非凡,知道一切关于神和人的事。

被引进与基督身体的联合


 二十二章十二、十三节接着说,『有一个人名叫亚拿尼亚,按着律法是虔诚人,为一切住在那里的犹太人所称赞。他到我这里来,站在旁边对我说,扫罗弟兄,你看见吧。我当时一看,就看见了他。』我们从九章十一至十七节知道,主差遣亚拿尼亚,他身体的一个肢体,去保罗那里,将保罗引进与基督身体的联合里。这必定使保罗对基督身体的重要有深刻的印象,帮助他晓得,得救的信徒需要基督身体的肢体。

 按十四至十六节,亚拿尼亚对保罗说,『我们祖宗的神预先选定了你,叫你认识祂的旨意,又得见那义者,且得听祂口中所出的声音;因为你要将所看见所听见的,向万人为祂作见证。现在你为什么耽延?起来,呼求着祂的名受浸,洗去你的罪。』『祂的』在这里很有意义,特别是指保罗所恨恶、所逼迫那一位的名字。(二二8。)

 在原文,呼求是由『在..上』和『按名呼叫』所组成,因此是以听得见的声音呼叫,甚至像司提反一样大声呼喊。(徒七59~60。)

 保罗曾捉拿许多呼求主名的信徒。呼求主名在这里乃是他洗去这罪的方法。所有的信徒都知道,保罗认为呼求主名是他所要捉拿之人的记号。(徒九14,21。)现在他归向了主。为了在神面前,并在所有信徒面前,洗去他过去逼迫并捉拿呼求主名之人的罪,亚拿尼亚嘱咐他在受浸,公开承认他从前所逼迫的主时,要呼求着他从前所憎恶的这名,一反他已往所作的。

被差遣往外邦人那里去


 在十七、十八节,保罗接着说,『后来我回到耶路撒冷,在殿里祷告的时候,魂游象外,看见主向我说,你要赶紧,快快离开耶路撒冷,因你为我所作的见证,人必不领受。』『魂游象外』原文意离开本位;因此是人在感觉上从自己里面出来的一种情景,又从其中回到自己,(徒十二11,)如在梦中,却未睡着。这种魂游象外与异象不同。在异象中,有可以看见的确定目标。

 在十九、二十节,保罗对主说,『主阿,他们知道我从前把信靠你的人收在监里,又在各会堂里鞭打他们,并且你的见证人司提反遇害流血的时候,我还亲自站在旁边,予以赞同,并且看守害死他之人的衣服。』然而,主向他说,『你去罢,因为我要差遣你远远的往外邦人那里去。』(徒二二21。)圣经告诉我们,众人『听他说到这句话。』(徒二二22。)但听到『外邦人』这辞,他们开始高声说,『这样的人从地上除掉罢,他是不该活着的。』(徒二二22。)实际上,保罗在二十一节说出『外邦人』一辞,与时代的转移有关。他一说到这辞,彷佛一阵旋风临到,鼓动了群众。他们被这话激怒,不愿再听下去。

 在行传二十二章,保罗相当慎重的陈明他在往大马色路上的经历。但他无可避免的说出真理特殊的一面-主叫他远远的往外邦人那里去。主既这样告诉他,他怎能不向人见证这事?然而,他们无耳可听这样的话。今天在许多基督徒中间,原则也是一样。行传二十二章的犹太人怎样不想听到外邦人的事,照样,这些基督徒也不想听我们说到公会、召会、召会立场、以及基督是赐生命的灵。我们从经历中知道,我们若对某些信徒说到这些事,就会触犯他们。

罗马人的捆绑


 二十三、二十四节说,『众人喧嚷,摔掉衣服,把尘土向空中扬起来,千夫长就吩咐人将保罗带进营楼,叫人用鞭子拷问他,要确知他们向他这样喊叫,是为什么缘故。』刚用皮带捆上,保罗对旁边站着的百夫长说,『人是罗马人,又没有定罪,你们就鞭打,这是合法的吗?』(徒二二25。)我们在这里看到保罗的智慧。他利用罗马公民的身分,救自己脱离逼迫。

 我们在使徒行传这些章节里,看见主主宰的手确实与保罗同在。在主的主宰、智慧和良善里,祂拯救、保护了保罗。在二十一章,保罗被迫处于非常艰难的处境,无法脱困。然而,主兴起了环境,使保罗得拯救脱离那处境。在这时,保罗濒临被杀的危险,然而,主藉着罗马千夫长的干预,保护保罗脱离要杀他的犹太人。

 我们又看见,保罗被罗马人监禁以后,『犹太人就团结同谋,发咒起誓说,若不先杀保罗,就不吃不喝。一同起誓订这阴谋的,有四十多人。』(徒二三12~13。)然而,保罗的外甥听见这埋伏的事,就去告诉保罗。(徒二三16。)保罗请一个百夫长来,带这青年人到千夫长那里。当千夫长听到这阴谋,就对两位百夫长说,『预备步兵二百、马兵七十、长枪手二百,今夜九时往该撒利亚去。也要预备性口叫保罗骑上,把他平安的护送到总督腓力斯那里去。』(徒二三23~24。)我们可能会惊奇,将保罗从耶路撒冷解送到该撒利亚,竟动用了这么多的步兵、马兵与长枪手。千夫长这样下令,可能是因为参与暴动抵挡保罗的犹太人很多。关于这事,我们要指出的点是,这里我们看见主对保罗主宰的保护。

 保罗在该撒利亚被监禁了两年。在这两年间,他受到安全的防卫、保护,脱离阴谋的犹太人。这成了保罗考虑他未来的黄金时间。这段时间特别给他思考一些事,后来他把这些事写成希伯来书、以弗所书、腓立比书和歌罗西书。在主的主宰之下,祂预备了环境护卫保罗,预备他尽书写的职事,以完成他的职事,并完成新约的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