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篇 藉着保罗一班同工的职事,在外邦地的繁殖(二十三)
总纲目




与拿细耳人一同行洁净的礼
保罗的妥协与释放
耶路撒冷的毁灭
主主宰的拯救保罗并将他解送

 读经:使徒行传二十一章十八至二十六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继续来看保罗在行传二十一章十八至二十六节的处境。

与拿细耳人一同行洁净的礼


 我们已经看见,当雅各和众长老听见神藉着保罗的职事在外邦人中所行的事,一面他们荣耀神;(徒二一18~20上;)另一面他们向保罗指出,在耶路撒冷有多少万信主的犹太人,并且都为律法热心。(徒二一20。)不仅如此,这些信主的犹太人听说,保罗教训人『背弃摩西,对他们说,不要给孩子行割礼,也不要遵行规例。』(徒二一21。) 雅各和众长老接着对保罗有以下的要求:『我们这里有四个人,都有愿在身;你带这些人去,与他们一同行洁净的礼,替他们缴费,叫他们得以剃头,这样,众人就可知道,先前所听说你的事都是虚的,反而你自己却是按规律而行,遵行律法。』(徒二一23~24。)我们已经看过,这里所说的愿是拿细耳人的愿。(民六2~5。)与拿细耳人一同行洁净的礼,就是与他们一同成为拿细耳人,和他们一同还愿。

 按照二十四节,他们告诉保罗与那四个有愿在身的人一同行洁净的礼,并替他们缴费。拿细耳人必须作的头一件事就是在神面前洁净自己。按照当时的规例,富人常替拿细耳人缴纳为着完成洁净的礼所需供物的费用。有时候贫穷的拿细耳人付不起所有的供物,因此需要有人帮助他们缴费。这样帮助拿细耳人,就使自己与他们联结。

 在行传二十一章这里,保罗与拿细耳人一同行洁净的礼,并替他们缴费,就是与他们联结,这样,四个人就成了五个人。按照雅各和耶路撒冷众长老的话,如果保罗与拿细耳人一同行洁净的礼,并替他们缴费,所有信主的犹太人就可知道,保罗自己是按规律而行,遵行律法。但保罗是遵行律法的吗?当然不是。但 雅各和众长老吩咐保罗与那四个拿细耳人联结,好叫犹太信徒看见他遵行律法。这是雅各与众长老所题严重、可怕、错误的要求。

 在二十五节,雅各和众长老对保罗说,『至于信主的外邦人,我们已经写信断定,叫他们自守,远避祭偶像之物和血,并勒死的牲畜与淫乱。』他们在这里的话与十五章的话有同样老旧的语调。

 二十六节说,『于是第二天,保罗带着那四个人,与他们一同行了洁净的礼,进了殿,报明洁净的日期满足,只等祭司为他们各人献上供物。』这里说的满足就是完成拿细耳人的愿。(民六13。)

 我要请你们注意『行了洁净的礼』这句话。在这里我们看见,保罗已经与那四个拿细耳人行了洁净的礼,然后带他们进了殿,等候祭司为他们各人献上供物。这段等候的时间由『只等』一辞指明。保罗与那四个人一同行了洁净的礼,与他们一同在殿里等候第七天日期满足,祭司来为他们众人(包括保罗)献祭。

保罗的妥协与释放


 我们很难相信保罗会行洁净的礼,进入殿里等候祭司献上供物。他这样作是在写加拉太书和罗马书之后,他写了这两封书信以后不久就来到耶路撒冷。虽然我们很难相信保罗照着 雅各与众长老的话去作,但他使自己与拿细耳人联结,并与他们一同进殿,这乃是事实。

 我们在后一篇信息中将会看见,有一场抵挡保罗的暴动,(徒二一27~二三15,)他在耶路撒冷被犹太人捉拿。(徒二一27~30。)二十七、二十八节论到这事说,『那七日将完,从亚西亚来的犹太人,看见保罗在殿里,就耸动了所有的群众,下手拿他,喊叫着说,诸位,以色列人哪,请帮忙,这人就是那在各处教训众人反对我们的百姓、律法和这地方的;他又带着希利尼人进殿,污秽了这圣地。』这场暴动发生在『那七日将完』的时候,就是在第七日。就着人来说,保罗进殿的用意是要避免麻烦。实际上,他同那四个拿细耳人进殿,反而给他引起了很多麻烦。

 假设保罗决定不去殿里,只与弟兄们留在拿孙家里(保罗和他的同伴在耶路撒冷就是与他同住)。再假设保罗对弟兄们说『我不在意殿,因为神已经与殿断绝关系了。弟兄们,主耶稣不是告诉我们,神已经弃绝殿吗?我是实行主论到我们的话。祭司体系与一切祭物也都过去了。所以,我不能回殿里去,有分于供物和祭司体系。弟兄们,我喜欢留在这里与你们交通。』如果保罗决定不去殿里,只花时间与弟兄们交通,光景不就大大不同了吗?光景必然非常不同。

 保罗在行传二十一章是在妥协。他是加拉太书和罗马书的作者,但是这两封书信写了没有多久,他就采取这章所描述的步骤。保罗采取这样的步骤,在他那面乃是一大妥协。

 按照二十六、二十七节,保罗在殿里等候洁净的日期满足。他要在殿里,直到祭司来为他和另外四人献上供物。保罗怎能忍受留在殿里那样一段时间?你想他喜乐吗?你想他在欢乐的赞美主吗?保罗在腓立比的监牢中能赞美主。(徒十六23~25。)但你想他在耶路撒冷的殿里能赞美主吗?表面看来,殿对保罗来说比监牢好得多。然而,腓立比那个监牢实际上对保罗成了圣地,甚至就是天上,而耶路撒冷的殿对他乃是监牢。真正说来,保罗乃是被监禁在殿那里,不得释放。保罗被『陷』在那种处境里。

 虽然保罗被监禁在殿里,但主有方法释放他脱离这监牢。主用犹太人来完成这个释放。主特别利用犹太人所引起的暴动,将保罗从殿里带出来。一面,保罗的难处更大了;另一面,他得了释放,不仅脱离殿,也脱离在耶路撒冷那个神所定罪的新约恩典与旧约律法的混杂。主在祂的主宰里,保护了祂忠信的仆人免于那可怕的混杂。

耶路撒冷的毁灭


 我们已经指出,保罗上次去耶路撒冷,不仅是完成他对那里贫乏圣徒之需要的爱心关切,更是要与雅各和其它使徒并耶路撒冷的长老,交通到犹太教对那里召会的影响。在行传十五章,使徒与长老的会议所作为解决割礼问题的决议,不能使他完全满意。所以,保罗去耶路撒冷,可能是想要清理犹太教对那里召会的影响。然而,神对付那种光景有祂自己的方法。在祂的主宰里,祂许可保罗被犹太人捉拿,并被罗马人监禁,然后又许可那在耶路撒冷,恩典与律法的可怕混杂继续存留,直到主后七十年提多和他的罗马军队将那城毁灭。那混杂被了结,约在行传二十一章所记之事的十年以后。

 在马太福音,主耶稣预言到耶路撒冷要来的毁灭。比方,在马太二十一章三十三至四十六节论到神国度转迁的比喻中,主将以色列人的首领描绘为邪恶的园户,(太二一33~35,38~41)指明神要『凶恶的除灭那些恶人,将葡萄园另租给那按时候交果子的园户。』这论到毁灭的话,在提多毁灭耶路撒冷的时候应验了。在马太二十二章一至十四节的比喻里,主也 预言耶路撒冷的毁灭。祂在马太二十二章七节说,『王就动怒,发兵除灭那些凶手,烧毁他们的城。』这些『兵』就是提多手下,毁灭耶路撒冷的罗马军兵。

 我们在马太二十三章三十七至三十九节看见,主弃绝耶路撒冷同那里的殿。论到殿要来的毁灭,主对门徒说,『你们不是看见这一切吗?我实在告诉你们,将来在这里,绝没有一块石头留在石头上,不被拆毁的。』(太二四2。)这话也应验在提多毁灭耶路撒冷的时候。按照约瑟夫(Josephus)的描述,耶路撒冷与殿的毁灭是彻底、完全的。多少万犹太人被杀,也许包括许多犹太信徒。主在怒中不仅毁灭背叛的以色列国,也了结犹太教,以及犹太教与基督教的混杂。当耶路撒冷被毁的时候,从其中所流出之『毒素』的源头也被了结。所以,主对付耶路撒冷的光景有祂奇妙的方法。

主主宰的拯救保罗并将他解送


 主知道保罗心里所存的,也知道保罗忠信,只是对当时的处境无能为力。保罗帮不上忙,反而因着妥协被陷在其中。然而,主利用二十一章二十七节至二十三章十五节所描述的暴动拯救保罗。犹太人捉拿他,想要杀他。(徒二一30~31。)但罗马军营的千夫长出来干 预,拿住保罗,吩咐用铁链捆锁,又查问当时的情形。(徒二一31~33。)千夫长的用意不是要保护保罗,他只是履行他的职责以维持城里的秩序。他不能让这样的暴动继续下去,所以他加以干 预;藉着他的干预,保罗蒙了拯救。实际上,千夫长的干预保护保罗脱离了犹太人的阴谋。

 藉着罗马千夫长的干预,保罗得着机会在暴动的犹太人面前为自己分诉。(徒二一40~二二21。)之后,他被罗马人捆绑,(徒二二22~29)在议会前为自己分诉。(徒二二30~二三10。)因着犹太人的阴谋,(二三12~15,)保罗被解送到该撒利亚的罗马总督那里,(徒二三16~二四27,)在那里被监禁了相当一段时间。若不是神主宰的使用罗马千夫长来保护保罗,他就会被杀。神主宰的将保罗从险恶的处境中解救出来。

 主在祂的主宰里使保罗有一个时代的转移。保罗赞成这样的转移。他带着积极的用意和坚决的目的,来到耶路撒冷,要帮助那里的信徒经历这时代的转移。然而,保罗没有帮上忙,反而自己最终陷在混杂与妥协的光景中。

 保罗与那四个拿细耳人在殿里的时候,一定不喜乐,因为他没有路从那个处境出来。保罗一定后悔和那些人一同还拿细耳人的愿;他可能后悔进了殿,而没有和同工们留在拿孙家里,避开犹大人的注意。保罗使自己与拿细耳人联结,并与他们一同进殿,在那里就被从亚西亚来的犹太人看见并捉拿。他们的用意是要杀他。除了主,谁能对这处境作 什么?主是主宰一切的,祂帮助保罗从耶路撒冷犹太教的混杂完全转移出来。

 在耶路撒冷所发生之事的结果,把保罗带到该撒利亚,也许在那里被拘留了二年。我们可以推论那二年对保罗是有益且绝佳的时间。你想保罗在该撒利亚那些年间作了什么?当他远离他的工作,以及设阴谋之犹太人所引起的麻烦时,他作了 什么?他可能在预备写以弗所、腓立比、歌罗西和希伯来那几卷重要的书。保罗在该撒利亚受监禁时,可能思考将那些完成他职事的材料写下来。到那时为止,保罗十四封书信只写了六卷:罗马书、加拉太书、哥林多前后书、和帖撒罗尼迦前后书。这几卷书虽然是基本的,却不像以弗所书、腓立比书、歌罗西书、希伯来书那样重要。这四卷重要的书都是写在提摩太前后书、提多书、腓利门书之前,是保罗在该撒利亚两年的监禁期以后写的。保罗在亚拉伯的时间如何与他早期的职事很有关系,照样,他在该撒利亚那两年与他后来完成职事的著作也大有关系。

 我们需要对主的主宰有深刻的印象,藉这主宰,主将保罗从旧的时代安排完全转移到新的经纶。赞美主有这样的处置!主在祂的主宰和智慧里,在保罗身上有这样完全的转移,这转移完全记载在神圣的话中。我们手中有这记载,现在就能看见从旧约经纶转移到神新约经纶,一个完全的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