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篇 藉着保罗一班同工的职事,在外邦地的繁殖(二十二)
总纲目




到多利买和该撒利亚
到耶路撒冷,结束第三次的行程
犹太教的反面影响
神新约经纶与旧约安排的混杂
保罗被指控背道
要求保罗与有愿在身的人一同行洁净的礼
神对付在耶路撒冷的混杂

 读经:使徒行传二十一章一至二十六节。

 在保罗与以弗所召会的长老有了郑重且宝贵的交通(徒二十13~35)以后,他『就跪下,同众人祷告。』(徒二十36。)最后,他们送保罗上船去。行传二十一章一节说,『我们离别了众人,就开船直航,来到哥士,第二天到了罗底,从那里到帕大喇。』

 保罗和他的同伴在帕大喇遇见一只船要开往腓尼基,就上船起行。(徒二一2。)他们驶往叙利亚,下到推罗。『我们找着了门徒,就在那里住了七天。他们藉着那灵对保罗说,不要上耶路撒冷去。』(徒二一4。)在二十章二十三节圣灵指示保罗,在耶路撒冷有捆锁与患难等着他。圣灵的见证只是预言、预告,不是嘱咐。因此,保罗不该以此为命令,乃该以此为警告。如今在二十一章四节,那灵藉着基督身体的一些肢体,进一步告诉他不要上耶路撒冷。保罗既实行基督身体的生活,就该把这话当作从元首来的,接受并顺从。

到多利买和该撒利亚


 二十一章七、八节接着说,『我们行完了航程,从推罗来到多利买,问候弟兄们,同他们住了一天。第二天,我们离开那里,来到该撒利亚,就进了传福音者腓利家里,和他同住,他是那七个执事里的一个。』保罗无论到那里,都看望弟兄们,并与他们同住。(徒二一4,7。)他实际的实行召会的身体生活,照着他论到基督身体的教训而活。

 十、十一节说,『我们多住了几天,有一个申言者名叫亚迦布,从犹太下来。到了我们这里,就拿保罗的腰带,捆上自己的手脚,说,圣灵这样说,犹太人在耶路撒冷,要如此捆绑这腰带的主人,把他交在外邦人手里。』圣灵再次间接的藉着基督身体的一个肢体,预告保罗,在耶路撒冷所要临到他的事。这又是预言性质的警告,不是命令。这是元首再次藉着祂的身体说话,保罗既实行基督身体的生活,就该听从。

 十二节继续说,『我们听见这话,就和当地的人苦劝保罗不要上耶路撒冷去。』『我们』包括了作者路加。在这里,基督的身体藉着许多肢体发表感觉,苦劝保罗不要上耶路撒冷去。但由于他预备好为主牺牲性命的坚决意愿,就不听劝。十三节论到这事说,『保罗却回答说,你们为什么痛哭,使我心碎?我为主耶稣的名,不但被捆绑,就是死在耶路撒冷,我也准备好了。』保罗既不听劝,就迫使基督身体的肢体将这事留给主的旨意。十四节说,『保罗既不听劝,我们也就静默,只说,愿主的旨意成就。』

到耶路撒冷,结束第三次的行程


 十五、十六节说,『过了几天,我们便收拾行李,上耶路撒冷去。有该撒利亚的几个门徒也和我们同去,带着一个久为门徒的居比路人拿孙,我们好与他同住。』我们在十六节看见,他们在耶路撒冷要与拿孙同住。

 十七节继续说,『到了耶路撒冷,弟兄们欢欢喜喜的接待我们。』保罗第三次出外尽职的旅程,开始于十八章二十三节,结束于此。

犹太教的反面影响


神新约经纶与旧约安排的混杂


 按照十七节,保罗和他的同伴来到耶路撒冷,弟兄们欢欢喜喜的接待他们。十八节说,『第二天,保罗同我们去见雅各,长老们也都在那里。』这一节的『我们,』指明路加也在那里。

 我们在十八节看见,保罗去见雅各。关于在耶路撒冷的难处,雅各是中心人物,因为他在使徒和耶路撒冷的长老中间是领头的。保罗和他的同工去见雅各时,长老们都在那里。这指明 雅各在长老中间是领头的。

 保罗问候了长老们以后,『便将神藉着他的职事,在外邦人中所行的事,都一一述说出来。』(徒二一19。)保罗很有智慧,没有教训他们,反而陈明神藉着他的职事所行的事。他们听见了,就荣耀神。(徒二一20。)

 虽然耶路撒冷的长老为着神藉保罗的职事,在外邦人中所行的事荣耀神,但他们接着对他说,『弟兄,你看犹太人中信主的有多少万,并且都为律法热心。』多少万,或作无数,千千万万。无数信主的犹太人都为律法热心。

 二十节说到多少万信主的犹太人为律法热心的话,指明耶路撒冷的犹太信徒,仍然遵守摩西的律法,停留在旧约时代,在犹太教的强烈影响之下,将神新约的经纶与过时的旧约经纶混杂在一起。

 雅各写信给『散居的十二个支派,』(雅一1,)指明这封书信是写给犹太的基督徒。然而,雅各称这些在基督里的信徒为十二个支派,如同神旧约经纶里的选民,可能指明他对基督徒与犹太人,以及神新约经纶与旧约安排的分别,缺少清楚的看见。这也可能指明 雅各不领悟,神在新约里已经将在基督里的犹太信徒,从神所看为弯曲世代(徒二40)的犹太人中拯救、圣别出来。神在祂新约的经纶里,看犹太信徒不再是为着犹太教的犹太人,乃是为着召会的基督徒。所以,犹太信徒乃是神的召会,应当与犹太人不同,从犹太人中分别出来,就像他们应当与外邦人不同,从外邦人中分别出来一样。(林前十32。)然而,作召会柱石的 雅各,(加二9,)在他写给基督徒弟兄的书信里,仍然称他们为十二个支派。这违反了神新约的经纶。

 雅各在他的书信里也用了『会堂』一辞。(雅二2。)雅各用这辞,也许指明犹太信徒认为他们的聚集和聚集的地方,也是犹太会堂中的一个。雅各在他的书信中用这辞,也可能指明犹太基督徒认为,他们仍是犹太人的一部分,是按着旧约作神选民的;他们对于旧约神的选民与新约在基督里信徒的分别,缺少清楚的异象。

 雅各二章八至十一节指明,在雅各的时候,犹太信徒仍然遵守旧约的律法。这符合雅各和耶路撒冷的众长老,在行传二十一章二十节对保罗所说的话:犹太人中信主的有多少万,都为律法热心。 雅各和耶路撒冷的众长老,以及成万的犹太信徒,仍留在基督徒信仰与摩西律法的混杂里。他们甚至劝保罗实行这种半犹太教的混杂作法。(徒二一20~26。)他们不知道律法时代已经完全过去。恩典时代该受完全的尊重;凡不顾这两个时代之分别的,就是抵挡神时代的行政,就是严重破坏神建造召会作基督彰显的经纶计划。

 我们在行传二十一章看见,雅各与耶路撒冷的众长老形成了一种神新约经纶与旧约安排的混杂。实际上,雅各与众长老甚至助长这种混杂。当然他们没有忽略在基督里的信仰,但他们仍然为旧约热心。结果,在耶路撒冷有了宗教的混杂。我们都需要对这事有清楚的领会。

保罗被指控背道


 雅各题到多少万信主的犹太人都为律法热心,接着对保罗说,『他们听说,你教训一切在外邦的犹太人背弃摩西,对他们说,不要给孩子行割礼,也不要遵行规例。』(徒二一21。)离弃摩西的律法,不行割礼,不照着死的字句规例,乃是真正照着神新约的经纶。但不信的犹太人,甚至在基督里的犹太信徒,竟认为这些是背弃神旧约的经纶。把旧约的经纶摆在一边当然不是背道;反之,那是完成一部分的真理。但是 雅各和其它长老,利用耶路撒冷多少万信主之犹太人中间的光景,想要说服保罗。

 那些信主的犹太人听到有关保罗的事,就事实而言他们很正确,但他们指控保罗背道就错了。保罗在写给加拉太人的书信里清楚的说,律法已经被摆在一边,他向律法死了:『我藉着律法,已经向律法死了,叫我可以向神活着。』(加二19。)这就是说,保罗不再与律法有任何关联。他向律法死了,意即在律法下的义务,就是与律法的关系,已经了结。因此,在行传二十一章保罗末次上耶路撒冷以前,已经清楚写信给加拉太人说,他已经向律法死了,与律法完全没有关系了。

 就事实而论,犹太人是对的,但他们曲解事实,指控保罗教导人背道。背道是异端的事。保罗离弃律法既不是背道,也不是异端,乃是实行神新约经纶的真理。然而,反对者取用这些事实并加以曲解。今天反对我们的人也在作同样的事。

 按照二十一节,保罗教训犹太人背弃摩西,对他们说,不要给孩子行割礼,也不要遵行规例。我相信保罗的确教训人不再需要行割礼。但是我们曾指出,他给提摩太行了割礼。(徒十六1~3。)所以,反对他者的批评是不公平的。

 犹太人也宣称,保罗教训人不要遵行规例。在这事上他们很准确。但是有关保罗职事的报导,所传到耶路撒冷的只有部分是真实的。今天我们的光景也是一样。

要求保罗与有愿在身的人一同行洁净的礼


 在二十二节和二十三节上半,雅各和众长老对保罗说,『众人总会听见你已来了,这可怎么办?你就照着我们所告诉你的行吧。』在二十三节,雅各和众长老不是向保罗题议,乃是向他要求,吩咐他照着他们告诉他的而行。

 雅各和众长老接着说,『我们这里有四个人,都有愿在身;你带这些人去,与他们一同行洁净的礼,替他们缴费,叫他们得以剃头,这样,众人就可知道,先前所听说你的事都是虚的,反而你自己却是按规律而行,遵行律法。』(徒二一23下~24。)二十三节所说的愿,是指拿细耳人的愿。(民六2~5。)保罗与拿细耳人一同行洁净的礼,就是与他们一同成为拿细耳人,和他们一同还愿。七十士希腊文译本在民数记六章三节,用了『洁净』这辞来描述拿细耳人的义务。许拿细耳人的愿,就是在神面前行洁净的礼。

 除了吩咐保罗与那四个有愿在身的人一同行洁净的礼,雅各和众长老也吩咐保罗替他们缴费,叫他们得以剃头。替他们所缴的费,指拿细耳人为着完成洁净的礼,所需缴纳献祭的费用。(民六13~17。)这对贫穷的拿细耳人,是非常昂贵的。富人替贫穷的拿细耳人缴纳献祭的费用,是犹太人中间的规例,被认为是极其虔诚的证明。

 剃头是完成拿细耳人之愿时所作的。(民六18。)这里的剃头,与十八章十八节的剪发不同,那是为着私下所许的愿。我们点出过:十八章十八节的愿是犹太人为感谢神,在任何地方,藉着剪发所履行的一种个人的愿。这与拿细耳人的愿不同,拿细耳人的愿必须在耶路撒冷剃头还愿。保罗在行传十八章私下许了愿,神似乎容忍这事,也许是因为这是在耶路撒冷以外私下所许的愿,对信徒的影响不大。

 二十一章二十六节说,『于是第二天,保罗带着那四个人,与他们一同行了洁净的礼,进了殿,报明洁净的日期满足,只等祭司为他们各人献上供物。』在此我们看见保罗有分于他们拿细耳人的愿。保罗要这样作,就必须进殿,与拿细耳人一同留在那里,直到满了还愿的七日;然后祭司要为各人献祭,包括保罗在内。他当然清楚这是旧约过时的作法,按着他新约职事所教导的原则,在神新约的经纶里,这是应当弃绝的。然而,他竟去作了;这或许是由于他犹太的背景,这背景也表现在十八章十八节他私下还愿的事上;也或许是因他实行林前九章二十节自己所说的话。无论如何,他的容忍使神新约的经纶濒于险境,这是神所不肯容忍的。我们将要看见,就在他们还愿将要结束时。神许可一场暴动发生。(徒二一27。)

神对付在耶路撒冷的混杂


 将犹太教的作法与神新约的经纶混杂在一起,不仅在神的经纶上是错误的,在神眼中也是可憎的。不过十年左右,神就藉着提多和他的罗马军队毁灭了犹太教的中心,耶路撒冷和圣殿,结束了这严重的混杂。这拯救了召会,使召会从犹太教的破坏中绝对的分别出来。

 神拣选保罗作祂的器皿,不仅为着完成祂新约的启示,(西一25,)也为着完成祂新约的经纶;(弗三2,7~8;)因此神也许容忍保罗在十八章十八节私下还愿,但绝不容许他有分于拿细耳人的愿,这种严格的犹太教作法。保罗去耶路撒冷时,也许有意清理那里召会所受犹太教的影响,但神知道那里的召会是无可救药的。所以,因着祂的主宰,祂容许保罗被犹太人逮捕,被罗马人监禁,使他能写完他最后的八封书信,以完成神圣的启示,(西一25,)使召会对神新约的经纶,有更清楚、更深刻的看见。(弗三3~4。)这样,神任凭在耶路撒冷受犹太教影响的召会继续这样,直到那蹂躏召会的搀杂,与耶路撒冷一并终止。对保罗而言,写最后八封书信,完成神新约的启示,远比他为召会完成一些外面的工作更重要,更不可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