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篇 藉着保罗一班同工的职事,在外邦地的繁殖(十九)
总纲目




宣传神所有的旨意
见证悔改与信心
灵里受捆绑,要往耶路撒冷去
有捆锁与患难等着他
保罗施教的范围
圣灵立全群的监督
牧养群羊
召会的价值对神犹如珍宝

 读经:使徒行传二十章十三至三十八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开始看二十章十三至三十八节。在使徒行传这一段,保罗往米利都去,在那里会见以弗所召会的长老。

 十六节说,『因为保罗早已定意越过以弗所,免得在亚西亚耽延时日;他急忙前行,巴不得赶五旬节能到耶路撒冷。』保罗也许是要在五旬节这一天,会见从不同国家来到耶路撒冷的人。(参徒二1,5。)

宣传神所有的旨意


 保罗从米利都『打发人往以弗所去,请召会的长老来。』(徒二十17。)他们来到他那里,他就说,『你们知道,自从我到亚西亚第一天以来,与你们在一起始终为人如何,服事主,凡事谦卑,常常流泪,又因犹太人的谋害,历经试炼。凡与你们有益的,我没有一样避讳不告诉你们的,或在公众面前,或挨家挨户,我都教导你们。』(徒二十18~20。)保罗在二十节说,凡与以弗所圣徒有益的,他没有一样避讳不告诉他们;他又在二十七节说,神的旨意,他没有一样避讳不告诉他们。这两节圣经是说到保罗在以弗所三年的施教,以及他施教的范围。

 按照二十节,保罗或在公众面前,或挨家挨户,都教导以弗所圣徒。这指明在保罗的时代有家聚会。保罗不仅在大庭广众间施教,也挨家挨户施教。这指明召会有在家里的小聚会,也有在公众场所的大聚会。

见证悔改与信心


 在二十一节保罗继续说,『又对犹太人和希利尼人郑重作见证,当悔改归向神,信入我们的主耶稣。』这里又用到『见证』一辞。作见证需要人对主或属灵的事物有看见并享受的经历,与仅仅施教不同。保罗在这里用这辞指明他自己经历过悔改归向神,信入主耶稣。所以,他能见证他所经历的。他不仅传讲并施教,也见证他在悔改和相信的经历中所经过的。

灵里受捆绑,要往耶路撒冷去


 在二十二节保罗接着说,『看哪,现在我灵里受捆绑,要往耶路撒冷去,不知道在那里要遇见什么事。』我们已经看过,保罗本来有意从希腊的亚该亚,经过叙利亚,到耶路撒冷去;(徒十九21,林前十六3~7;)但因犹太人设计要害他,就改变路线,向北往马其顿去,从那里回到耶路撒冷。他知道犹太人要害他,他要因此受苦。(徒二十19。)这也可能是他要去耶路撒冷,灵里受捆绑的原因。二十二节的灵,乃是保罗重生的灵,他在这灵里事奉神。保罗在他与主灵联合的灵里,(林前六17,)预感在耶路撒冷有事情要发生在他身上,圣灵也向他见证这事。(徒二十23。)

 保罗知道有难处等着他,他在他的灵里领悟这个。地中海一带遍处的犹太人都设谋要抓他。不但是耶路撒冷的犹太人,还有亚西亚、马其顿、亚该亚的犹太人也定意要捉拿他。他们可能连手合作,有共同的计谋。最终,保罗末次去耶路撒冷时,被一些从小亚细亚到耶路撒冷的犹太人捉住了。

 保罗知道犹太人的计谋,说真的,他无处可去。如果他去小亚细亚,犹太人在那里。如果他去马其顿和亚该亚,犹太人在那里。如果他回犹太地,那里的犹太人更多。那样,他怎能不受捆绑?他要去那里?我们需要了解保罗的处境。

 保罗激起犹太人的反对不是因为作错什么事。他们的反对乃是因他忠于神新约的经纶,因他不违背属天的异象。只因保罗忠于从主新领受关于神新约经纶的异象,他不论到那里都遭受反对。

 雅各和彼得都没有面临保罗所面临的反对。雅各妥协,彼得有点软弱。实际上,彼得的职事既开始在保罗以前,他应当先激起犹太人的反对。然而,彼得的情形不是那样。彼得无疑的是遭受了苦难,但他的受苦是来自外人,而保罗的受苦不仅来自外人,也来自自己人。

 我们若仔细读加拉太二章,会看见甚至雅各和彼得也都是保罗受苦的原因。保罗给加拉太人的信写得很率直,他告诉他们,他甚至当面责备彼得。如果彼得忠信,就不需要那样受责备。如果彼得忠信,他就会分担保罗许多的苦难。

 我这样说彼得不是轻看他。要对抗耶路撒冷浓厚的犹太教气氛是非常困难的。我们将会看见,保罗末次上耶路撒冷时,连他也被那里的气氛征服了。虽然他写了加拉太书和罗马书,他还是同意和那些许了愿的人联合,并同意进殿行洁净的礼。

 耶路撒冷的气氛是那样浓厚、强烈,以致没有人能够抗拒。彼得和雅各都失败了。彼得失败是由于对那种光景没有尽力;雅各失败是由于对那种光景妥协。我们将会看见,在行传二十一章雅各着重的对保罗说,在耶路撒冷犹太人中信主的有多少万,并且都为律法热心。(徒二一20。)这指明那些信徒非常受犹太教的影响,把神新约的经纶与旧约的时代安排混在一起。我们若思考这件事,就会领会保罗的处境是非常的艰难。

有捆锁与患难等着他


 我们再看二十章二十二节,加上二十三节:『看哪,现在我灵里受捆绑,要往耶路撒冷去,不知道在那里要遇见什么事,只知道圣灵在各城里向我郑重见证说,有捆锁与患难等着我。』保罗不知道在耶路撒冷会遇见什么事,但有一件事他知道,就是圣灵向他郑重见证说,有捆锁与患难等着他。圣灵的见证只是预言、预告,不是嘱咐。因此他不该以此为命令,乃该以此为警告。虽然保罗无法确知在耶路撒冷有什么事等着他,但他藉着圣灵的警告,知道有捆锁与患难等着他。

 在二十四节保罗接着说,『我却不以性命为念,也不看为宝贵,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从主耶稣所领受的职事,郑重见证神恩典的福音。』保罗这里的话关系到主新约的行动,要藉着福音繁殖复活的基督。

 二十四节的性命,或作魂。保罗这一节的话含示他感到将要殉道。

保罗施教的范围


 二十五节接着说,『我曾在你们中间来往,传扬国度,看哪,如今我晓得,你们众人都不会再见我的面了。』这节指明保罗在以弗所传扬神的国。我们已经看见,神的国是使徒们在使徒行传里传讲的主题。(徒一3,八12,十四22,十九8,二八23,31。)这不是眼所能见物质的国,乃是神圣生命的国。

 在二十五节保罗告诉以弗所召会的长老,他们不会再见他的面。这指明保罗预先晓得他要殉道。

 二十六、二十七节说,『所以我今日向你们见证,我在众人的血上是洁净的。因为神的旨意,我并没有一样避讳不告诉你们。』今日,直译,就在今天的日子;是一种强有力的语气。保罗在二十七节说,神的旨意,他并没有一样避讳不说的,这话指明他在以弗所作了大的工,也指明保罗对以弗所亲爱的圣徒施教的范围是什么。

圣灵立全群的监督


 在二十八节保罗的话非常重要:『圣灵立你们作全群的监督,你们就当为自己谨慎,也为全群谨慎,牧养神的召会,就是祂用自己的血所买来的。』如在彼前五章二节,群,直译,小群。这群与世人相比,为数较少。(路十二32。)这小群是作生命供应的小菜蔬,不是给飞鸟栖宿的大树,(太十三31~32与注,)不是像基督教国那样庞大的宗教。

 在二十八节,保罗告诉以弗所召会的长老,圣灵立他们作全群的监督。在各召会选立长老的乃是使徒。(徒十四23。)但领头的使徒保罗,虽然选立了长老,却在这里说是圣灵立的;这指明使徒选立长老时,圣灵与他们是一,也指明使徒选立长老是照着圣灵的引导。

 从保罗论到圣灵立全群监督的话,我们看见召会的存在完全是由于圣灵,不是由于使徒。虽然使徒选立了长老,但保罗在这里却说,这是圣灵的工作。这启示召会只有藉着圣灵的工作才得以存在。换句话说,使徒关于召会的工作该绝对是圣灵的工作。因为圣灵设立长老,所以建立召会的乃是圣灵。

 二十八节的监督就是十七节的长老。这证明监督和长老是同义辞,指同一班人。立监督作一区的主教,辖管那一区各地的长老,乃是极大的错误。这就是以格那提(Ignatius)所教导的。这错误的教训成了阶级的依据,带进了宗教组织。

 监督,原文由『在上面,』与『观看者』所组成,因此是监督者。地方召会中的监督(提前三2)就是长老。这两个称呼指同样的人:长老,指成熟的人;监督,指长老的功用。第二世纪时,以格那提教导,监督(主教)高过长老;这错误的教训带来主教、总主教、枢机主教以及教皇的宗教组织。这教训也就是召会体制中主教治会系统的根源。宗教组织和系统,在神眼中都是可憎的。

牧养群羊


 在二十八节,保罗说到长老牧养群羊。长老作监督,主要的责任不是辖管,乃是牧养,给群羊,就是神的召会,周全柔细的照顾。圣灵将长老设立在召会中不是作辖管者,乃是作牧养者。牧养神的群羊,需要为基督的身体受苦,就如基督所行的。(西一24。)这种带着受苦的牧养,要得着那不能衰残的荣耀冠冕为赏赐。(彼前五4。)

 按照彼前五章一至三节,长老不是辖管群羊;就是说,他们不是操权辖管那些被治理的人。(太二十25。)在信徒中间,除了基督以外,不该有别的主,众人都该是仆人,甚至是奴仆。(太二十26~27,二三10~11。)召会中的长老只能带领,(不能作主,)所有的信徒都该敬重并跟随这带领。(帖前五12,提前五17。)

召会的价值对神犹如珍宝


 在二十八节保罗说,神的召会是祂『用自己的血』所买来的。这指明神宝爱召会,以及召会在神眼中宝贵、超绝的价值。这里使徒没有说到召会的神圣生命和性质,如在以弗所五章二十三至三十二节,乃是说到召会的价值对神犹如珍宝,是祂用自己的宝血所买来的。保罗盼望作监督的长老,和神一样宝爱召会。

 圣灵和神自己的血,二者都是神给祂所宝爱之召会的神圣供应。圣灵就是神的自己,神自己的血是指神的工作。神救赎的工作把召会买来,然后神的自己,就是那包罗万有赐生命的灵,(林前十五45,)藉着监督照顾召会。

 神自己的血,就是耶稣基督的血。这也含示主耶稣就是神。在下篇信息中,我们要更详细的来看神用自己的血将召会买来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