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篇 藉着保罗一班同工的职事,在外邦地的繁殖(十八)
总纲目




在以弗所的大扰乱
撒但抵挡神国的开展
藉着优胜的职事引起搅扰
主的主宰保守保罗
经过马其顿和希腊到特罗亚
四重的负担
在特罗亚擘饼
保罗对耶路撒冷光景的关切

 读经:使徒行传十九章二十三节至二十章十二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行传十九章二十三节至二十章十二节。十九章二十三至四十一节记述在以弗所的大扰乱。二十章一至十二节描述保罗经过马其顿和希腊到特罗亚的行程。

在以弗所的大扰乱


 十九章二十三节说,『那时,关于这道路,起了不小的扰乱。』我们曾经指出,在使徒行传里,『这道路』是指神新约经纶里主完全的救恩。

撒但抵挡神国的开展


 二十四至二十六节继续说,『有一个银匠,名叫底米丢,是制造亚底米银龛的,他使这行手艺的人作了不少生意,他聚集他们和同行的工人,说,诸位,你们知道我们是倚靠这生意发财的。这保罗不但在以弗所,也几乎在全亚西亚,引诱迷惑许多群众,说,人手所作的不是神,这是你们所看见所听见的。』二十四节的底米丢不是约参十二节的低米丢。这底米丢是个银匠,是制造以弗所女神亚底米银龛的;亚底米在拉丁文是黛安娜,罗马女神。制造这些银龛是一种污秽、鬼魔的行业,与鬼合作,为着撒但邪恶的国(太十二26)霸占篡窃人。在拜偶像的背后,有鬼魔煽动暴乱,抵挡使徒,搅扰并阻挠福音的传讲。这是撒但抵挡神在地上开展祂的国。

 保罗在以弗所的传讲很占优势,使人谈论起那城的偶像来。作这行手艺的人担心他们同业这一行的荣誉会遭到损伤。(徒十九27。)结果起了很大的扰乱。底米丢所聚集的人怒气填胸,『喊着说,大哉,以弗所人的亚底米阿!满城都混乱起来,众人抓住与保罗同行的马其顿人该犹和亚里达古,同心合意冲进剧场里去。』(徒十九28~29。)二十九节所说的该犹,不是二十章四节的特庇人该犹,也不是林前一章十四节和罗马十六章二十三节哥林多的该犹,也不是约参一节约翰书信的受信者该犹。当时该犹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名字。

藉着优胜的职事引起搅扰


 在十九章二十三至四十一节,我们看见一个重要的原则。这原则就是:我们若在一个地方停留较久,就该有优胜的职事,能以激动别人。就某种意义说,保罗在以弗所时是个惹麻烦的人。他到那里以前,那城的人是平静的,敬拜亚底米偶像。但保罗在以弗所至终引起大扰乱。他没有攻击亚底米的名,他乃是在尽优胜的职事,那职事激动了全城,影响了社会。这指明我们若是停留在某地,我们的职事该是优胜的,以致正当的激起那地的情形。

 在二十三至四十一节,我们有另一个榜样-藉着优胜的职事引起扰乱。我们若跟从这榜样,就要藉着优胜的福音传扬引起扰乱。我们到一个地方以前,那里的人也许生活平静,敬拜偶像。但我们留在那里一段时间,因着我们优胜的职事,那城可能骚动起来。

 那些与以弗所的骚动有关的事几乎都很可笑。那里告诉我们:『聚集的人纷纷乱乱,有喊叫这个的,有喊叫那个的,多半不知道是为什么聚在一起。』(徒十九32。)不仅如此,『有人把亚力山大从群众当中带出来,犹太人推他往前,亚力山大就摆手,要向民众分诉。只因众人认出他是犹太人,就同声喊着:大哉,以弗所人的亚底米阿!如此约有两小时。』(徒十九33~34。)亚力山大也许不是藉保罗传福音得救的。他也不是提前一章二十节和提后四章十四节的亚力山大。论到这次的扰乱,那城里的书记说,『至于今日的事,本是无缘无故的,我们实在有被控作乱的危险;论到这闹事的集合,我们也说不出所以然来。』(徒十九40。)我们从这些经节看见,保罗优胜的职事引起何等大的骚动。

 有些人读了以弗所扰乱的记载,也许会说,『我去一个地方为主作工,不希望看见这样的骚动。』但如果你的工作真是优胜,至终这优胜会摸着黑暗权势的心脏。在以弗所,黑暗权势的心脏是亚底米女神的庙。越多以弗所人成为在主里的信徒,这庙的影响力就越小。表面看来,这次扰乱是一些作手艺的人引起的。实际上,这乃是幕后的鬼魔激起的。

 我们的职事乃是要繁殖复活的基督为神的国。但今天每一个城市都是魔鬼的国。因此,为着繁殖基督的优胜职事,乃是为着神国的争战。全地都是黑暗的国。我们作工时,若是非常仁慈、温和,想讨好每一个人,那么不论我们在一个地方停留多久,都不会激起反对。倘若我们的职事真是优胜的,我们一定会遭受反对。

 但我们不该凭自己作什么来激起扰乱,以为这就证明我们的职事有能力且优胜。作这样的事是可怕的,因为那会被黑暗的权势利用。那样我们就不是为着神的国,基督之繁殖的一部分,实际上反而是黑暗之国的一部分。

 我们都需要看见,神与撒但之间正进行着争战。所以,我们需要确定,凡我们所作的都绝对在神的国这一边,没有一事与黑暗的国有关。

 因着神与撒但之间正进行的争战,我们应当预备好面对仇敌的攻击。我们若尽优胜的职事,至终会遭受攻击,鬼魔的『箭』会瞄准我们。然而,我们不要因此丧胆,我们该像保罗那样得鼓励。

 保罗刚强的面对攻击,他没有逃避以弗所那鬼魔的暴乱。事实上,他甚至想要进去,到民众那里,门徒却不许他去。(徒十九30。)『还有几位亚西亚的首领,是保罗的朋友,打发人来劝他,不要冒险到剧场里去。』(徒十九31。)这些亚西亚的首领是亚西亚省的首要人物。在这里我们看见,甚至保罗在政治圈里的朋友也担心他的安全。如果保罗冒险到剧场里去,反对他的犹太人可能会抓住机会杀害他。

 十九章三十五至四十一节描述群众如何被安抚。那城里的书记向群众说完话,便解散了会众。(徒十九41。)这是主的主宰,保守祂的使徒脱离鬼魔的暴乱。

主的主宰保守保罗


 保罗在他的职事里不断与黑暗的权势争战。我们曾经指出,在以弗所的拜偶像背后有黑暗的权势。就着人来说,以弗所人没有理由表现得这样愚昧,一味喊叫却不知道自己在作什么。他们的行为是鬼魔所激起的。拜偶像之人里面的鬼魔煽动他们行事反对神繁殖的职事。这扰乱在保罗停留那城三年的末期发生,乃是出于主的主宰。二十章一节告诉我们:『乱定之后,保罗请门徒来,劝勉了他们,就辞别起行,往马其顿去。』

经过马其顿和希腊到特罗亚


 在二十章一至三节,我们更清楚看见保罗所在的处境。一节说,他辞别门徒起行,往马其顿去。保罗是在这里,给在哥林多的召会写了第二封书信。(林后二13,七5~6,八1,九2,4。)保罗给在哥林多召会的第一封书信,(林前十六3~10,19,)是在行传十九章二十二节的时候,在以弗所写的。我们也看见,在十八章五节的时候,保罗写了给帖撒罗尼迦人的第一封书信。他给帖撒罗尼迦人的第二封书信,可能是在不久之后写的。不仅如此,在这段期间,保罗可能写了给加拉太人的书信。

 按照二、三节,保罗经过马其顿以后,来到希腊,在那里住了三个月。使徒这时在哥林多,写信给在罗马的众圣徒。(罗十五22~32,参徒十九21,林前十六3~7。)

四重的负担


 我们读行传十八至二十章,看见保罗至少有四重的负担:为哥林多召会的负担,为以弗所召会的负担,为在耶路撒冷的光景更强的负担,以及为罗马召会的负担。我们在前一篇信息曾经强调,保罗的心向着耶路撒冷。他灵里定意要往耶路撒冷去,然后去罗马看看。因着他的负担,保罗写了那两封给哥林多人的书信,以及给罗马人的书信。虽然他对地中海一带的工作有很重的负担,他对耶路撒冷召会的光景也非常有负担。

 二十章三节说,『住了三个月,正要坐船往叙利亚去的时候,犹太人设计要害他,他就定意从马其顿回去。』保罗本来有意从希腊的亚该亚,经过叙利亚,到耶路撒冷去;(徒十九21,林前十六3~7;)但因犹太人设计要害他,就改变路线,向北往马其顿去,从那里回到耶路撒冷。他知道犹太人要害他,他要因此受苦。(徒二十19。)所以,他求罗马的圣徒,为他回耶路撒冷的事祷告。(罗十五25~26,30~31。)这也可能是他要去耶路撒冷,灵里受捆绑的原因。(徒二十22。)至终,他在回到耶路撒冷之后,被那些想要杀他(徒二一31,二三12~15)的犹太人捉住了。(徒二一27~30。)

 保罗对那些设计要害他的犹太人非常小心。他得知这计谋,就智慧的改变他的路线。藉此我们看见保罗所在的艰难处境。虽然他在这样的处境,但他仍然有负担顾到主普遍的权益,不只在哥林多和马其顿,也在耶路撒冷和罗马。我们要看见保罗为哥林多、以弗所、耶路撒冷、和罗马的四重负担,这是很重要的。

在特罗亚擘饼


 按照二十章五、六节,保罗和他的同伴来到特罗亚,在那里住了七天。『七日的第一日,我们聚集擘饼的时候,保罗因为次日要起行,就与他们讲论,直讲到半夜。』(徒二十7。)七日的第一日就是主日。(启一10。)保罗在特罗亚住了七天,但他们只在七日的第一日,聚集擘饼记念主。这指明当时使徒和召会,认为七日的第一日是为着主聚在一起的日子。

 新约没有明说在特罗亚有召会,但我们读了这段简短的话,很容易能看见那里有个很好的召会。保罗虽然很忙,却和特罗亚的圣徒同住了七天;到了主日,他就趁机尽职供应他们,直到深夜。我们从这一点看见,保罗实在对主的身体有负担。

 保罗主日与特罗亚的圣徒聚集的时候,将他的信息延长讲到半夜。然后,在那少年人从窗台上掉下去的事件以后,他们擘了饼。(徒二十8~11上。)之后,保罗又『谈论许久,直到天亮,这才走了。』(徒二十11下。)这指明保罗对神新约的经纶满了负担。

保罗对耶路撒冷光景的关切


 我们需要看见,使徒行传这些章节,以及加拉太书、罗马书、哥林多前后书这些书信,所陈明使徒保罗的图画。我们研读新约这些部分,能看见主在保罗身上得着了一个绝佳的器皿。保罗是一个完全由神新约经纶所构成的人。因为他这样被构成,所以他对在耶路撒冷的召会有负担。

 实际上,在耶路撒冷的召会与在犹太的众召会不是派定给保罗的负担。保罗在加拉太二章八节清楚的说,主派定彼得作受割礼之人(包括在犹太地的众召会)的使徒,又派定保罗作未受割礼之人(就是外邦人)的使徒。所以,保罗背负从安提阿到亚西亚,以及从马其顿到罗马所有外邦召会的担子,似乎已经足够了。表面看来,保罗不需要对耶路撒冷有负担。但是,他看见了那里的光景,他又是忠信的,所以就对耶路撒冷无法安心。保罗担心从耶路撒冷这源头出来的『毒素,』会污染整个基督的身体。

 即使在古代,地中海一带地区的交通也很频繁。罗马政府筑了许多道路。从许多不同的城市到耶路撒冷,特别有交通往来,尤其在节期的时候。因着这交通,耶路撒冷宗教的混杂就很容易扩散到外邦世界。

 我们已经看见,彼得和雅各应当解决耶路撒冷的难处。然而,他们多少有点软弱畏惧,并没有处理这件事。结果,保罗最终有负担去处理那里的光景。

 在行传十五章,保罗和巴拿巴特意上耶路撒冷,对付关于割礼的问题。问题是解决了,但那个决议不绝对。因着妥协的决议,问题并没有根除。反之,根源还存留在那里。所以,保罗对耶路撒冷的光景无法安心。

 雅各妥协,彼得软弱,耶路撒冷可怜的光景继续存在。因此,主忠信的仆人保罗负担沉重,极为关切。保罗无法安心继续他在外邦世界的职事,因为来自耶路撒冷这源头的毒素往外流向亚西亚、欧洲、甚至罗马。这是保罗无法安心,没有把握,也不受鼓舞,继续在外邦世界执行神新约经纶的原因。他的心为着耶路撒冷,他灵里定意要去那里清理混杂的源头。

 保罗在十五章上耶路撒冷;在十八章他第二次出外尽职的行程结束时,再次往耶路撒冷。(徒十八22。)保罗结束第二次尽职的行程后,来到该撒利亚。按照他的路线,他应当直接回安提阿。但是他特意往耶路撒冷,为要逐渐清除那里的毒素。现在保罗灵里定意再次上耶路撒冷去。

 我们思想使徒行传所描绘的图画,就看见当保罗劳苦作工,顾到主在地中海一带地区的行动时,他仍然对耶路撒冷有负担,因为那是扩散到外邦世界之毒素的源头。所以,他无法安心继续他在欧洲和亚西亚的工作。因着他的忠信,他竭力要上耶路撒冷,为要对付那从耶路撒冷往外流到外邦世界,宗教混杂之毒素的源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