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篇 藉着保罗一班同工的职事,在外邦地的繁殖(十七)
总纲目




灵里定意要去耶路撒冷和罗马
保罗紧要的时刻
保罗对耶路撒冷的负担
宽广的心为着主的权益
神的经纶与主现今的行动

 读经:使徒行传十九章二十一至二十二节。

灵里定意要去耶路撒冷和罗马


 在行传十九章二十一、二十二节,保罗定意要去耶路撒冷和罗马。『这些事过后,保罗灵里定意,要经过马其顿、亚该亚,往耶路撒冷去,又说,我到了那里以后,也必须去罗马看看。于是从服事他的人中,打发提摩太和以拉都二人,往马其顿去,自己暂时留在亚西亚。』以拉都是哥林多城的高级司库,(罗十六23,参提后四20,)他应当是保罗在哥林多传福音之时悔改信主的,(参徒十八8,)并且成了服事保罗的人。

 根据二十二节,保罗打发提摩太和以拉都往马其顿去以后,自己暂时留在亚西亚。使徒这时在以弗所给在哥林多的召会写了第一封书信。(林前十六3~10,19,四17,参徒十九20~23,8~10,17,二十1。)

 保罗在二十一节的定意,是要完成他对耶路撒冷贫乏圣徒之需要的爱心关切。这时保罗是在以弗所,正在他第三次出外尽职的旅程中,背着重的负担,在亚西亚(林前十六8~9)和马其顿并亚该亚(林前十六5~7,徒二十1~3)执行他的职事。然而,他还是有负担拨出一部分时间,顾到耶路撒冷有需要的圣徒。当他到了哥林多,就写信给在罗马的圣徒,表露他此行的目的,请求他们就着这目的为他祷告。(罗十五25~31。)虽然神把保罗分别出来,作外邦人的使徒,(徒二二21,加二8,)他仍然关切主在犹太人中间的权益。保罗最关切的,不仅是他在外邦人中那一分新约的职事,更是基督宇宙的身体。

 此外,他这时上耶路撒冷的目的,或许也是为着犹太教对耶路撒冷召会的影响,与雅各以及其它使徒和长老交通。在行传十五章,使徒和长老曾开会解决割礼的难处,但按照保罗在加拉太书和罗马书的教训,他对那次会议所下的断案,应当不会完全满意。因他关切神新约的经纶是要建造基督的身体,这事必定使他为难。及至他到了耶路撒冷,(徒二一17~18,)雅各在二十一章二十至二十二节说的一段话,和他题议保罗去有分于四个犹太信徒拿细耳人的愿,(徒二一23~24,)似乎证实这观点。

 我们在十九章二十一节看见,保罗乃是在他的灵里定意往耶路撒冷去。因着主灵住在保罗的灵里,(提后四22,罗八10~11,)他必定是照主灵的引导来定意。保罗人的灵(亚十二1,伯三二8,箴二十27)乃是由神的灵重生,(约三6,)有主的灵内住,(提后四22,罗八10~11,)且与那灵同证,(罗八16,)保罗就在这灵里敬拜事奉神。(约四24,罗一9。)

 保罗定意往耶路撒冷去,也想去罗马看看。这心愿都实现了。保罗的确去了耶路撒冷,(徒二一17,)也到了罗马。(徒二八14,16。)主藉着保罗向该撒上诉,把他带到罗马,实现了他这心愿。(徒二三11,二五11。)

保罗紧要的时刻


 十九章二十一节的时刻,对保罗既是艰难的时刻,也是绝佳的时刻。这是艰难的时刻,因为犹太人反对他,甚至想要杀他;但这也是绝佳的时刻,因为门为保罗开了,可以为主得着许多人。保罗论这时刻说,『我要仍旧住在以弗所,直到五旬节,因为有宽大又有功效的门为我开了,并且反对的人也多。』(林前十六8~9。)这一段对哥林多召会所说的话写于以弗所。使徒第三次出外尽职时,在那里留了三年。因此,二十一节的时刻是紧要的,是遭反对的时刻,也是为主完成有果效之工作的大好机会。

 保罗灵里定意往耶路撒冷去,这事实指明他绝对为着基督的身体。因为他为着基督的身体,所以他非常关切耶路撒冷。由此我们看见,保罗实在是个够资格背负神新约经纶之见证的器皿。他背负这见证的方式是合乎时宜的。

保罗对耶路撒冷的负担


 当保罗处境非常艰难,同时又有绝佳的机会完成神新约经纶的时候,他灵里定意往耶路撒冷去。虽然他忙于在以弗所的工作,他的灵却对耶路撒冷有负担。我们若是读罗马十五章二十五至三十一节,就会看见保罗有负担将马其顿和亚该亚众召会财物的帮助,带给犹太贫穷的圣徒。保罗在林后八章也题到这事,指明奉献财物完全是一件恩典的事。因此,保罗去耶路撒冷的目的,表面看来是去供给有需要的圣徒。实际上,保罗灵里定意往耶路撒冷去,有更深的理由。

 我相信保罗从行传十五章起,对于耶路撒冷的光景就没有平安。我们若研读使徒行传以及保罗所有的书信,就会清楚看见主在祂新约经纶里在地上的行动。主的行动从耶路撒冷开始,最终达到安提阿。主行动的『流』从耶路撒冷到安提阿,又从安提阿转向外邦世界。但是这流在耶路撒冷的源头『中毒』了。既然源头中了毒,毒素就会被这流带到所流之处。这是保罗对耶路撒冷的光景无法安心的原因。

 保罗可能有负担帮助彼得和雅各改进或调整在耶路撒冷的召会的光景。那里的光景是一种混杂-神新约经纶与旧约安排之事物的混杂。我们已经看见,这混杂在十五章十三至二十一节雅各的交通中很明显。我们将会看见,神新约经纶与旧安排的混杂,到了行传二十一章更是非常明显。这种混杂非常得罪主。保罗知道这难处还存在耶路撒冷,所以他对那里的召会不放心。

 我们已经看见,保罗在他第二次出外尽职的行程结束时,上耶路撒冷去问候召会。(徒十八22。)他这次去耶路撒冷是因为他总是竭力维持基督身体的一,并保持他和耶路撒冷圣徒之间美好的感觉。由此我们看见,每当有机会,保罗就去耶路撒冷看望召会,为要保守他与召会之间美好的关系,并尽力对那里的光景给与帮助。因为保罗关切耶路撒冷,所以虽然所处的环境很艰难,又很有前途,他还是灵里定意往耶路撒冷去。

宽广的心为着主的权益


 二十一节指明保罗有宽广的心为着主的权益。他在以弗所遭受攻击,同时尽他的职事时,仍然灵里定意往耶路撒冷去,从那里又急切要去罗马。关于这事,他说,『我…也必须去罗马看看。』你若去查地图,会看见以弗所在小亚细亚,就在耶路撒冷和罗马中间,往东是耶路撒冷,往西是罗马。保罗在以弗所劳苦作工且面对攻击的时候,他有心顾到耶路撒冷的光景,也要去罗马看看。他的心是何等广大!

 我们很少人有这样广大的心。在某一地作工的人会说,『我在这里很忙,无心顾到别的地方。不仅如此,我正面临许多反对,我对别的地方怎会有负担?』

 保罗的态度非常不同,他在那样的处境里还在灵里定意去耶路撒冷,又表示想去罗马看看。我们已经指出,保罗至终去了耶路撒冷,又奇妙的在神的主宰下看到了罗马。

 按照加拉太二章八节,保罗新约职事的那一分乃是在外邦人中。虽然他的负担是为着外邦人中间的职事,他还是关切主普遍的权益。他主要的关切是为着基督的整个身体,不是单为着他新约职事的那一分。保罗知道,只要耶路撒冷宗教的混杂继续存留,基督的身体就很难完全建造起来。因为他对主新约的行动有清楚的看见,所以耶路撒冷的光景很叫他受搅扰,尤其是因为这关系到神建造基督身体的新约经纶。

神的经纶与主现今的行动


 在使徒行传生命读经第四篇信息中,我们曾指出需要时代的转移,从旧的时代出来,转入神新约的经纶。我们研读使徒行传,重要的是要看见一切与这转移有关的紧要事项。如果我们清楚这些事,就会了解今天的光景,就会知道我们需要在那里,需要作什么。我们不该停留在十八章亚波罗的光景里,却该往前跟从使徒保罗,那眼睛被开启,完全看见神新约经纶的一位。因此,我研读这卷书时,无心注意其它的事,我的负担乃是关切神新约的经纶。如果靠着主的怜悯,我们能够得着帮助,看见神经纶紧要的转折点,我就满足了。我渴望关于神新约经纶的光能透过我们全人。如果这光透过我们,我们就会看见主在祂的经纶里现今的行动。

 我相信这次研读使徒行传,在主的恢复里会对我们有帮助。我们需要看见,我们不是在作一般基督教的工作,我们在这里乃是在神新约经纶现今的行动中。因此,我们必须有神经纶的异象。如果我们有这异象,我们就会在正确的路上受这异象的指引往前。如果我们有这异象,不论今天的光景如何,我们就都不会受打岔。我们若有这异象,就会知道我们在那里,也知道我们正往那里去。我们清楚看见神在这时代的经纶,就会知道我们的目标是什么。我们信我们的神还在行动,祂还在往前。因此,我们需要在祂现今的行动里。

 我们可以将使徒行传所陈明,神经纶的观点比作一幅拼图。把拼图的碎片放在一起,就得着全貌。同样的,在使徒行传各处有一幅完整『拼图』的许多『碎片。』我们将这些碎片正确的拼在一起,就会对神的经纶有清楚且完全的看见。我们到了这本生命读经的末了,必要的拼图碎片就都有了,我们把它们都拼在一起,就会看见神新约经纶的全貌。我特别有负担,要青年人看见这卷书所陈明神经纶的观点。

 为着迎接主耶稣回来,祂的新妇需要预备好。看看今天新妇的光景,当然还没有预备好。新妇能够预备好,惟一的路乃是神新约经纶的路。我这样说是要我们都认识主在祂的恢复里所作的。如果我们认识主正在作的,就会知道我们在那里,也知道我们的目标该是什么。但愿我们都藉着这本使徒行传生命读经得着帮助,完全跟上主现今的行动,以完成神新约的经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