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篇 藉着保罗一班同工的职事,在外邦地的繁殖(十六)
总纲目




亚波罗的职事
在主的道路上受了教导,只是单晓得约翰的浸
藉着恩典帮助信徒
从亚波罗的事例学习
补满亚波罗职事的缺欠
最后一次题到施浸者约翰
浸入主耶稣的名里
与基督的身体联合并在外面领受圣灵
尽职及其果效
对于神国的事,与人辩论并劝服人
在推喇奴的讲堂里辩论
自然的清除已往

 读经:使徒行传十八章二十三节至十九章二十节。

 在十八章十九至二十一节,保罗来到以弗所这个战略性的城市,作了短暂的停留。他辞别他们的时候说,『神若愿意,我还要回到你们这里来。』(徒十八21。)我们会看到,保罗在他第三次出外尽职的旅程中,(徒十八23~二一17,)又回到以弗所,在那里停留了三年。(徒十八24~十九41。)

 十八章二十三节说,『住了些时候,就起行,挨次经过加拉太地区和弗吕家,坚固众门徒。』保罗第三次出外尽职的旅程,开始于此,结束于二十一章十七节。

亚波罗的职事


在主的道路上受了教导,只是单晓得约翰的浸


 二十四、二十五节说,『有一个犹太人名叫亚波罗,来到以弗所;他按籍贯是亚力山大人,是个有口才的人,在圣经上很有能力。这人已经在主的道路上受了教导,灵里火热,将耶稣的事详确的讲论教训人,只是他单晓得约翰的浸。』二十五节『主的道路,』不是关于主的道理,乃是新约信徒实际该走的道路。

 按照二十五节,亚波罗单晓得约翰的浸。这指明亚波罗虽然在主的道路上受了教导,但他对于神新约的经纶并没有完整的启示。因此,他尽职的结果就有缺欠。(徒十九2。)

 二十六节接着说,『他在会堂里放胆讲论起来,百基拉和亚居拉听见,就接他来,将神的道路给他讲解得更加详确。』在使徒行传里,『道路』(徒九2,十九9,23,二二4,二四14,22)是指在神新约经纶里主完全的救恩。这道路就是神藉着基督的救赎和那灵的涂抹,将祂自己分赐到信徒里面的路;就是信徒有分于神并享受神的路;就是信徒藉着享受神而在灵里敬拜祂,并藉着与受逼迫的耶稣是一而跟从祂的路;就是信徒被带进召会中,并被建造在基督的身体里,为耶稣作见证的路。

藉着恩典帮助信徒


 二十七、二十八节接着说,『他想要往亚该亚去,弟兄们就鼓励他,并写信请门徒接待他,他到了那里,就藉着恩典多多帮助那些信主的人;在公众面前极有能力,驳倒犹太人,引圣经证明耶稣是基督。』二十七节的『恩典,』直译是那恩典,指明亚波罗在主里所享受的特别恩典。这恩典就是神自己在基督里,成为在基督里之信徒的分。我们已经在别处指出,这恩典乃是复活的基督成了赐生命的灵,(林前十五45,)在复活里将经过过程的三一神带到我们里面,作我们的生命和生命的供应,使我们能在复活里活着。因此,恩典乃是三一神成了我们的生命和一切。

从亚波罗的事例学习


 我们从行传十八章的记载,可以看出亚波罗很好。他不仅像迦玛列一样虔诚且敬虔;他也晓得主的道路。不过,亚波罗虽然认识主的道路,却没有完全认识神的经纶。这认识的缺乏可由他单晓得约翰的浸这事实指明出来。当然,施浸者约翰见证主,亚波罗也接受主,并在某种程度上认识主的道路。主新约经纶的道路已经实行多年,但亚波罗对神经纶的认识,比不上对施浸者约翰之职事的认识。亚波罗富有圣经知识,被视为大教师,然而他对主行动的认识,却不如对施浸者约翰之职事的认识。

 我们可以从行传十八章亚波罗的事例学到功课。我们可能认为自己是在主的道路上,但实际上我们可能没有跟上主今日的行动。对主现今在地上的行动,我们可能没有异象。亚波罗解释神的话又好又合乎圣经,而且满有能力,但他却在主的行动上落后。这是今天许多基督徒中间的光景。他们爱主,也在某种程度上认识圣经,但他们没有跟上主今日的行动。在我基督徒的一生中,遇到许多这样的圣徒;这些圣徒不晓得主的行动已经更往前,他们的异象还不及主的行动。

 我们思考亚波罗的事例时,需要谦卑自己并倒空我们的灵。主耶稣说,『灵里贫穷的人有福了,因为诸天的国是他们的。』(太五3。)灵里贫穷不仅是指谦卑,更是指把我们的灵,把我们人的深处完全倒空。许多犹太首领知道神旧约的行动,但他们没有看见神为着祂新约的经纶,要有一个新的起头。这些宗教首领的灵是满的。因此,主耶稣指出我们都需要灵里贫穷。我们需要灵里贫穷,使我们可以看见主今日的行动。

 我们若将圣经从头到尾仔细的读过,会看见从创世记四章的时候开始,主已经一步一步的行动。祂在以挪士和以诺的时代以特殊的方式行动;在挪亚的时代以另一种方式行动;在亚伯拉罕、摩西、大卫、以利亚和撒迦利亚的时代,又以别的方式行动。到了施浸者约翰出来,主藉着他又有进一步的行动。

 因着主的行动一直往前,我们就不该满意于现况。反之,我们该谦卑自已,将一切充满我们灵的东西都卸下,使我们的灵能以接受关乎主行动的新事物。

补满亚波罗职事的缺欠


 十九章一、二节说,『亚波罗在哥林多的时候,保罗经过上边一带地方,就来到以弗所,遇见几位门徒,问他们说,你们信的时候,受了圣灵没有?他们对他说,我们连有圣灵都没有听说过。』这里我们看见亚波罗尽职的结果有缺欠,他的职事缺少神新约经纶的完整启示。虽然亚波罗很好,但他尽职的结果却有所缺欠,造成难处。因此,当保罗来到以弗所的时候,他就有需要来补满亚波罗职事的缺欠。

 我们需要从十九章一至七节的光景有学习,我们的职事会不完全,这可能造成缺欠,需要别人来补满。然而,在缺欠能得到补满以前,我们不完全的职事可能造成难处。因为这也许就是我们职事的情形,所以我们需要谦卑自己并祷告,不给仇敌任何地位进来破坏召会生活。

最后一次题到施浸者约翰


 在三至七节,我们看见那缺欠藉着保罗补满了。在三节,他问以弗所的门徒:『你们受的是什么浸?他们说,是约翰的浸。』这是新约里最后一次题到施浸者约翰。『在这里,他终于把地位完全让给基督。』(Bengel,本格尔。)约翰的门徒以为,约翰与基督之间有争竞。(约三26。)约翰的职事是要介绍基督,(徒十九4,)一旦介绍了基督,他的职事就该停止,而由基督来顶替。他该衰减,基督该扩增。(约三30。)

 在四节,保罗对以弗所的门徒说,『约翰所施的是悔改的浸,告诉百姓,当信入那在他以后来的,就是耶稣。』

浸入主耶稣的名里


 门徒听了保罗的话,『就浸入主耶稣的名里。』(徒十九5。)浸入父、子、圣灵的名里,(太二八19,)或浸入主耶稣的名里,(徒八16,罗六3,加三27,)乃是浸入与作三一神具体的化身,包罗万有之基督那属灵的联合里。名是指人位。浸入主耶稣的名里,就是浸入主的人位里,与钉十字架、复活、升天的基督联合,与活的主有生机的联结。

与基督的身体联合并在外面领受圣灵


 六、七节说,『保罗给他们按手,圣灵便降在他们身上,他们就说方言,又说预言。一共约有十二个人。』保罗藉着按手,将这些门徒联于基督的身体。圣灵承认这按手,并且降在他们身上,表明他们与基督身体的联合。以弗所这十二个信徒,和撒玛利亚的信徒、大数的扫罗一样,算是特别的,需要基督身体的肢体,藉着按手使他们与身体联合为一。

 按六节,圣灵降在以弗所这些门徒身上。这里的『在…身上』是就经纶说,与约翰十四章十七节就素质说的『在…里面』不同。『在…里面』与为着生命内里的素质有关;『在…身上』与为着能力外在的元素有关。这里以弗所的信徒是在外面领受圣灵。

 当圣灵降在他们身上,『他们就说方言,又说预言。』(徒十九6。)这指明说方言不是在经纶一面受了圣灵所产生的惟一结果,因为在这事例中,说预言也是其中一个结果,正如在哥尼流家里的人那事例中,尊神为大也是一个结果。(徒十44~46。)因此说方言不是在经纶一面受了圣灵的惟一证明,也不是必需的证明,因为在经纶一面受了圣灵的事例中,至少有一件,就是撒玛利亚信徒的事例,没有题到说方言。(徒八15~17。)

尽职及其果效


 十九章八至二十节记载保罗在以弗所的尽职及其果效。按使徒行传,保罗在以弗所作的工,比在其它任何地方都多。

对于神国的事,与人辩论并劝服人


 八节说,『保罗进会堂,放胆讲说,一连三个月,对于神国的事,与人辩论并劝服人。』像往常一样,保罗去会堂的目的,乃是利用他们的聚集宣传神的话,抓住机会传福音。一连三个月,保罗在会堂里放胆讲论神的国。这是主的主宰,在会堂里安排了环境,使保罗能在那里传讲三个月。无疑的,保罗的职事不仅是传讲,更是教导。保罗多半是对犹太人讲说,但一些希腊人可能也在场。至终,会堂里有些人成了以弗所召会的肢体。

 八节特别告诉我们,保罗与会堂里的人辩论神国的事并劝服人,神的国乃是使徒在五旬节后的使命中,所要传讲的主题。(徒一3,八12,十四22,二十25,二八23,31。)这不是眼所能见物质的国,乃是神圣生命的国。这是基督作生命扩展到祂的信徒里,形成神在祂生命里管治的范围。

在推喇奴的讲堂里辩论


 九节接着说,『后来有些人刚硬不受劝服,在许多人面前毁谤这道路,保罗就离开他们,也叫门徒与他们分离,便在推喇奴的讲堂里天天辩论。』推喇奴也许是个教师,保罗可能租用他的讲堂作会所,离开犹太会堂,同犹太人和希腊人传讲并教导主的话,有两年之久。(徒十九10。)

 当异议的犹太人毁谤主的道路,保罗就将所有的信徒带出会堂,在推喇奴的讲堂里聚会,有两年之久,『叫一切住在亚西亚的,无论是犹太人,是希利尼人,都听见主的话。』(徒十九10。)这里有我们今天可以跟从的另一个榜样。在保罗尽职的初期,特别是他第一次出外尽职的旅程中,他没有在任何一地停留很久。但现在,在他第三次出外尽职的旅程中,他在以弗所停留的时间却长得多。他先在会堂里一连辩论了三个月,然后在推喇奴的讲堂里聚会了两年之久。行传二十章三十一节指明保罗在以弗所有三年之久。这也许是保罗能写以弗所书给以弗所这召会的原因。在以弗所的召会从保罗领受的属灵教育最多,因为他在那里停留的时间,比其它地方都久。保罗在以弗所那三年间,能在他属灵的职事中成就许多事。

 我们需要从保罗在以弗所停留三年这事学习,有时我们为着主的权益,也可能需要停留在一个战略性的地方。以弗所是小亚细亚一个战略性的城市。为这缘故,使徒保罗在那里停留了很长的时间,来为主建立刚强的见证。

 主尊重保罗在以弗所的停留,大大的使用了他。他的职事是得胜的,并且行了许多神迹。(徒十九11~17。)

自然的清除已往


 十八节说,『那已经信的,多有人来承认并述说自己素来所行的事。』这里的『承认并述说,』乃指最彻底、最公开的认罪。『行的事』原文也有『念咒』的专门意义,也许这就是这里的意义。

 按十九节,自然而然的,『有许多行巫术的人,把书拿来,堆在众人面前烧毁了。他们计算书价,便知道共合五万银币。』这烧毁的目的是要清除他们已往罪恶和鬼魔的生活。烧毁的书价共合五万银币,每一银币约合一日的工资,我们能看见这些书很值钱。然而,这些书都被当众烧毁了。

 二十节下结论说,『这样,主的话便强有力的扩长,而且得胜。』这节经文也可译为:『凭主的大力,(祂的)话便扩长,而且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