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篇 藉着保罗一班同工的职事,在外邦地的繁殖(十四)
总纲目




到哥林多
与亚居拉和百基拉相遇
每逢安息日在会堂里辩论
对犹太人的传讲,并他们的抵挡
到以弗所
再回安提阿,结束第二次的行程

 读经:使徒行传十八章一至二十二节。

 在行传十八章一至四节,保罗到了哥林多,与亚居拉和百基拉相遇;五至十七节,他对犹太人传讲,遭到他们的抵挡。十八至二十一节上,他到以弗所;在二十一节下至二十二节,他回安提阿,结束第二次出外尽职的行程。

到哥林多


与亚居拉和百基拉相遇


 行传十八章一、二节说,『这些事以后,保罗离开雅典,来到哥林多,遇见一位犹太人,名叫亚居拉,他按籍贯是本都人;因为革老丢曾命令犹太人都离开罗马,所以新近带着妻子百基拉从意大利来,保罗就到他们那里去。』革老丢是罗马帝国的该撒。主用他在这里所作的为祂的职事效力,以建造祂的召会,正如神用该撒亚古士督所作的,以应验关于基督出生地的预言。(路二1~7。)

 三节说,『他们本是以制造帐棚为业的,保罗因与他们同业,就和他们同住作工。』这指明保罗在执行主的职事时,还带着职业。他在林前四章十二节题到这事:『并且劳苦,亲手作工。』不仅如此,保罗在帖前二章九节和帖后三章八节都说,他昼夜作工,免得叫圣徒受累。

 保罗的作法与今天许多基督教工人的作法不同。一个人成为牧师或传教士以后,通常就不再作别种的工作。但保罗供应话语的时候,也亲手作工来维持生活。他这样作不仅供给自已,也供给他的同工。关于这事,他在行传二十章三十四、三十五节说,『我这两只手常供给我和同伴的需用,这是你们自己知道的。我凡事给你们作了榜样,叫你们知道,必须这样劳苦,扶助软弱的人,并且记念主耶稣的话,祂自己说过,施比受更为有福。』保罗又树立了一个好榜样。

 照林前九章三至十五节这一段话来看,当时的众召会和众圣徒并没有忠信的顾到作主仆人的保罗。因为他们没有充分的供给保罗,保罗不得不工作。有些哥林多人甚至控告保罗想要为自己从他们得利。但保罗指明,他宁可死,也不向哥林多人有所取。(林前九15。)

 全时间服事主的人,不该把他们为主的工作当作他们的职业。如果有需要,有些人也许还需要工作,来维持自己的生活。我们是否这样作,在于我们的负担把我们占有了多少。如果你的负担把你完全占有了,并且环境足能供给你的生活,这样你当然应当花全部时间在主的工作上。但如果不是这样,你还应当工作来供给自己;不仅供给你自己,也供给你的同工,特别是年轻的同工。

 如果保罗没有得到充分的财物供给,他年轻的同工怎能得到供给?保罗因着需要供给自己和别人,不得不以制造帐棚为业,今天这对我们是很好的榜样。

 关于财物供给,新约里的保罗和他同工的情形,与旧约里的祭司和利未人的情形不同。按照利未记的条例,祭司和利未人是靠神子民的供物生活。但在新约里,这条例过去了。

 按照路加八章一至三节,有一班姊妹用自己的财物供给主耶稣和十二门徒。那十二门徒全时间跟从主,他们需要财物的供给。有些爱主并且有资产来供给主和跟从主者的妇女,应付了他们的需要。

 早年在上海的召会,财物供给主要是来自姊妹们。有许多姊妹在一家一流的医院作护士,这些姊妹们供给了在上海的召会和同工。我在别处也看到这样的事。

 真正说来,姊妹们爱主远超过弟兄们。十二门徒当中有个犹大,但姊妹当中没有『犹大。』犹大不知道怎样爱主,但他实在知道怎样算钱。那些看重钱的人,绝不会供给别人。他们越算钱,就越爱钱,并且越渴望为自己保有钱。

 在神主宰的权柄之下,圣经里有些妇女嫁给有钱的人。我们看以斯帖的事例,她嫁给外邦的君王。她凭着对丈夫的影响力,能以供给所有的犹太人。

 路加八章一至三节的妇女当中,有『希律的管事苦撒的妻子约亚拿。』(路八3。)虽然罗马政治逼迫主耶稣,但有一个罗马官员的妻子却用丈夫的钱供给主耶稣。我知道一些姊妹们用丈夫的钱供给主工作的事例。

 关于行传十八章三节,我们强调的点是:有负担服事主的人,如果环境和财物状况许可,他就应当全时间。但如果环境不许可,他也不该放弃他的负担;他应当实行他的负担,同时还要殷勤作工,应付他的需用,就如保罗在使徒行传里所作的。

每逢安息日在会堂里辩论


 十八章四节说,『每逢安息日,保罗在会堂里辩论,劝导犹太人和希利尼人。』保罗到犹太会堂的聚集去,目的当然是要利用机会宣传神的话。他到那里,不是去守安息日,乃是去传福音,劝导犹太人和希利尼人。四节题到希利尼人,指明有些希利尼人也去犹太会堂听神的话。

对犹太人的传讲,并他们的抵挡


 在五至十七节,保罗对犹太人传讲,遭到他们的抵挡。五节说:『西拉和提摩太从马其顿下来的时候,保罗为道迫切,同犹太人郑重见证耶稣是基督。』『为道迫切』这辞,原文也可译为『为道所压,』或『为道所困。』

 这时保罗是在哥林多。西拉和提摩太从马其顿来,带着在帖撒罗尼迦召会的消息,(帖前三6,)保罗就在这时,给在帖撒罗尼迦的召会写了第一封书信。(帖前一1。)保罗从哥林多写了那封亲切的信,给在帖撒罗尼迦亲爱的圣徒,为着鼓励他们。

 保罗在哥林多向犹太人见证耶稣是基督。『他们既抗拒、毁谤,保罗就抖着衣服对他们说,你们的血归到你们自己头上,我是洁净的。从今以后,我要往外邦人那里去。』(徒十八6。)在哥林多的犹太人,就像在彼西底安提阿的犹大人一样,他们弃绝神的话,断定自己不配得永远的生命。(徒十三46。)在那种光景中,保罗也宣告:『看哪,我们就转向外邦人去。』

 七、八节接着说,『于是离开那里,到了一个人的家中,这人名叫提丢犹士都,是敬拜神的,他的家紧靠着会堂。管会堂的基利司布同他全家都信了主,还有许多哥林多人听了,就信而受浸。』八节的『全家』这辞,如同十六章三十一节者,指明信徒的家是神救恩的完整单位,如挪亚的家、(创七1、)有分于逾越节的家、(出十二3~4、)妓女喇合的家、(书二18~19、)撒该的家、(路十九9、)哥尼流的家、(徒十一14、)以及吕底亚的家。(徒十六15。)

 九、十节:『夜里主藉着异象对保罗说,不要怕,只管讲,不要静默,有我与你同在,必没有人下手害你,因为在这城里我有许多的百姓。』如同十六章九、十节,在夜间主在异象里对保罗说话,那异象不是作梦,也不是魂游象外。在这样的异象中,有看得见的确定目标。

 十一节告诉我们,保罗『住了一年零六个月,在他们中间教导神的话。』保罗后来在以弗所住了三年,这指明在以弗所的召会是小亚细亚领头的召会。同样的,保罗留在哥林多一年半,这事实指明,在哥林多的召会是亚该亚领头的召会。无疑的,保罗在哥林多的那段时间作了许多任务。

 我们读使徒行传,看见从犹太人来的抗拒、抵挡和攻击是非常的强烈。本书告诉我们,犹太人想要杀保罗。(徒九23,二三12~15,21,二五3。)无论保罗去那里,犹太人都抗拒并抵挡他。在帖撒罗尼迦,他们『骚动那城。』(徒十七5。)关于哥林多的犹太人抵挡保罗,十二、十三节说,『到迦流作亚该亚省长的时候,犹太人同心合意起来攻击保罗,把他带到审判台,说,这个人煽动人不按着律法敬拜神。』犹太人把保罗带到省长迦流那里,控告他教导人不按着摩西的律法敬拜神。

 保罗刚要说话,『迦流就对犹太人说,犹太人哪,如果是为冤枉或奸恶的事,我理当耐性听你们;但所争论的,若是关于言语、名目和你们中间的律法,你们自己看着办罢,这些事我不愿意审问。于是把他们从审判台赶走。』(徒十八14~16。)在这里迦流似乎说,『如果是作奸犯科,我就要审问。但我对关于名目、用语和你们律法的争论没有兴趣,我没有时间管这样的事,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就一面说,迦流的态度对保罗有帮助,但就另一面说,这把保罗摆在危险的处境中。迦流对犹太人这样清楚的表达他的态度以后,他们就放胆了。『众人便揪住管会堂的所提尼,在审判台前打他;这些事迦流都不管。』(徒十八17。)从这点我们看见,那处境对保罗可能成为很大的威胁。

 十七节的所提尼也许不是林前一章一节的所提尼,因为哥林多前书是使徒离开哥林多后不久,在以弗所写的,(林前十六8,)而这位所提尼是保罗在哥林多受逼迫时管会堂的。林前一章一节的所提尼,这一位在主里的弟兄,必定是与使徒一同旅行尽职的。

到以弗所


 十八节说,『保罗又住了许多日,就辞别了弟兄,坐船往叙利亚去,百基拉、亚居拉和他同去。他因为有愿在身,就在坚革哩剪了头发。』这是犹太人为感谢神,在任何地方,藉着剪发所履行一种个人的愿。这与拿细耳人的愿不同,拿细耳人的愿必须在耶路撒冷剃头还愿。(徒二一24,民六1~5,18,参林前十一6,由该处可见剪发与剃头不同。)保罗是犹太人,并且遵守誓愿,但他不愿意,也没有把这作法加在外邦人身上。

 按照保罗所教导神新约经纶的原则,他应当已经丢弃一切旧约时代犹太人的作法,但他仍然私下许这样的愿。神似乎容忍这事,也许因为这是在耶路撒冷以外私下所还的愿,对信徒的影响不大。

 有些使徒行传的解经书想要解释保罗为什么许十八章十八节所题的愿。在许愿期间,他可以把头发留长;还愿的时候,就把头发剪了。按照十八节,保罗在坚革哩剪了头发还愿。有些解经家说,保罗许这愿是因感激主保全他的性命。保罗是人,也许害怕在犹太人手中丧失性命。他不断的传讲尽职,同时总是在丧失性命的危险中。一面,保罗甘愿为主的缘故丧失他的性命;另一面,他还是人,他有惧怕。因此,按照一些解经家的说法,保罗许了感谢的愿。

 这样领会保罗在十八节的愿也许是正确的。当犹太人为一件事感谢主,他可以许感谢的愿。按照上下文,保罗该是感谢主保护他,并保全他的性命。在小亚细亚、马其顿、和亚该亚各地,犹太人都抵挡他,甚至想要杀他。但是主一路保护且保全了他,保罗为此必定满了感谢。

 在夜里主藉异象对保罗说话,主对他说,『不要怕,』这话指明保罗里面有惧怕,因此主在夜间不寻常的临到他。有些人也许说,『保罗没有主在里面吗?他没有素质的灵和经纶的灵吗?保罗当然有主在他里面,并且也有素质的灵和经纶的灵,但他仍需得着加强和保证。主为着应付这需要,就在异象中临到保罗,说,『不要怕…有我与你同在…。』(徒十八9~10。)

 保罗许了那愿,也许是因他感谢主的保护和保全。也许是因这缘故,他在亚该亚往叙利亚的路上,停在坚革哩还愿。

 主在异象中对保罗说话以后,他留在哥林多一年零六个月,教导神的话。他在那城的确成就了他的使命,至终兴起并建立一个相当大的召会。

 保罗在往叙利亚的路上,也在以弗所有停留。如同在其它许多地方所作的。他『进了会堂,和犹大人辩论。』(徒十八19。)众人请他住下,他却没有答应,就辞别他们说,『神若愿意,我还要回到你们这里来。』(徒十八21。)

再回安提阿,结束第二次的行程


 保罗开船离了以弗所,(徒十八21下,)『在该撒利亚下了船,就上耶路撒冷问候召会,随后下安提阿去。』保罗第二次出外尽职的旅程,开始于十五章四十节,结束于回到安提阿。

 我们也许不解保罗为什么不直接从该撒利亚往安提阿去,却先上耶路撒冷。他下该撒利亚去,然后上耶路撒冷问候那里的召会。保罗为什么上耶路撒冷问候召会?他这样作是因着在十五章所解决的问题。在那问题解决之后,保罗第二次出外尽职;现在到了这行程的末了,他就去访问在耶路撒冷的召会。

 关于保罗这次访问在耶路撒冷的召会,路加没有把细节告诉我们,但如果我们探入主话的深处,我们就要领会,保罗这次访问乃是要尽力保守基督身体的一,并且要维持他和所有在耶路撒冷的圣徒,特别是彼得及雅各之间愉快的感觉。

 保罗能够直接往安提阿去,他没有明显的理由要往耶路撒冷去。然而他从该撒利亚转向南方,为要访问在耶路撒冷的召会。然后他从耶路撒冷长途跋涉往安提阿去。按照原文,路加在二十二节甚至没有按名题到耶路撒冷,也许认为每个人都会了解『上』这辞所指明的是什么。人上去的地方,没有别的,只有耶路撒冷。

 我们需要有深刻的印象:在二十二节,保罗上耶路撒冷去是因他要尽力喜乐、愉快的保守基督身体的一。他热诚的在他的范围里,让一切可能来维持基督身体的一,并维持与在耶路撒冷的圣徒有愉快的感觉。他知道他是造成许多犹太信徒起来说话反对他作法的因素,他是造成不愉快光景的因素。如果没有像保罗这样对外邦人传福音的人,那么绝大部分信徒将是属犹太人的,也就没有关于割礼的问题了。因着保罗是不愉快光景的因素,所以他尽所能保守与众圣徒的一,特别要与在耶路撒冷的人有愉快的感觉。因此,他不顾漫长而艰辛的行程,上耶路撒冷去访问召会。然后他才回安提阿,这样结束他第二次的行程。这事非常光照我们,我们需要向保罗学习,在有关执行主职事的作法上,尽力保守基督身体的一,并保守圣徒中间愉快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