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篇 藉着保罗一班同工的职事,在外邦地的繁殖(十三)
总纲目




很敬畏鬼神
造物主与管理照顾者
从亚当造出万族
神对全地的主宰权柄
无所不在的灵
所有人类的生活、行动、存留都在于神
神的族类
神的族类与神的儿子之间的区别
人类由神创造并产生
信徒从神所生
生活、行动、存留都在于神的两种方式
不以为那神圣的,像雕刻的作品
悔改与审判
对保罗论复活之话的反应
保罗针对以彼古罗派的传讲
保罗对犹太人和希利尼人富有知识的传讲
够资格传讲基督

 读经:使徒行传十七章十六至三十四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研读保罗在亚略巴古的传讲。亚略巴古就是马尔斯山,在那里有古老庄严的雅典法庭,审理最严肃的宗教问题。

很敬畏鬼神


 行传十七章二十二节说,『保罗站在亚略巴古当中,说,诸位,雅典人哪,我看你们凡事都很敬畏鬼神。』敬畏鬼神,原文意敬畏鬼魔,敬畏超自然的灵,因此意指献身于鬼魔敬拜,十分虔诚。同字的名词出现在二十五章十九节。雅典人很敬畏鬼神,但不是敬畏真神,乃是敬拜偶像。我们在十六节看到,保罗『看见满城都是偶像,他里面的灵就受到激愤。』

 在二十三节保罗继续说,『我经过各处的时候,仔细观看你们所敬拜的,遇见一座坛,上面写着:给未识之神。你们所不认识而敬拜的,我现在传给你们。』这里保罗似乎说,『你们所敬拜的那位未识之神,我现在传给你们。你们不认识祂,我却认识祂。』

造物主与管理照顾者


 在二十四、二十五节保罗说,『创造宇宙和其中万物的神,既是天地的主,就不住人手所造的殿,也不用人手服事,好像缺少什么,自己倒将生命、气息、万物赐给万人。』使徒在这两节的话是很强的预防剂,防备无神论的以彼古罗派,他们不承认造物主并祂对世界的管理照顾;也防备泛神论的斯多亚派,他们将自己的命运降服于多神的旨意。(参徒十七18。)保罗在二十四节说到创造宇宙和其中万物的神;这话主要是针对以彼古罗派说的,他们是无神论者,并不相信神。他们不相信造物主,也不相信神圣的管理照顾。所以,保罗继续针对以彼古罗派说,神是天地的主。这一位完全被以彼古罗派所忽略。保罗进一步指出,神自己将生命、气息、万物赐给万人;这些乃是神的供应。神供应万物,使人可以生活。以彼古罗派不相信造物主,祂是将生命所需的一切供应人类的天地之主。

 保罗在行传十七章的传讲非常好。他在会堂里与犹太人辩论时,用的是圣经;但他对崇尚哲学的以彼古罗派传讲时,就说到创造。

 保罗在十七章二节和十七章二十四、二十五节所作的,与他在十三、十四章所作的相似。在十三章,他用犹太人的圣经为根据,传讲复活的基督;但在十四章,他对异教徒的传讲乃是基于神的创造。不过,保罗在十四章和十七章虽然都是用创造来传讲;但他在这两章的发表有点不同。他在十四章告诉异教徒,那『创造天、地、海和其中万物的活神…为自己未尝不显出证据来,就如常施恩惠,从天降雨,赏赐丰年,叫你们饮食饱足,满心快乐。』那里的话不是很有哲学性。相对之下,保罗在十七章对抗以彼古罗派错误教训的话,却相当有哲学性。保罗在这里宣告有一位造物主,天地的主,祂供应人类在地上生活所需的生命、气息和一切。

从亚当造出万族


 保罗在二十六节接着说,『祂从一本造出万族的人,住在全地面上,并且预先定准他们的时期,和居住的疆界。』这里的『一本』是指亚当。神从亚当造出万族的人,住在地面上。

神对全地的主宰权柄


 保罗在二十六节指出,神预先定准万族的时期和居住的疆界。在这里我们看见神主宰的权柄。神是主宰全地的。祂不仅从一本,亚当,造出万族,也定准万族的时期和地方。移民美洲的时期和疆界,有力的证明这话和下节上半。表面看来是哥伦布开了从欧洲到美洲的路,实际上是神开了路,因为祂定准了发现新大陆的时期。不仅如此,祂也划定万族的疆界。

 保罗在十七章这里的传讲非常有哲学性。他从天地的创造,以及神给全人类的供应,继续说到人类的生存。在传福音的事上,我们需要向保罗学习。我们可以从创造开始,但不该停留在那里。我们应当继续说到人的生活。我们这样作,就摸着人的需要。保罗在十七章二十六节的传讲,点出人在地上的生活。

无所不在的灵


 按照二十七节,神造了万族,预先定准他们的时期,和居住的疆界,『要叫他们寻求神,或者可以揣摩而得,其实祂离我们各人不远。』因为神是无所不在的灵,所以祂离我们各人不远。这与神圣的三一有关。神圣的灵是三一的。你认为这灵仅仅是那灵吗?不也是父与子吗?离我们不远的神实在是无所不在的灵,这灵就是三一神。那灵乃是完整的神-父、子、灵。

所有人类的生活、行动、存留都在于神


 在二十八节上半,保罗解释说,『因我们生活、行动、存留都在于祂。』这指明人的生命、生存,甚至行动,都在于神。这不是说,不信的人有神的生命,且在神里面生活、生存并行动,与在基督里的信徒一样。只有信徒是由神而生,有祂的神圣生命和性情,并在祂的神圣人位里生活、生存并行动。保罗在这里乃是指出,所有人类(包括以彼古罗派和其它一切不信的人)的生活、行动、存留都在于神。

神的族类


 保罗在二十八节也说,『就如你们中间有些作诗的说,原来我们也是祂的族类。』这些作诗的也许是指亚拉突(Aratus,约在主前二七○年)和克瑞安提(Cleanthes,约在主前三○○年)。他们向丢斯(Zeus或Jupiter)所写的诗中都说过同样的话,认为丢斯是至高无上的神。在二诗人的作品中,『祂』是指他们心目中至高无上的神丢斯。

 按照保罗在二十八节所题的诗人所说,我们是神的族类。说人类是神的族类,就像认为亚当是神的儿子一样。(路三38。)这不是说,亚当是神所生的,有神的生命。亚当是神所创造的,(创五1~2,)神是他的起源。基于这一点,他被认为是神的儿子,就如异教的诗人认为所有人类都是神的族类。他们只是神所创造的,不是神所重生的;就着内里素质说,与在基督里的信徒是神的儿子绝对不同。信徒已经由神所生,由神重生,并有神的生命和性情。(约一12~13,三16,彼后一4。)既然神是全人类的创造者、源头,祂就是众人的父。(玛二10。)这是按天然的意义,不是按属灵的意义。就着属灵的意义说,祂是所有信徒的父,(加四6,)信徒乃是在他们的灵里由神所重生的人。(彼前一3,约三5~6。)

神的族类与神的儿子之间的区别


 我们需要详细来看,说全人类是神的族类是什么意思。有些神学家教导人说,每个人都是神的儿子。他们用路加三章三十八节『亚当是神的儿子』这话,作他们教训的根据。然后,他们辩论说,既然亚当,人类的头一个,是神的儿子,那么他所有的后裔也必是神的儿子。他们相信,保罗在行传十七章说到全人类是神的族类的话,加强了这观念。然而,我们若仔细研读圣经,就会看见这观念不正确。

人类由神创造并产生


 按照圣经,神创造了人。神是创造者,是人的源头。创世记二章七节说,『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命之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活的魂。』(直译。)神首先用尘土造人物质的身体,然后将生命之气吹到身体里,使身体活了。结果,人成了活的魂。这里有力的指明,人的生命是从神来的。就这一面说,人不仅是神创造的,也是神产生的。圣经没有告诉我们,神将生命之气吹到动物里面。只有在创造人的时候,祂才将生命之气吹到人里面。箴言二十章二十七节的『灵』与创世记二章七节的『气,』在希伯来文中用的是同一个字。这启示神吹到人里面的生命之气,乃是人灵的元素。实际上,这生命之气成了人的灵。我们这里所强调的点乃是,圣经清楚指明人是神产生的。我们不说,在创造里人从神而生,但我们肯定的说,人是神产生的。神造了人的身体,将生命之气吹到人里面,人就成了活的魂。人是这样为神所产生的;就这一面说,人是神的族类。

信徒从神所生


 圣经也启示,当我们悔改相信主耶稣时,我们就从神而生。由神产生是一回事,从神生是另一回事。就着由神产生那一面说,所有人类都是神的族类;但就着从神生这一面说,信徒才是神的儿子。圣经没有指明神的族类-神所产生的人类,有神圣的生命同神圣的性情。但新约说,从神生的信徒有神圣的生命,且有分于神的性情。(彼后一4。)所以,我们必须区别神的族类与神的儿子。所有人类都是神所产生的神的族类,但信徒是藉着重生从神所生的神的儿子。约翰一章十二、十三节清楚的强调这点:『凡接受祂的,就是信入祂名的人,祂就赐他们权柄,成为神的儿女。这等人不是从血生的,不是从肉体的意思生的,也不是从人的意思生的,乃是从神生的。』

生活、行动、存留都在于神的两种方式


 保罗在行传十七章二十八、二十九节说,我们是神的族类,生活、行动、存留都在于祂。所有人类的生活、行动、存留都在于神,这是就那一面说的?就着他们人的生命是神将气息吹到第一个人里面而产生的这一面来说,这是真实的。因着我们有这样一种人的生命,所以全人类的生活、行动、存留都在于神。但是信徒已经从神而生,有神的生命,有神的性情,他们的生活、行动、存留都在于神,不仅有神将气息吹到人里面的这一面,也有他们在神圣的人位里行动的这一面。

 我们需要对这事实有深刻的印象:就着有从神来的生命之气这一面说,所有人类都是神的族类。所以,就这一面说,他们的生活、行动、存留都在于神。但信徒已经从神而生,并且有神自己在里面作他们的生命和性情。因此,我们的生活、行动、存留都在于神,不仅有得着从神来的生命之气这一面,也有在神的人位里行动这一面。所有人类都是神所产生的族类。但我们相信基督的人乃是神的儿子,由神所重生。我们都需要非常清楚神的族类和神的儿子之间的区别。

不以为那神圣的,像雕刻的作品


 保罗在二十九节接着说,『我们既是神的族类,就不当以为那神圣的,像人用手艺、心思所雕刻的金、银、石头一样。』神圣的,希腊文,theion,西昂,意那神圣的;不像罗马一章二十节的theiotes,西欧提斯,指神性的特征;更不像歌罗西二章九节的theotes,赛欧提斯,指神格,就是神的本身。这字(theion)所指,比theiotes所指者较为模糊、抽象,不如theotes确指神格-神的身位。罗马一章二十节里神性的特征是受造之物所能证实的,人可以晓得;然而受造之物不能证明神的神格、身位,惟有那是神永远之话,将神表明出来(约一1,18)的耶稣基督,才能把神的神格、身位,就是神的本身,神的自己,表证出来。

 保罗在二十九节告诉雅典人,他们不当『以为那神圣的,像人用手艺、心思所雕刻的金、银、石头一样。』这里的『心思,』或作想象,意匠。偶像乃是人手艺和心思的作品。

悔改与审判


 保罗在三十、三十一节接着说,『世人蒙昧无知的时候,神并不鉴察,如今却吩咐各处的人都要悔改,因为祂已经定了日子,要藉着祂所设立的人,按公义审判天下;祂已叫这人从死人中复活,供万人作可信的凭据。』神所定审判天下的日子,乃指千年国来到以前,基督在祂荣耀的宝座上,审判活人(就是在祂再来时地上的万国)的日子,(太二五31~46,)也许不包括千年国之后,祂要在白色大宝座上审判死人的日子。(启二十11~15。)按照行传十章四十二节,基督是神所立定,『要审判活人死人的那一位。』在千年国之后,祂要在白色大宝座上审判死人。提后四章一节,彼前四章五节也说,基督要审判活人和死人。行传十七章三十一节的日子,特别是指基督审判活人的日子,因为在这日子祂要审判『天下,』那应当是单指活人说的。基督要藉祂的回来,带进审判全地的日子。祂为神所设立来施行这审判;神叫祂从死人中复活,是这事有力的凭据。彼得在十章四十二节,保罗在这里和二十四章二十五节,传福音给外邦人时,都强调神要来的审判。

 三十一节『可信的凭据,』或作信证,确据,保证。基督的复活证实并保证祂要回来,审判地上所有的居民。这审判有这样的保证,使我们能相信,并引导我们悔改。(徒十七30。)

 保罗论到基督是神所设立的人,论到祂复活的话,指明保罗完全由这一位以及祂的复活所组成。保罗完全是由耶稣的灵所引导、带领并指引。因着他是由耶稣的灵所组成,所以不论他讲什么题目,目标都是传讲基督和祂的复活。

对保罗论复活之话的反应


 三十二至三十四节说,『众人听见死人复活,就有讥诮他的,又有人说,我们还要再听你讲这个。这样,保罗便从他们当中出去了。但有几个人贴近他,并且信了,其中有亚略巴古的官丢尼修,和一个名叫大马哩的妇人,还有其它同着他们的人。』我们从这几节经文看见,保罗不仅从犹太人中得着一些领头的,也从希利尼人中得着不少杰出的人。虽然新约没有题到在雅典有一个召会,但保罗的确在那城里作了得胜的工作。

保罗针对以彼古罗派的传讲


 保罗在行传十七章的传讲,的确切合在雅典希利尼人的光景。保罗许多的话都是针对以彼古罗派和斯多亚派说的。我们看过,以彼古罗派不承认造物主,以及祂对世界的管理照顾,反而追求感官的享乐,特别在饮食上。斯多亚派是泛神论者,相信凡事都受命运的支配,所发生的事都是神意的结果。保罗在亚略巴古的传讲,首先客观的题到神是造物主,是在我们外面的一位,我们与祂并没有直接的关系。然后保罗从创造主进一步指出,所有人类都是神的族类,我们的生活与存留都在于祂。之后,保罗接着说到基督审判活人的日子。这些点都是针对以彼古罗派说的。

 以彼古罗派说,没有造物主或管理照顾者。他们也宣称我们该追求感官的享乐,不管将来如何。很可能当保罗说,『若死人不复活,我们就吃吃喝喝罢,因为明天要死了,』(林前十五32,)他想到的就是以彼古罗派。这似乎是引用当日的俗语,以彼古罗派的格言。若没有复活,我们信徒将来就没有盼望,并且成了众人中最可怜的。(林前十五19。)若是这样,我们最好像以彼古罗派的人一样,享受今生,忘掉将来。

 保罗在行传十七章的传讲,似乎是对以彼古罗派说,『有一位造物主,祂是管理照顾者,将生命、气息、万物赐给万人。你们是神的族类,因为你们是祂所产生的,你们人的生命也是从祂而来。因为你们有人的生命,所以你们的生活、行动、存留都在于祂。你们也需要知道将来有审判,这将来的审判与那人耶稣的复活有关。神已经设立耶稣作审判万人者,并且叫祂从死人中复活,作这事可信的凭据。已往神容让你们各行其道。但祂差遣我到这里来告诉你们,现在需要悔改。』保罗的话对于泛神论的斯多亚派也必定有所揭示。保罗对雅典人的传讲太美妙了!

保罗对犹太人和希利尼人富有知识的传讲


 我们在行传十七章看见保罗的传讲满了正确的知识,因为他对希伯来文化与希腊文化有丰富的知识。这使他在面对犹太人和希利尼人的情势下,都能完成职事。保罗面对犹太人,就用他们的圣经传讲基督,指出整本圣经在那里将祂启示出来。他传讲基督不仅是弥赛亚,也是神成为肉体,祂有人性,在地上过为人生活三十三年半,经过包罗万有的死,为要解决人和神之间的难处;并且复活,为要将神圣的生命分赐到祂信徒里面以繁殖这生命;又升上诸天,被立为主为基督。保罗是这样的运用犹太人的圣经,以面对他们中间的情势。他不仅对旧约白纸黑字的字句富有知识;他也有启示和见识,能以透视旧约的深奥,就是关于基督是神而人的双重身分,关于祂的为人生活、包罗万有的死、为着繁殖的复活、以及祂这位升天者的元首地位。

 保罗面对希利尼人中间的情势,乃是照着希腊文化。他的传讲是基于神的创造。按照行传十七章,保罗指出神创造诸天与地,祂供应生命以及维持生命所需要的一切,祂产生人类作祂的族类,所有人类的生活、行动、存留都在于神。他告诉希利尼人需要神,这位神就是耶稣基督。

够资格传讲基督


 保罗传讲的方式指明他是有学识的器皿。他尽职时,能照着圣经来面对犹太人的情势,又能照着神创造宇宙和人类的事实,来面对崇尚哲学的希利尼人的情势。我不认为像彼得那样一个加利利渔夫,可以承担这责任。只有像大数的扫罗这样的人,才能履行这责任,因为他在犹太宗教里受训练,在希腊哲学的文化里受教育,又在罗马政治的环境里生活。所以,他完全够资格承担使徒行传里所记载的这种职事。

 虽然保罗是照着希伯来、希腊和罗马文化受教育,但他主要的资格不是他的教育,乃是他属灵的组成。保罗已经由圣灵与耶稣的灵所组成。因这缘故,保罗不传讲希伯来宗教或希腊哲学;他乃是传讲成为肉体、钉十字架、复活并升天的基督。不管他受的教育多高,他不传讲他的教育;他乃是传讲那实化为包罗万有之灵的包罗万有的基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