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篇 藉着保罗一班同工的职事,在外邦地的繁殖(九)
总纲目




巴拿巴的难处
巴拿巴的责任
要学的功课
到叙利亚和基利家
到特庇和路司得
给提摩太行割礼
在加拉太书的光中看提摩太的受割礼
保罗的弹性
传统的影响
一卷有时代意义的书
众召会得坚固并扩增

 读经:使徒行传十五章三十五节至十六章五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行传十五章三十五节至十六章五节。十五章三十五至三十九节记载巴拿巴的难处。十五章四十节是保罗第二次出外尽职旅程的开始。四十至四十一节,保罗和西拉经过叙利亚和基利家;在十六章一至五节,他们到了特庇和路司得。

巴拿巴的难处


 在十五章三十六节,保罗对巴拿巴说,『我们要回到从前宣传主话的各城,看望弟兄们的景况如何。』巴拿巴定意带着称呼马可的约翰同去,但保罗『以为不带他同去是适宜的,因为马可从前曾在旁非利亚离开他们,不和他们同去作工。于是二人起了争执,甚至彼此分开;巴拿巴带着马可,坐船往居比路去。』(徒十五38~39。)巴拿巴和保罗是为主的名不顾性命的人,(徒十五26,)但就在为信仰争辩,对抗割礼的异端获胜后,他们之间竟为其中一人的亲属起了剧烈的争执,以致彼此分开。

巴拿巴的责任


 这难处的责任该由巴拿巴承当。因为这事以后,使徒行传里的神圣记载,说到主在神新约经纶里的行动,就不再题巴拿巴了。他失败的原因,也许是他与表弟马可的天然关系。(西四10。)巴拿巴和保罗第一次出外尽职时,马可消极的离开了他们。(徒十三13。)后来马可得恢复,回到保罗的职事里,(提后四11,门24,)巴拿巴却没有。

 保罗对马可非常严格。马可在第一次出外尽职时中途离开,可能是因为他受不了福音工作的艰辛。然而巴拿巴,(他名字的意思是劝慰子,)(徒四36,)要在第二次旅程中带马可同去。巴拿巴这人可能非常仁慈且忍耐,想再给马可一次机会。不仅如此,马可是巴拿巴的表弟,他与巴拿巴在肉身上有亲戚关系。因着保罗严禁马可参与第二次旅程,保罗和巴拿巴起了剧烈的争执。

要学的功课


 我们需要从保罗与巴拿巴为马可起争执的事例,学习不要在主的工作上运用我们天然的美德。你可能非常仁慈且忍耐,但当你进入主的工作,就需要忘掉你天然的仁慈和忍耐,而顾到严格、神圣的规律与原则。你不该为了天然的所是牺牲神圣的原则。你若是在天然里和蔼、仁慈、忍耐并包容,这会在主的工作上造成难处。你若持守这样的天然美德,就会为你天然的美德牺牲神圣的原则。

 在十五章三十五至三十九节,我们看见一件事,甚至比运用我们天然的美德更糟,就是允许肉身的关系潜入主的工作。发生这样的事是很可怕的。巴拿巴作错了两件事:在主的工作上运用他天然的美德;并且可能允许他与马可肉身的关系进入主的工作。

 在行传十五章三十五至三十九节,当时的保罗已经不是个年轻人。他必然在主里很有经历。要在第二次出外尽职的旅程中带马可同去,这问题必然牵涉到一些基本的原则,保罗觉得不能打破这些原则。至终,巴拿巴径自带着马可走了。从此以后,在神新约经纶行动的神圣记载里,不再题到巴拿巴。这指明巴拿巴错了。

到叙利亚和基利家


 十五章四十、四十一节说,『保罗却拣选了西拉,也出去,蒙弟兄们把他交与主的恩典。他就走遍叙利亚和基利家,坚固众召会。『保罗第二次出外尽职的旅程,开始于此,结束于十八章二十二节。保罗蒙弟兄们把他交与主的恩典,这指明他(不是巴拿巴)作得对。

到特庇和路司得


给提摩太行割礼


 十六章一至五节,保罗来到特庇和路司得。『看哪,在那里有一个门徒,名叫提摩太,是信主之犹太妇人的儿子,父亲却是希利尼人。路司得和以哥念的弟兄们都称赞他。保罗有意要他一同出去,只因那些地方的犹太人,就带他去,给他行了割礼,因为他们都知道他父亲是希利尼人。』(徒十五1下~3。)保罗因着犹太人而给提摩太行割礼,指明犹太教背景的强烈影响,仍然留在犹太信徒中间,搅扰并阻挠主福音的行动。

 在十五章,割礼问题的决议已写成了信,(徒十五20,23~30,)保罗也带着这封信。十六章四节指明这点:『他们经过各城,把耶路撒冷的使徒和长老所定的规条,交给门徒遵守。』那么,保罗为什么给提摩太行割礼?保罗认为提摩太是工作的好材料,有意要带他一同出去。(徒十六3。)圣经告诉我们,保罗『只因那些地方的犹太人,就带他去,给他行了割礼。』(徒十六3。)保罗给提摩太行割礼,可能是运用智慧,使情况易于让他传福音。不然,保罗没有理由给提摩太行割礼。

在加拉太书的光中看提摩太的受割礼


 我们需要保罗在加拉太书论到割礼的光中,来看行传十六章保罗给提摩太行割礼的事。加拉太二章一至三节说,『过了十四年,我同巴拿巴,也带着提多,再上耶路撒冷去。我是照着启示上去的,把我在外邦人中所传的福音,对他们陈述;只是私下对那些有名望的人说;惟恐我现在,或是从前,徒然奔跑。但与我同去的提多,虽是希利尼人,也没有被勉强受割礼。』这些经文是指行传十五章所记载的。行传十五章没有题到提多,但保罗在加拉太二章告诉我们,他带着提多同去耶路撒冷。不仅如此,保罗说没有勉强提多受割礼。既然在加拉太二章,没有勉强提多受割礼,为什么在行传十六章,保罗第二次出外尽职时,却给提摩太行割礼?这里我们看见保罗有两种作法。一面,没有勉强提多受割礼;另一面,给提摩太行了割礼。

 加拉太五章二节说,『看哪,我保罗告诉你们,你们若受割礼,基督就于你们无益了。』这话怎样应用到提摩太受割礼的事上?提摩太既受割礼,基督就于他无益了吗?

 在加拉太五章四节,保罗接着说,『你们这要靠律法得称义的,是与基督隔绝,从恩典中坠落了。』这话很严重。与基督隔绝,就是从基督贬为无有,从基督丧失一切的益处,因而与祂隔绝,使祂变为无效。

 在加拉太六章十四节,保罗说,『但就我而论,除了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别无可夸;藉着他,就我而论,世界已经钉了十字架;就世界而论,我也已经钉了十字架。』这节的『世界』不是一般的世界,乃是犹太的宗教世界。如下节经文所指明的,这里保罗是说,就着他而论,宗教世界已经钉了十字架;就着宗教世界而论,他也已经钉了十字架。在加拉太六章十五节,他接着解释:『受割礼不受割礼,都无关紧要,要紧的乃是作新造。』我们在别的地方已经指出,割礼是律法的规条,而新造属于带着神圣性情的神圣生命。

 保罗在加拉太五章六节也说到割礼:『因为在基督耶稣里,受割礼不受割礼,全无效力;惟独藉着爱运行的信,才有效力。』『全无效力』意指全无力量,全无实际的能力。割礼不过是外面的规条,没有生命的能力,所以全无效力。

 保罗给提摩太行割礼,与他在加拉太书所论到的割礼,二者怎能一致?保罗写加拉太书的时候,他对割礼的态度完全是消极的。在那封书信中他告诉我们,若受割礼,基督就于我们无益了;又告诉我们,在基督里,受割礼不受割礼,全无效力。保罗对割礼的态度既是这样,他为什么又给提摩太行割礼?

保罗的弹性


 在行传十八章,我们看见保罗仍然有犹太人的愿,(徒十八18,)这是犹太人为感谢神,在任何地方,藉着剪发所履行的一种个人的愿。保罗知道小亚细亚各大城都有犹太人。他晓得当他旅经各城时,会先在犹太人中间作工。他也许认为带着未受割礼的青年同工,对他福音的工作会是一大阻挠。因此,可能是为着福音工作的缘故,保罗给提摩太行了割礼。他这么作,可能是为着能在犹太教气氛和环境都占优势的地方作工。然而,当保罗上耶路撒冷为真理争战,对抗割礼的异端时,却特意带着未受割礼的提多同去。

 我们研读行传十六章与加拉太二章,也许会对保罗的弹性有深刻的印象。他到耶路撒冷为割礼争战时,带着未受割礼的同工同去。保罗这样作,也许是要表明他对割礼强烈的反对。正如我们已经看见的,加拉太二章一至三节包括在行传十五章的事件中。紧接着行传十五章的会议,保罗在第二次出外尽职传福音时,带着提摩太并给他行了割礼。我们若是西拉,我们会说,『保罗,你在作什么?你不坚固。起先你反对割礼,现在却给提摩太行割礼。』然而,我们可以替保罗说,他不是不坚固,乃是有弹性。他给提摩太行割礼并没有错。他在加拉太所写受割礼不受割礼全无效力的话,可应用于行传十六章提摩太的事例。我们可以领会这话的意思,即保罗顾到受割礼与不受割礼这两面。

传统的影响


 传统一进到人里面,就很难除去。不仅如此,人也很难逃避强烈宗教气氛的影响。保罗在外邦世界作工,主要的是在希利尼人的地区。但住在小亚细亚各城的犹太人仍然维持犹太教的气氛,甚至保罗也难脱离这影响。

 在行传十六章,保罗该给提摩太行割礼吗?公平的说,主至终所采取的作法是不给任何人行割礼。关于保罗给提摩太行割礼,我们最多只能说,他在特殊的环境中是有弹性的。

一卷有时代意义的书


 使徒行传非常有时代意义。我们若没有来自认识神经纶的见识,就很难明白这卷书。我们赞美主,使徒行传向我们打开,使我们可以看见其中所包含一切有时代意义的要点。看见这些事会帮助我们研读新约。

众召会得坚固并扩增


 十六章四、五节,『他们经过各城,把耶路撒冷的使徒和长老所定的规条,交给门徒遵守。于是众召会在信仰上得坚固,人数天天加增。』这些召会都是地方召会,就是在各城的召会。地方召会乃是在地方上建立的召会,在一个城的辖区之内。这样一个地方召会是主在马太十八章十七节的话所指明的。新约对于在地方上建立召会一事的记载是前后一贯的。(徒八1,十三1,十四23,罗十六1,林前一2,林后八1,加一2,启一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