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篇 藉着保罗一班同工的职事,在外邦地的繁殖(八)
总纲目




彼得的见证
藉着信洁净我们的心
试探神
藉着恩得救
彼得见证的缺失
雅各的交通
他对旧约的使用
高举以色列国
关于来世的预言
与主耶稣和保罗对旧约的使用相比
雅各下断案
决议
学习面对今天妥协的光景

 读经:使徒行传十五章一至三十四节。

 行传十五章一至三十四节记载,那些坚持『人若不按摩西的规例受割礼,就不能得救』(徒十五1)的人,所引起的搅扰。关于这事,使徒和长老曾在耶路撒冷聚集商议。(徒十五1~21。)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这次会议所发生的事,以及难处如何得以解决。(徒十五22~23。)

彼得的见证


藉着信洁净我们的心


 『辩论已经多了,彼得就起来,对他们说,诸位,弟兄们,你们知道神早已在你们中间拣选了我,叫外邦人从我口中得听福音的话,而且信了。知道人心的神,也为他们作了见证,赐圣灵给他们,正如给我们一样;又藉着信洁净了他们的心,并不分他们我们。』(徒十五7~9。)彼得说到藉着信洁净我们的心,这话指明神不在意外面律法的规条,这些规条不能洁净人的里面;祂只在意人内心的洁净。这与主在马可七章一至二十三节所着重的一致。人心的洁净不能藉着外面死的字句规条,只能藉着带有神圣生命的圣灵。

试探神


 十节彼得接着说,『既然如此,现在你们为什么试探神,要把我们祖宗和我们所不能负的轭,放在门徒的颈项上?』这里的轭是指律法的轭,这是在奴役下的辖制。(加五l。)加拉太五章一节奴役的轭就是律法的辖制,这轭使遵守律法的人在捆绑的轭下作奴仆。要求人遵守奴役的律法,不仅奴役人,也试探神。甚至神都不能,也不要叫人遵守死的字句律法。

藉着恩得救


 在十一节,彼得接着说,『我们信,我们得救乃是藉着主耶稣的恩,和他们一样。』这恩包含主的人位,和祂救赎的工作。(罗三24。)彼得和犹太信徒的得救是藉着这恩,不是藉着遵守摩西的律法。就着神的救恩说,遵守律法对犹太人或外邦人都毫无意义。

彼得见证的缺失


 按照七节,彼得只在辩论多了之后才说话。事实上,彼得不该允许那样的辩论。他该立即说,『弟兄们,让我题醒你们主耶稣对我们所说的。祂告诉我们,我们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祂的见证人。你们以为主的意思是我们需要给所有的外邦人行割礼吗?祂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彼得若这样说,那些参加会议的人就必听从他。

 彼得在七至十一节的话说得很好,但是不够刚强。他为什么不题主在一章八节的话?他为什么只题醒他们,神已拣选他,叫外邦人从他得听福音的话,而且相信?彼得该说,『你们知道,主耶稣早就告诉我们,我们该直到地极,作祂的见证人。』在行传十五章,彼得可能仍有些惧怕。他不够勇敢,没有运用身体的头分派给他的权柄。彼得若运用这权柄,就会解决难处,除去异端之『毒』的水流,并对付这水流的源头。然而,彼得没有适当的作好他的工作。

 在八节,彼得说神是知道人心的神。这句话说得相当软弱。彼得该说,神是祂经纶的计划者,就是形成祂经纶的那一位。保罗比彼得勇敢,在他的书信中,就是这样说到神。难道神赐圣灵给外邦人,只是因为祂知道人心?这是祂藉着信洁净他们的心惟一的理由吗?主给彼得钥匙,只是叫神可以来洁净外邦人的心吗?毫无疑问,这里彼得说的许多点都很好,但他说得太软弱。这软弱叫我们怀疑,他是否真的充分认识神的经纶。

 在十节彼得问:『现在你们为什么试探神?』事实上,他们不仅在试探神-他们乃在废弃神的经纶。彼得在十节的话也很好,但仍然软弱。彼得是带头的使徒,主已经给了他一分权柄。然而在行传十五章,他却没有运用这权柄。虽然如此,我们还是为彼得的见证和交通赞美主。

 我们已经指出,彼得该用主在一章八节的话,题醒那些参加会议的人。彼得也该向他们见证他在约帕所见的异象。(徒十9~16。)他该说,『让我告诉你们我在约帕所发生的事。我正祷告的时候,看见了异象,有一个器皿好像一块大布,里面有地上各样四足的走兽和爬物,并天空的飞鸟。主告诉我宰了吃。当我拒绝这样作,主又二次、三次的告诉我要宰了吃。主告诉我说,神所洁净的,我不可当作俗物。见了这异象之后,我就往该撒利亚去。我正说话的时候,圣灵就降在屋子里的人身上。』彼得该见证主在一章八节的话、他所看见的异象、以及哥尼流家所发生的事。彼得该以这些事为根据,告诉那些参加会议的人,忘掉律法、割礼、和利未记饮食的条例。但彼得缺乏勇气这样作。

 主耶稣说到西顿撒勒法的寡妇,和叙利亚人乃鳗(路四25~27)的事例,含示祂的福音要转向外邦人,那时会堂里的人都怒气填胸,想要杀祂。彼得与路加四章的主相反,他非常谨慎,不敢题到他所看见的异象。彼得没有题到主给他的异象,这可能指明,不仅他缺乏勇气,也指明耶路撒冷犹太教的气氛非常浓厚。

 事实上,当这关于割礼的异端最初在耶路撒冷兴起时,彼得就该照着主在行传一章八节给他和其它使徒的启示,以及行传十章他在约帕所领受关于外邦人的异象,运用主给他的恩赐,清理耶路撒冷关于神新约经纶的阴霾光景。他若这样作,犹太教的异端在耶路撒冷一开始就会被切除,不至扩展到外邦世界的众召会。但他没有这样作,所以保罗必须起来,动手术切除那破坏神新约经纶,消杀基督身体的种族之癌。

雅各的交通


 彼得作完他的见证,参加会议的人都静默下来。然后他们『听巴拿巴和保罗述说神藉着他们在外邦人中所行的一切神迹奇事。』(徒十五12。)接着,就有雅各的交通。(徒十五14~21。)

他对旧约的使用


 在十三至十四节,他们住了声,雅各就说,『诸位,弟兄们,请听我说。方才西门述说神当初怎样眷顾外邦人,从他们中间选取百姓归于自己的名。』

 在十六、十七节,雅各引用阿摩司书的话,表明申言者的话,同意从外邦人中间选取百姓归于神的名:『此后我要回来,重新建造大卫倒塌的帐幕,我要重建它的颓墟,把它再立起来,叫余剩的人,就是一切称为我名下的外邦人,都寻求主。』大卫的帐幕是指以色列国。重新建造大卫的帐幕,就是复兴以色列国。(徒一6。)

高举以色列国


 雅各引用这段旧约高举了以色列国。在行传一章六节,使徒问主耶稣说,『主阿,你复兴以色列国,就在这时候吗?』使徒和其它虔诚的犹太人所期望的以色列国,乃是物质的国,不同于神生命的国。这生命的国,乃是基督藉着祂福音的传扬所建立的。门徒问主以色列国复兴的事,祂回答说,『父凭着自己的权柄所定的时候或时期,不是你们可以知道的。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人。』(徒一7~8。)虽然主说了这样的话,雅各却为了顾到行传十五章的光景,再次高举以色列国。行传十五章十七节的『叫』字,指明主首先要重建以色列国,然后外邦人,就是余剩的人,才寻求主。

关于来世的预言


 事实上,雅各从旧约引用的那段话,不适用于行传十五章的光景。那段话乃是有关主回来后重建以色列国的预言。根据预言,那时列国都要寻求主。撒迦利亚八章也有类似的预言。根据那一章,当以色列国复兴的时候,『必有列邦的人,和强国的民,来到耶路撒冷,寻求万军之耶和华,恳求耶和华的恩。』(亚八22。)我们若仔细研读圣经,会看见那段话与现今恩典的时代无关,乃与主回来后的时期有关。在来世,主要重新建造大卫倒塌的帐幕;就是说,祂要复兴以色列国。那时,外邦人要到以色列来寻求主。

 我们这样指出,雅各在行传十五章所用的那段话只是适用于来世,有些人可能说,『你不该这样解释雅各所用的经节。你只该按着原则来解释。这里雅各乃是说,原则上主迟早要将外邦人带进来。』但是对行传十五章的光景,只说外邦人迟早要进来是不够的。在这章里,雅各不加辨别的引用旧约的话。他所用的经节不是指今世,乃是指来世。因此,雅各事实上乃是借用旧约的话。

与主耶稣和保罗对旧约的使用相比


 关于这点,我们要将雅各对旧约的使用,与主耶稣在路加四章对旧约的使用比较一下,这会对我们有帮助。主引用寡妇和乃鳗的事例,指明神要将以色列国摆在一边,转向外邦人。主耶稣放胆说到这些事例,得罪了那些会堂里的人,他们就想要杀祂。相形之下,雅各不对他们说神要将以色列国摆在一边,却说神要先重建以色列国再转向外邦人,乃是要取悦热中犹太教的人。我们若将雅各对旧约的使用,与主对旧约的使用相比,会看见雅各对圣经引用得非常软弱。

 保罗像主耶稣一样,也放胆使用旧约。想想保罗在行传十三章所作的,当犹太人弃绝福音的话,保罗就放胆说,『神的话先讲给你们听,原是应当的;只因你们弃绝这话,断定自己不配得永远的生命,看哪,我们就转向外邦人去。』(徒十三46。)然后保罗引用以赛亚四十九章六节的话:『我已经立你作外邦人的光,叫你施行救恩直到地极。』我们已经指出,这话指明基督是神的仆人,被神立为外邦人的光,叫祂施行神的救恩直到地极。使徒保罗因为在实施神在基督里的救恩上与基督是一,在他尽职传福音,因着犹太人的弃绝,将福音转向外邦人时,就将这预言的话应用在自己身上。主在地上尽职时,在路加四章二十四至二十七节,曾对顽固的犹太人说过同样的话。在行传十三章,保罗不是说,因着神已经重建以色列国,所以他们转向外邦人。相反的,他是宣告说,因着犹太人弃绝神的话,他们就转向外邦人。

 在行传十五章,雅各引自旧约的话大受欢迎。雅各若是像主耶稣和保罗一样刚强,从旧约引用正确的话,论到神将以色列摆在一边而眷临外邦人,犹太教徒定会强烈的反对他。

 我们察验雅各对旧约的使用,该帮助我们学习研读圣经的正确方法。我们需要透视话语的深处。我们若是真认识圣经,就会正确的批评雅各对旧约的引用。我实在不明白,雅各为什么不引用行传一章八节主那清楚且强调的话,却从旧约引用间接的话。这表明他更多属于旧约,却不怎么属于神新约的经纶。

雅各下断案


 在十九、二十节,雅各接着在交通中下断案:『所以我判断,不可难为那转向神的外邦人。只要写信,叫他们禁戒偶像的污秽和淫乱,并勒死的牲畜和血。』这话比保罗在十三、十四章给信徒的嘱咐差多了。假设有人对你们说,『亲爱的圣徒,你们知道我们是生活在弯曲悖谬的世代,其中满了偶像的敬拜与淫乱。我嘱咐你们禁戒偶像的污秽、淫乱,禁戒勒死的牲畜和血。』今天的圣徒不会高兴听见这样的劝勉。然而,这就是雅各在行传十五章的交通。

 在二十一节,雅各述说他下这断案的原因:『因为自古以来,摩西的书在各城有人传讲,每逢安息日,在会堂里诵读。』这里给我们看见雅各交通的根基。他告诉我们,要解决异端的犹太教徒所引起的难处,就需要顾到每逢安息日在会堂里诵读摩西律法的事实。这就是雅各嘱咐外邦人禁戒偶像的污秽、淫乱、勒死的牲畜和血的原因。这决议不能令保罗满意,他在加拉太二章十九节说,『我藉着律法,已经向律法死了,叫我可以向神活着。』雅各的交通与这样的话相反,叫新约的信徒回头考虑律法。这指明由于雅各浓厚的犹太教背景,他所下的结论还是在摩西律法的影响之下。我们会看见,甚至到保罗末次访问耶路撒冷时,这种背景的影响仍旧存在。(徒二一20~26。)

 按雅各在他的书信里所说的,他必定非常虔敬。也许由于这点,以及他在基督徒实行上的完全,使他与彼得、约翰同被称为在耶路撒冷召会的柱石,甚至在其中为首。(加二9。)然而,就着神在基督里新约经纶的启示说,他却不强,反倒仍在旧犹太宗教背景的影响之下,凭着礼仪敬拜神,并过敬畏神的生活。他在行传二十一章二十至二十四节和雅各二章二至十一节的话,都证实这点。

 雅各二章八至十一节指明,在雅各的时候,犹太信徒仍然遵守旧约的律法。这与雅各和耶路撒冷的众长老,在行传二十一章二十节对保罗所说的话相符。雅各和耶路撒冷的众长老,以及成万的犹太信徒,仍然留在基督徒信仰与摩西律法的混杂里。他们甚至劝保罗实行这种半犹太教的混杂作法。(徒二一17~26。)他们不知道律法时代已经完全过去,恩典时代该受完全的尊重;凡不顾这两个时代的分别的,就是抵挡神时代的行政,就是严重破坏神建造召会作基督彰显的经纶计划。

 我感到非常遗憾,雅各的断案完全不是根据神新约的经纶,而是根据他的虔诚、他敬虔的生活,如他题到偶像的敬拜、淫乱、勒死的牲畜和血等项目所指明的。这表明他完全是在他犹太教背景的阴霾气氛之下,而不是在神新约经纶的晴空之下。

决议


 十五章二十二至三十三节描述了问题的决议。事实上,这决议乃是妥协,但总比没有的好。

 二十三至二十九节记述由耶路撒冷的人所写,由保罗和巴拿巴带往安提阿的信。二十六节告诉我们,巴拿巴和保罗是『为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不顾性命的。』『性命』原文直译是『魂,』不仅指他们的性命,也指他们的全人,为主的名全都不顾。

 三十、三十一节说,『他们既受差遣,就下安提阿去,聚集众人,交付书信。众人念了,因得鼓励,就喜乐了。』一面,安提阿信徒因着无须受割礼而喜乐。另一面,他们仍须遵守某些律法的要求。律法这『狐狸』已经埋葬了,但『尾巴』仍然看得见。因此,这决议实际上乃是妥协。

 按照行传十八章,甚至保罗也没有完全脱离犹太教的影响。十八章十八节说,『保罗又住了许多日,就辞别了弟兄,坐船往叙利亚去,百基拉、亚居拉和他同去。他因为有愿在身,就在坚革哩剪了头发。』这是犹太人为感谢神,在任何地方,藉着剪发所履行一种个人的愿。这与拿细耳人的愿不同,拿细耳人的愿必须在耶路撒冷剃头还愿。保罗是犹太人,并且遵守誓愿,但他不愿意,也没有把这作法加在外邦人身上。按照保罗所教导神新约经纶的原则,他应当已经丢弃一切旧约时代犹太人的作法,但他仍然私下许这样的愿。我很难相信罗马书和加拉太书的作者保罗,竟仍遵守这誓愿。原则上,保罗这件事作错了。当然,他没有雅各在行传二十一章错得那样厉害。我们会看见,主不容忍保罗与人一同有分于拿细耳人的愿。

 这里我们强调的点是,行传十五章那难处的解决乃是妥协。难处解决了,骚扰平静了,但毒根仍未除去。因着允许根存留,到了二十一章,难处再度出现。我们在二十一章所看见的混杂,在十五章已经出现。这是宗教的混杂,是神新约经纶与旧时代犹大宗教的混杂。这混杂乃是妥协的结果。因着这妥协,行传十五章的难处没有完全解决。然而,这局部的解决总比没有的好。

学习面对今天妥协的光景


 原则上,今天的光景与使徒行传的一样,仍有许多的妥协。因此,我们研读圣经,不仅要学习道理,也要接受警告和训练,以面对现今的光景。

 一九六四年,我写了一些基督是那灵的诗歌。一天我的一位朋友(也是同工),对我说,『不错,新约的确说基督是那灵。但我们若教导这个,基督徒不会接受。我们最好不要教导基督是那灵。』我对这位弟兄说,『本于信得称义藉着路德马丁得以恢复,却遭到天主教反对。倘若路德因为天主教不愿接受,就决定不教导本于信得称义,那怎么能有恢复呢?』

 从前我们中间在主恢复里的一些人,对倪弟兄的教训采妥协态度。他们知道倪弟兄所教导的,但因着他们害怕传统的基督教,就不敢教导同样的事。他们妥协了。在翻译倪弟兄一些书的时候,翻译的人为免受人定罪,甚至更改了倪弟兄的一些话。

 一九六四年,我第四或第五次应邀,到达拉斯某基督教团体讲道。邀请我的人警告我说,『李弟兄,请不要讲召会。这里的人不会接受你论到召会的教训。但我们欢迎你传讲基督是生命的道。我们喜欢这个,也从这个得到帮助。』我对这位弟兄的要求不置可否,我回答说:『弟兄,只要我传讲基督是生命,结果就会是召会。你怎能要求我传讲基督,而盼望这结果不是召会?』我接着告诉他,我的职事是基督的职事,这职事的结果总归是召会。

 我用了一周时间向达拉斯的那个基督徒团体讲道。直到特会的最后一晚,我才说到召会。我说话的灵不能再容忍我不说召会。我不在乎他们会不会再邀请我。我知道我必须说到召会。当我请参加聚会的人翻开罗马十二章,邀请我的人就知道我要说到基督的身体,就是召会。那些邀请我的人很失望。然而,我继续释放刚强的话语论到召会,因着那篇信息,有人被主的恢复得着了。

 这些事例教导我们要慎防妥协。愿我们都从使徒行传的研读中,学习如何面对今天妥协的光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