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篇 藉着保罗一班同工的职事,在外邦地的繁殖(七)
总纲目




割礼的异端
保罗和巴拿巴为信仰争辩
耶路撒冷,难处的源头
彼得和雅各的责任
没有守住真理
上耶路撒冷见使徒和长老
长老对异端该负的责任
没有阶级组织,乃由圣灵主时
交通的记载

 读经:使徒行传十五章一至三十四节。

 行传十五章对于神的经纶极其重要。我们来看这章的时候,不要像许多人那样注意次要的点,乃要专注于论到时代安排的要点。

 十五章一至三十三节记载关于割礼所引起的困扰。一至二十一节叙述使徒和长老在耶路撒冷的会议。二十二至二十三节描述了决议。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一至三十三节。

割礼的异端


 十五章一节说,『有几个人从犹太下来,教训弟兄们说,你们若不按摩西的规例受割礼,就不能得救。』这几个人从犹太下来,怀着强烈的目的,要将外邦信徒置于犹太教的影响之下。

 若不按摩西的规例受割礼就不能得救的声言,是要废除神新约经纶的信仰,这是真正的异端。将这异端教导基督徒弟兄的几个人,也许就是保罗在加拉太二章四节所认为的假弟兄。

 割礼是犹太人从他们先祖亚伯拉罕开始,所承继的一种外面规条,(创十七9~14,)使他们与外邦人不同,且分别出来。这成了一种死的传统仪式,仅仅是肉体上的记号,没有任何属灵的意义,并且成了照着神新约经纶,开展神福音的一大阻碍。(徒十五1,加二3~4,六12~13,腓三2。)

 按照摩西的律法,割礼、守安息日和饮食上的特别规定,是三个最强的规条,使犹太人与外邦人不同且分别出来;他们认为外邦人是不洁净的。旧约时代这一切合乎圣经的规条,成了照着神新约的经纶,将福音开展到外邦人的阻碍。(徒十五1,西二16。)在神新约的经纶里受割礼,就是使基督对信徒无益了。(加五2。)

 行传十五章一节说到摩西的规例。遵守摩西的规例,就是实行律法外面的条例,这不仅废弃神的恩,叫基督白白死了,(加二21,)也将基督所释放的信徒带回到律法的奴役下。(加五1,二4。)

保罗和巴拿巴为信仰争辩


 教训人必须受割礼以得救,就是废弃基督的救赎、神的恩、和整个神新约的经纶。因此,保罗和巴拿巴不能容忍这异端,他们就与那几个从犹太下来,以这异端教训基督徒弟兄的人『起了不小的争执和辩论。』(徒十五2。)在二节,保罗和巴拿巴是为信仰争辩,(犹3,)对抗最大的异端之一,使福音的真理得以存留在信徒中间。(加二5。)

耶路撒冷,难处的源头


 事实上 在耶路撒冷的彼得和雅各,该解决这异端教训的难处,这异端绝不该传到安提阿 那些异端教师去安提阿以前,必已在耶路撒冷把他们的教训传开了。但圣经没有指明,彼得和雅各作了什么来对付这异端。

彼得和雅各的责任


 行传十五章所描述难处的源头,乃是耶路撒冷。在这异端教训有机会传讲到外邦召会以前,耶路撒冷的头一批使徒和长老就该将它处理清楚。这教训在耶路撒冷没有受到对付,指明彼得和雅各有某些缺失。他们必须对那光景负责。等这异端扩展到安提阿,保罗和巴拿巴要对付就太迟了。这就叫他们必须上耶路撒冷去,为要摸到难处的源头。

 我们读使徒行传的时候,对彼得和雅各的观念也许并不正确。我们可能把彼得和雅各看得太高。我们可能过于高举彼得,也认为雅各非常敬虔且虔诚。我们若对彼得和雅各有这样的观念,对十五章所记载的光景就不会有正确的观点。换句话说,因着不正确的观念和领会,我们就无法正确的洞察行传十五章那难处的核心。实际上,难处的核心不在于那些下安提阿去,持异端的热中犹太教的信徒,乃在于彼得和雅各。这样说是公平的。

 在行传一章,当主耶稣为着门徒的职事进一步预备他们时,彼得也在场。主耶稣对他们说,『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人,』(徒一8,)这是那预备的一部分。在这里,主委派他们不仅向耶路撒冷和犹太地的人,向撒玛利亚混血的人,也向地极,作主的见证人;地极指明一切的外邦地。主的话非常清楚。倘若主耶稣肉身的兄弟雅各,在主说这话时不在场,他也必定熟悉这话。使徒行传的作者路加知道这话。雅各必定在路加之前知道这话。彼得和雅各该以主所说,直到地极作他见证人的话为基础,对付外邦人必须受割礼才能得救的异端教训。主既说了这话,就不需要辩论或争论。彼得和雅各该彻底消除异端的教训,在耶路撒冷这源头的地方就将它消杀。

 我们读行传十五章的时候,若有公正的心思,并正确的洞察,就会明白难处是由于彼得和雅各的疏忽。他们没有尽责,没有履行他们的责任。结果,这异端的教训就存留在耶路撒冷,甚至广为流传。若没有在耶路撒冷流传,又怎能扩展到安提阿?古时候,与远方的城市联络是非常缓慢的。因此,有些东西要从耶路撒冷扩展到安提阿,乃是一件大事。

没有守住真理


 热中犹太教的人非常热心,不顾旅途的艰难,下安提阿去广传异端的教训。他们放胆教训人说,『你们若不按摩西的规例受割礼,就不能得救。』(徒十五1。)我们已经指出,这种教训是要废弃整个新约。它废弃基督救赎的死、祂的复活、祂的升天、和祂所教训的一切。

 我们很难领会,彼得和雅各怎能容忍耶路撒冷有这样的异端。倘若我们把加拉太二章与行传十五章同读,就会得着帮助,明白当时的光景。彼得和雅各当为这难处受责,因为他们没有充分的守住真理,并为真理争辩。因这缺失,异端的难处就存留在耶路撒冷,并且扩展到外邦众召会。

上耶路撒冷见使徒和长老


 按十五章二节,保罗和巴拿巴与热中犹太教的人『起了不小的争执和辩论。』我们不该认为保罗又争执又辩论,他太强了。情势所迫,必须争执。保罗怎能同意外邦人若不受割礼就不能得救的异端教训?他必须起来,与那些教训这异端的人争执。

 因着与异端的教师有争执,众人就指派保罗、巴拿巴、和其它几个人,『为所辩论的,上耶路撒冷去见使徒和长老。』(徒十五2。)按二十六节,众人认为保罗和巴拿巴是『为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不顾性命的。』在安提阿的召会决定打发他们去耶路撒冷。

 保罗、巴拿巴和其它几个人去到耶路撒冷的使徒和长老那里,不是因耶路撒冷是神行动的总机构,也不是因在耶路撒冷的召会是总会,控制其它的召会,乃是因耶路撒冷是割礼这异端教训的源头。为了解决问题,根绝难处,他们必须到源头去。按照神新约的经纶,神在地上的行动没有总机构,也没有总会,像天主教在罗马的教会控制别地方的教会一样。在神新约的经纶里,神行动的总机构是在诸天之上,(启四2~3,五1,)并且管治众召会的,乃是召会的元首基督。(西一18,启二1。)

 十五章三、四节说,『于是召会送他们起行,他们经过腓尼基、撒玛利亚,详述外邦人转向神的事,叫众弟兄都甚喜乐。到了耶路撒冷,召会和使徒并长老都接待他们,他们就述说神同他们所行的一切事。』保罗、巴拿巴和其它几个人上耶路撒冷去,不是他们个人的行动,乃是召会的行动。他们没有在召会之外单独行动,乃是在召会里,与召会一同行动。这是基督身体的行动。

 五节说,『惟有几个信徒原是法利赛派的人,起来说,必须给外邦人行割礼,嘱咐他们遵守摩西的律法。』法利赛人是犹太人中间最严紧的教派,(徒二六5,)约成立在主前二百年。他们夸耀自己超凡的宗教生活、对神的虔诚、并圣经的知识。我们已经指出,十五章五节法利赛人的教训是要废弃神新约的经纶。

 假设你是行传十五章里,当时耶路撒冷召会的长老,对于那些教训在基督里的信徒必须受割礼,并遵守摩西律法的人,你要怎样对付?你会起来放胆说,召会中不许可这样的异端教训吗?这是耶路撒冷的长老所该作的。

 在耶路撒冷召会最有影响力的长老,乃是雅各。关于这点,十二章十七节有所暗示,那里彼得说,『你们把这事报告雅各和众弟兄。』这指明雅各在使徒和耶路撒冷的长老中间是领头的。不仅如此,在加拉太二章十二节保罗说,从雅各那里来的几个人。保罗不说他们从耶路撒冷来,乃说他们从雅各那里来。这表明雅各在耶路撒冷非常显要,是带头的长老。

长老对异端该负的责任


 就着这点,我要问今天众召会的长老们一个问题。假设召会中有些人开始教训,今天的信徒该受割礼并该遵守摩西的律法,你们要怎么作?你们该合式的说,『我们要求你们不要在召会的聚会中说话,也不要在圣徒中间传播这教训。你们是在教训异端。你们若继续传播这异端,我们不允许你们留在召会中。』

 告诉信徒要受割礼并遵守摩西的律法,就是废弃神新约的经纶,也是废弃基督的死。这叫基督和祂的死都成为无效。这正是保罗在加拉太二章二十一节,论到这样的教训所说的。在这一节保罗告诉我们,他不废弃神的恩。

 应当有人告诉那些教训信徒必须受割礼并遵守摩西律法这异端的人,他们要在悟性上有所改变。否则,召会不能接纳他们。召会只能接纳那些相信我们救主耶稣基督、祂救赎的死、祂的复活和升天、并神新约经纶的人。就经纶的安排说,摩西的律法已经过去了。

 六节说,『使徒和长老聚集商议这事。』这里题到使徒和长老。使徒是宇宙性的,长老是地力性的。

 保罗和巴拿巴所面对的难处是在安提阿,为什么却被指派从安提阿到耶路撒冷去?他们去耶路撒冷,因为那里是难处的源头。我们可以说,难处的『水流』流到了安提阿,但水流的源头是在耶路撒冷。对付水流而不对付源头是不正确的。就算把水流对付了,但源头还在。因此,他们去耶路撒冷对付源头;他们去那里,并不是因为在安提阿的召会认为在耶路撒冷的召会是总会。

没有阶级组织,乃由圣灵主时


 同样的,保罗和巴拿巴没有把彼得和雅各看作高级长官。若是这样,就有阶级组织的存在。但那里没有阶级组织,尤其彼得并不是『教皇,』如天主教所不实宣称的。

 在十五章这里,有宇宙召会的使徒与耶路撒冷地方召会的长老,所举行一次独特的会议;在主地上新约的行动里,这两班人都是领头的。会中没有主席,主持者乃是圣灵,(徒十五28,)那是灵的基督,召会的头,(西一18,)万人的主。(徒十36。)七节说,『辩论已经多了,』指明会中人人都有说话的自由。他们下断案是基于:(一)彼得作的见证;(徒十五7~11)(二)巴拿巴和保罗所说的事实;(徒十五12,)(三)雅各所下的结论。(徒十五13~21。)雅各因着他的虔诚所给信徒的影响,在耶路撒冷的使徒和长老中间乃是领头的。(徒十二17,二一18,加一19,二9。)

交通的记载


 有人认为行传十五章的聚集乃是召会的第一次大会。这是错误的领会。这里没有大会,只有圣灵所主持,为着交通的聚集。后来圣经说,『圣灵和我们,认为…。』(徒十五28。)那里没有投票,也没有独裁或民主。独裁与民主不该存在于召会生活中。反之,召会生活中只该有在那灵里的交通。行传十五章就是这类交通的记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