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篇 藉着保罗一班同工的职事,在外邦地的繁殖(一)
总纲目




引进
主行动中新的转弯
在安提阿的申言者和教师
申言者和教师的产生
逐渐显明
基督身体生机的路
没有募集基金的人为方法
需要全时间的工人

 读经:使徒行传十二章二十五节至十三章十二节。

 使徒行传论到繁殖的一段(徒二1~二八31,)主要有两部分:藉着彼得一班同工的职事,在犹太地的繁殖;(徒二l~十二24;)以及藉着保罗一班同工的职事,在外邦地的繁殖。(徒十二25~二八31。)我们在本篇信息中要先看十二章二十五节的引进,再看十三章一至十二节。

引进


 十二章二十五节说,『巴拿巴和扫罗办完了供给的事,就从耶路撒冷回去,带着称呼马可的约翰同去。』十二章一至二十四节是一段插进的话,记载彼得受逼迫;二十五节是十一章三十节的继续,十一章二十二至三十节乃是叙述保罗完全进入使徒的职事。我们已经看见,保罗是主直接拯救的,(徒九3~6,)而后藉着亚拿尼亚被带进与基督身体的联合里;(徒九10~19;)后来藉着巴拿巴的引见,与耶路撒冷的门徒有实际的交通;(徒九26~28;)以后又藉着巴拿巴,被引进主的行动里,将神国的福音开展到外邦世界。(徒十一25~26,十三1~3。)二至十一章记载彼得对犹太人的使徒职事,十三至二十八章记载保罗对外邦人的使徒职事,(参加二7~8,)其间从十一章十九节至十二章二十五节,乃是记载彼得与保罗职事之间的过渡时期。

主行动中新的转弯


 我们在十三章一至十二节看见,主在一些有恩赐之人中间的行动。这里没有新的起头,只有主行动中新的转弯。主的行动已经从耶路撒冷开始,水流从那里流到安提阿,现今在安提阿有一个新的转弯。

 耶路撒冷是犹太宗教的中心,然而安提阿是为着外邦世界的中心。安提阿是这样一个中心,非常有战略性。所以这城被主拣选,来为着祂在地上行动新的转弯,就是转向外邦世界。

在安提阿的申言者和教师


 十三章一节说,『在安提阿当地的召会中,有几位申言者和教师,就是巴拿巴和称呼尼结的西面,古利奈人路求,与分封王希律同养的马念,并扫罗。』申言者乃是藉着神的启示,为神说话并说出神的人,有时候他们也受感说预言。(徒十一27~28。)教师乃是照着使徒的教训(徒二42)和申言者的启示,教导真理的人。申言者和教师是为着地方的,也是为着宇宙的。(弗四11。)

 当这流从耶路撒冷的一百二十人开始时,有分于其中的只有地道的犹太人。但是按照十三章一节的记载,在安提阿召会的申言者和教师来自几个不同的源头。巴拿巴是利未人,按籍贯是居比路人。(徒四36。)尼结的意思是黑;表示是个黑人,也许祖先是出自非洲。古利奈人路求来自北非的古利奈。如果他是罗马十六章二十一节保罗的亲属路求,他就可能是犹太人。与希律同养的马念,在行政上与罗马人有关,因此他必定是欧化的。十三章一节的希律曾杀害施浸者约翰。(路九7~9。)这是神主宰的作为,使杀害施浸者约翰之凶手的同养者,成了召会中一个领头尽功用的肢体。十三章一节末了题到扫罗,他是犹太人,生在大数,曾在迦玛列门下按着摩西的律法受教。(徒二二3。)

 这里所记载的五位申言者和教师,是由犹太人和外邦人组成的,各有不同的背景、教育和身分。这指明召会是由各种不同种族和阶层的人组成的,与他们的背景无关;这也指明神将属灵的恩赐和功用赐给基督身体的肢体,不是根据他们天然的身分。

 在十三章一节这里,主设立了一个榜样。主的行动从安提阿转弯,到达外邦世界;外邦世界中有许多不同种类的人,文化、种族、身分不同的人。所以就在这转弯的开始,设立了榜样,指明召会是由各种不同种族和阶层的人所组成的。

 今天基督徒中间派定理事会、委员会去募集基金,资助一些活动,此外还有许多的组织。但在行传十三章,情况大不相同。在这里我们看不见理事会、委员会、募集基金或组织。

申言者和教师的产生


 按照十三章一节,在安提阿的召会有申言者和教师。我们需要找出这些申言者和教师是如何产生的。那里没有神学院,也没有按立;那么巴拿巴、尼结、路求、马念和扫罗,如何成为申言者和教师?

逐渐显明


 保罗在以弗所四章十一节说,基督,身体的头,将四种恩赐给了身体:使徒、申言者、传福音者、以及牧人和教师。这些恩赐是头所兴起,由祂赐给身体的;不是藉着教育、选举或按立等人为的方法产生,乃是在爱主且寻求主的圣徒中间,有些人逐渐显明为传福音者、申言者或教师。他们的产生,乃是藉着在他们基督徒生命和生活里的显明。比方说,在七章司提反显明为大教师,在八章腓利显明为传福音者。然后在九章,保罗先显明为传福音者,后显明为教师。然而,当他在安提阿召会时,他不是作传福音的工作,乃是作教导的工作。行传十一章二十六节说,他和巴拿巴『在召会里聚集,教训了许多人。』这指明巴拿巴和扫罗都是教师。十三章一节题到名字的另外三个人-尼结、路求和马念-也许是申言者。保罗当然也有传讲的恩赐,但他在安提阿是尽教师的功用。

 十三章一节题到的五个人,不是用人为的方式产生为恩赐的。相反的,他们的产生,乃是藉着他们在圣徒中间逐渐的显明。至终,圣徒承认这些人有某些恩赐。然后,因着他们的恩赐,他们成为有恩赐的人。

基督身体生机的路


 今天在主的恢复里,我们应当跟从行传十三章的榜样,不以人为的方式产生传道人,不采取人为的选举或组织的方式。我们乃是仰望主,叫祂从祂的身体产生恩赐。我们采取的路不是组织,乃是生机的。如果有些弟兄姊妹全时间事奉主,这事不该以组织的路来作,乃该以基督身体生机的路来作。

 最近台北有几百位圣徒奉献自己全时间事奉主。我们告诉这些圣徒,我们不跟从组织的路。我们在主恢复里的路是生机的,是生命的路。重要的乃是圣徒如何在主里长大,如何让神圣的生命在他们里面发展,产生尽功用的能力。这是生机的路,基于神圣的生命在我们里面的生长和发展。我们都需要看见这个。

没有募集基金的人为方法


 撇下这生机的路而采取组织的路乃是堕落,那样作就是堕落回到传统基督教的作法里。所以我们应当弃绝那种组织的路,就是人为的控制与募款的方法。主的职事乃是在组织与人为理财方法之外完成的。

 不久以前,我告诉台北那些奉献自己全时间事奉主的圣徒,不要讨论财务或募集基金的事。一九四九年,当同工们在倪弟兄的带领之下,决定差遣我离开中国大陆时,他没有给我基金,我也不知道要往那里去。末了我照着主的引导去台湾;我去那里,没有任何人为资助的凭借。

 我来美国,情形也非常相似。我到这个国家来,没有人在财务上资助我。事实上,美国有些弟兄以为我有远东圣徒的资助,而远东的弟兄以为我有美国圣徒的资助。有一件事证明我没有人为资助的凭借;帮我预备一九六四年所得税的弟兄告诉我,那一整年在洛杉机的召会总共给我六百美元。你也许惊讶我是怎样生活的。我只能见证说,我就是这样生活。我如何生活?我乃是过麻雀和百合花的生活。我分享这事的点乃是,我们全时间事奉主,不该为财务担心,主不会让我们挨饿。

 行传十三章没有讨论到募集基金,或付给巴拿巴和保罗多少钱。巴拿巴没有说,『保罗弟兄,请放心,我会顾到你的生活费用。』同样的,保罗也没有说,『弟兄们,你们按手在我身上,但我的旅费如何?我如何生活?你们差遣我出去,但是谁资助我?你们要怎样送钱给我?』行传十三章的路实在与今天许多基督教团体的实行大不相同。

 容我对你们见证在美国的文字工作。一九六三年我们开始出版一分小小的刊物-水流报。我们在这工作开始的时候只有二百美元。已过的二十一年,这个文字工作已经有很大的发展。主一直使用这文字的服事,许多人享受到出版的书刊。今天这工作有三个分站-一个在安那翰,一个在欧文,一个在台北-许多圣徒为这文字的服事全时间工作。这一切都是主的作为,不是藉着组织或募集基金而成就的。

 如果主引导你全时间事奉祂,你要受鼓励接受祂的路。不要谈论金钱或组织,不要考虑你的地位、阶级或头衔。忘记这一切,确信凡事主必眷顾。

需要全时间的工人


 今天主完成祂恢复的行动,需要许多全时间的工人,在美国尤其需要。美国可能有将近一百个召会,但我们没有足够的全时间工人来应付这需要。主的行动因着这个短缺,严重的受到限制。我们实在需要全时间的工人。

 所需要的全时间工人要如何产生?当然不是藉着人的选举,乃是藉着圣徒在生命里长大,而照着他们的所是显明出来。然后有些人会受主引导全时间事奉主,他们要凭信接受主的引导。这样跟随的人不该担心他们的生活费用,他们该简单的将这事交给主。不仅如此,他们不该在意地位、阶级或头衔。他们该单单关心主的行动,渴望在祂的行动里。

 我全时间事奉主已经五十多年,我能见证,这样一个事奉的人不该担心财务或地位。我能见证从我一九三三年放下工作事奉主以来,我从来没有考虑到我的地位、阶级或头衔。这些年来我只知道一件事-昼夜劳苦。我不在意我是谁,也不在意地位、阶级或头衔。我要人简单的称我『李弟兄』就够了。我只是一个劳苦的弟兄。我们的渴望乃是跟从保罗,为主的权益劳苦,照顾众召会。

 我盼望读这篇信息的人,为着全时间工人的缺乏祷告。主会引导你全时间事奉祂吗?也许主会这样引导你。

 不只在美国,在拉丁美洲和欧洲,也非常需要全时间的工人。中、南美洲许多国家一直向主的恢复敞开。在墨西哥和巴西有许多召会,在危地马拉、哥伦比亚、阿根廷、智利、秘鲁、玻利维亚、乌拉圭和巴拉圭也有召会。虽然在拉丁美洲有这么多召会,但全时间的工人却非常少。实在需要有许多圣徒乐意全时间事奉主,信靠主应付他们的需要。

 我们都需要将这件事带到主面前。不要轻率的作任何决定;乃要祷告,向主敞开,寻求主的旨意。但愿主为着今天在地上他恢复的开展,兴起全时间的工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