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篇 藉着彼得一班同工的职事,在犹太地的繁殖(二十六)
总纲目




插进的话
插入这段话的原因
加强对彼得和他职事的积极印象
显示逼迫的两个源头
陈明彼得是英雄
神与撒但之间的争战
姊妹领头祷告
神话语的扩长与繁增

 读经:使徒行传十二章一至二十四节。

插进的话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行传十二章一至二十四节,这是论到彼得的职事一段插进的话。

 为什么这里需要十二章一至二十四节这样一段插进的话?所有新约的作者都是被那灵感动,选择合式的材料来写作,使他们所写的可以达到目标。基于这原则,我们需要看看使徒行传的作者路加,为什么在这里插进十二章一至二十四节所记载的事件。在路加里面的圣灵,这样作必定是有目的的。

 在十一章一至十八节,彼得向耶路撒冷的人述说,外邦人进入神国的门是怎样开启的。按照十一章十八节,听见这话的人就静默无声,荣耀神,只能说,『这样看来,神也把悔改以得生命赐给外邦人了。』路加在十一章其余的部分,(徒十一19~30,)告诉我们关于福音藉四散的门徒向腓尼基、居比路并安提阿的扩展,以及安提阿的召会和犹太众召会之间的交通。巴拿巴受差遣,从耶路撒冷出去访问主工作正在开展的那些地方。他来到安提阿,知道那里需要职事,所以他把扫罗带到安提阿,应付那里的需要。藉此扫罗就被带进召会的事奉,被引进他的职事。

 扫罗在大马色的传讲相当有效,甚至得着了门徒。但那不是他完全被引进新约职事的适当时候。我们可以说,扫罗在大马色的传讲是凭他自己作的。

 有三位弟兄特别跟扫罗有关联:司提反、亚拿尼亚、巴拿巴。藉着司提反,扫罗第一次听见福音;藉着亚拿尼亚,他被带进与基督身体的联合;然后,藉着巴拿巴,扫罗被带进在耶路撒冷的交通里。那时候他虽然被带进交通里,却没有被带进职事里。那时他还没有完全被引进新约的经纶。扫罗离开耶路撒冷往大数去了一些时间,巴拿巴去找着扫罗,把他带到安提阿。扫罗被巴拿巴带到安提阿以后,才完全被带进众召会的事奉里;这可由安提阿门徒物质的馈送,由巴拿巴和扫罗经手送给犹太的弟兄们一事看出来。这里我们看见,巴拿巴和扫罗被派,将馈送从安提阿带到犹太,以帮助圣徒。这样,扫罗就被带进所有召会都承认的事奉中。不仅如此,巴拿巴和扫罗从耶路撒冷回安提阿以后,扫罗就完全进入新约的职事。所以,扫罗被引进众召会的事奉,并且完全被引进新约的职事,发生在十一章十九节至十二章二十五节,其中十二章一至二十四节是插进的一段话,与彼得(不是扫罗)有关。

 彼得的职事似乎到十一章十八节就衰微了,然后十一章十九节开始将扫罗的职事完全引进,这引进完成在十二章二十五节。然后,他的职事在十三章一节充分开始了。

插入这段话的原因


 现在我们需要来看路加为什么插入一段论到彼得的话。这段话实际上与彼得的职事无关,乃是记载一个神迹,藉此使彼得蒙拯救出监。插进这段话的原因是什么?路加记载这事的目的何在?

加强对彼得和他职事的积极印象


 假定关于彼得和他职事的记载结束在十一章十八节,我们对彼得会有何种印象?彼得不敢放胆述说在哥尼流家发生的事。倘若彼得放胆,他也许会说,『弟兄们,主耶稣告诉我们,我们应当作他的见证人直到地极,那么,我进该撒利亚一个罗马百夫长的家有什么不对?』但彼得不敢放胆,反而非常谨慎。加拉太二章证实彼得对犹太和外邦信徒交往这件事有难处,他在这件事上不刚强。所以,他被问起的时候不敢放胆回答。

 在行传一章八节,主耶稣预言且吩咐说,『你们…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人。』保罗想要去西班牙,也许是要尽力履行这话。他心里可能想,如果他能去西班牙,他就能到达地极。保罗的用意是要履行主在行传一章八节的命令。

 彼得在行传十一章对那些奉割礼的人说话时,应当记得主在一章八节的话,这话应当给他放胆说话的立场。然而,彼得没有放胆作见证,反而说得很婉转谨慎,甚至用六位弟兄来荫庇他。

 如果没有十二章一至二十四节这段插进的话,我们对彼得,特别对他职事的印象可能不好,或许还会有疑问。所以,当路加写保罗职事的引进时,就有负担插进一段话,好加强读者对彼得的积极印象。我信这是他插入这段话的第一个原因。

显示逼迫的两个源头


 插入这段话的第二个原因,是要表明召会和使徒所受的逼迫,不仅来自犹太宗教的源头,也来自罗马政治。行传十二章一至二节说,『那时,希律王下手苦害召会中的几个人,用刀杀了约翰的哥哥雅各。』这希律是亚基帕王一世,他的继承者是二十五章十三节的亚基帕王二世,这二人都不是十三章一节分封的王希律。以前,召会所遭受的只是犹太教的逼迫;从这时起,外邦政治开始和犹太宗教共同参与逼迫。(徒十二11。)犹太宗教与罗马政府联合将主耶稣处死。在行传十二章这里,路加给我们看见,逼迫现在来自罗马政治和犹太宗教。路加插入十二章一至二十四节,指明了这点。

 按照行传十二章,希律苦害许多圣徒,特别是杀了约翰的哥哥雅各。『他见犹太人喜欢这事,又去捉拿彼得…希律拿了彼得,收在监里,交付四班兵丁看守…于是彼得被囚在监里。』(徒十二3~5。)议会捉拿彼得和其它使徒时,是将他们收在外监,但希律将彼得收在内监,由四班兵丁看守,每班有四个兵丁。路加的用意是要给我们看见,罗马政治与犹太宗教联合逼迫召会。

陈明彼得是英雄


 不仅如此,路加在十二章一至二十四节的叙述使彼得成为英雄。这位基督徒英雄遭受来自犹太宗教和罗马政治的逼迫。这就叫我们对彼得留下非常积极的印象。我们读十二章,得到的印象是彼得是个英雄。

 在十二章五节下半到十九节上半,我们看见彼得神迹式的蒙主拯救。希律运用他的权柄将彼得收在内监,用铁链将他与两个守卫同锁,一个在他右边,一个在他左边。希律要等到逾越节以后,把彼得提出来,交给犹太百姓,(徒十二4,)因为他认为这会非常讨好犹大人。『希律将要提他出来的时候,那夜彼得被两条铁链捆锁,睡在两个兵丁当中,还有守卫在门外看守监牢。看哪,有主的一位使者站在旁边,因室里有光照耀;天使拍彼得的肋旁,叫醒了他,说,快快起来。那铁链就从他手上脱落下来。』(徒十二6~7。)彼得就出来跟着天使,『不知道那藉着天使所作的事是真的,还以为是见了异象。』(徒十二9。)天使领彼得经过监牢,穿过铁门,『那门自动给他们开了。他们出来,走过一条街,天使随即离开他去了。』(徒十二10。)彼得这才领悟发生在他身上的事不是异象,乃是真实的。『彼得清醒过来,说,我现在真知道主差遣祂的使者,救我脱离希律的手,和犹太百姓一切所期待的。他既明白过来,就往那称呼马可的约翰他母亲马利亚家去,在那里有好些人聚集祷告。』(徒十二11~12。)

 有一个使女,名叫罗大,认出彼得的声音,就报告屋里的众人说,彼得站在门外;他们说,『必是他的天使。』(徒十二13~15。)不仅使徒彼得有天使,甚至信徒中间的小子也有他们的天使。(太十八10。)天使乃是仆役,为承受神救恩的信徒效力。

 末了,屋里的人看见彼得,就甚惊奇。(徒十二16。)彼得摆手,叫他们静默下来,就向他们述说主怎样领他出监,又说,你们把这事报告雅各和众弟兄。』(徒十二17。)这指明雅各在使徒和耶路撒冷的长老中间是领头的。(参徒十五13,二一18,加一19,二9,12。)

 行传十二章十八至十九节中段说,『到了天亮,兵丁之中起了不小的骚乱,不知道彼得出了什么事。希律急切的寻找他,却找不着,就审问守卫,吩咐把他们拉去杀了。』一切都预备好了,要将彼得提出监牢,交给百姓,但是缺了一件-囚犯失踪了。这对希律是何等可羞!希律恼怒,吩咐人把守卫杀了。

 虽然彼得被救出监使希律蒙羞,希律还是傲慢自大,高举自己。圣经告诉我们:『希律恼怒推罗和西顿的人;他们就同心合意的来到他那里,托王的内侍臣伯拉斯都说情,向王求和,因为他们那一带地方,是从王的地土得粮。』(徒十二20。)因为希律的地土丰富,供应粮食给推罗和西顿,所以那里的人怕他。他们担心他们粮食的供应会断绝,就作点事来讨好希律。『希律在所定的日子,穿上朝服,坐在审判台上,对他们讲论一番。民众喊着说,这是神的声音,不是人的声音。主的使者立刻击打希律,因为他不归荣耀给神;他被虫所咬,气就断了。』(徒十二21~23。)在主的使者击打希律时,他似乎没有立刻死去;这个自大、侮慢神的人乃是被虫所咬。

 十二章十九节下半至二十三节对希律丧命的叙述,与彼得受苦并被陈明为英雄连在一起。我相信路加插入这段话的用意,是要使我们对彼得没有消极的印象。相反的,我们对他的印象应当非常积极,因为有关他和他职事的记载结束于这样的神迹。这印证一个事实:即使彼得的职事往下衰微,主还是与他同在,并且为他作事。

 因为关于彼得之叙述的结束很有英雄气概,所以我们绝不该贬低彼得或他的职事。虽然我们不赞同罗马天主教高举彼得为教皇,但我们承认他和他的职事非常美好。他职事的记载乃是神所称许之英雄的记载。所以,我们不该高举保罗,贬低彼得。我们若这样作,就会像哥林多人,说我们是属保罗的,不是属彼得的。因着彼得在主的行动中实在是个英雄,我们需要尊敬他。

神与撒但之间的争战


 十二章一至二十四节,还有许多其它的事需要我们来看。第一,彼得在监里,『召会就为他切切的祷告神。』(徒十二5。)这指明幕后有一场属灵势力的争战,就是神与他仇敌撒但之间的争战。表面看来是希律和彼得之间的冲突,实际上是神与祂仇敌之间的冲突。无疑的,希律是被撒但所煽动。撒但在他背后,甚至在他里面。所以,召会与神一同争战,对抗那恶者撒但。

 这争战不是靠肉体,乃是靠祷告。召会祷告,并且召会用以击败希律和他背后属灵势力的兵器不是属肉体的,乃是属那灵的。

姊妹领头祷告


 第二,我们在十二章十二节看见,在马利亚家有好些人聚集祷告。这指明为着彼得的祷告,主要是在一位姊妹的家里进行。我们由此看见,在召会生活里,姊妹应当在祷告这件事上领头。按照主话中的基本原则,活动应当由弟兄推行,姊妹多半在背后扶持,而主要的扶持工作就是祷告。在彼得的事例中,正是这样的光景。他得释放以后,就往马利亚家去,许多圣徒还在那里祷告。

 我们在十二章看见,主实在是主;祂是君王的元首。希律王傲慢自大,但元首耶稣在他之上。主耶稣运用祂的主权,差遣使者对付被撒但煽动、篡夺并利用的希律。在此我们清楚看见主争战并得胜。

神话语的扩长与繁增


 末了,二十四节说,『但神的话却日见扩长,越发繁增。』前一节说,希律被虫所咬,气就断了;然后这一节开始于『但。』希律断了气,但神的话却日见扩长。神的话实际上就是主自己,因为话是主的容器。所以,神的话扩长,实际上就是主扩长。

 二十四节说,神的话不仅扩长,而且繁增。话不是自己扩长并繁增,乃是随着信徒扩长,随着召会繁增。信徒扩长时,他们里面的话就扩长;召会繁增时,话就在召会里面繁增。神的话日见扩长,越发繁增,这事实指明古时信徒与召会被话充满,且与话是一。这是主在与那恶者的争战中得胜的有力标记。

 二十四节话的扩长与繁增是彼得职事的结果。所以,这一节指明彼得职事结束的方式是得胜的。使徒行传中关于他职事末了的话乃是:神的话日见扩长,越发繁增。这是彼得的职事荣耀且得胜的结束。

 不仅如此,这一节宣告主在地上从耶路撒冷,经过撒玛利亚,直到外邦世界的行动。主从二章至十二章末了的行动,完全胜过了当时的局面。为着复活基督的繁殖,主在祂职事里的行动,不仅胜过犹太宗教,也胜过罗马政治。

 既然使徒行传里关于彼得职事的记载,结束的方式是得胜的,我们就不应当小看彼得。新约清楚的说,彼得只是为受割礼的人设立的,而保罗是为未受割礼的人设立的。他们乃是在新约职事的两个区域里。十二章一至二十四节这一段插进来的记载,证明神的行动在一切环境中都是得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