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篇 藉着彼得一班同工的职事,在犹太地的繁殖(二十五)
总纲目




福音藉四散的门徒,同排尼基、居比路、并安提阿的扩展
应验主的话
主进一步的行动
权柄的代表
看见神的恩典
满有圣灵
门徒称为基督徒
安提阿召会与犹太众召会之间的交通
主进一步预备扫罗
经由耶路撒冷产生
司提反的殉道
主向扫罗的传讲
为亚拿尼亚所印证
藉巴拿巴被带进身体的交通里
安提阿与耶路撒冷
保守基督身体的一
一道水流
彼得的职事与扫罗的职事
在一道水流里保守一

 读经:使徒行传十一章十九至三十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行传十一章十九至三十节。使徒行传这一段,说到福音藉四散的门徒,向腓尼基、居比路、并安提阿的扩展,(徒十一19~26,)以及安提阿召会与犹太众召会之间的交通。(徒十一27~30。)首先我们要一般的来看这些经节,然后我们要特别注意主对扫罗进一步的预备。

福音藉四散的门徒,同排尼基、居比路、并安提阿的扩展


应验主的话


 行传十一章十九节说,『那些因司提反的事遭患难四散的人,直走到腓尼基、居比路和安提阿,他们不向别人讲道,只向犹太人讲。』这是神的主宰,使信徒因受逼迫,从耶路撒冷分散到其它地方,(徒八4,)执行福音的开展,以应验主在一章八节的话。

 按照十九节,那些人直走到腓尼基、居比路和安提阿,他们不向别人讲道,只向犹太人讲。这指明犹太信徒何等固守传统,不肯接近外邦人。(徒十28。)甚至在彼得向意大利人哥尼流传福音以后,这种光景仍然持续。这的确限制了主照着神新约的经纶,开展祂福音的行动。

主进一步的行动


 二十节接着说,『但其中有的是居比路和古利奈人,他们到了安提阿,也向希利尼人讲论,传主耶稣为福音。』这些居比路和古利奈人必是散居的犹太信徒。(参彼前一l。)他们向希利尼人讲论,这是主向外邦人开展祂福音的进一步行动,在十章哥尼流家所发生的事之后,保罗从十三章开始向外邦人传道之前。二十一节说,『主的手与他们同在,信而转向主的人为数甚多。』

权柄的代表


 二十二节告诉我们:『关于他们的传言,到了在耶路撒冷的召会耳中,他们就差遣巴拿巴出去,走到安提阿为止。』差遣,原文意差遣(担任使命)为权柄的代表。巴拿巴受差遣从耶路撒冷出去,访问其它地方的信徒,不是带着从召会来的权柄,乃是带着从使徒来的权柄,因为使徒在那里。

 扫罗是主直接拯救的,未经任何传福音的管道,(徒九3~6,)而后藉着基督身体的一个肢体,亚拿尼亚,把他带进与基督身体的联合里。(徒九10~19。)然而,他与耶路撒冷的门徒有实际的交通,乃是藉着巴拿巴的引见。(徒九26~28。)现今巴拿巴受差遣从耶路撒冷出去,远至安提阿,劝勉信徒,又去大数把扫罗带到安提阿。(徒十一25~26。)这是主迈进了一大步,将扫罗引进祂的行动里,将神国的福音开展到外邦世界。(徒十三l~3。)

看见神的恩典


 按照二十二节,巴拿巴到了安提阿,看见神的恩典,『就欢乐,劝勉众人,要立定心志,一直与主同在。』我们在别处已经指出,恩典就是神在子里作我们的享受。这恩典乃是复活的基督成了赐生命的灵,(林前十五45,)在复活里将经过过程的三一神带到我们里面,作我们的生命和生命的供应,使我们能在复活里活着。因此,恩典乃是三一神成了我们的生命和一切。巴拿巴所看见的恩典,必定是信徒所得着并享受的三一神,彰显于他们的得救、生命的改变、圣别的生活、以及在聚会中所运用的恩赐,这些都是人所能见的。

满有圣灵


 二十四节说,『这巴拿巴原是个好人,满有圣灵和信心,于是许多人加添归主。』满,希腊文是pleres,浦利瑞斯,按使徒行传在这里和六章三、五节,七章五十五节,以及路加四章一节的用法,乃是pleroo,浦利路,的形容词。满有那灵,乃是十三章五十二节所题,在里面和素质一面被那灵充满之后的光景。

门徒称为基督徒


 二十五、二十六节说,『他又往大数去找扫罗,找着了,就带他到安提阿去。他们足有一年的时间,在召会里聚集,教训了许多人。门徒称为基督徒,是从安提阿开始。』基督徒的希腊文是Christianos,字尾-ianos是拉丁形,指某人的依附者,应用于罗马帝国中属于大家庭的奴仆。那些敬拜罗马皇帝该撒(kaisar)的人,称为Kaisarianos,意即该撒的依附者,属于该撒的人。当人相信基督,成了跟从祂的人,罗马帝国中有些人就认为,基督是他们该撒的对头。于是在安提阿,他们开始称呼跟从基督的人为Christianos(基督徒),即依附基督的人,作为辱骂的绰号、名称。在安提阿的门徒给人加上这样羞辱的绰号,指明他们必定为主作了刚强的见证,使他们在不信的人眼中显得不同且特别。

 今天基督徒这名称该有正面的意义,就是属基督的人,与基督是一的人;不仅属于祂,更因与祂生机的联结,有祂的生命和性情,并且在日常生活中凭祂而活,甚至活祂。按照彼前四章十六节,我们若因是这样的人而受苦,就不该觉得羞耻,倒要凭圣别佳美的品行放胆承认,以显大基督,在这名里荣耀神。

安提阿召会与犹太众召会之间的交通


 二十七至三十节记载安提阿召会与犹太众召会之间的交通。二十七节说,『当那些日子,有几位申言者从耶路撒冷下到安提阿。』新约里的申言者是藉着神的启示,为神说话并说出神的人,有时候他们也受感说预言。

 二十八节告诉我们,这些申言者当中有一位,『名叫亚迦布,站起来,藉着那灵指明普天下将有大饥荒,这事到革老丢年间果然发生了。』革老丢是罗马帝国的该撒。在他当政的第四年,约在主后四十四年,犹太地和邻近地区有一次大饥荒。

 二十九、三十节说,『于是他们按照门徒中间,无论是谁得昌盛的情况,各自定意赠送,去供给住在犹太的弟兄们。他们就这样行了,由巴拿巴和扫罗经手,送到众长老那里。』三十节指明早期召会的财务是在长老的管理之下。按照提前三章三节,长老不该贪财。钱财对所有的人都是一个试验。长老在钱财的事上必须清洁,特别因为召会的款项是由长老管理。

 我们在三十节看见,安提阿召会的馈送,由巴拿巴和扫罗经手,送到耶路撒冷众长老那里。在这里扫罗藉着巴拿巴,被带进众召会之间的事奉。

主进一步预备扫罗


 在扫罗身上,神主宰的预备他成为另一个器皿,将祂新约的经纶带到外邦世界。神知道祂需要预备这样的器皿。

 使大数扫罗成为这种器皿的预备,开始于六章。我们若仔细读这卷书,会看见二至六章这段,乃是陈明彼得为着基督繁殖的职事。然后在六章,另一个器皿的预备开始了。在六章,七个满有圣灵的人被选出来,其中有司提反;司提反的殉道带进扫罗。

经由耶路撒冷产生


 扫罗这个新的器皿,是经由耶路撒冷产生的。这就是说,他不是在耶路撒冷以外产生的特异器皿。

司提反的殉道


 经由耶路撒冷产生保罗的第一步,乃是司提反的殉道。司提反殉道的时候,扫罗听见一部分福音。他可能听见司提反说,『看哪,我看见诸天开了,人子站在神的右边。』(徒七56。)扫罗必定听见司提反『呼求说,主耶稣,求你接收我的灵!』(徒七59。)扫罗也听见司提反大声喊着说,『主阿,不要将这罪归与他们!』(徒七60。)即使扫罗弃绝司提反,赞同他被杀,但他一定思考过司提反的话。

 扫罗是个非常智慧且有思想的人,受过高等的教育。他必定思想过司提反遭逼迫并殉道时所说的话。藉着司提反,扫罗听见福音的传讲。所以,扫罗是藉着这忠信者受逼迫并殉道带进来的。

主向扫罗的传讲


 司提反殉道以后,在耶路撒冷的召会大遭逼迫,(徒八l,)扫罗残害召会。(徒八3。)按照九章一、二节,『扫罗仍然向主的门徒,口吐威吓凶杀的话。他来到大祭司跟前,向他求文书给大马色的各会堂,若是找着这道路上的人,无论男女,都可以捆绑带到耶路撒冷。』但扫罗将近大马色的时候,主来对付他。主在对付他时,向他传福音。我们若思想主向扫罗的传讲,连同司提反殉道时所说的话,会看见扫罗实在是经由耶路撒冷产生的。

为亚拿尼亚所印证


 扫罗得救以后,主使用亚拿尼亚来印证他,并藉着按手将他引进与基督身体的联合。(徒九17。)主没有为这目的差遣彼得和约翰去大马色,而是使用亚拿尼亚,他必是在耶路撒冷得救,然后移民到大马色的。这进一步指明,扫罗成为主的器皿是经由耶路撒冷完成的。

藉巴拿巴被带进身体的交通里


 扫罗在大马色大有能力,传扬耶稣是神的儿子,是基督。(徒九20,22。)扫罗的传讲很有能力,不久就有了门徒。(徒九25。)然而,主在祂的主宰里不许可扫罗留在大马色。犹太人商议要杀扫罗,(徒九23,)他逃脱了,就去耶路撒冷。(徒九26。)他去耶路撒冷,因为那是他的源头,他是经由这源头产生出来的。然而,那里的圣徒都怕他,不信他真悔改得救了,不信他是门徒。『惟有巴拿巴接受他,领他到使徒那里去,把他在路上怎么看见主,主怎么向他说话,他在大马色怎么在耶稣的名里放胆讲说,都向他们述说出来。』(徒九27。)这里我们看见巴拿巴,劝慰子,将扫罗带进基督身体的交通里。使扫罗与基督身体联合的是亚拿尼亚,但实际将他带进基督身体交通里的是巴拿巴。

 我们思考这一切事,能看见扫罗是经由耶路撒冷产生的器皿,他不是在耶路撒冷以外产生的。他虽然与耶路撒冷有关联,环境却不许可他留在那里。因为有些人想下手杀扫罗,弟兄们『就送他下该撒利亚,打发他往大数去。』(徒九30。)

安提阿与耶路撒冷


 在十章一节至十一章十八节,路加记载福音藉着彼得扩展到外邦人。十一章十九节的记载接着告诉我们,那些因司提反的事遭患难四散的人,直走到腓尼基、居比路和安提阿。在这里我们看见,从耶路撒冷出来的移民,直走到安提阿,在那里就有了一个召会。所以,在安提阿的召会是藉着耶路撒冷产生的。我们需要在使徒行传的记载里追踪这件事。

 当有关安提阿那些人的传言,『到了在耶路撒冷的召会耳中,』他们就差遣巴拿巴出去,走到安提阿为止。(徒十一22。)巴拿巴受差遣出去访问别地方的召会。

 我们在十一章十九节看见,四散的圣徒只向犹太人讲道。但其中一些圣徒来到安提阿,也向希利尼人讲论。(徒十一20。)这暗示主扩展的趋势是向着外邦人。

 路加的记载不仅显示主扩展的趋势朝向外邦人,也启示扫罗如何产生为器皿,在外邦世界执行神的职事。扫罗是经由耶路撒冷产生的,他不是在耶路撒冷以外重新起头的。耶路撒冷的移民到达安提阿,那城就兴起了召会。然后耶路撒冷差遣巴拿巴作全权的代表。他看见神的恩典就欢乐,因着安提阿召会美好的光景而喜乐。但是巴拿巴领悟,还有一个特别的需要,就是职事的需要。四散的圣徒已经去安提阿兴起了召会,但在他们中间缺少职事。因此,巴拿巴『往大数去找扫罗;』(徒十一25;)找着了,就带他到安提阿去。『他们足有一年的时间,在召会里聚集,教训了许多人。』(徒十一26。)这是扫罗职事开始的一部分。

 在大饥荒期间,在耶路撒冷和犹太的圣徒有了缺乏。物质的帮助,藉着巴拿巴和扫罗,从安提阿召会送到犹太众召会那里。(徒十一29~30。)我们曾指出,这指明扫罗藉着巴拿巴被带进众召会之间的事奉。主一步步将扫罗带进来。他在耶路撒冷必定受到欢迎。巴拿巴和扫罗尽了他们的责任,就回到安提阿。

保守基督身体的一


 巴拿巴和扫罗回到安提阿的时候,扫罗这器皿已经完全预备好。他是经由耶路撒冷产生的,因为他是神经由耶路撒冷所预备的。我们曾经强调这个事实,扫罗不是在耶路撒冷以外重新有个起头。我们强调这件事,因为这是主的主宰和智慧所作的,为要保守基督身体的一。

一道水流


 我们在『神圣的水流』这本小册子里曾指出,在使徒行传中只有一道水流,这水流从耶路撒冷开始,流经撒玛利亚到达安提阿;从安提阿转向小亚细亚,再到欧洲。主没有两道水流,一道藉彼得从耶路撒冷开始,另一道藉扫罗在外邦世界开始。不,主只有一道水流,就是从耶路撒冷开始的水流。

 主知道需要一个特别的器皿,一个新的器皿。彼得不够资格作这器皿,彼得也不能顶替这器皿。主智慧且主宰的行作一切,为要将扫罗,祂所拣选的器皿,摆在与耶路撒冷召会适当的关系里。正如我们已经指出,扫罗实际上是经由耶路撒冷产生的。

彼得的职事与扫罗的职事


 我们在行传开头几章看见主大大使用彼得。虽然彼得很好,但罗马天主教那么高举他是不对的。行传六章没有记载彼得,七章也没有题到他。当然,在八章彼得和约翰下撒玛利亚去,印证那里的信徒是基督身体的一部分。然后在九章,蒙拣选的器皿扫罗被兴起。我们已经看见,这一章甚至告诉我们,扫罗得救以后不久就有了门徒。然而,新约从来没有说到彼得的门徒。

 按照行传九章的记载,扫罗在大马色变得非常出色。但是主在祂的主宰里把这个出色的人带到耶路撒冷,他在那里成了没没无闻的人。那里的信徒甚至不承认他是门徒。如果我们是扫罗,我们可能说,『我在大马色非常出色,我也有许多门徒。现在我到耶路撒冷你们这里,你们不承认我。我不想跟你们有什么关系,我要回大马色,在那里开始新的工作。』这是今天许多基督徒的作法。

 扫罗必定从主领受了怜悯。他在耶路撒冷不仅成了没没无闻的人,而且主不许可他长时间在耶路撒冷传讲。倘若扫罗留在耶路撒冷长期传讲,他一定会超越过彼得。那样,在耶路撒冷的圣徒也许说,『我们不属加利利的彼得-我们属大数的扫罗。』如果我们当时在那里,可能说,『我支持扫罗,彼得在初阶上帮助过我,但现在我从扫罗接受高深的教育。』这是今天许多信徒的态度。

 扫罗在耶路撒冷不受尊敬或重视。不仅如此,主兴起环境,叫他必须离开耶路撒冷。至终,主主宰的手使用巴拿巴去大数找着扫罗,把他带到安提阿。

 九章叙述扫罗有效的传讲以后,圣经的记载又回到彼得和他的职事,指明彼得还是有能力的。彼得在二、三、四章释放过信息,在五章也释放过简短的话语。九章回头记载彼得的职事,描述了两个神迹-以尼雅得医治,以及多加得医治或活过来。彼得还在尽职,主在他身上并没有完结。在九章彼得不是在耶路撒冷,乃是向该撒利亚踏出去,在那里他使用主耶稣在马太十六章给他的第二把钥匙,为外邦人开启进入神国的门。一方面我们看见主预备道路,产生为着外邦世界的器皿;另一方面我们看见主在彼得身上所作的,为外邦人开门。

 我们会看见,在行传十二章路加的记载又回到彼得,但不是回到彼得的职事,乃是说到他被监禁。彼得被监禁的叙述,指明他的职事要被摆下,无分于福音向外邦世界的开展。我们在十三章看见,为着外邦世界的器皿已经预备妥当,同着外邦世界的门也已经全然开启。换句话说,器皿与环境都预备好了。在行传十三章,同着外邦世界的职事充分的开始了。十二章以后,关于彼得就没有进一步的记载了。

 我们已经看见,从耶路撒冷来的信徒巴拿巴,有助于产生扫罗。巴拿巴和扫罗一起出外尽职。他们第二次要出外时,为着马可起了争执,(徒十五35~39,)巴拿巴就跟扫罗分开了。此后,关于巴拿巴就没有进一步的记载了。这进一步指明,扫罗的确是被拣选为着外邦世界的器皿。

 按照使徒行传的图画,主只有一道水流,就是从耶路撒冷开始的水流,主并没有从扫罗开始另一道水流。主主宰且智慧的行作一切,抑制彼得的职事向外邦世界开展,而兴起扫罗的职事为着外邦世界。但愿我们都看见这幅图画里所描绘的。

在一道水流里保守一


 我们在使徒行传看见主独一之身体的行动,这行动,就是水流的涌流,开始于耶路撒冷,经过撒玛利亚,到达安提阿。从安提阿,这水流转向外邦世界。在这一道水流的流中,基督身体的一蒙了保守。

 我们来到十五章会看见一些热中犹太教的人,从耶路撒冷来到安提阿引起麻烦。这使保罗和巴拿巴必须去耶路撒冷。藉着去耶路撒冷就保守了一,甚至加强了一。

 我们都要看见在使徒行传里所描绘的一,并且学习保守这一,这是非常要紧的。不然,我们这些在主恢复里的人,将来也许有人会有新的起头,而这些新的起头引起了分裂。所以,我们需要看见,在使徒行传里,主为着基督的一个身体,主宰的把所有的职事,保守在一个职事并一个流里,为要保守基督身体的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