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篇 藉着彼得一班同工的职事,在犹太地的繁殖(二十四)
总纲目




使徒和犹太众弟兄的承认
那些奉割礼的人
彼得的解释
悔改以得生命
需要时代安排的转移
从旧约经纶到新约经纶的转移
从影儿到实际的转移
经历转移的难处
关于时代安排之转移的话
彼得的谨慎
彼得的陈述
惊讶与不情愿的表示
从旧的时代安排转向新的时代安排
转移失败

 读经:使徒行传十一章一至十八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行传十一章一至十八节。首先我们要看这些经节里所说到的一些事,然后我们要特别注意时代安排转移的需要。

使徒和犹太众弟兄的承认


那些奉割礼的人


 行传十一章一、二节说,『使徒和在犹太的众弟兄,听见外邦人也领受了神的话。及至彼得上了耶路撒冷,那些奉割礼的人和他争辩。』割礼是犹太人从他们先祖亚伯拉罕开始,所承继的一种外面规条,(创十七9~14,)使他们与外邦人不同且分别出来。这成了一种死的传统仪式,仅仅是肉体上的记号,没有任何属灵的意义,并且成了照着神新约的经纶,开展神福音的一大阻碍。(徒十五l,加二3~4,六12~13,腓三2。)

彼得的解释


 在三节,那些奉割礼的人对彼得说,『你进到未受割礼的人那里,和他们一同吃饭了。』从四节开始,彼得按着所发生之事的次序,给他们解释。他在十二节说,『那灵吩咐我和他们同去,不要疑惑。同着我去的,还有这六位弟兄,我们都进了那人的家。』这六位弟兄在彼得说话时同他在一起,为他所说的作见证。

 在十五至十七节,彼得接着解释说,圣灵降在那些在哥尼流家里的人身上,他就『想起主所说的话,约翰是在水里施浸,但你们要在圣灵里受浸。』(徒十一16。)然后在十七节彼得下结论说,『神既然给他们同样的恩赐,像给我们这些信靠主耶稣基督的人一样,我是谁,那能栏阻神?』

悔改以得生命


 十八节:『众人听见这话,就静默无声,只荣耀神说,这样看来,神也把悔改以得生命赐给外邦人了。』这一节的生命,希腊文是zoe,奏厄,指神的生命,(弗四18,)永远的生命,(约壹一2,)非受造、不能毁坏的生命,(来七16,)就是基督自己(约十四6,十一25,西三4)作为赐生命的灵,(林前十五45,)这灵是属于这生命的。(罗八2。)这生命乃是信徒悔改后,藉信入基督而得着的,(约三15~16,)使他们得享完全的救恩。(罗五10。)彼得传的福音所包含的神圣福分,不仅有赦罪(徒五31,十43)和得救,(徒二21,四12,)也有圣灵(徒二38)和生命。赦罪是对付人的罪,生命是对付人的死。(约五24,约壹三14,林后五4。)

需要时代安排的转移


从旧约经纶到新约经纶的转移


 使徒行传是非常具有时代意义的。『时代的』(dispensational)是『时代安排』(dispensation )的形容词。使徒行传具有时代意义,原因是这卷书描述在过渡时期里所成就的重大转移,就是从旧约经纶到新约经纶的转移。

 经纶的希腊文是oikonomia,奥依克诺米亚,意时代安排。因此,经纶与时代安排是同义辞 ;希腊文的oikonomia,奥依克诺米亚,等于英文的dispensation(时代安排。)

 在新约里,经纶一辞是指安排。神有一个安排,家庭管理,家庭行政。神的家庭管理或家庭安排,就是我们所说神的经纶。使徒行传里的转移,乃是从神的旧约安排转到神的新约安排。

从影儿到实际的转移


 神旧约的安排全然是预表、图像、影儿、预言的事。换句话说,神旧约的安排不是在实际里,乃是影儿,等候着应验。

 当三一神成为肉体,成了一个人的时候,从影儿到实际的转移就开始了。神旧时代安排里的一切都是影儿,但在神新约的安排里有实际。从影儿到实际的转移,开始于神的成为肉体,就是开始于耶稣的成孕,而成就于五旬节那天经纶之灵的浇灌。

经历转移的难处


 这时代安排的转移,在五旬节那天由于那灵的浇灌既已完全成就,一切影儿应当都成过去了。但那些神所拣选并使用的人,乃是在旧约的时代安排里受栽培,被神旧约的安排所浸透甚至构成的。结果,要他们绝对的弃绝那些事物就非常困难。

 我们拿彼得的事例来作说明。在主自己成就了那转移以后,彼得被主拣选并使用来执行祂新约的经纶。然而,彼得是被旧时代安排的事物所浸透并构成的。因这缘故,当彼得看见那大布的异象(大布里面有四足的走兽、爬虫、飞鸟),又有声音向他说,起来,宰了吃的时候,彼得却说,『主阿,绝对不可,因为一切凡俗并不洁之物,我从来没有吃过。』(徒十14。)主知道会有这样的情形,先已差遣一位使者到哥尼流那里,对他说到彼得。不仅如此,『彼得还反复思想那异象的时候,那灵对他说,看哪,有三个人来找你,起来,下去,和他们同往,不要疑惑,因为是我差他们来的。』(徒十19~20。)因着彼得爱主,至终往哥尼流家去。但这样作对彼得是非常困难的事。

 按照加拉太二章的记载,后来彼得对时代安排的转移又有难处。保罗告诉我们,从雅各那里来的几个人未到以先,彼得『惯常和外邦人一同吃饭;及至他们来到,他因怕奉割礼的人,就开始退去,隔离自己。其余的犹太人,也都随着他装假。』(加二12~13上)这里我们看见,甚至在行传十、十一章所记载的情形以后,彼得还装假,不敢公开在从耶路撒冷雅各那里来的弟兄面前,与外邦信徒一同吃饭。从这点我们看见,彼得要完全经历时代安排的转移是如何困难。

关于时代安排之转移的话


 我们已经指出,使徒行传是一卷具有时代意义的书。与使徒行传里时代安排的元素有关的一节经文,乃是一章八节,那里主告诉门徒说,『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人。』在主说这些话以前,门徒问祂说,『主阿,你复兴以色列国,就在这时候吗?』(徒一6。)主回答说,『父凭着自己的权柄所定的时候或时期,不是你们可以知道的。』(徒一7。)然后主说,圣灵要降临在他们身上,他们就必得着能力,作祂的见证人,直到地极。在一章八节主耶稣告诉门徒,祂要使用他们作祂的见证人,不仅在耶路撒冷和犹太全地的犹太人中间,也在撒玛利亚的人中间,甚至在地极所有的外邦人中间。门徒虽然听见这话,却不领悟主所说的。主耶稣在这简单的话中指明,门徒需要突破旧约的时代安排。我们从门徒的经历看见,听见是一回事,领悟并经历所听见的是另一回事。比方说,彼得听见主在一章八节的话,但是他对于主这话的应验有难处。

 主在一章八节说,门徒要在撒玛利亚作他的见证人,这话藉着传福音者腓利的传扬得了应验。我们在八章看见腓利福音化撒玛利亚,将许多撒玛利亚人带进基督的身体。此后,主要再往前去。主已经从耶路撒冷和犹太往撒玛利亚去,现在想要从撒玛利亚往外邦世界去。起初彼得不同意走这一步,但末了他接受主关于外邦人的话,与其它六位弟兄同往哥尼流家去。

彼得的谨慎


 按照十章二十三节,当彼得去该撒利亚哥尼流家的时候,『还有约帕的几位弟兄同着他去。』彼得在十一章十二节指出,有六位弟兄与他同去。我们曾经题过,彼得在这事例中没有单独行动,乃是根据基督身体的原则,和几位弟兄一同行动,使他们能作证,神怎样对待外邦人,就是藉着打破犹太的传统和习惯,将福音传给他们。不过,彼得也许不是那么熟悉身体的原则,他在这里的行动也许是出于谨慎,他需要保护自己免受奉割礼之人的批评。圣经没有记载主吩咐彼得带这六位弟兄与他同去,也没有告诉我们哥尼流邀请他们与彼得同去。这六位既不是奉主差遣,也不是应哥尼流邀请,他们乃是由彼得带著作为他的保护。我们可以说彼得持守身体的原则。然而,我们若能问他这件事,他也许会说,『你们说我照着身体的原则行动,这太过奖了。我带六位弟兄同行乃是作我的保护,我怕在耶路撒冷的犹太弟兄定罪我。所以,我带着六位弟兄同去该撒利亚作为防范。』

 彼得不仅带这六位弟兄从约帕到该撒利亚去,也带他们同往耶路撒冷去。彼得知道他在耶路撒冷会面临麻烦,他会因着在该撒利亚所作的遭受批评。他知道他需要见证人。他是耶稣基督的见证人,而他带到耶路撒冷的六位弟兄是他的见证人。

 及至彼得上了耶路撒冷,『那些奉割礼的人和他争辩,说,你进到未受割礼的人那里,和他们一同吃饭了。』(徒十一2~3。)在耶路撒冷的圣徒听说在该撒利亚所发生的事,就是彼得在哥尼流家所作的事。那些奉割礼的人向彼得问起这件事。他们似乎对他说,『彼得,你作了什么事?你带头与未受割礼的人交往,与他们一同吃饭!这是怎么回事?』

彼得的陈述


 按照四节,彼得开始按着次序解释在哥尼流家所发生的事。我多年前读十一章一至十八节的叙述,认为彼得对那些受割礼的人,将事情解释得很属灵。然而,后来我看见彼得实际上是有点软弱,有点害怕那些奉割礼的人。不论当时情况如何,彼得将事情解释得非常美好。

 彼得陈述到末了,说,『我一开讲,圣灵便降在他们身上,正像当初降在我们身上一样。我就想起主所说的话,约翰是在水里施浸,但你们要在圣灵里受浸。神既然给他们同样的恩赐,像给我们这些信靠主耶稣基督的人一样,我是谁,那能拦阻神?』(徒十一15~17。)彼得的陈述是绝佳的,我们可以向他学习。

惊讶与不情愿的表示


 十八节说,『众人听见这话,就静默无声,只荣耀神说,这样看来,神也把悔改以得生命赐给外邦人了。』这一节『这样看来』一辞不是积极的,因为这不是指明心甘情愿。那些奉割礼的人惊讶神叫外邦人悔改以得生命。他们惊讶而且不情愿的接受这项事实,都由『这样看来』指明出来。

 实际上,那些奉割礼的人不该惊讶神叫外邦人悔改以得生命。在一章八节,主耶稣已经吩咐门徒,他们要在耶路撒冷、犹太、撒玛利亚,甚至地极,包括一切外邦地,作祂的见证人。那是主的命令,但门徒不领悟,也不接受。那些奉割礼的人听见主在外邦人中间行动的刚强见证以后,只能说,『这样看来,神也把悔改以得生命赐给外邦人了。』

从旧的时代安排转向新的时代安排


 我们需要有深刻的印象,使徒行传是一卷具有时代意义的书。时代安排的改换是使徒行传中很强的一点。说到时代安排的改换,意思就是在这卷书中我们看见重大转移的需要,重大转变的需要。这转移,转变,乃是从旧的时代安排转向新的时代安排。

转移失败


 在使徒行传里,早期信徒,包括使徒,是处于过渡时期。我们已经指出,对于神弃绝犹太教的事物,甚至使徒也没有清楚的异象。所以,彼得和其它使徒并没有成功的经过这过渡时期。实际上他们大大的失败了。这引起召会与犹太教的搀杂,而早期在耶路撒冷的召会并不定罪犹太教。因此神只好使用提多带着罗马军队,在主后七十年毁灭耶路撒冷、圣殿、以及犹太宗教。藉着提多,在耶路撒冷的宗教搀杂也被了结。但愿我们都从使徒行传的记载,看见时代安排转移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