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篇 扫罗的悔改(一)
总纲目




扫罗的三重资格
残害召会
逼迫这道路上的人
被主遇见
天上的光与天上的声音
团体的『我』
听到福音,直接蒙主拯救
主对付扫罗
亚拿尼亚的印证
与基督的身体联合
蒙拣选的器皿
领受圣灵并受浸

 读经:使徒行传九章一至十九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扫罗的悔改。

扫罗的三重资格


 行传九章一节说,『扫罗仍然向主的门徒,口吐威吓凶杀的话。他来到大祭司跟前。』扫罗赞同司提反被杀,(徒七60,)用石头打司提反的人把自己的衣服放在扫罗脚前。(徒七58。)扫罗这个逼迫者,是个有坚强意志的青年人。

 扫罗生在大数,一个文化很高的城,在那里的大学接受希腊教育。在行传二十二章三节,他说,他『在迦玛列脚前,按着我们祖宗严紧的律法受教。』这指明他从一位伟大的拉比迦玛列,接受宗教教育。无疑的,扫罗是希腊和希伯来这两种语言的学者,也在希腊文化和希伯来宗教里受过训练。不仅如此,他是罗马公民。我们在他身上看见西方文化三个主要的元素:希伯来宗教、希腊文化、罗马政治。他按着希伯来宗教受教,在希腊文化里受训练,又是罗马帝国的公民。也许他的父母或祖父母成了罗马公民,扫罗本人生来就是罗马人。(徒二二25~28。)所以,扫罗有三重资格-希腊文化、希伯来宗教、罗马政治。

 主是主宰一切并无所不知的。司提反受的教育似乎比彼得和约翰好;彼得和约翰是没有学问的加利利渔夫。但司提反不像扫罗在西方文化的三种元素上那样有资格。在腓立比三章五节,保罗描述自己是『希伯来人所生的希伯来人,』因他生来就是希伯来人,又在希伯来宗教里受过良好的教育。没有一个人像他那样够资格,担负将神新约经纶带到外邦世界的使命。

残害召会


 在主得着扫罗以前,扫罗是被撒但得着的。撒但必定知道扫罗是个重要人物。撒但不仅得着扫罗,也煽动他带头逼迫跟从耶稣的人。当逼迫的人用石头打司提反的时候,扫罗看守他们的衣服。司提反死后,『扫罗却残害召会,逐家进去,连男带女拉去下在监里。』(徒八3。)路加特意用『残害』一辞是很有意义的,指明扫罗想要毁灭、破坏全召会,以及所有跟从耶稣的人。

 扫罗逼迫在耶路撒冷的信徒还不满足,他来到大祭司跟前,『向他求文书给大马色的各会堂,若是找着这道路上的人,无论男女,都可以捆绑带到耶路撒冷。』(徒九2。)按照九章十四节,扫罗有权柄捆绑一切呼求主耶稣之名的人。扫罗想要去大马色,因为有许多分散的圣徒在那里。他打算去那里捉拿一切呼求主名的人。

逼迫这道路上的人


 九章二节说,扫罗的意图是要找着『这道路上的人,』把他们『捆绑带到耶路撒冷。』这里的道路,是指在神新约经纶里主完全的救恩。这道路就是神藉着基督的救赎和那灵的涂抹,将祂自己分赐到信徒里面的路;就是信徒有分于神并享受神的路;就是信徒藉着享受神而在灵里敬拜祂,并藉着与受逼迫的耶稣是一而跟从祂的路;就是信徒被带进召会中,并被建造在基督的身体里,为耶稣作见证的路。

 九章二节的道路包括彼后二章二节、十五节、二十一节所说真理的路、正路、义路。真理的路就是基督徒按着真理生活的途径;这真理乃是新约内容的实际。(提前二4,三15,四3,提后二15,18,多一1。)这途径按照它各种的特点,有别的名称,如正路、义路、平安的路、(路一79,罗三17、)救人的道路、(徒十六17、)神的道路、(太二二16,徒十八26、)主的道路、(约一23,徒十八25、)这道路;(徒十九9,23,二二4,二四22;)以及被毁谤为异端的道路。(徒二四14。)

被主遇见


 扫罗在往大马色的路上,也许十分喜乐,十分兴奋。他可能对自己说,『我从大祭司得了权柄,要捆绑一切呼求耶稣之名的人。我要去大马色捉拿一切呼求这名的人,把他们带到耶路撒冷,下在监里。』

天上的光与天上的声音


 当扫罗前往大马色的时候,主耶稣在观看他。主没有立刻向扫罗显现,一直等到他『将近大马色。』(徒九3。)『忽然有光从天上四面照着他,他就仆倒在地,听见有声音对他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徒3下~4。)扫罗必定因着从天上来的光,并呼叫他名的声音而大为震惊。扫罗以为他仅仅是在逼迫跟从耶稣的人。现在有声音从天上告诉他说,他是在逼迫诸天之上的这一位。扫罗大为惊奇,他经历了天上的光、天上的声音和天上的一位。扫罗自然而然的说,『主阿,你是谁?主说,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稣。』(徒九5。)扫罗不认识主,却称祂为主。

 扫罗也许对自己说,『我从来没有逼迫过耶稣,我乃是逼迫司提反和其它跟从耶稣的人。我以为耶稣是在坟墓里,但祂现今竟从诸天临到我。』

团体的『我』


 按九章四节,主耶稣问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这里的『我』是团体的,包括主耶稣和祂所有的信徒。扫罗没有这启示,以为他从前是逼迫司提反,和别的他认为在异端的道路上跟从耶稣的人,(徒二四14,)却不晓得他逼迫这些人,就是逼迫耶稣,因为他们藉着相信祂与祂联合,就与祂是一。扫罗认为他是逼迫地上的人,绝没有想到他是摸着天上的人。使他非常惊奇的是,有声音从天上对他说,祂就是他所逼迫的那位,祂的名是耶稣。对扫罗而言,这是全宇宙中独特的启示!藉此他开始看见,主耶稣和祂的信徒是一个伟大的人-那奇妙的『我。』这必定使他印象深刻,影响他后来关于基督与召会是神极大奥秘的职事,(弗五32,)并为他独特的职事立下稳固的根基。

听到福音,直接蒙主拯救


 路加没有记载扫罗转变的细节,但我们能够看见,主耶稣向扫罗传了全备的福音。扫罗实在听到了福音。有些人也许希奇我们怎能这样说。他们也许指出,从天上来的声音一点没有说到钉十字架、救赎的血或复活。然而,我们需要看见,耶稣这名乃是全备的福音。扫罗是罪人,是反对者,但他必定知道这名的意义,因为他懂得希伯来文和希腊文。他必定领悟耶稣的意思是耶和华救主。这不是福音吗?我们听到耶稣,不就是听到福音吗?谁是耶和华救主?保罗必定知道耶稣这名的意义。

 在九章六节主耶稣对扫罗说,『起来,进城去,你所当作的事,乃有人告诉你。』扫罗悔改以后,主不愿直接告诉他当作什么,因为他需要基督身体的一个肢体,引他进入与这身体的联合里;他是直接因主得救并归向主的,并不是间接经由任何管道。主若不从祂的身体差遣一个肢体去接触他,祂身体的肢体就难以接纳他。(参徒九26。)

主对付扫罗


 八节说,『扫罗从地上起来,睁开眼睛,竟不能看见什么;有人拉着他的手,领他进了大马色。』这是主对付扫罗。在这以前,他认为自己学识非凡,知道一切关于神和人的事。现今主使他瞎了,不能看见什么,直到主开了他的眼睛,特别是开他里面的眼睛,并托付他去开别人的眼睛。(徒二六18。)

亚拿尼亚的印证


与基督的身体联合


 在九章十至十九节我们看见,扫罗的悔改藉着亚拿尼亚得着印证。十、十一节说,『当时在大马色有一个门徒,名叫亚拿尼亚,主在异象中对他说,亚拿尼亚。他说,主阿,看哪,我在这里。主对他说,起来,往那叫直的街上去,在犹大的家里,寻找一个大数人名叫扫罗。看哪,他正在祷告。』主差遣亚拿尼亚,祂身体的一个肢体,去扫罗那里,将扫罗引进与基督身体的联合里。这必定使扫罗对基督身体的重要有深刻的印象,帮助他晓得,得救的信徒需要基督身体的肢体。

蒙拣选的器皿


 在九章十二节主告诉亚拿尼亚,扫罗『在异象中看见一个人,名叫亚拿尼亚,进来按手在他身上,叫他能看见。』叫瞎眼的扫罗能看见,是叫他得着完全的拯救。这对他极为重要,特别是叫他里面的眼睛得开启,看见关于神的奥秘和神经纶的事。

 在十三、十四节亚拿尼亚说,『主阿,我听见许多人说到这人,他在耶路撒冷向你的圣徒行了多少恶事,并且他在这里有从祭司长得来的权柄,要捆绑一切呼求你名的人。』这指明呼求主名在早期是跟从主之人的记号。(林前一2。)这种呼求必定是别人听得见的,因而成了一个记号。

 在十五、十六节,主对亚拿尼亚说,『你只管去,因为这人是我所拣选的器皿,要在外邦人和君王并以色列子孙面前,宣扬我的名;我要指示他,为我的名必须受许多的苦难。』因着扫罗是主所拣选的器皿,所以他从母腹里就被分别出来,并且蒙主呼召。(加一15。)主是主宰一切的,能按着祂在永远里的拣选,使最凶暴的逼迫者成为器皿,成为领头的使徒,传扬福音并走他原先所抵挡并逼迫的路,以完成祂的使命。至终,抵挡的扫罗在庆祝基督胜过所有仇敌的凯旋行列中,成了基督所征服的俘虏,尽他得胜的福音职事。(林后二14。)

领受圣灵并受浸


 十七节说,『亚拿尼亚就去了,进了那家,按手在扫罗身上,说,扫罗弟兄,在你来的路上向你显现的耶稣,就是主,差遣我来,叫你能看见,又被圣灵充溢。』扫罗的事例很特别,因为他这个最显要的逼迫者,是在去逼迫信徒的路上,直接被主从天上拯救的。因此,他像撒玛利亚的信徒,(徒八14~17,)和以弗所的十二个门徒一样,(徒十九1~7,)需要基督身体的一个肢体,藉按手将他引进与基督身体的联合里。

 九章十七节的被圣灵充溢,乃是外面被充溢。按神新约经纶里救恩的原则,扫罗在亚拿尼亚来按手在他身上以先,在他悔改时,必定已经在素质一面受了生命的圣灵。在亚拿尼亚来以前,他在祷告主,(徒九11,)指明他已经信主,并且呼求祂,(罗十13~14,)就如他所损毁并要捉拿的那些信徒一样。但因他不是藉着基督身体的肢体得救的,圣灵就没有在经纶一面降在他身上,直到代表基督身体的亚拿尼亚来了,使他与基督的身体联合。才降在他身上。

 十八、十九节接着说,『扫罗的眼睛上,好像有鳞立刻掉下来,他就能看见,于是起来受了浸,吃过饭,就健壮了。扫罗和大马色的门徒同在了一些日子。』扫罗的事例和埃提阿伯的太监一样,教训我们要注意灵浸,也要注意水浸;水浸表征信徒与基督的死和复活联合为一。(罗六3~5,西二12。)灵浸产生在素质一面的生命里,和经纶一面的能力里,信徒与基督联合的实际;水浸是信徒对灵浸之实际的确认。这二者都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