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篇 藉着彼得一班同工的职事,在犹太地的繁殖(十八)
总纲目




主保留经纶的灵
防止独立的态度
一个特别的事例
基督身体的开展
信徒浸入主耶稣的名里
信徒与基督的身体联合
西门的事例
见证主的话
腓利离开在撒玛利亚的工作

 读经:使徒行传八章十四至三十五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继续来看行传八章所陈明的榜样。

主保留经纶的灵


 行传八章十四至十六节说,『使徒在耶路撒冷,听见撒玛利亚人领受了神的话,就打发彼得、约翰往他们那里去,既到了,就为他们祷告,要叫他们受圣灵;因为圣灵还没有降在他们任何人身上,他们只是浸入主耶稣的名里。』在这些经文里,我们看见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分散的圣徒在传福音的事上作得很好。他们带着福音移民,腓利也加强了他们对福音的传讲。结果,他们完成了奇妙的工作。然而,主虽然藉着分散的圣徒和传福音者腓利的传扬作了许多,但祂保留了一件事-经纶的灵。按八章十四至十六节,撒玛利亚信徒还没有接受经纶的灵。彼得和约翰被打发到他们那里去,为他们祷告,要叫他们在经纶一面受圣灵。

防止独立的态度


 我们在这些经文中,看到关于福音工作重要的榜样。我们从这榜样看见,福音工作不该向基督的身体独立。分散的圣徒和传福音者腓利完成了很好的工作。但主若不保留些什么,他们可能受鼓励要独立。他们可能说,『彼得、约翰,我们所作的,和你们在耶路撒冷所作的一样。你们能作的,我们也能作。』为着防止这样独立的态度,主保留了经纶的灵。

一个特别的事例


 按照八章十五节,彼得和约翰为撒玛利亚信徒祷告,要叫他们受圣灵。这里的情况与二章三十八节的不同。在那里使徒传讲并供应基督,听见的人悔改相信祂,却领受三一神这奇妙的灵。这含示这灵就是复活升天的基督自己。二章三十八节的领受圣灵是在素质与经纶两方面,意义是普遍的,包罗一切的,与八章十五至十七节的领受圣灵不同,这是专指在经纶一面,领受降在信徒身上的圣灵。

 十六节告诉我们,在彼得和约翰来到以前,圣灵还没有降在撒玛利亚信徒身上。这不是说,撒玛利亚信徒在信主时,没有在里面素质一面受到圣灵。照新约以弗所一章十三节和加拉太三章二节的教训,他们信而重生时,应该已经在素质一面受了圣灵。(约三6,36。)但他们还没有在经纶一面受到圣灵,使他们与基督的身体联合。圣灵没有在外面和经纶一面降在他们身上,原因乃是要等使徒来,将他们带进与基督身体的联合里,因为召会的实际建立,是藉着使徒在耶路撒冷开始的。但哥尼流家里的人与这事例不同,他们在信主时,就在里面素质一面受了圣灵,使他们重生,同时也在外面经纶一面受了圣灵,使他们浸入基督的身体,(林前十二13,)并与基督的身体联合;因为那时福音是直接由彼得传的,他在召会开始实际建造的事上,扮演了主要的角色。

基督身体的开展


 我们需要从这里所陈明的榜样,学习在我们的福音工作上,不向基督的身体独立。假设有人移民到某地,开始在那地作工,这些圣徒若认为自己凡事都能作,就可能向基督的身体独立。这就是说,他们实际上成了分裂,成了宗派。

 行传八章的榜样启示,基督身体的头是主宰一切的。祂把许多东西赐给了撒玛利亚信徒,但直等使徒来到,按手在信徒身上,才把经纶的灵赐给他们。惟有在那时,经纶的灵才降在这些初信的人身上。

 今天多数信徒中间的光景,与行传八章的大不相同。基督教工人常持一种态度,认为他们够资格作一切事。今天开办所谓的召会,似乎比开餐厅还容易,至少是一样的容易。这光景是何等可悲!

 在行传八章中,当移民的人从耶路撒冷出来时,并没有建立他们自己的召会。相反的,他们乃是开展基督的身体。在撒玛利亚的工作需要使徒的印证。因此,彼得和约翰印证了初信的人,并藉着按手在他们身上,将他们联于基督的身体。然后那灵在经纶一面降在这些信徒身上,使他们与基督的身体联合。由此可见,在撒玛利亚的工作不是独立的工作,个别的工作。在撒玛利亚所产生的,乃是基督身体真正的开展。在那地的召会,不是独立、个别的属于移民的圣徒,也不是个别、独立的属于腓利的工作。不,这是基督身体的一部分。这就是说,藉着移民和腓利的传福音所产生的,乃是基督身体的一部分。自然而然的,基督身体的一得着了维持。这与今天的光景不同。

信徒浸入主耶稣的名里


 八章十六节说,在使徒来到撤玛利亚以前,那里的信徒『只是浸入主耶稣的名里。』请注意这节不是说在这名里受浸,乃是说浸入这名里。名是指人位。浸入主耶稣的名里,就是浸入主的人位里,与钉十字架、复活、升天的基督联合,与活的主有生机的联结。

 在马太二十八章十九节,主嘱咐门徒要将信徒浸入父、子、圣灵的名里。但后来实行时,在行传八章十六节和十九章五节,信徒是浸入主耶稣的名里;在罗马六章三节和加拉太三章二十七节,是浸入基督。这指明:(一)浸入主耶稣的名里,等于浸入父、子、圣灵的名里,因为主耶稣乃是三一神,就是神自己的具体化身;(西二9;)(二)浸入三一神的名里,或浸入主耶稣的名里,等于浸入基督的人位里。

 撒玛利亚的信徒既已浸入主耶稣的名,就是浸入主自己,他们就必在里面,素质一面受了生命的灵,使他们不仅从主而生,也与主联合,(林前六17,)纵然他们在外面,经纶一面还没有受到能力的灵。

信徒与基督的身体联合


 八章十七节,『于是使徒按手在他们身上,他们就受了圣灵。』彼得和约翰受差遣到撒玛利亚,不仅是要证实腓利所传的福音,(这腓利是七个被派服事饭食的人之一,)也是要藉着按手在撤玛利亚人身上,将在撒玛利亚的召会带进与基督身体的联合里。(在撒玛利亚的召会是由撒玛利亚人组成的,而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没有来往。)圣灵承认这按手,降在撒玛利亚人身上,表明他们与基督身体的联合。这样,撒玛利亚信徒除了在信主耶稣时,在素质一面受了圣灵之外,也在经纶一面受了圣灵。

西门的事例


 在八章九至十三节,我们看见在撒玛利亚城里有一个行邪术,名叫西门的人信了主,也受了浸。他看见藉着使徒的按手,便有那灵赐下,『就拿钱给他们,说,把这权柄也给我,叫我手按着谁,谁就可以受圣灵。』(徒八18~19。)西门的请求,指明他行邪术使人惊奇,(徒八9,)是为着钱。

 在二十节彼得对西门说,『你的银子和你一同毁坏罢,因你以为神的恩赐,是可以用钱买得的。』这里的『毁坏,』不是永远的灭亡,乃是一种刑罚,如在希伯来十章三十九节和马太七章十三节者。这特别是指人的行为和工作遭毁坏。(林前三15。)西门信了福音,也受了浸;(徒八13;)因此,他应当已经初步得救,但还没有在与钱有关的恶念和恶行上得救。所以他当为这恶悔改,使他得着主的赦免;否则就要和他的银子同受刑罚。

见证主的话


 说到彼得和约翰,八章二十五节说,『使徒既郑重见证并讲论了主的话,就回耶路撒冷去,一路在撒玛利亚好些村庄传扬福音。』见证主的话是用个人对主的经历作证,讲论主的话是按着主的启示传扬并教导。我们要作见证,就需要对主或属灵的事物有看见并享受的经历。

腓利离开在撒玛利亚的工作


 八章二十六节说,『有主的一位使者对腓利说,起来,向南走,往那从耶路撒冷下迦萨的路上去,那路是旷野。』这里我们看见,腓利离开了撒玛利亚的工作。他传福音给一个埃提阿伯人,然后被主的灵提去。(徒八39。)在这里我们看见,关于福音工作的另一个榜样。腓利在撒玛利亚的工作上,扮演了主要的角色。毫无疑问,信徒信任他,也倚靠他。但突然间,一位天使告诉他,起来,向南走。虽然腓利对撒玛利亚的信徒有很大的帮助,但天使一要求,他即刻就能离开那里的工作。

 从腓利离开撒玛利亚的工作这榜样,我们看见一个重要的原则,就是:每当我们前往一地,在那地建立了召会,就该预备好离开,甚至被『提去。』然而,我们在一地建立了刚强的召会,多半会有留下的倾向。我们会说,『这城将成为我的家。我要在这里买房子定居。』把你从你所建立的召会『提了去,』你会高兴吗?按这里的榜样,我们必须预备好,离开任何藉着我们建立的工作。这就是说,我们该时时预备好,从一地的工作中被提去。

 没有一个工作该留在我们手中。被提去,意思就是不把工作留在自己手中。无论我们作了多少或完成了多少,都必须预备好将我们的工作留给召会,留给圣徒,留给主,并让圣灵把我们提去。

 我从自己的经历,能见证关于跟从腓利离开撒玛利亚工作这榜样的事。我曾在烟台、上海和台湾岛上作工。虽然我在那些地方作了许多,但我时时预备好离开。时间一到,我果真离开了烟台、上海和台湾。

 传道人或牧师很容易将他的工作视为他的事业。我们若这样作,就会把工作留在自己的『口袋』里。一旦召会藉着我们建立起来,就成了我们『口袋里的召会。』这不该是我们在主恢复里的作法。我们在一地无论为主作了多少,都必须时时预备好离开,把工作留给召会、圣徒和主自己。这是重要的原则,我们今天需要跟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