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篇 藉着彼得一班同工的职事,在犹太地的繁殖(十五)
总纲目




受抵挡、被捉拿
逼迫者的控告
时代的转换与过渡时期
今天的光景

 读经:使徒行传六章八至十五节。

 行传六章八节至八章三节描述犹太宗教徒逼迫的扩增。六章八节至七章六十节叙述司提反的殉道。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六章八至十五节。

受抵挡、被捉拿


 六章八节说,『司提反满有恩典和能力,在民间行了大奇事和神迹。』我们已经指出,成为肉体、钉十字架、复活、升天的基督乃是神中心的见证,奇事神迹并不是这见证的一部分,也不是神完全救恩的一部分。

 九、十节接着说,『当时有一些称为利百地拿会堂的人,并古利奈、亚力山大、基利家、和亚西亚等各处会堂的人都起来,和司提反辩论。司提反凭智慧和那灵说话,他们抵挡不住。』九节说到利百地拿会堂。利百地拿是一班解脱奴隶身分而得自由的人。耶路撒冷有许多会堂,是由归回的犹太人,照着他们在散居之地所说的语言分别成立的。(参徒二9~11。)『会堂』的原文由『一起』与『带来』所组成,意集合、聚集、会众;转意为聚集的地方。本辞在新约用以指犹太人的聚集(徒十三43,九2,路十二11)和聚集的地方,(路七5,)在那里他们研读圣经,寻求关乎神的知识。(路四16~17,使十三14~15。)在耶路撒冷,有好些各类的犹太会堂。

 六章十一至十二节说,『于是他们教唆人,说,我们听见他说谤讟摩西和神的话。并且他们耸动了百姓、长老和经学家,他们就忽然来捉住他,把他带到议会去。』议会,是犹太人的最高法庭,由祭司长、长老、律法师、和经学家所组成。这议会将主耶稣定了死罪(太二六59)并逼迫众信徒。这指明犹太教已经落在神的仇敌撒但手中,被撒但用以阻挠并图谋破坏神新约经纶的行动,这行动是为着完成祂永远的定旨。

逼迫者的控告


 十三、十四节接着说,『设下假见证人,说,这个人说话,不住的蹧践这圣地和律法。我们曾听见他说,这拿撒勒人耶稣要毁坏此地,也要改变摩西所交给我们的规例。』十三节的『这圣地』指圣殿。(太二四15,诗六八35,结七24,二一2。)

 十五节说,『在议会里坐着的人,都定睛看他,见他的面貌好像天使的面貌。』司提反的面貌好像天使的面貌,这事实指明他有天上的容貌。司提反是地上的人,但在遭逼迫时却有天上的容貌。

时代的转换与过渡时期


 按照十四节,反对者控告司提反说,耶稣要毁坏圣殿,并要改变摩西所交给他们的规例。这指明当时在信徒中间,必定流传关于圣殿要被毁的话,如主在马太二十三章三十七至三十九节与二十四章二节所预言的;也流传关于律法时代要结束的话,如主在马太十一章十三节所说的。反对的犹太人曲解信徒的话,正如他们在马太二十七章四十节将主钉在十字架上时,曲解祂在约翰二章十九节所说的话。毫无疑问,犹太人的抵挡是撒但所煽动的,以阻挠神新约的经纶。撒但的煽动所用的根据,乃是时代的转换,这抵触了犹太教的传统。神新约的经纶,是要得着一个绝对从犹太教分别出来的所时代。这触犯犹太人历代所承袭的传统,就得罪了犹太人,激起他们的反对。这反对在福音书主尽职时就开始了,到使徒行传使徒尽职时变得更猛烈,当时主新约的行动正处于过渡时期。

 按路加在使徒行传的记述,犹太人中间的召会,包括早期使徒在内,因着他们犹太背景的余留影响,以及他们犹太亲族的纠缠反对,并没有成功的度过这时期。在使徒行传,这难处一再回头搅扰他们。(徒十一1~3,十五1~5,二一18~26。)甚至使徒保罗末次访问耶路撒冷时,也险些被带回到犹太教的作法里。(徒二一20~26。)

 在使徒行传,犹太信徒仍然遵守旧约的律法,如雅各和耶路撒冷的众长老,在行传二十一章二十节对保罗说的话所指明的。雅各和耶路撒冷的众长老,以及成万的犹太信徒,仍留在基督徒信仰与摩西律法的混杂里。他们甚至劝保罗实行这种半犹太教的混杂作法。(徒二一17~26。)他们不知道律法时代已经完全过去,恩典时代该受完全的尊重;凡不顾这两个时代的分别的,就是抵挡神时代的行政,就是严重破坏神建造召会作基督彰显的经纶计划。

 以色列人有藉摩西所颁赐的律法。他们也有那包括圣殿、祭司和祭物的敬拜体系。对以色列人而言,律法与作他们敬拜中心的圣殿是两件主要的事物。律法与圣殿都是基督的预表。神的心意不是要有字句的律法与物质的圣殿。神的心意乃是要为着神新约的经纶,有活的基督作生命之律,并有基督作活的圣殿。神渴望有基督作我们里面活的律法,并作我们外面活的圣殿,使祂得以完成祂新约的经纶。这经纶绝对是三一神使自己与祂所拣选的人调和,好产生团体的实体作祂的彰显。这是神从创世记一开始就有的心意。然而,以色列人却照着死的字句,按传统的作法重视律法与圣殿。

 律法颁赐约一千五百年以后,三一神成为肉体而来。有一天,成为肉体的这一位说,『众申言者和律法申言,到约翰为止。』(太十一13。)这指明旧约时代的结束。虽然律法的原则不能结束,但律法的时代已经了结。

 不仅如此,在马太二十三章三十七至三十九节,主弃绝耶路撒冷及其圣殿。在三十八节祂说, 『看哪,你们的家要成为荒场,留给你们。』这里的『家』指神的家,就是殿。(太二一12~13。)这关于殿要成为荒场的预言,相当于主在马太二十四章二节所说关于殿的预言:『我实在告诉你们,将来在这里,绝没有一块石头留在石头上,不被拆毁的。』这应验在主后七十年,提多帅领罗马军队毁灭耶路撒冷的时候。所以,在马太二十三章三十八节与二十四章二节,主向祂的门徒指明,那已经成为神经纶之阻挠的物质圣殿,要被拆毁。

 主耶稣清楚的指明律法要结束,圣殿要被毁。毫无疑问,祂的话给门徒深刻的印象。圣殿和律法既是犹太人的大事,门徒必定交通过关于律法的结束与圣殿的被毁。

 主升到诸天之上,并将那灵浇灌下来,门徒中间就有了得胜的行动。反对者开始曲解信徒中所流传关于律法时代的结束,并圣殿的被毁的话。反对者特别控告司提反『说谤讟摩西和神的话,』并控告他曾说,『这拿撒勒人耶稣要毁坏此地,也要改变摩西所交给我们的规例。』 (徒六11,14。)无疑的,反对者在曲解真理。主耶稣说过律法时代结束和圣殿被毁的话,但反对者曲解了祂的话。

 旧时代乃是律法和圣殿的时代。新时代乃是基督作生命之律并基督作活殿的时代。在这两个时代之间有一段过渡时期。神要将祂所拣选的人从旧时代转移到新时代。所有早期的门徒,包括彼得,都在经历神的转移。他们生在旧时代,随着那时代的知识长大。因此,他们是旧时代的人。然而,他们蒙了主的呼召,与主同在三年半之久。不仅如此,在主复活之后,他们又奇妙的、属灵的与主同在四十天。我们也许以为,这足以叫神将他们从旧时代完全转移到新时代,从字句的律法和物质的殿转移到作生命之律并作活殿的基督。虽然他们已经这样认识了基督,却仍然在犹太教强烈的影响之下,并且受他们犹太亲族的包围。所以,他们很难从旧的背景得释放。

 主耶稣肉身的兄弟雅各特别是这样。雅各敬虔、虔诚,深受犹太人尊敬。他很难从犹太教的背景转移出来,反而带头留在那里,如行传二十一章的记说所指明的。

 按照行传二十一章,保罗末次访问耶路撒冷时,去见雅各,长老们也在那里。(徒二一18)雅各鼓励保罗回头实行犹太教的作法:『我们这里有四个人,都有愿在身;你带这些人去,与他们一同行洁净的礼,替他们缴费,叫他们得以剃头,这样,众人就可知道,先前所听说你的事都是虚的,反而你自己却是按规律而行,遵行律法。』(徒二一23~24。)保罗听从这劝告,同那些许了愿的人一起到殿里去。很难相信,保罗写了罗马书和加拉太书,指明律法时代已经结束之后,会作出这样的事。但保罗在行传二十一章,胜不过犹太教的环境。

 按照使徒行传的记载,在耶路撒冷的召会,包括十二个使徒,都没有成功的度过那段过渡时期。他们失败了。他们没有完全转移,这是主差遣罗马军队毁灭耶路撒冷及其圣殿的一个原因。在耶路撒冷那里宗教的混杂,也在那时被毁灭了。

今天的光景


 论到需要从旧时代过渡到新时代,我们不仅要注意圣经的知识,也要注意对今天光景的应用。不仅旧约的事物成了传统的宗教;甚至新约的事物也被人以传统的方式来使用。第一世纪末以前,基督徒就开始使神新约经纶的事物成为宗教的传统。你若研读召会历史,会看见这堕落在使徒时代过后就临到了。至终,到了二十世纪,基督教所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就是一种传统的作法。结果,我们看不见神真正的新约经纶。

 我们在主的恢复里是何等的蒙怜悯!我们可以诚实的说,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已经真正被带回神新约的经纶。我信那些在天主教和公会里的人,若参观召会的擘饼聚会,并对所观察的诚实,他们会承认我们中间的确有一些神新约经纶的真东西。

 基督教已经成为传统的宗教。许多世纪以来,神新约经纶的一些事物已被用作形成传统的元素。正如彼得、约翰生于并长于旧时代的传统,我们许多人也生于基督教的传统,并照着那些传统长大。因此,主需要恢复祂真正的新约经纶。

 正如彼得、约翰处于过渡时期,我们今天也处于过渡时期。当我们正过渡到神新约经纶之时,我们该因着雅各、彼得和其它人的失败得到警告,从他们的失败有所学习。我们该学习不在意任何传统,不受任何宗教的影响。我们需要确定并绝对的为着主的转移,叫我们脱离传统,被带回神纯正的新约经纶。什么是神新约的经纶?神新约的经纶不是别的,就是耶稣基督这位神人作我们的一切。祂是我们的律法,我们的圣殿,我们的一切。

 在这使徒行传的生命读经里,我们不是仅仅照着字句来学习圣经。我们的兴趣不只是要获得圣经知识。凭着主的怜悯,我们需要乐意被带到祂真理的深处,使我们看见神的心意。神的子民需要领悟,今天宗教的光景远离了神的心意。我盼望神怜悯所有蒙祂拣选的人,包括所有在罗马天主教和公会里的信徒,使他们可以看见圣经里关于神新约经纶真正的光和启示。我们这些在主恢复里的人,为着祂在神圣话语中关于祂的经纶所给我们看见的,感谢祂。愿我们都得着主的帮助,看见圣经里神圣真理的光,使我们完全被带进神新约的经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