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篇 藉着彼得一班同工的职事,在犹太地的繁殖(十四)
总纲目




七位执事的选立
召会生活的一个难处
七个满有那灵的人
作我们今日的榜样
两位有独特恩赐的弟兄
没有选立带头的
神话的扩长与门徒的繁增

 读经:使徒行传六章一至七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行传六章一至七节。在六章一至六节,有七位执事的选立;在七节,我们看见神话语的扩长与门徒的繁增。

七位执事的选立


召会生活的一个难处


 六章一节说,『那些日子,门徒繁增,有说希利尼话的犹太人,埋怨希伯来人,因为在每天的供给上,忽略了他们的寡妇。』希伯来人就是说希伯来话的犹太人。召会生活在最初实行的时候,不同的语言曾造成难处;妥善的照顾解决了这难处。

 召会生活中当有难处。这些难处不是由外人引起的。而是由召会中的人引起的。使徒行传记载的第一个难处,是由一对有野心且不诚实的夫妇,亚拿尼亚与撒非喇所引起的。神主宰的审判解决了那难处。由此可见,我们对召会中的某些难处不需要作得太多,因为主主宰的权柄会照管那些难处。然而,在行传六章有另一种难处-语言或种族的难处。表面看来,在耶路撒冷召会的难处,是那些说希伯来话和说希腊话的圣徒之间语言的难处;实际上,这主要的不是语言的难处,而是种族的难处。

 我们从行传二章知道,犹太人从他们散居之地来到耶路撒冷守五旬节。那些散居别族的人,逐渐说起别族的语言。因此,他们来耶路撒冷庆祝五旬节的时候,不会说希伯来话,只会说他们的本地话。特别是希利尼人说希利尼话。语言的不同成了难处。事实上,难处的源头不是语言,乃是种族。全人类若是出于一个种族,可能就只有一种语言。不同的语言是不同种族的结果。根据创世记十一章,这难处的源头乃是巴别。

 我们从经历知道,在召会生活里圣徒中间不同语言所引起的难处。譬如,我们在台湾岛传福音带得救的人中,有许多是说不同语言的,包括说地方方言的。我们确实遭受到不同语言所引起的难处。

 我们初来美国的时候,没有在说华语的人中间作工。然而,因着有许多说华语的人可以移民美国,就有必要在说华语的人中间作工。主非当祝福这工作。感谢主,虽然我们中间有不同的语言和种族,但我们没有语言或种族的难处。我们为着主的怜悯,并已过在这事上所学习的一切,感谢主。我们赞美祂,种族和语言不再是难处。

七个满有那灵的人


 在六章使徒遭遇语言和种族的难处。他们运用智慧解决难处,并照顾所有不同的圣徒。

 六章二节说,『于是十二使徒召众门徒来,说,我们撇下神的话去服事饭食,原是不相宜的。』这里我们看见在召会生活中,有些事是主要的,有些事是次要的。尽话语的职事并祷告是主要的,服事饭食是次要的。

 在三至四节使徒接着说,『所以弟兄们,当从你们中间拣选七个有好见证,满有那灵和智慧的人,我们就派他们管理这事。但我们要坚定持续的祷告,并尽话语的职事。』在三节,『满有』的希腊文是pleres,浦利瑞斯,按使徒行传在这里和六章五节,七章五十五节,十一章二十四节,路加四章一节的用法,乃是pleroo,浦利路,的形容词。满有那灵,乃是行传十三章五十二节所题,在里面和素质一面被那灵充满之后的光景。这是生命的一面,不是工作的一面。六章三节的『智慧』一辞也指明满有那灵是为着生命,如路加二章五十二节者。

 在四节使徒说,他们要持续的祷告,并尽话语的职事。祷告不仅是恳求主为着祂的行动作事,也是使我们的灵得着操练并加强。因此,祷告该在话语职事之前,正如使徒所行的。没有这样的祷告,话语的职事就不能得着活力并加强。

 使徒告诉众门徒从他们中间拣选七个有好见证的人,派他们管理所需要的。五、六节说,『这话使众人都喜悦,他们就拣选了司提反,乃是满有信心和圣灵的人,又有腓利、伯罗哥罗、尼迦挪、提门、巴米拿,并入犹太教的安提阿人尼哥拉,叫他们站在使徒面前;使徒祷告了,就按手在他们身上。』这七人既蒙拣选服事饭食,就可看为执事,如保罗和他的同工后来在众召会中所指派的。(罗十六1,腓一1,提前三8。)

 按照六节,使徒按手在七位服事的人身上。在圣经里,按手有两种功用:一是联合,如利未记一章四节者;一是分赐,如提前四章十四节者。

作我们今日的榜样


 因着彼得和别的使徒负责尽话语的职事,他们把饭食服事分配给其它圣徒。这是我们今日需要跟从的榜样。按照这榜样,我们不该将一切责任都担在自己肩上,乃该将责任分配给所有的圣徒。这是重要的原则。我们从使徒行传的榜样学了许多,五十多年来,我们在召会生活中一直跟从这榜样。

 容我见证我把责任分配给别人的经历。有些人也许认为我很能干,能作许多事。事实上,通常我并不能干。然而,我学会将责任分配给别的圣徒。譬如,主祝福烟台的工作。但是当我要离开那城市的时候非常轻松,不需要对弟兄们说到工作、召会服事和别的事,因为我已学会不把事情留在自己手中。多年来,在那城市关于召会和工作的事已经分配给圣徒,他们也一直为这些事负责。所以,到了我要离开的时候,我就简单的离开了。

 我在上海召会也有同样的经历。有些人以为召会中许多有关的事都在我手中。事实上,完全不是这种情形。我接受倪弟兄的话要离开大陆的时候,我几天之内就离开了。因为召会中的事早已分配给弟兄们了。

 这也是我在美国召会生活里的作法。你若问那些知道我们中间历史的弟兄,他们能告诉你,我没有把召会的事保留给自己。我再次把责任分配给别人。为这缘故,关于地方召会的许多事我并不知道。你若问我这些事,我会请你去问长老或召会的值班室。我这里所要指出的是,因着主的怜悯,我们学会了将责任分配给别人。

 照着我们的人性,我们对事若不是完全不管,就是把一切都放在自己『口袋』里。起初我们的口袋可能是『扁的,』但至终会装满了我们为自己保留的东西。所以,我要强调,我们需要学习将责任分配给别人。我们先将某一责任交给某位弟兄,再将另一责任交给另一位弟兄。这样分配责任,是主见证的开展所需要的。

 有些人以为我特别能干,在全世界经营伟大的工作,我要对这些人说,『请不要认为我这么能干。我只作了一点点。你们需要信任所有的圣徒,他们作了许多事,也担了许多责任。我只作了我的一分。』但愿我们像使徒行传里的使徒一样,都学习作自己的一分,而将其它的责任分配给所有的圣徒。

 我们需要看见凡使徒行传所记载的,都是我们跟从的榜样。在召会生活的开始,我们有分配责任给别人的榜样。选立七位执事照管特殊的需要,是非常好的榜样,我们需要在今日的召会生活中跟从这榜样。

两位有独特恩赐的弟兄


 被拣选作执事的七人中,有两位-司提反和腓利-有独特的恩赐。从司提反在行传七章的讲论中,我们能看见他是伟大的教师。他长篇的讲说指明他在神的话上知识丰富。他确实够资格教导圣经。司提反的教导丰富、有能力、且满了意义。他的确是优秀的教师。腓利也有独特的恩赐,他至终显明是伟大的传福音者。

 司提反与腓利虽然有独特的恩赐,但他们被拣选服事饭食时却甘心的服事。这里有一个好榜样。有独特恩赐的人,可能不愿意服事饭食。譬如,某弟兄是优秀的教师,他若被拣选作执事,也许会不高兴,说,『你们难道不知道我是神话语的教师吗?你们为什么要我作执事?』另一位有传福音恩赐的弟兄同样会说,『你们需要知道我是传福音者,我有传福音的恩赐。你们要我服事饭食是小看了我。』但从司提反和腓利的例子,我们看见无论我们有那一种独特的恩赐,我们若被拣选服事饭食,都该甘心服事。人要求我们服事,即便是扫厕所,我们也该甘心服事。

 照着六章的榜样,司提反和腓利被要求服事饭食时,并没有发怨言。司提反没有说,『我是伟大的教师,你们怎能要求我作执事?』同样的,腓利也没有说,『我是杰出的传福音者,你们为什么要求我服事饭食?』司提反和腓利没有发怨言,反而在服事饭食上作得很好。

 我们在召会生活里,是在主的恩典下,也是在祂的主宰下。所以,我们不该发怨言,乃该接受主的主宰,并祂所安排的环境。我们若这样作,并跟从行传六章的榜样,就会有快乐且令人喜悦的召会生活。

 司提反服事饭食,但至终他尽功用作了神话语伟大的教师。这指明我们在主里的所是不能隐藏,我们的所是迟早必显明。司提反是教师,但他被拣选服事饭食。然而,使徒行传的记载实际上很少说到他的饭食服事,却对他的教导说了很多。行传七章就是司提反教导的长篇记载。我们从司提反的例子看见,我们所能作的必不失去,我们所是的终必显明。圣灵迟早会使用我们的恩赐,正如使用司提反教导的恩赐一样。

没有选立带头的


 在选立七位执事的事上,有一点相当显著,值得注意,就是在七位执事中间,没有选立带头的。这指明阶级或地位都不受重视。所有的执事都是圣徒的仆人。这是我们学习和跟从的好榜样,叫我们避免在任何形式的阶级和地位上作带头的。

神话的扩长与门徒的繁增


 七节说,『神的话扩长起来,在耶路撒冷门徒的数目大为繁增,也有大群的祭司顺从了这信仰。』『扩长』指生命的长大,这指明神的话是生命的事,如同种子撒在人的心里而长大。(可四14。)

 七节说,许多祭司顺从了信仰。这里的『信仰』是客观的,指信徒所相信关于基督的各方面。新约关于基督的身位和祂救赎工作的全部启示,都是神新约经纶的信仰。(罗十六26。)所以,这里的信仰,就是神新约经纶之完全福音的内容,乃是客观的。这客观的信仰,就是提前一章十九节,二章七节,三章九节,四章一节、六节,五章八节,六章十节、十二节、二十一节,提后三章八节,四章七节,和提多一章十三节所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