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篇 藉着彼得一班同工的职事,在犹太地的繁殖(十三)
总纲目




议会的捉拿与主的解救
这生命的话
使徒的见证
关于元首和救主
关于悔改与赦免
议会的禁止与释放
使徒的欢乐与忠信

 读经:使徒行传五章十七至四十二节。

 在行传五章十七至四十二节,我们看见犹太宗教徒逼迫的延续。这段话包括四件事:议会的捉拿与主的解救、(徒五17~28)使徒的见证、(徒五29~32、)议会的禁止与释放、(徒五33~40、)使徒的欢乐与忠信。(徒五41~42。)

议会的捉拿与主的解救


 行传五章十四节说,『信的人越发加添归主,连男带女很多。』因此,『大祭司和一切同他在一起的人,就是当地撒都该派的人,都起来,充满忌恨,就下手拿住使徒,将他们收在公共拘留所。』(徒五17~18。)『公共拘留所』一辞,指外面的牢房,不是为着严重案件使用的内监。主的使者,夜里开了监门,领使徒们出来。(徒五19。)那些看守牢门的不知道所发生的事。第二天早晨,议会和以色列人的众元老差人到监牢去,要把使徒提出来。『但差役到了,不见他们在监里,就回来禀报说,我们看见监牢关得非常妥当,守卫也站在门外,及至开了门,里面一个人都见不到。』(徒五22~23。)『守殿官和祭司长…非常为难。』然后『有一个人来向他们报告说,看哪,你们收在监里的人,现正站在殿里教训百姓。』(徒五24~25。)宗教徒不明白所发生的事,使徒们已经从监牢里被解救出来,而且在殿里施教。

这生命的话


 主的使者解救使徒出监牢时对他们说,『你们去站在殿里,把这生命的话,都讲给百姓听。』(徒五20。)我们需要注意『这』字,因为它指明独特的生命。这里『话』的希腊字是rhema,雷玛,指实时说出来的话,不是书写出来常时的话。所以,使者对使徒们说,『去…,把这生命的话,都讲给百姓听。』

 『这生命』是指明什么生命?这是彼得所传讲、供应、活出的神圣生命,这生命胜过了犹太首领的逼迫、恐吓和监禁。这话指明彼得的生活和工作,使神的生命在他的处境中既真实又现实,甚至天使都看见并将其指出。

 使徒没有受吩咐讲述关于神圣生命的道理。今天有些基督徒谈论生命,但他们的谈论完全是道理。我们需要寻求从主来的怜悯与恩典,叫我们每逢讲说神圣的生命时,就是讲说我们所活的生命的话。这就是说,神圣的生命成了我们的日常生活。我们应当供应人的就是生命。

 行传五章二十六节说,『于是守殿官同差役去带使徒来,并没有用暴力,因为怕百姓用石头打他们。』宗教首领不知道如何应付这局面,尤其不知道如何对付『这生命。』他们怕百姓,就没有对使徒施用暴力。『带到了,便叫使徒站在议会中。大祭司问他们说,我们曾严严的吩咐你们,不要靠这名施教。看哪,你们倒把你们的教训充满了耶路撒冷,想要叫这人的血归到我们身上。』(徒五27~28。)严严的吩咐你们,直译,用吩咐吩咐你们。那些议会的人吩咐使徒们不要再靠耶稣的名讲论。

使徒的见证


 在二十九至三十一节,『彼得和众使徒回答说,顺从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你们挂在木头上杀害的耶稣,我们祖宗的神已经叫祂复活了。这一位,神已将祂高举在自己的右边,作元首,作救主,将悔改和赦罪赐给以色列人。』耶稣的成为肉体,使祂成了一个人;祂在地上的为人生活,使祂有资格作人的救主;祂的钉十字架,使祂为人成就了完全的救赎;祂的复活,称义了祂救赎的工作;祂的高举,使祂就职为管治的元首,能以作救主。祂这高举是祂得成全作人的救主(来二10,五9)终极的一步。

关于元首和救主


 五章三十一节的元首,原文意创始者、起源、起始者、元首、元帅,与三章十五节的创始者同字。犹太首领所弃绝杀害的那人耶稣,神已将祂高举,作至高的元首、君王、君王的元首,管治世界,(启一5,十九16,)并作救主,拯救神所拣选的人。元首与祂的权柄有关,救主与神的救恩有关。祂用祂的权柄主宰管治全地,使环境适合神所拣选的人接受祂的救恩。徒十七26~27,约十七2。)

 今天管治这地的是谁?我们可以说,这地是由各国的君王和总统管治,但主耶稣这位至高的管治者,乃是在他们之上。按照启示录一章五节,祂是地上君王的元首。你认为元首或君王,那个名称更高?也许多半的人会说,君王比元首高。但新约说基督是君王的元首。彼得说祂是元首,是管治者的首长。

 实在是如此,基督是君王的元首,祂把所有的君王都废去了。只有祂是管治者。不仅如此,按照启示录十九章十六节,祂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基督既是管治者,又是君王。祂是管治者,管治全地。表面看来,是君王和总统在管治这地,好像主耶稣并不在宝座上。但这位似乎不在宝座上的,却是所有登宝座者的管治者。今天全世界都在主的治理之下,祂实在是元首,是管治者的首长。

 主耶稣管治这地是为着什么目的?祂是元首,管治者,祂管治这地的目的,乃是为叫我们得着救恩。祂在管治,叫我们可以得救。我们可用移民到美国的中国人这事例来说明。我们发现这些移民有许多向主非常敞开。但他们若是留在中国,就不可能这样敞开。主耶稣运用祂的权柄,使许多外国人来到美国。他们一到达,就成了向主敞开的。这说明主管治这地是为着拯救人。

 我们相信神已先拣选了我们,然后在适当的时候,这位地上君王的元首主耶稣,运用祂的权柄产生了某种环境,叫我们别无选择,只有相信祂。就某种意义说,我们是被主『捉住』了。许多圣徒都见证,他们被主捉住了。我们在爽快的时候也许不觉得是这样。然而,当我们头上的『天空』不晴朗,就属灵一面说,我们的光景是『乌云密布』时,我们也许开始想是主捉住了我们,甚至用陷阱捕捉了我们。我们也可能相信,我们是被捉在召会生活里。我们无法逃脱主的『陷阱。』我们已经被基督捉住,且被捉在祂里面。不仅如此,我们也被捉在召会生活里。就某种意义说,这是我们的光景。我们已经在主的主宰里被祂捉住了。

 我们得救以前像随意跑动的老鼠,但主耶稣运用祂的主宰权柄,设下捕捉笼来捉我们。我们跑得越快,祂越容易捉住我们。在这件事上,祂是主宰的。祂是君王的元首,安排环境,困迫我们相信祂。没有这样的环境,我们就不会相信祂。实际上,相信主并不在于我们,完全在于祂。祂已经被高举作所有君王的元首,为要安排环境,使祂所拣选的人相信祂。

 彼得在三十一节说,神已将基督高举在自己的右边,作元首,作救主。主捉住我们之后,就成了我们的救主。不过,祂不是拯救我们不被捉住,而是把我们留在『捕捉笼』里,为要拯救我们脱离神的定罪、火湖、以及许多恶事。祂作元首是为着权柄,祂作救主是为着救恩。

 我不知道有谁是凭自己的拣选要相信耶稣的。我们都是被迫相信祂的。许多人都见证说, 『关于相信主耶稣,我别无选择,我就是必须相信祂。』实际上,我们没有一个人是甘愿相信主。我们都是被祂捉住,被迫相信祂的。赞美主,我们相信祂!

 我们已经指出,我们无法逃离主的捕捉笼。我们可以用挪亚所造的方舟来说明。这方舟是基督的预表。我们一旦进入作我们方舟的基督,就无法出来了。我们需要这方舟,因为没有它我们就要灭亡。

 在创世记的一篇信息里,我说地方召会是我们今天的方舟。我们现今都在这方舟里。谁把你放在召会这方舟里?是你把自己放在那里吗?是主把我们放在召会方舟里。祂已经被神高举作元首,并且祂这元首已经把我们放在方舟里。有时候,我们会想从召会方舟出来,但是我们无法逃脱。因着主耶稣这元首,我们在方舟里,现今也该在其中一同生活。

关于悔改与赦免


 按照彼得在三十一节的话,主是元首和救主,『将悔改和赦罪赐给以色列人。』将悔改和赦罪赐给神所拣选的人,需要基督被高举作管治的元首和救主。祂主宰的管治,引领并使神所拣选的人悔改;祂的救恩,基于祂的救赎,将赦罪赐给他们。

 悔改是为着赦罪。(可一4。)在神那面,赦罪是基于祂的救赎;(弗一7;)在人这面,赦罪是藉着人的悔改。

 悔改和赦免是主要的恩赐,只有主耶稣这位元首和救主,够资格将悔改和赦免赐给人。此外没有人够资格将悔改和赦罪赐给人。我们需要看见,在这宇宙中,只有神够资格将悔改和赦罪赐给人。

 在积极一面,我们已经被主耶稣捉住了。若没有被捉住,我们中间有谁会悔改?倘若主没有俘掳我们,我们没有一个人会悔改。实际上,是主迫使我们悔改,否则我们不会悔改。悔改不是出于我们,悔改乃是这位被高举的元首和救主所赐的恩赐。在悔改之后,我们领受了赦免的恩赐。为着悔改和赦免的恩赐,赞美主!赞美祂,祂够资格将悔改和赦免赐给神所拣选的人!

 在三十二节彼得接着说,『我们就是这些事的见证人,神赐给顺从之人的圣灵,也是这些事的见证人。』这里的『事,』直译是话,指实时的话。使徒与圣灵都是这些事的见证人,这指明圣灵与使徒是一。彼得在这一节说,神将圣灵赐给顺从的人。顺从是接受并享受神的灵的道路和条件。

议会的禁止与释放


 五章三十三至四十节描述议会对使徒的禁止与释放。三十三节说,『议会的人听见,就极其恼怒,想要杀他们。』极其恼怒,直译,被锯透,是被激怒的强烈寓意说法。

 三十四节接着说,『但有一个法利赛人,名叫迦玛列,是众百姓所敬重的律法教师,在议会中站起来,吩咐把使徒暂时带到外面去。』法利赛人是犹太人中间最严紧的教派,(徒二六5,)约成立在主前二百年。他们夸耀自己超凡的宗教生活、对神的虔诚、并圣经的知识。

 在三十五节迦玛列对议会的人说,『诸位,以色列人哪,对于这些人,你们应当小心怎样办理。』然后,他说了丢大和加利利人犹大的事件,又接着说,『现在我告诉你们,不要管这些人,任凭他们吧。因为他们所谋所行的,若是出于人,必遭毁坏;若是出于神,你们就不能毁坏他们,恐怕你们倒要显为是攻击神了。』(徒五38~39。)这里迦玛列的话说得非常好。

 迦玛列是个虔诚、敬虔的人,但他在神的经纶里吗?他认识有关神经纶的事吗?迦玛列不在神的经纶里,他对神的经纶一无所知。历代以来,许多敬虔的人就像迦玛列。他们虽然虔诚、敬虔,对神的经纶却一无所知,他们不明白神的行动。迦玛列不认识主藉彼得、约翰所作的,同样,这些虔诚人也不认识主在他们的时代中所作的。

 在三十五至三十九节,我们看见迦玛列相当有智慧,也很中立。请注意他在三十八、三十九节用『若』字。他在三十八节说,『他们所谋所行的,若是出于人,必遭毁坏。』接着在三十九节说,『若是出于神,你们就不能毁坏他们。』迦玛列没有偏袒那一方,乃是将整个局面交给神。他知道这工作若是出于人,必遭毁坏。但这工作若是出于神,人就不能对它作什么。我们已经指出,迦玛列敬虔、虔诚,也有智慧且中立,但他不认识神的经纶,也不在其中。历年来许多人就像迦玛列,非常敬虔、虔诚,但不管他们多么敬虔、虔诚,他们却不知道神在地上所作的。

 我们从迦玛列的事例看见,仅仅敬虔、属灵是不够的。我们还需要认识今天神如何行动。神在那里行动?祂以什么方式行动?既然神一直在行动,我们就必须找出祂以什么方式行动。是以罗马天主教的方式,还是以公会的方式?是以灵恩的方式,还是以内里生命的方式?现今神是以什么方式行动?我们不能相信神静止不动。既然神在行动,我们就需要内里有把握和满足,我们认识祂的行动,也在祂的行动里。我们需要对神当前的行动有把握。

 我们不该像议会的人,也不该像迦玛列,我们该是今天的彼得、约翰。我们从神圣启示的记载中能够看见,彼得、约翰是在神的经纶里。他们与神一同行动;或者更准确的说,神与他们一同行动。他们已被激发与神一同行动。

 今天我们如何?我能见证,我有把握主的行动是在祂的恢复里,也同着祂的恢复。关于这一点,我们有圣灵作里面的见证人。我们可以和彼得一同说,『我们就是这些事的见证人,…圣灵也是这些事的见证人。』我们内里有把握和满足,我们是在主当前的行动里。我们不是迦玛列-我们是今天的彼得和约翰。

使徒的欢乐与忠信


 议会的人听从了迦玛列,便叫使徒来,『打了他们,又吩咐他们不可靠耶稣的名讲论,就把他们释放了。』(徒五40。)所以,『他们欢欢喜喜从议会跟前走开,因被算是配为这名受辱。』(徒五41。)为这名受辱,就是为这名蒙羞。为着人所羞辱、神所宝贵之耶稣的名受辱,乃是真正的尊贵。因此,受辱的人因被算是配为这名受辱而欢喜。

 行传五章四十二节说,『他们每日在殿里,并且挨家挨户,不住的施教,传耶稣是基督为福音。』在这里我们看见,使徒在殿里,并且在信徒的家里传福音。我们有负担跟随这种实行,挨家挨户传讲并施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