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篇 藉着彼得一班同工的职事,在犹太地的繁殖(九)
总纲目




认识我们能够享受主
呼求主名以享受舒爽的时期
那医治者基督的各方面
神差遣升天的基督

 读经:使徒行传三章一至二十六节。

 我们读圣经,也许仍然不知不觉的受传统神学的影响。我们需要丢弃老旧的传统神学,新鲜的回到圣经。如果我们这样读行传三章,就要看见主是神的仆人、圣别者、公义者、以及生命的创始者。我们也要注意三章十九节所说那舒爽的时期。我们已经指出,在我们的经历中,基督自己就是那舒爽的时期,因为祂是我们的享受、安息与平安。

认识我们能够享受主


 你曾听过你能够享受主吗?你曾听过一位讲员用『享受』这辞,说到你和主的关系吗?许多信徒从未听过他们能够享受主。在今天的宗教里,即使有对主的享受,也是微乎其微。然而靠着主的怜悯,我能见证,多年来我一直鼓励主的子民享受祂。

 一九六五年我们在洛杉矶的特会讲到吃耶稣。在那次特会中,我们说到整本圣经中吃的这件事:生命树、逾越节的羊羔连同无酵饼和苦菜、吗哪、以及美地的出产。我们看了主在约翰六章论到吃祂,以及主设立祂桌子时,嘱咐门徒吃祂的身体。不仅如此,我们还看了主在启示录二章七节应许得胜者要吃生命树的果子。我们也看见启示录二十二章十四节的应许-那些洗净自己袍子的,可得权柄到生命树那里。

 有一位传道人参加了那次特会,后来他说他从未听说藉着吃主享受主。他不知道我在那里学到这一切关于吃主享受主的事。我用这个作例证,说明我们需要认识主耶稣是可享受的。

 有些信徒可能不认识基督能够作他们的享受,因为他们读圣经的时候,在传统神学教训的影响之下。每当他们来读圣经,都戴着传统的『有色眼镜。』我们需要拿掉任何这样的『眼镜,』照着圣经的本色来读它。如果我们这样作,就会注意行传三章那生命的创始者并舒爽的时期。

呼求主名以享受舒爽的时期


 如果我们享受基督,我们就有舒爽的时期。我们只要呼求主耶稣的名,就能享受舒爽的时期。呼喊『哦,主耶稣!』你就在舒爽的时期里。

 我们需要在婚姻生活里享受舒爽的时期。比方说,一位姊妹也许生丈夫的气。结果,她受捆绑,就像路加十三章十至十七节那个被撒但捆绑的驼背女人。作妻子的也许常常『驼背,』因为她生丈夫的气而受捆绑。姊妹如何能从这样的捆绑得释放?她只要呼喊『哦,主耶稣!』就能够得释放。

 每当我们受捆绑,就需要呼求主。然后我们能够说,『阿们,主耶稣!我现今在舒爽的时期里。』我鼓励你们凭着呼求主名,享受舒爽的时期。

 有些人有许多神学知识,却可能不愿意呼求主名,他们也许怕『失面子。』但我们需要失去面子,好得着主耶稣。呼求主名是何等的享受!有时候当我呼求主,享受舒爽的时期,我在主里喜乐得忘形。一天过一天,从早到晚,我们只要凭着呼求主,就能够享受舒爽的时期。

 有些人批评呼求主耶稣之名的作法,宣称那是我们发明的。呼求主是圣经的作法,这定然不是我们发明的。呼求主名不是新约的新作法,乃是开始于人类的第三代以挪士,(创四26,)接着还有其它许多人。(见徒二21注1。)

 有些人听到从以挪士就开始呼求主,也许说以挪士呼求主不像我们今天这样的呼求。对这我要回答:『那么以挪士怎样呼求主名?难道他说,「哦主,怜悯我。主,我在可怜的光景里,有许多难处。主,我能作什么?」』

 我们只读一节圣经,无法明白呼求主名的方式;我们需要由整本圣经来看这件事。如果我们读旧约,从创世记四章到以赛亚十二章,就会找出呼求主名的方式。以赛亚特别指明,我们需要喜乐的呼求主:『所以你们必从救恩的泉源欢然取水。在那日,你们要说,当称谢耶和华,呼求祂的名,将祂所行的传扬在万民中,题说祂的名已被尊崇。』(赛十二3~4,另译。)我们欢乐的呼求主名,便从救恩的泉源取水。

 假定一位弟兄有许多难处,他的妻子住院,大儿子失业,小儿子在学校里功课不好。这位弟兄不该说,『主,我需要你怜悯我,因为我有大的需要。主,我的妻子住院,大儿子失业,小儿子功课不及格。主,请帮助我。』这弟兄不该这样祷告,他应当呼求主,说,『主耶稣,你是主!你是主宰一切的。主耶稣,我感谢你,你知道我的景况。主,你知道我的妻子住院,大儿子失业,小儿子功课不及格。哦,主耶稣!』这是刚强而喜乐的呼求主。这必定是新旧两约的圣徒呼求主名的方式。

 二章二十一节的『呼求』这辞,原文是由『在…上』和『按名呼叫』所组成的,因此是以听得见的声音呼叫,甚至像司提反一样大声呼喊。(徒七59~60。)从这点我们看见,呼求主名是以听得见的声音呼求祂。这不是我们所发明的教训或作法,这是合乎圣经的事实。如果你研读新约圣经恢复本关于『呼求』的长注,(徒二21注1,)你会看见这作法多么合乎圣经。呼求主完全是根据旧约和新约的启示。不仅如此,我们从经历知道,当我们呼求主耶稣的名,我们就享受舒爽的时期。每当我们呼求祂,我们就在舒爽的时期里。这是主的话和我们经历中的事实。我鼓励你们试试看。

那医治者基督的各方面


 在三章二十二、二十三节,彼得指出主耶稣是申言者:『摩西曾说,「主神要从你们弟兄中间,给你们兴起一位申言者像我,凡祂向你们所说的,你们都要听从。凡不听从那申言者的人,乃从民中灭绝。」』基督是申言者,为神说话,并且说出神。

 在三章二十五节我们看见,主耶稣也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你们是申言者的子孙,也是神与你们祖宗所立之约的子孙,神在那约中,曾对亚伯拉罕说,地上万族,都要因你的后裔得福。』这节的『后裔』是指基督。(加三16。)在这里彼得似乎说,『犹太首领所轻弃的那位,就是拿撒勒人耶稣,乃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地上的万国都要因祂得福。祂不仅是神的仆人、圣别者、公义者、生命的创始者、以及申言者-祂也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全地都要因祂得福。』

 行传三章的医治者是奇妙的。我们应当从医治转离,注意医治者。我们赏识医治,但我们更多多的赏识医治者。那医治者乃是地上的万族-一切种族、肤色和国籍的人-都要因祂得福的那位。

 我们读行传三章,需要注意一切与基督这医治者有关的点。祂是神的仆人并圣别者-绝对为着神的那位。祂是公义者,祂与神,与人,并与天上地上一切的事物都是对的。不仅如此,祂也是生命的创始者;祂不仅是生命-祂乃是生命的起始者,生命的源头与起源。祂也带进舒爽的时期;当我们接触祂,我们就在舒爽的时期里。这医治者也是申言者,为神说话,并说出神来。末了。祂是那后裔,地上的万族都要因祂得福。

 我们读行传三章,也许没有注意这章所启示,基督这医治者的各方面。我们怎么可能读这章而看不见这些事?因着传统神学的影响就可能这样。我们读行传三章时,这影响会叫我们看不见一切与基督这医治者有关的不同事物。我们需要看见那医治者就是仆人、圣别者、公义者、生命的创始者、申言者、以及后裔-地上的万族都要因祂得福。祂是何等一位医治者!我们无须注意医治,我们需要享受医治者。只要我们有那医治者,我们就有舒爽的时期。

神差遣升天的基督


 彼得在许多不同的方面陈明基督这医治者之后,就在三章二十六节下结论说,『神既兴起祂的仆人,就先差祂到你们这裹来,祝福你们,叫你们各人回转,离开邪恶。』神已经在五旬节那天,藉着浇灌下祂的灵,先差升天的基督回到犹太人那里。 因此,神所浇灌下来的灵,就是神所复活并高举到诸天之上的基督。使徒传讲并供应这位基督时,就把那灵供应给人。

 彼得讲说二十六节所记载的话时,神的仆人已经升上诸天,并且还在那里。但彼得告诉百姓,神已经差遣基督来祝福他们。这是什么意思?事实上,神已经把基督接到诸天里,但彼得在这里说,神已经差遣这位升天者到百姓那里。神是怎样差遣这升天的基督到犹太人那里?是藉着浇灌下那灵而差遣祂。这就是神差遣升天的基督到百姓那里的方式。这含示所浇灌下来的那灵,实际上就是升天的基督自己。所浇灌下来的那灵来到百姓那里,就是基督-那升天者-被神差遣到他们那里。从这里我们看见,所浇灌下来的那灵与升天的基督是同一位。在神的经纶里,为着祂百姓的经历,升天的基督与所浇灌下来的那灵乃是一 。在神的经纶里,基督与那灵是一,是为着给我们享受。

 彼得向百姓陈明基督,说到祂是神的仆人、圣别者、公义者、生命的创始者、申言者、以及那后裔-我们在祂里面得着神的祝福。然后彼得下结论说,『神既兴起祂的仆人,就先差祂到你们这里来,祝福你们…。』这里彼得似乎是说,『神已先差这位到你们这里来,祝福你们。神如何差遣基督?乃是藉着浇灌下祂的灵而差遣基督,为要祝福你们。现在你们需要接受这一位;祂离你们不远。虽然祂在诸天之上,但就经纶说,祂在你们中间乃是所浇灌下来的灵,为要祝福你们。你们若呼求祂的名,就得着祂的人位-圣灵。名是「耶稣,」人位却是那灵。你们要呼求主耶稣的名,接受那灵,就会得着神的祝福。』这是我们得着祝福的路;这祝福乃是神藉着差遣升天的基督这赐生命的灵回到我们这里,所要赐给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