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篇 藉着彼得一班同工的职事,在犹太地的繁殖(七)
总纲目




信徒坚定持续在四件事里
使徒的教训
使徒的交通
教训和交通,擘饼和祷告
奇事神迹藉着使徒行出来
信徒凡物公用
信徒同心合意,持续的在殿里,并且挨家挨户擘饼
主将得救的人,天天和他们加在一起

 读经:使徒行传二章十四至四十七节。

 行传二章十四至四十七节记载彼得对犹太人的第一篇信息,他解释圣灵经纶的充溢,(徒二14~21,)见证作工、受死、复活、并升天的耶稣,(徒二22~36,)并劝导受灵感动的人。(徒二37~41。)然后,二章四十二至四十七节描述召会生活的开始。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这些经文里所陈明召会生活的开始。

信徒坚定持续在四件事里


 行传二章四十二节说,『他们都坚定持续在使徒的教训和交通里,持续擘饼和祷告。』在这里我们看见,在五旬节那天,使徒传讲并供应基督,所产生的头一批信徒,坚定的持续在四件事里:教训、交通、擘饼和祷告。教训是揭示神关于基督与召会的新约经纶;交通是信徒在与父神并子基督的共享相交中彼此共享相交;擘饼是记念主成就了神完全的救赎;祷告是与天上的主合作,为要在地上完成神新约的经纶。

 前二者,教训和交通,用『和』连接成一组,是使徒的教训和交通;但擘饼和祷告却不是使徒的。这指明,除了使徒的教训和交通以外,在基督里的信徒不该有别的教训和交通。在神新约的经纶里,神所启示并承认的教训只有一种,就是使徒的教训;属乎神并蒙神悦纳的交通也只有一种,就是使徒的交通。这是与父并祂儿子耶稣基督的交通,(约壹一3,)也是惟一召会-基督身体-的惟一交通。

 后二者,擘饼和祷告,也用『和』连接成另一组,是信徒之基督徒生活的实行,与为着保守召会-基督的身体-是一之神的经纶,没有直接的关系。所以擘饼和祷告不是使徒的;使徒是带进神新约的启示,并在基督里众信徒之间神的交通的。

使徒的教训


 我们已经看见,初信的人坚定持续在使徒的教训里。新约中惟一正确的教训乃是使徒的教训。任何有别于使徒教训的,都是不合乎圣经、不正统的。正统的教训乃是新约二十七卷书,从马太福音到启示录,所记载的使徒教训。所以,保罗对提摩太说,『我往马其顿去的时候,曾劝你仍住在以弗所,好嘱咐那几个人,不可教导与神的经纶不同的事。』(提前一3。)教导不同的事就是教导与使徒的教训不同的事。我们若有不同的教训,就要分裂为不同的团体;但我们若只有使徒的教训,就会保守一。

使徒的交通


 使徒的教训怎样是惟一的,使徒的交通也是惟一的。由此我们看见,所有的基督徒应当有一个交通,惟一的交通,就是使徒的交通。这交通在约壹一章三节题到:『我们将所看见并听见的,也传与你们,使你们也可以与我们有交通;而且我们的交通,又是与父并与祂儿子耶稣基督所有的。』交通,原文意一同参与,共同分享。交通乃是永远生命的流出,并且实际上,就是所有已经接受并得着神圣生命之信徒里面永远生命的流。这是新耶路撒冷生命水的流所描绘的。(启二二1。)因此,正如行传二章四十二节所指明的,所有的真信徒都在这交通里。这交通是凭着我们重生之灵里的那灵而得继续的,因此称为圣灵的交通(林后十三14)和(我们)灵的交通。(腓二1。)我们信徒乃是在这永远生命的交通里,有分于父与子所是、并为我们所作的一切;也就是说,我们是藉着那灵的交通,享受父的爱和子的恩。(林后十三14。)

 这样的交通首先是使徒在藉着那灵享受父与子上所得的分,因此称为使徒的交通,以及约壹一章三节所说我们(使徒)的交通,就是与父并与祂儿子耶稣基督的交通。这交通是个神圣的奥秘。

 行传二章四十二节和约壹一章三节所用的『交通』一辞,指明把个人的利益,为着某一共同的目的,放在一边,并联于别人。因此,与使徒有交通,在使徒的交通里,并在使徒的交通里与三一神有交通,乃是放下我们个人的利益,联于使徒和三一神,为着完成神的定旨。我们有分于使徒对三一神的享受,就是联于使徒和三一神,以完成神、使徒和所有信徒所共有三一神的神圣定旨。

 今天基督徒中间不只有不同的教训,也有不同的交通。让我从我与南浸信会在一起的经历来说明。因着我母亲是南浸信会的教友,我就进了南浸信会的学校。每逢要举行圣餐礼拜,他们就宣布,只有南浸信会所施浸的人,才能有分于圣餐礼拜。这就是说,这公会有自己的交通,那交通不是使徒的交通。

 使徒的交通是敞开的,接纳各种在基督里的真信徒。比方说,这交通接纳受水浸的信徒,也接纳受点水的信徒。不仅如此,在这交通里的人,不要求信徒只由他们施浸。然而,有些宗派坚持只有他们的施浸才有效。如果一位信徒想加入他们的团体,他们可能坚持要他再次受浸。这是有别于使徒交通的一个例证。

 你知道如何断定某个基督教团体是不是宗派?有一个方法就是查看那个团体是否接纳所有在基督里的真信徒。比方说,假如一位主里的弟兄是罗马天主教神父,来参加我们的擘饼聚会,我们当然要接纳他,因为他是我们在基督里的弟兄。任何不接纳所有真信徒的团体都是宗派,并且没有实行使徒的交通。

 在一些地方,某一种族的信徒不为另一种族的基督徒所接纳。那些因着种族排斥信徒的人,是在使徒的交通里吗?当然不是。他们的交通是某一种族的交通,不是使徒的交通。使徒的交通必定包括每一种族、每一国籍的信徒。在行传十三章一节有这样的例证。我们在那里看见,在安提阿的召会中,有不同种族和国籍的申言者和教师。

 不接纳与自己国籍不同的信徒,不是实行使徒的交通。假定在美国有些弟兄不愿意接纳从德国来的弟兄。他们说,『这些德国人太强了,我们就是无法接纳他们。』如果是这样的情形,那些美国的弟兄就是宗派。他们没有使徒的交通,却有某种所谓美国式的交通。我们也假定德国弟兄回应说,『既然你们美国人不愿意接纳我们,我们也不接纳你们。』结果就有两个所谓的『交通,』德国的『交通』和美国的『交通。』然而,新约中只有一个交通-使徒的交通。

 信徒在他们聚会地方所立的标示,常常指明他们不在使徒的交通里。比方说,我在中国曾看见一个招牌,把那个地方标示为『美国长老教会。』不久以前,我在南加州看见一个招牌,把那个团体标示为『台湾华人教会。』真是奇怪,在中国竟有美国长老教会,在加州却有台湾华人教会。这些团体没有实行基督身体的一。

 按照行传二章四十二节,在初期的召会生活里只有一个交通,那交通是使徒的。使徒的交通包括所有的真信徒。在主恢复里的召会生活中,我们跟从并实行使徒的交通。

教训和交通,擘饼和祷告


 二章四十二节的文法结构很有意义。我们在这里看见初信者坚定持续在两组的事里:头一组是使徒的教训和交通,第二组是擘饼和祷告。每一组都有『和』来连接二辞。『和』字把头一组使徒的教训和交通连接起来,也把第二组擘饼和祷告连接起来,但这两组却没有连接词将其连接起来。换句话说,这四件事-教训、交通、擘饼、祷告-不是联成一组。按照文法结构,教训和交通是一组,擘饼和祷告是另一组。

 我们可以从这节的文法结构看见,教训和交通是使徒的,但擘饼和祷告不是使徒的。教训和交通属于使徒,擘饼和祷告却不然。这含示我们能随时随地祷告,却不能有一种以上的交通。我们只有一个交通,那惟一的交通,就是使徒的交通。同样,我们能在任何时间、地点擘饼,却不能有与使徒教训不同的教训。我们信徒应当只有一种教训,那惟一的教训,就是使徒的教训。

奇事神迹藉着使徒行出来


 二章四十三节说,『众人都起了敬畏,又有许多奇事神迹,藉着使徒行出来。』成为肉体、钉十字架、复活、升天的基督乃是神中心的见证,奇事神迹并不是这见证的一部分,也不是神完全救恩的一部分,只是证实使徒所传讲、所供应以及所行的,绝对是出于神,不是出于人。(来二3~4。)

信徒凡物公用


 四十四、四十五节接着说,『信的人都在一处,凡物公用,并且卖了田产家业,照各人所需用的分给各人。』我们在四章三十二节也读到同样的情形。凡物公用不是爱的标记,乃是基督大能的救恩拯救信徒脱离贪婪和自私的标记。凡物公用只在神新约经纶的初期,实行了很短的时间。到保罗尽职时的召会生活中,这事并没有当作规条长期持续实行,这由保罗在林后九章和别处的话可得证明。

 四十五节说,信徒卖了田产家业,照各人所需用的分给各人。这也证明主大能的救恩,使信徒能胜过属地的产业,这些产业霸占、篡窃了堕落的人类。(太十九21~24,路十二13~19,33~34,十四33,十六13~14,提前六17。)虽然神大能的救恩使信徒忘掉属地的产业,但凡物公用并没有成为召会生活中正式的实行。

信徒同心合意,持续的在殿里,并且挨家挨户擘饼


 四十六至四十七节上半说,『他们天天同心合意,坚定持续的在殿里,并且挨家挨户擘饼,存着欢跃单纯的心用饭,赞美神,得众民的喜爱。』在神新约经纶的开始,早期的信徒,甚至头一批使徒,并不清楚神已经弃绝犹太教与其作法,以及包括殿在内的设备。(太二三38-『你们的家,』指神所弃绝的殿。)因此,他们仍然按着传统和习惯,去殿中举行新约的聚集。

 按照四十六节,信徒天天挨家挨户擘饼。早期的信徒天天在家里擘饼记念主,表明他们热切爱主。

 挨家挨户,原文或作在家里,与在殿里相对。在家里聚会,乃是基督徒聚集的作法,符合神新约的经纶,与犹太人在会堂里聚集的作法不同。(徒六9。)这成了众召会中持续且普遍的实行。(参罗十六5,林前十六19,西四15,门2。)

 在四十六节,我们看见信徒『存着欢跃单纯的心用饭。』单纯,原文或作单一。这里是形容心简单、单一且坦诚,在追求主上,有单一的爱和渴慕,有单一的目标。

 按照四十七节上半,早期召会生活里的信徒赞美神,且得众民的喜爱。他们过一种生活,在人性的美德里彰显神的属性,和人救主耶稣一样。(路二52。)

主将得救的人,天天和他们加在一起


 四十七节下半说,『主将得救的人,天天和他们加在一起。』主将得救的人和他们加在一起,意思就是将他们一起加给召会。主将得救的人加在一起,他们在一起就是召会。这指明早期的信徒在他们基督徒生活的起头,就被带进团体的召会生活中,不是彼此分开作单独的基督徒。我们为着这幅初期召会生活的图画感谢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