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篇 生命经过死而复活的过程-为着繁增(三)
总纲目




柒 复活于神的荣耀中
 一 『七日的第一日』
 二 复活』的『初熟果子』
 三 将旧造撇在坟墓中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来到约翰二十章,就是关于主复活的一章。主的死是为着祂的复活。在十二章二十四节,祂说祂是一粒麦子落在地里死了,好将自己释放出来,将生命分赐给许多的子粒。换句话说,祂必须死,才能复活成为许多子粒。对于人的心思,这似乎是希奇而奥秘的。人的心思从未想到死后有复活的事。甚至撒但也以为死能了结主耶稣。对撒但而言,死是终结;但对主而言,死不是终结,乃是祂进入复活的途径。因此,对于主,死不是失败,乃是达到得胜的途径。祂因着被摆在死地而得到了胜利,因为死成了祂复活的门和入口。的确,祂的死是为着祂的复活。没有死,祂绝不能产生出召会来。没有死,祂绝不能重生我们,使我们成为祂身体的肢体。所以一切都在于主那导致复活的死。

 约翰福音关于主复活的记载,与其它三卷福音书的不同。马太、马可和路加福音里对主复活的记载大致相同,然而,约翰福音的记载迥然不同。约翰福音始终有生命的观点。按照约翰福音,主来作神的彰显,给我们接受作生命;祂死而复活,将自己分赐到我们里面作生命。我们若要懂得这卷书,就必须记住这观点。这同一观点可在主复活的记载中看到。约翰二十、二十一章就是从这观点写出来的,给我们看见主如何藉着死得释放,并且藉着复活分赐到我们里面。这两章主要的目的乃是:主复活后,藉着祂的复活,祂要进入我们里面,与我们成为一。

 整本约翰福音都是朝向复活的。主成为肉体来作人的目的,是要将祂自己分赐到许多人里面,产生神的众子。祂是神的独生子,但神需要祂的独生子繁增。惟一能使神的独生子繁增的方法,就是藉着死而复活。例如,一粒麦子要繁增成许多子粒,惟一可行的方法是死而复活。我们看过,整本约翰福音就是针对这一方向-朝向神独生子的繁增。这样,独生子成了众子。(罗八29。)神要得着祂团体的彰显,需要许多的儿子。为这目的,神的独生子必须藉着死得释放,并藉着复活分赐到我们里面。

柒 复活于神的荣耀中


 我们已看过生命如何经过死与复活的过程而繁增。祂经过察验、判刑和死亡的察验后,便在人的尊贵中安息了。随后,经过了这过程中死的部分后,基督复活于神的荣耀中。(约二十1~13,17。)如今,祂复活了,祂在神的荣耀里。

 一 『七日的第一日』

 主在『七日的第一日』复活。(约二十1。)主的复活是一个新起头,开启达到新世代与新时代的路。这就是为什么主在『七日的第一日』复活。这日是圣经中最大的日子。所谓『七日的第一日,』意即新的开始,一周有七日,第一日表明新开始。主为什么不在七日的第六日或第七日,或别的日子复活?因为祂的复活引进新时期,新时代,新世代。在旧造里有七日。神用了六天创造,第七日就安息了。这七日是旧造的世代。藉着主耶稣的复活,开始了另一个新世代。旧造属于七日,如今,在七日之后,有了另一个第一日作新开始。换句话说,藉着主的复活,旧造过去了,新造开始了;旧世代过去了,新世代开始了。因此,另一周的第一日象征一个新造,新世代和新时代的开始。

 你曾否注意旧约的预表,指明主要在七日的第一日复活。利未记二十三章十、十一和十五节说,要将初熟的庄稼一捆,在『安息日的次日,』当作摇祭献给耶和华。这捆初熟的庄稼,预表基督在复活里是初熟的果子。(林前十五20,23。)基督正是在安息日的次日复活的。在利未记二十三章的这些经节中,没有用『七日的第一日』这辞,乃是用另一个辞-『安息日的次日。』安息日是第七日,安息日的次日就是七日的第一日。初熟的庄稼要在安息日的次日,意即下一周的第一日,献给主。初熟的庄稼预表复活的基督,祂是复活的初熟果子。主既从死人中复活成了初熟的庄稼,那么初熟的庄稼是在什么时候献给神的?是在安息日的次日,也就是七日的第一日。这不仅是预表,也是预言,在约翰二十章应验了。

 献给主的初熟庄稼是表征复活的摇祭。摇祭和举祭相对。献摇祭要前后摆动,表征复活里的基督;献举祭要上下摆动,表征升天里的基督。摇指明不断的动作。所以,基督在生命里活动,因为祂已经复活了。祂是七日的第一日所献的摇祭。

 在这里我们要看另一件事,就是以色列人的割礼。神吩咐他们要在那一天受割礼?在第八日。(创十七12。)在七日之后,有另一个七日的第一日-那就是第八日。主吩咐以色列人在第八日受割礼,意义是他们必须除去老旧的性情,活出复活的生命。他们在天然中出生,必须割除老旧的性情,并且得着凭复活生命而活的新性情。因此,以色列人受嘱咐在第八日受割礼。歌罗西二章十一、十二节宣告说,我们在基督里,藉着祂的十字架,都已经受了割礼。神的心意是要祂的百姓脱去老旧的性情,穿上新的性情,好活在复活的生命中。这就是第八日,也就是七日的第一日的意义。这乃是指明复活,因为复活是新造里新时代的新开始。

 基督藉着包罗万有的死,结束了旧造;旧造是用六日完成,而后有安息日的。祂在复活里,以神圣的生命产生了新造。因此,这是新周,新世代的开始。祂复活的这日,是神所定的。诗篇一百十八篇二十四节说,『这是耶和华所定的日子;我们在其中要高兴欢喜。』我们若读这节的上下文,就会看见那是指主复活的日子。主复活的日子是特别的日子,是神所定的日子,诗篇二篇七节预言为『今日,』行传十三章三十三节和希伯来一章五节都引用过这日。当主耶稣还行走在地上时,曾预言祂要被钉十字架,第三日从死人中复活。(太十六21,约二19,22。)这『第三日』乃是七日的第一日。后来,早期的基督徒称这日为『主日。』(启一10。)这是何等美妙的日子!

 我们也该指出,主复活不但是在七日的第一日,也是在一天的第一部分。祂是在清晨,不是在傍晚复活的。这也表征新起头、新开端、新时期、新世代、新时代、新创造和新日子。主的复活是新日子的开始,因为祂是在第一日的清晨复活的。

 二 复活』的『初熟果子』

 基督复活,成了『复活』的『初熟果子。』(林前十五20~23。)祂在复活里生为神的长子。祂是神惟一的独生子,无须为神所生;但独生子要成为长子,就必须在复活里出生。(徒十三33,来一5。)在祂复活那天,基督生为神的长子,和『死人中的首生者,』以成为召会身体的头。(西一18。)

 三 将旧造撇在坟墓中

 主耶稣复活时,将旧造留在坟墓中。(约二十1~10。)彼得进坟墓里去,就『看见细麻布还放着,又看见耶稣的裹头巾,没有和细麻布放在一起,是另在一处卷着。』(约二十6~7。)耶稣的身体在埋葬前,是用细麻布里好的。(约十九40。)这意思是祂带着一些旧造的东西进入坟墓;指明旧造藉着祂的埋葬,被带进坟墓里。凡从主复活的身体上去掉而撇在坟墓里的,都是象征祂进入坟墓时所穿的旧造。祂带着旧造钉十字架,也带着旧造埋葬。但祂从旧造里复活,将旧造撇在坟墓里,成了新造的初熟果子。

 一切撇在坟墓里的,都是主复活的见证。若没有这些整整齐齐的留在那里,彼得、约翰就很难相信(约二十8)主不是被人取去,乃是自己复活了。这些东西是主的两个门徒,约瑟和尼哥底母,献给主包裹祂身体的。(约十九38~42。)他们在爱里作在主身上的,在主的见证上是非常有用的。主从死人中复活,将祂带进坟墓里的一切旧造撇下,作为祂从死里走出来的证据。

 在神眼中,整个旧造都埋葬在那坟墓里。这是奇妙的事实,不论你信或不信,那旧造,包括你的旧人旧己,已经与耶稣一同埋葬并留在坟墓里了。当包罗万有的基督进入坟墓时,我们都同祂进去了。当祂复活时,祂将我们留在那里。在这宇宙中有这样奇妙、包罗万有的坟墓,我们的旧人已经埋葬在那里,且仍然留在那里。如今我们的旧人在坟墓里,我们复活的新人却在召会中。

 那布和裹头巾整整齐齐的留在坟墓里。(约二十7。)是谁从主耶稣身上取下细麻布和裹头巾?又是谁卷起那裹头巾,整整齐齐的放着?这不是天使,乃是主耶稣自己作的。十一章里拉撒路的复活证明这事。拉撒路从死人中复活,从坟墓出来后,『手脚裹着布,脸上包着手巾。』(约十一44。)因此,耶稣对人说,『解开,让他走。』(约十一44。)拉撒路需要人帮忙解去埋葬用的布,因为拉撒路是被复活者,不是复活者。但主耶稣是复活者,不是被复活者,祂自己活过来,不需要天使帮忙。天使只是观看者。若是天使解开裹尸布,意思就是主不能自己从死人中复活。

 我相信主在某一时刻曾对死说:『死阿,你的时间已经过了。现在我要起来,从你的领域中走出去,除去我身上的包扎,将一切整整齐齐的留在坟墓中,作为我自己从死人中复活的见证。』然后,主就与死告别,走开了。至少在原则上,事情必是这样的。主并不急忙。祂不是兴奋的从坟墓跑开,像被绑架的人,被释放后就急忙逃跑。不,主很镇静且极其从容。祂也许仔细的打量死,发觉死没有能力对祂作什么了。死虽然尽力要拘留祂,但这是不可能的。主极其从容的除去了包扎,卷起了裹头巾,将这些东西放得整整齐齐的。祂轻易的作,死注视着祂。祂并不害怕,没有什么能吓倒祂。祂也许曾说,『死,我的使命完成了。你不能对我作什么,我不怕你。现在是我走出你领域的时间了。我并不急忙。我若愿意,我可以在这里再留一日,但现在是离开的时候了。』这是主从死人中复活时的真实情况。

 主复活的见证来自人和天使两面。我们看过,包扎用的东西全是那两个尊贵的门徒献给主的。至终,凡他们出于爱所供给主的,都成了主复活那坚固且实在的见证。这是从人一面来的见证。以后我们会看见神差遣两个天使,作了从诸天之上来的见证。因此,主复活有两面的见证:一面来自地上的人,另一面来自天上的天使。赞美主,人和天使,地和天,都为主耶稣的复活作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