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篇 在神圣经纶中三一神的生机体(三)
总纲目




贰 枝子彼此相爱,结果子彰显神圣的生命
 一 枝子是一
 二 枝子与葡萄树有亲密的关系
 三 枝子被拣选、被立,前去结常存的果子
  1 藉着在子的名里祷告
  2 凭着与子是一,凭祂活着,并让祂活在我们里面
 四 枝子彼此相爱
叁 葡萄树和枝子从世界分别出来,为宗教世界所恨恶并逼迫
 一 这里的世界主要的是指宗教世界
 二 宗教是撒但世界系统的一部分,
 三 枝子被拣选,不属这世界,与宗教的撒但系统无关
 四 宗教世界曾逼迫葡萄树,现正逼迫枝子
 五 保惠师作见证
  1 是实际的灵
  2 为子所差
  3 不仅从父而来,且同父而来
  4 作见证
 六 预告宗教的逼迫

贰 枝子彼此相爱,结果子彰显神圣的生命


 我们已经看过约翰十五章的头一部分-一至十一节,说到我们与主之间的关系。本章的第二部分-十二至十七节,说到我们彼此之间的关系。在这一部分我们看见枝子应当彼此相爱,结果子彰显神圣的生命。这些经节启示出,结果子与我们彼此相爱很有关系。我们彼此之间,必须在生命里,就是凭着生命、在爱里维持正确的关系。我们必须维持在爱里的关系,并凭着那在我们里面的生命彼此相爱,这生命就是主自己。彼此相爱就是召会生活,身体生活。身体生活是爱的生活,也是在爱里的生活。我们不该以人的爱,而该在神圣的生命里,以神圣的爱彼此相爱。

 我们不是许多分开的树上的枝子,我们都是同一树上的枝子。所以我们需要和所有别的枝子,并且和树维持美好的交通。这就是为什么主在这一章也告诉我们,要彼此相爱的原因。(约十五12,17。)我们若不彼此相爱,就很难结果子。我们若不彼此相爱,意思就是我们与葡萄树的交通已经断绝;因此,我们无法结果子。为着结果子,我们必须彼此相爱。

 在我们众人里面的生命,乃是一个生命。在你里面的生命和在我里面的生命,是完全一样的。这就像我们身体中的血液循环;我们身体中的血液流遍了我们身体的每一肢体。照样,所有枝子的内里生命乃是一个;这生命该不断的流遍所有的枝子。这样,所有的枝子便生意盎然,满有生命的丰富,好结出果子来。

 一 枝子是一

 枝子虽有许多,他们却是一。他们与葡萄树是一,彼此也是一。所有的枝子加上葡萄树,乃是一个实体,一个生机体。

 二 枝子与葡萄树有亲密的关系

 枝子与葡萄树有亲密的关系。(约十五13~17。)枝子不是主的奴仆,乃是祂的朋友。因着枝子是主的朋友,他们就能明白父的愿望是要在团体的身体中得着彰显。

 三 枝子被拣选、被立,前去结常存的果子

 枝子已经被拣选并且被立,前去结常存的果子。在十六节主说,『不是你们拣选了我,乃是我拣选了你们,并且立了你们,要你们前去,并要你们结果子,且要你们的果子常存,使你们在我的名里,无论向父求什么,祂就赐给你们。』我们原是野枝,因信得接枝于基督。在此祂说祂『立』了我们,甚合接枝之意。钦定英文译本在此用『任命』(Ordained)一辞。我们都已经被任命了。所有的姊妹,包括年轻的姊妹,都必须晓得你们已经被任命了。你知道我们都已经被任命了吗?我们都已经被任命前去结果子。不要说你太年轻不能作这事;不管你多年轻,你已经被拣选,并且被任命前去结常存的果子。

 在这一章里,关于果子有四种说法:结果子,(约十五2,)多结果子,(约十五8,)结果子更多,(约十五2,)以及果子常存。(约十五16。)果子存留多久,在于我们把多少生命分赐到果子里面。这全在于我们把多少生命,分赐到新蒙恩的人里面。这决定他们会存留多久。我们把人带到主面前,常常只把少量的生命分赐到他们里面;因此,他们很少留下,很难长久存留。

  1 藉着在子的名里祷告

 枝子被拣选去结常存的果子,乃是藉着在子的名里祷告。我们为着结果子祷告时,必须在子的名里祷告。在主的名里求,需要我们住在主里面,并让主和祂的话住在我们里面,使我们实际与祂是一。这样,我们祈求,就是祂在我们的祈求里求。这样的祈求与结果子有关,必定会得着父的答应。我们这样祷告时,必须宣告我们与子乃是一。我们无须乞讨,只要宣告我们与祂是一。凡子的所是和所有都是我们的,我们是在祂的名里。要这样祷告!

  2 凭着与子是一,凭祂活着,并让祂活在我们里面

 我们不仅该在子的名里祷告,也该与子是一,凭祂活着,并让祂住在我们里面。这是非常紧要的事。我们的祷告有赖于我们的生活。我们在生活中必须与主是一;这样,我们就能在祷告里与祂是一,并在祂的名里祷告。藉着这样的生活和祷告,我们就能结常存的果子。

 四 枝子彼此相爱

 枝子需要在子的生命,在子的爱,并子的使命里彼此相爱;这使命就是结果子,使父得荣耀。我们需要在主的生命,神圣的生命里,在主的爱,并祂结果子的使命里彼此相爱。生命是源头,爱是情形,结果子是目标。倘若我们都凭着主生命这源头,在主爱的情形里,并为着结果子的目标而活,我们必定会彼此相爱。不同的生命源头,不同的情形,或不同的目标,会使我们分离,不能彼此相爱。

 基督徒喜欢谈论彼此相爱。我们若在人的生命里彼此相爱,那会带进死亡;我们若以情感的方式,或为着我们自己的目的彼此相爱,那也会导致死亡。我们必须在基督的生命里,在基督的爱里,并在基督的使命里彼此相爱。我们不可在我们天然的生命里,以我们的情感,或为着我们自己的目的彼此相爱。我们必须在神圣的生命里,以神圣的爱,并为着多结果子,叫父因此得荣耀,而彼此相爱。

叁 葡萄树和枝子从世界分别出来,为宗教世界所恨恶并逼迫


 约翰福音十五章有三段。第一段一至十一节,说到葡萄树和枝子的关系;第二段,十二至十七节,说到枝子之间的关系;第三段,十八至二十七节,说到枝子与世界分离。我们是枝子,已经从世界分别出来;我们与世界无分无关,因为我们已经完全联于葡萄树。

 一 这里的世界主要的是指宗教世界

 约翰福音这一段里,『世界』一辞,主要的是指宗教世界。(约十五18,十六2。)换句话说,十五章的世界就是宗教,特别是犹太宗教。当时对主耶稣的门徒而言,世界就是犹太宗教。他们已经从犹太宗教分别出来,归于基督这葡萄树。

 二 宗教是撒但世界系统的一部分,

 恨恶神圣生机体的枝子彰显三一神

 宗教是撒但世界系统的一部分,恨恶神圣生机体的枝子彰显三一神。(约十五18。)许多热心宗教的人不认为宗教是撒但世界系统的一部分;但在神眼中,宗教是撒但世界里的一个部门。我们读到十六章就会看见,主告诉祂的门徒,热心宗教的人以为杀害跟从主的人,就是事奉神。热心宗教的人在名义上事奉神,实际上却事奉撒但。因此,所谓的宗教实际上是世界这撒但系统里的一个部门。

 我们必须从世界分别出来,因为世界和召会是对立的。世界既是撒但的系统,就与基督的身体对立。世界恨恶身体,恨恶枝子,恨恶召会。召会是身体,三一神的生机体,但世界是撒但的系统。撒但的系统总是反对并逼迫三一神的生机体。我们必须深刻的认识,召会、枝子、身体乃是三一神的生机体。三一神活在这生机体里面,并藉着这生机体彰显祂自己。你的身体是一个生机体,你这个人在其中活着,并藉它得着彰显。同样的,三一神也需要一个生机体,就是召会,基督的身体。三一神要住在其中,并藉这样的生机体彰显它自己。但神的仇敌撒但,已经组织了一个系统,就是我们所知道的『界』(cosmos)。这宇宙的世界是神的仇敌所系统化的组织。在仇敌这世界系统背后的目的,就是反对召会这三一神的生机体,基督的身体。所以,我们必须与这世界无分无关;我们是在世界之外,已经被分别出来,归于三一神的生机体。

 三 枝子被拣选,不属这世界,与宗教的撒但系统无关

 我们既是从世界拣选出来的枝子,就该与宗教的撒但系统无分无关。(约十五19。)然而,几乎在所有的基督徒当中,都有混杂。因着主的怜悯,我们要远离任何宗教的系统,单纯的与召会站在一起,一点也没有混杂。任何宗教的系统都起源于撒但,要阻挠、破坏正当的召会生活。召会要成为彰显三一神的生机体,我们就必须从所有的宗教分别出来。

 四 宗教世界曾逼迫葡萄树,现正逼迫枝子

 主告诉祂的门徒,倘若他们愿意在生命的路上跟从祂,就得预备好受逼迫。(约十五20~25。)我们若愿意经历三一神作我们的生命,与三一神调和,并且与三一神互为住处,就必须预备好遭受从宗教来的逼迫。门徒受的逼迫不是来自所谓世俗的世界,乃是来自那敬拜神,似乎是爱神的宗教。主告诉祂的门徒,热心宗教的人要因祂的缘故逼迫他们,甚至杀害他们。我们已经看见,门徒是葡萄树的枝子,是基督的身体,是生命的生机体,作三一神的彰显;而世界是世界的系统,是撒但组织的系统。在主眼中,宗教系统是撒但系统的一部分,就是要恨恶门徒的世界。

 宗教世界逼迫那些在生命里跟从主的人,因为他们是真葡萄树的枝子,与主是一,在主的名里行动、作事。因为热心宗教的人不认识父是主的源头,他们就恨恶那些真正跟从主的人。因为热心宗教的人恨恶在子里的父,(约十五23,)所以也恨恶跟从子的人。在神眼中,这样的恨恶和逼迫乃是他们的罪。(约十五22,24。)藉这一切我们可以看见,宗教是多么邪恶,即使是照着神的圣言形成的宗教,也是如此。在此,我们看见仇敌在宗教里的诡计。

 五 保惠师作见证

  1 是实际的灵

 二十六节说,『但我要从父差保惠师来,就是从父出来实际的灵,祂来了,就要为我作见证。』宗教逼迫,但实际的灵作见证。圣灵是一切事的实际,而我们乃是实际之灵的见证人。

  2 为子所差

 在这一节主说,祂要差实际的灵到门徒那里。但在十四章二十六节主说,父要在子的名里差遣保惠师,就是圣灵。约翰说到同一件事,有两种不同的说法。首先在十四章二十六节他说,父要差遣那灵;现今在十五章二十六节他说,主自己要差遣那灵。这样,到底是谁差遣那灵,是父还是子?我们得说,那灵同为父与子所差。父与子乃是一;父的差遣就是子的差遣,子的差遣就是父的差遣。二者就是一。不管是谁差遣那灵,那灵总是同着父并在子的名里所差来的。由此,我们再一次看见三一神。当那灵来时,祂是在子的名里,与父同来;因此神格的三者都在这里。

  3 不仅从父而来,且同父而来

 二十六节主说,祂要从父差保惠师来。我们在第三十二篇信息里曾指出,这一节翻作『从』的介系词,希腊文是para,原文意从…同…。实际的灵为子所差,不仅从父而来,且同父而来。保惠师从父而来,且同父而来。父是源头。这灵从源头而来,并不是离开源头,乃是带着源头同来。这灵为子所差,且与父同来,要为子作见证。所以,祂为子所作的见证,乃是三一神的事。

  4 作见证

 这实际的灵见证子是葡萄树。祂在逼迫的宗教跟前作见证;不仅如此,那灵也向枝子作见证,并且藉着枝子向世界作见证。宗教可以逼迫,但实际的灵却见证子是葡萄树。藉着作枝子的信徒,这见证要散布到全世界;今天它仍在往前。

 六 预告宗教的逼迫

 十六章一至四节预告宗教要逼迫葡萄树和枝子。首先,宗教要将生机体(葡萄树)的枝子从组织(会堂-约十六2)赶出。在二节主说,『并且时候将到,凡杀你们的,就以为是事奉神。』宗教认为杀害神生机体的枝子,就是事奉神。我们已经看过,这卷福音书启示,宗教是生命的仇敌。在福音书里,犹太教抵挡并逼迫主耶稣。在行传里,犹太教继续抵挡并逼迫使徒和门徒。(徒四1~3,五17~18,40,六11~14,七57~59,二六9~12。)在后来的历史中,天主教逼迫跟从主的人。无论那一种组织的宗教,都逼迫在生命里寻求并跟从主的人。一切的宗教都认为这样的逼迫就是事奉神。宗教先是逼迫,然后就杀害。宗教不认识父这源头,也不认识子这彰显。(约十六3。)正如主所说的:『他们这样行,是因未曾认识父,也未曾认识我。』

 主预先告诉门徒,好叫他们在逼迫来临时不至受挫、绊跌,也不至受迷惑。在受逼迫的时候,门徒可能很容易对自己说,『这些热心宗教的人敬拜神。但因着我们接受这位神作我们的生命和住处,并且使我们作神的住处,这些热心宗教的人就恐吓要杀我们。他们不仅把我们赶出会堂,甚至还要杀我们;恐怕错的是我们吧。』主预言要来的逼迫,使门徒不至认为他们错了。这逼迫若发生在你身上,不要以为你错了。相反的,这逼迫证明你是对的。热心宗教的人若不逼迫你,你也许就错了。罗马天主教和各公会若不逼迫你,那你必须知道你错了。但你若接受主作你的生命,经历祂作你的住处,并且使你自己作祂的住处,你就得预备好遭受宗教世界的逼迫。

 世界是撒但组织的系统,在三个主要的方面逼迫了基督的身体:犹太宗教的一面,罗马帝国的一面,以及希腊哲学的一面。世界在这三方面逼迫了召会。在约翰福音里,主好几次说到世界,祂特别是指宗教世界。倘若我们在生命的路上,并在灵里真正忠信的跟从主,以三一神作我们的住处,并且使我们自己作三一神的住处,宗教的世界就要逼迫我们。请告诉我,是谁把胡斯约翰烧死在柱子上?是罗马天主教。是谁把『天路历程』的作者本仁约翰囚禁起来?是英国国教。是谁监禁了盖恩夫人?是罗马天主教。历代以来,主所说的这话已经应验。每当一个人或一班人,在约翰十四、十五章所启示的路上跟从主时,便受到宗教世界的逼迫。宗教世界会继续逼迫那些在生命的路上跟从基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