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篇 在神圣经纶中三一神生机体(一)
总纲目




壹 葡萄树和枝子乃一生机体,彰显神圣生命的丰富以荣耀父
 一 神圣的经纶
  1 神的经纶
  2 永远的定旨(计划)
  3 在子里,藉着祂的身体,召会,彰显父神
 二 葡萄树-子神
  1 神经纶的中心
  2 神格的具体化身和彰显
  3 满有生命的生机体,如同生命树
  4 繁殖生命并繁增生命
  5 彰显生命以荣耀父
  6不是为开花,也不是为取材
 三 栽培的人-父神
 四 枝子-在子里的信徒
 五 结果子
  1 内在生命之丰富的洋溢
  2 在子里彰显父
  3 解人干渴
  4 藉着住在葡萄树里,也让葡萄树住在枝子里
  5 是团体的
 六 修剪
 七 丢在外面
  1 将枝子从葡萄树生命之丰富的享受中剪除
  2 将枝子从众枝子的交通中剪除
  3 将枝子从子同着父的彰显上剪除
  4 将枝子从神圣的定旨中剪除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来看约翰十五章。我们不该认为这一章与十四章及十六章是分开的,因为这三章乃是主耶稣在被出卖并捉拿之前,所释放的一篇信息。无疑的,十五章是十四章的延续,在那里我们看见相互的住处,神性与人性的调和。我们一旦明白了约翰十四章,就预备好来看约翰十五章。

 大多数的基督徒都很熟悉约翰十五章,这是美好的一章,论到主是葡萄树,我们是枝子。表面看来,我们很容易领会这一章,因为我们知道什么是葡萄树,什么是枝子,以及葡萄树和枝子有什么关系。然而,约翰十五章可能是新约最深的一章。我们若要正确并充分的领会这一章较深的意义,就必须领会在写约翰福音时,神的中心思想是什么,圣灵的用意是什么。这卷福音书启示出主耶稣是神的彰显,祂是神显于人形。祂这样彰显出来,叫我们能接受祂作我们的生命并一切。祂的心意是要将祂自己作到我们里面,直到祂成为我们的生命并一切。三至十一章启示,祂藉着成为我们的生命,能应付我们一切的需要。十二章给我们看见,祂作我们生命而有的结果并繁增。十三章指明我们在生命中维持交通的路。接着十四章向我们揭示,祂藉着死与复活,并藉着从肉体变形为那灵,能将祂自己作到我们里面。到十四章时,祂已藉着实际的灵,将祂自己作到我们里面。如今祂是我们的生命并我们的素质。祂活在我们里面,等候我们与祂合作,好将祂自己多而又多的向我们启示并显明。父也与祂同来眷临我们,与我们同在,并同我们安排祂的住处。(约十四23。)换句话说,父在祂里面并藉着那灵,要完全与我们调和。父在子里并藉着那灵,要成为我们的住处,我们也要成为三一神的住处。这样,三一神和我们,我们和三一神,要建造在一起;也就是说,神和人,人和神,要建造在一起,成为一。这奇妙的一就是神的中心思想。神在整个宇宙中,最终的心意乃是父在子里,成为那灵,作到我们里面,并与我们调和,直到三一神和人成为相互的住处。我们研读十四章时,就已看见这事。这就是十五章的背景。

 神在十五章的启示是富有意义、深奥且包罗的。这启示的思想和意义非常深。这一章首先指出的,就是三一神清楚的启示出来。父神被启示为栽培的人,祂与耕作、种植并收成有关。栽培的人就是农场的源头、创始者、建立者和种植者,是从事企业的人。整个宇宙乃是父的事业。换句话说,父有神圣的计划,永远的定旨,祂要完成祂定旨中的心意。这就是父是栽培的人的意义。祂是葡萄园的栽培者,计划要完成某个定旨。祂是源头、创立者,也是头一位照祂心意和定旨完成某些事的。并且,如圣经其它地方的细节所揭示的,父的喜悦乃是:祂的一切所是,祂神性所有的丰富,以及祂神格的一切丰满,都要成为葡萄树的丰富。父的一切所是,父的一切所有,父神圣生命的一切丰富,以及神格的一切丰满,都在葡萄树里。这都是为着那作这一切具体表现的葡萄树。葡萄树是神性和神格丰富之丰满的具体表现。父神的一切所是和所有都具体表现在葡萄树里。

 这章不仅将父启示出来,也启示子是葡萄树。子是葡萄树,乃是中心。整个宇宙被描绘为葡萄园,其中心就是子这葡萄树。子神是中心,一切都集中在祂里面。作为葡萄树,祂是葡萄园的中心。我们已经看见父神是源头、创立者,现在我们看见子神是中心。父神的一切所是和所有都为着这中心,都具体表现在这中心,并且藉着这中心彰显出来。父神藉这葡萄树得着彰显、表明并荣耀。所以父神是源头,子神是中心。

 最后,在这章末了两节,那灵被启示出来。在此,灵神称为实际的灵。这就是说,那灵乃是实际。凡父神在子里的所是,以及祂集中在子里的所有,都藉着那灵得以实化。父神在子里的一切所是,在灵神里乃是实际。集中在子里的一切,都被实际的灵所启示、证实、见证并实化。所以,父神是源头、创立者;子神是中心、具体表现和显明;灵神是实现、实际。这是极其深邃并深奥的。

 此外,在这启示里不仅有三一神,还有基督的身体;基督的身体就是召会。在这启示里,召会被比喻为葡萄树的枝子。葡萄树的枝子就是葡萄树的身体。你若将葡萄树的枝子折去,葡萄树就没有身体了。没有枝子,葡萄树除了根和干之外,便什么都没有了。因此,枝子乃是葡萄树的身体。

 我们若仰望主,就会看见这是多么奇妙又奥秘的事。父神的一切所是和所有都集中并具体化在子神里,而这一切都实化在灵神里。现在这一切都已作到我们里面,并要藉着我们得彰显并证实。约翰十五章有四个非常重要的项目:父神是源头和创立者,子神是中心和彰显,灵神是实际和实化,而枝子是身体,团体的彰显。枝子是极其要紧的,因为它们彰显神在基督里成为那灵是如何。没有枝子,就没有完满的彰显。这完满的彰显有赖于枝子,就是身体;因为神在子里并成为那灵,要藉着枝子,就是身体,彰显出来。父神一切的所是和所有都在子里,子一切的所是和所有都实化为那灵,那灵一切的所有都在身体,召会,就是我们里面。换句话说,作源头的父神具体表现在作中心的子神里,子神如今实化为那作实际的灵神。那灵所有的一切都已彰显在我们身上,就是彰显在枝子,召会里面。三一神在召会中得着彰显、表明并荣耀。

壹 葡萄树和枝子乃一生机体,彰显神圣生命的丰富以荣耀父


 在十五章一至十一节,我们看见葡萄树和枝子是一个生机体,彰显神圣生命的丰富以荣耀父。有的读者读到这篇信息,或许会对『生机体』一辞感到困惑。他们听见在神圣经纶中三一神的生机体,也许会觉得十分希奇。然而,我们惯说召会,基督的身体,不是一个组织,乃是一个生机体。组织和生机体有什么区别?例如,一张桌子是一个组织,因为是由许多木块组合形成的一个实体。为什么桌子是组织,不是生机体?因为桌子这一个单位没有生机。桌子没有生机,因为其中没有生命。表面看来,我们的身体也是一个组织;然而,它比组织多得多,因为我们有生机,也有生命。既然我们的身体有生机和生命,它就是一个生机体,而不仅仅是一个组织。照样,召会,基督的身体,乃是一个生机体。

 什么是基督的身体?那正是我们在第三十二篇信息里所说的-相互的住处,神性与人性的调和。如同我们所看见的,在十四章就有这样的一个调和。这调和就是神和人相互的住处。这相互的住处,这神性与人性的调和,因着满了生机和生命,所以是一个生机体。

 在约翰十五章,这生机体被比喻为葡萄树。葡萄树被用来当作这美妙生机体的图像。在这葡萄树里,有树的本身,并它所有的枝子。主耶稣说,这葡萄树就是祂自己。(约十五1。)祂是这树,我们是这树的枝子。藉这清楚的图画我们能看见,我们是从这树分出来的枝子,因为枝子就是葡萄树的分枝。你若将枝子剪去,就只剩下一棵没有枝子、光秃秃的树,这树也没有分枝了。但今天这宇宙的葡萄树有许多的枝子,这些枝子都是祂的分枝。当主耶稣在地上时,祂仅是住在某个地方的一个小人物。但是看看祂今天的分枝:在华盛顿区、纽约、洛杉矶、伦敦、法兰克福、东京、马尼拉、台北、香港、并世界各地,都有祂分枝的部分。赞美主,在全地我们都看见这葡萄树的分枝!这不是一个组织,乃是一个有生命,连同许多器官、生机体系、和生机元素在其中生长的生机体。

 这葡萄树和枝子是一生机体以荣耀父。这里『荣耀』一辞意义何在?其意义是:将意向、内容、内在的生命和内在的丰富从里面释放并彰显出来。葡萄树和枝子是一个生机体以荣耀父,将意向、内容、内在的生命和内在的丰富从里面释放并彰显出来。作为荣耀父的生机体,葡萄树和枝子彰显神圣生命的丰富。当葡萄树结出累累的葡萄,那就是神圣生命的丰富彰显出来的时候。这彰显就是父的得荣,因为父就是这神圣的生命。父是葡萄树的源头和本质。没有果子,葡萄树的素质、本质和生命就被隐藏、遮蔽并限制。然而,葡萄树内在生命的丰富,藉着累累的果子得着彰显。我再说,这样彰显内在的生命,就是将神圣的素质从葡萄树里面释放出来。这就是父的得荣。

 一 神圣的经纶

  1 神的经纶

 葡萄树和枝子成为一个生机体以荣耀父,乃是神圣的经纶。这里经纶一辞的意思不是时代或一段时期,乃是分赐的意思。说到经纶或行政的希腊文,Oikonomia,奥依克诺米亚,已经英语化为ecnomy(经纶)一辞。这奥依克诺米亚是什么?这经纶是什么?乃是指一种行政的管理,就是一种对人的神圣经纶。根据希腊文,这辞在提前一章四节用得很明确。然而,钦定英文译本却翻作『敬虔的造就』-(godly edifying)。它应当译为神的经纶。

  2 永远的定旨(计划)

 在以弗所三章十至十一节,我们读到神永远的定旨。永远的定旨这辞乃是圣经用语。按现代英语,该是永远的计划。在已过的永远,神为着将来的永远定了一个计划,所以,这计划是永远的计划。这计划是要许多人藉神的生命重生,成为基督的身体,并彰显那具体化在基督里神格一切的丰满。这就是神在已过的永远,为着将来的永远所定的永远计划。我们需要十分明白提前一章四节和以弗所三章十至十一节。我们需要非常熟悉这些经文。

  3 在子里,藉着祂的身体,召会,彰显父神

 这葡萄树和枝子所构成的生机体,乃是父神在子里,藉着子的身体,召会,而有的彰显。关于这一点,我们需要看创世记一章二十六节。你曾否想过,在创世记一章二十六节中可以找到召会?召会就在那里,父的彰显也在那里。你若问何以会如此?我就要回答说,彰显就是形像。神照着祂自己的形像造人;最终,人成了神的彰显。那么召会如何?请注意,创世记一章二十六节所题到的人,并不是个别的人,乃是团体的人。神没有造出亿万的人,祂造了一个包含亿万人的团体人。正确的说,创世记一章二十六节所题到的人乃是人类,人类不是个别的,乃是团体的。召会是什么?召会就是从人类拣选出来的部分。我们可以用制作家具的木料作比方,说明召会的这个定义。我也许收集许多材料,目的要制作一张桌子,但至终我只选了最好的部分,用来制作桌子。桌子作好以后,我就将余下的材料扔在一边。我只保存并宝爱我所作好的桌子。人类是神用来造成召会的材料。我们不知道这材料有多少已经牺牲了。神只拣选了人类的一部分,使其重生而成为召会。

 召会是一个团体的实体。这团体的实体在创世记一章二十六节像一粒种子种下,在启示录二十一章要收为成果。在那里我们看见,新耶路撒冷乃是那彰显神形像的生机体终极的完成。在创世记一章二十六节,我们看见照着神形像所造的团体人;在启示录二十一章,我们看见新耶路撒冷,就是神形像的团体彰显。种子在创世记种下,成果在启示录二十一章收割,而作物今天就在地上。

 二 葡萄树-子神

  1 神经纶的中心

 子神是葡萄树,乃是神经纶的中心。子神是神事业、经营、企业的中心。神在宇宙中有一个经营,这经营就是祂神圣的事业。子这葡萄树就是这企业的中心。

  2 神格的具体化身和彰显

 这葡萄树是神格的具体化身和彰显。歌罗西二章九节说,神格一切的丰满,都有形有体的居住在子里面。约翰一章十八节说,『从来没有人看见神,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将祂表明出来。』在歌罗西二章九节,我们看见子是神格的具体化身;在约翰一章十八节,我们看见祂是神的表明、彰显。所以子神,就是神宇宙的葡萄树,乃是神的具体化身和彰显。

  3 满有生命的生机体,如同生命树

 这葡萄树是满有生命的生机体,像生命树一样。(创二9。)它不是无生命的组织,像巴别塔那样。(创十一4,9。)生命树是生机体,巴别塔是组织。你喜欢有那一样,生命树还是巴别塔?巴别塔又大又高,而生命树或许和我们一样高。倘若生命树太高了,人就很难构到它。按照约翰六章,人想要强逼基督作王。这就是说,他们要使祂成为一座人塔。但祂宁愿作生命的粮,这就是说,祂要作生命树。

  4 繁殖生命并繁增生命

 葡萄树非常适于繁殖生命并繁增生命。繁殖生命意即将生命广泛的布开,繁增生命意即使生命繁衍。从每一种植物生命,我们都看见繁殖和繁增。一粒麦子种在地里,长出三十、六十或一百个子粒来。这是生命的繁殖,也是生命的繁增。我们若深刻思想主将自己比喻为葡萄树的这件事,就会领悟在所有的植物、花卉、草木中,惟独葡萄树是表现生命繁殖与繁增最好的植物。葡萄树不是以它的花朵或材料著称,乃是以它生命之丰富的彰显闻名。一旦葡萄树满了成熟的果子,你很容易就能看出生命的丰富。所以葡萄树产生生命。主不是供人欣赏如花朵的生命,也不是用来当作某种材料的生命,主乃是带来生命,并产生生命的生命。

  5 彰显生命以荣耀父

 生命的繁殖和繁增,乃是为着彰显生命以荣耀父。当葡萄树的生命藉着枝子的繁殖和繁增而得着彰显时,父就得了荣耀,因为父在祂生命之丰富里的所是,在葡萄树的繁殖和繁增中得着彰显。

  6不是为开花,也不是为取材

 正如我们已经指出的,葡萄树不是为开花,也不是为取材。葡萄树没有供我们欣赏的花朵。我听过人到华府去观赏美丽的樱花,但从未听说他们去看葡萄花。葡萄树并不是因花朵出名。我作孩子的时候,生长在一座葡萄园附近,每年我都看到很多葡萄藤,但几乎看不见葡萄花。葡萄的花非常微小,而且没有什么色彩。

 葡萄树也不适合取材。(结十五2~3。)没有家具是用葡萄树的木材作的。葡萄树的木材也不适于作柱子、梁、杆或壁炉架。你绝不会看见用葡萄树的木材盖造的房屋。葡萄树仅仅适于结果子,不适于开花或取材。

 召会也是如此。你若来到召会,要看樱花,你将看不到什么。同样的,你若来到召会,要选取材料,好为着制作家具并建立属世的组织,那你只会看见适于结果子的枝子。我们得重生是为着结果子。

 我们都已经被毁坏了。就开花和取材而论,我们已经被毁坏。我们在这地上一无用处。倘若你还适于作什么,那表示你仍是属世的。我们既不适于办教育,作生意或搞政治,甚至也不适于为宗教或作牧师。四十五年前我就完全被毁坏了。如今我是一个无用的人,一无用处。就人类社会和宗教组织而论,我是废物。你如何呢?赞美主,我们都是废物-因着耶稣,也为着耶稣,成了废物。我们都已经被祂毁坏了。你还能作一个好教授吗?只有一种教授你该作,就是损毁的教授。你还能作一个好商人或农夫吗?你必是一个损毁的商人或农夫。我们已经被毁坏了;除了结果子,以彰显在子里的父之外,已经一无用处。在召会中你看不见花朵或材料。你只会看见一些小人物,除了结果子之外一无用处。

 三 栽培的人-父神

 栽培的人乃是父神。父是栽培的人,是葡萄树的源头、创始者、计划者、种植者、生命、本质、土壤、水分、空气、阳光和一切。正如我们所已经指出的,父神的一切所是、所有并所能,都已经具体化身在葡萄树里了。子是葡萄树,是神经纶的中心,也是父一切丰富的具体化身。父藉着栽培子,将祂自己连同祂一切的丰富,都作到这葡萄树里面;至终,这葡萄树藉着枝子,作父团体的彰显。这就是父在宇宙中的经纶。

 在旧约里,在神眼中,以色列人是葡萄树。(诗八十8,参赛五2,耶二21,结十九10,十五2。)但是以色列人这葡萄树,却使神失望,因为他们未给神机会藉他们彰显神自己。虽然神曾试图藉着他们彰显祂自己,他们却令祂失望。最后在新约中,真以色列来了。主耶稣是真以色列,是能完满彰显神的真葡萄树。这真葡萄树是神的具体化身,也是神的完满彰显。神的所是和神的所有都已经具体化身在这真葡萄树里面,并藉这真葡萄树得以完满的彰显。

 四 枝子-在子里的信徒

 没有别的植物能比葡萄树更适当的说明我们和主之间活的关系。我们是葡萄树的枝子。这使你们想到怎样的关系?枝子除了彰显葡萄树以外,一无用处。葡萄树的一切所是和所有都藉着枝子得以彰显。就个人说,枝子乃是重生的人;就团体说,他们是召会,基督的身体。(弗一22~23。)枝子,在子里的信徒,乃是藉着结果子以彰显子连同父的。

 五 结果子

  1 内在生命之丰富的洋溢

 什么是结果子?就是内在生命之丰富的洋溢。不要试图用自己的努力领人归与基督,不要用计谋赢得灵魂。结果子乃是你内在生命洋溢的事。我们需要不断享受基督作我们的一切,然后我们才会有丰盛的内在生命;从这丰盛的内在生命,就有一道流临到别人,透入他们的生命。这流会结出许多果子来。这不单单是讲道或救灵魂,必须是藉着内在生命之丰富的洋溢以结果子。

  2 在子里彰显父

 这种结果子乃是内在生命的表显。葡萄树的内在生命乃是父一切所是和所有的丰富。这是藉着葡萄树结果子得彰显的。因此,葡萄树结果子就是在子里彰显父。

  3 解人干渴

 结果子也能解人干渴。葡萄树结果子-葡萄;从这些葡萄所作成的酒或葡萄汁,可解人干渴。今天,我们必须被基督生命的丰富充满,好结出累累的葡萄,以产生汁或酒解人干渴。我们都需要祷告:『主阿,愿你的生命从我里面涌流,好解人干渴。』

  4 藉着住在葡萄树里,也让葡萄树住在枝子里

 结果子是由于枝子住在葡萄树里,也让葡萄树住在枝子里。在约翰十五章,『住』是很要紧的事。这一章的每件事都有赖于『住。』真正的住有赖于清楚的异象,清楚的看见:你是枝子。一旦你看见自己是枝子,你就很难离开葡萄树,你会想要留在葡萄树里。这留就是住。不必努力去住,因为你越努力,就会越脱开。我们需要祷告:『主阿,给我清楚看见我是一根枝子。』我相信有一天主会给你看见。你会看见你是一根枝子;并且说,『赞美主,我是一根枝子。』这样,你就会住在祂里面。

 只要你住在祂里面,祂就住在你里面。祂住在我们里面,有赖于我们住在祂里面。我们的住是祂住的条件;而祂住在我们里面,却不是我们住在祂里面的条件。在祂来说,没有什么是带有条件的;但在我们来说,由于我们刻变时翻,所以需要有条件。我们若不住在祂里面,祂就无法住在我们里面。虽然祂不改变,我们却是多变。我们可能今天住在祂里面,明天就离开了祂。所以,祂住在我们里面有赖于我们住在祂里面。我们住在祂里面是祂住在我们里面的条件。所以主说,『你们要住在我里面,我也住在你们里面。』我们若住在祂里面,祂就必定住在我们里面。我们若不住在祂里面,我们就不能满足祂住在我们里面的条件。祂的住有赖于我们的住。这相互的住就会结果子。

  5 是团体的

 所有结果子的枝子都是相互关联的。他们因着住在葡萄树里,就没有一个是离开树而结果子的。他们都是藉着那流通在他们里面的同一生命结果子。表面看来,他们各人是个别的结果子;实际上,他们都在同一棵树上,且以同一生命团体的结果子。今天我们结果子,也必须如此,在一个身体里,并以同一的生命结果子。

 六 修剪

 现在我们来看修剪。在二节,主说到父:『凡结果子的,祂就修理干净,使枝子结果子更多。』修剪是必需的。修剪的意义是除去废物。废物多半来自过于老旧的东西。当枝子老旧了,它们就不再结果子。要使这些枝子结果子,就必须剪去枝子老旧的部分,让嫩枝发出来。结果子的不是老枝,而是嫩枝。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有时会有苦难的原因。苦难就是一种修剪,剪去老旧的部分,使我们更新而结果子。修剪藉着修理和折损而发生,这是为着多结果子。

 七 丢在外面

  1 将枝子从葡萄树生命之丰富的享受中剪除

 说到这点,我们需要说一点『丢在外面。』在六节主说,『人若不住在我里面,就像枝子丢在外面枯干了,人收集起来,扔在火里烧了。』在约翰十五章没有得救或灭亡的思想。我们读约翰十五章时,需要忘记这观念。这一章的观念是:我们是享受葡萄树的丰富以结果子,或是失去这树的丰富。丢在外面并不是失去我们的救恩,乃是从葡萄树生命之丰富的享受中被剪除。枝子被剪除,就不再有分于葡萄树生命的丰富。许多基督徒失去了基督作生命之丰富的享受,这就是说他们已经被剪除。

  2 将枝子从众枝子的交通中剪除

 丢在外面也就是从众枝子的交通中被剪除。被剪除的枝子与其它的枝子不再有生命中的交通。许多基督徒就是这样,他们与其它的基督徒没有生命中的交通。

  3 将枝子从子同着父的彰显上剪除

 不仅如此,丢在外面也就是从子同着父的彰显上被剪除、隔离。枝子丢在外面,就再也不能彰显葡萄树。今天许多基督徒不能作子同着父的彰显,因为他们是从葡萄树被剪除的枝子。

  4 将枝子从神圣的定旨中剪除

 最后,丢在外面也就是从神圣的定旨中被剪除。父神,栽培子这葡萄树的神圣定旨,是要彰显神格的丰满。枝子从葡萄树上折下而丢在外面,就是从这神圣的定旨中被剪除。今天,许多的基督徒被剪除,无分于神圣的定旨。枝子丢在外面,就失去了对基督丰富的享受,也得不着其它同作枝子者丰富的交通,并从神的彰显上隔绝,且从神的定旨中被剪除。你若不结果子,意思就是你已经从基督之丰富的享受中被剪除了。然而,这并不是说人会灭亡。你或许想知道扔在火里是什么意思。这意思是枯干。许多基督徒的确有枯干的感觉。十章说到永远得救或失丧的问题;十五章与得救的问题无关,它乃是论到享受基督的丰富,有分于同作枝子者之间美好的交通,彰显神的形像,以及完成神的定旨。这是约翰十五章的主要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