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篇 生命在爱中维持交通的洗涤(二)
总纲目




贰 信徒彼此的洗涤
 一 跟随主的榜样
 二 藉着彼此相爱
叁 被洗涤,却不在交通里
肆 被洗涤,且愿留在交通里,郄失败了
 一 人子得了荣耀
 二 神在子身上得了荣耀
 三 那时彼得不能在主的苦难中跟从主
 四 彼得将要失败

贰 信徒彼此的洗涤


 我们已经看过主自己为门徒洗脚。现在我要说到信徒彼此洗脚的事。(约十三12~17。)我们不只需要主自己直接的洗脚,也需要彼此洗脚。主告诉我们要彼此洗脚。正如我已经说过的,有时我们必须照字面遵守主的话,但我们更要按灵意遵守祂的话。我们必须藉着将圣灵的工作供应人,将神话语的光照供应人,并藉着将内在生命的运行供应人,来彼此洗脚。藉此,我帮助你,你帮助我,我们帮助彼此在圣灵的工作、神话语的亮光、或内在生命的运行上得着洗净。每当我们弟兄们聚在一起交通祷告时,需要以属灵的洗脚彼此服事。以属灵的洗脚彼此服事,保守我们脱离属地接触的污染。亲爱的弟兄们,你曾想过你多么需要这种相互的洗脚吗?当你在这地上行动工作的时候,你不只需要主在你灵中直接给你洗脚的服事,也需要从弟兄姊妹们得到洗脚的服事。

 一 跟随主的榜样

 当主为门徒洗脚时,祂脱了外衣。我们已经看见,外衣象征主彰显出来的美德和属性,脱了外衣,表征脱去祂彰显出来的所是。主若维持祂美德和属性的彰显,就不能洗门徒的脚了。照样,每当你要洗别人的脚时,你需要放下你的成就、美德和属性。这是真正的谦卑,真正的降卑自己。我们需要降卑自己到这样的程度,使我们能洗别人的脚。

 在圣经中,外衣象征我们的所作,以及我们如何行动。无论我们作什么,如何行动,都成为我们的外衣。你若有好行为,就有一件好外衣,是美丽荣耀的。然而,你若要以属灵的洗脚服事人,就必须脱下你所成就的,你所作的,和你一向的为人。每次当你与弟兄们聚在一起,要给他们属灵洗脚的服事,你就必须脱下你一向为人的方式。这就是说,你必须降卑自己。不要以为你的为人够好了。你的行为和品性也许十分美好荣耀,因此你就骄傲起来。你以你的外衣为傲,以你向来所作的为傲。另一面,我或许心里想自己这么谦卑,而你太骄傲了。有这样的态度和动机,就绝不能给人洗脚的服事。我需要脱下我所有的好行为,忘记我所有的美德。这个脱下外衣是非常实际的。每逢你骄傲的时候,你就绝不能给任何人属灵洗脚的服事。你必须谦卑,脱下你的外衣。脱下你的外衣,意思就是降卑你自己,倒空你自己,从你身上拿去一些东西,剥去一些东西。

 容我说句直话。在我基督徒的生活中,当我旅行各地时,遇见过许多弟兄姊妹。好些人很属灵,但是也很骄傲。他们以自己的属灵为傲。他们穿了属灵的外衣。当他们聚在一起的时候,他们轻看别人,认为别人从未见过属天的异象,或从未认识什么属灵的事。这是什么?这是他们的骄傲。他们以属灵为傲。我们若有这样的态度,就不可能为别人洗脚。相反的,每逢我们与圣徒同聚,我们必须脱下我们的外衣,忘记我们的成就。我们必须留心注意这件事。我们都曾在这种态度上犯了错。我们常常会有这种思想:『哦,他们不认识召会生活,他们不知道如何行在灵中,他们从来没有学过内里生命的功课。』这是骄傲。我们若有这种骄傲的态度,就绝不能帮助别人,我们必须脱下我们的外衣,我们的成就,我们的属灵。我们必须脱下所有属灵的学位,成为简单,平常的人,对自己说,『我什么也不是,我里面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我只有一条手巾,一块布来束腰。』我们彼此间不该穿着警察制服见面,不然我们就变得可怕,将对方吓跑了。有时人大张威势而来,态度有如穿着制服的警察。有人穿着属灵的制服,有人穿着更深生命的制服,还有人穿着所谓恩赐的制服。在他们给别人任何洗脚的服事之前,必须脱下他们的制服。我们不该对别人说这话,我们必须对自己说这话。

 要脱下我们的外衣,降卑自己好为人洗脚,不是容易的事。假定一位弟兄无意中得罪了我。虽然他不知道得罪了我,我却觉得。那么我该怎么办?我必须仰望主给我恩典不定罪我的弟兄,而去洗他的脚。我若想去洗他的脚却没有恩典,结果将是一场大风暴。为什么?因为他得罪了我,我就很容易责怪他,即或我无意这样作。我需要脱下我的外衣,降到他的水平上。每当我们觉得有人得罪了我们,我们总认为自己比那人高,认为他比较低,他亏欠了我们什么,我们有权向他要求。在这里就有难处。你需要脱下你的外衣,降低你的标准,从你的宝座下来。就一面说,脱下你的外衣就是你自己下宝座。不要坐在宝座上审判你的弟兄说,『你得罪我了,你得罪我了。』只要你有这种态度,狐狸尾巴就会露出来。至终,你会责备那得罪你的弟兄,结果将是争吵,因为他会否认作了什么得罪你。整个情形立刻就成为有罪的。

 我们不只需要脱下我们成就的外衣,还需要用手巾束腰。这就是说,我们必须受约束,我们必须失去我们的自由。要用水洗脚,也要用主束腰用的手巾擦干。换句话说,我们越甘心为别人受约束,我们就越能服事别人并擦干他们的脚。不然,我们越自由,我们就越会损害别人。弟兄们,我们聚在一起的时候,不仅必须放下我们的成就,也必须受约束,甘心失去我们的自由。我们放弃我们的自由,为着对我们亲爱的弟兄姊妹有所服事。我们必须甘心束上腰,受约束,好服事弟兄姊妹。

 不但弟兄们需要洗脚,姊妹们也需要。原谅我说,姊妹们很容易受伤。然而,在召会生活中,我们不能彼此分开。在家庭生活中,作事最多的人就最脏;召会生活也是这样。你负的责任越多,你就沾来越多污秽,因为你必须与更多人接触。你越与人接触,你就变得越脏。保持清洁最好的方法,就是绝不接触人,就像保持你的手清洁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摸什么东西一样。有些人可能盼望在召会生活中成为带头的。按人说,你若是智慧的,就绝不要陷在带头的职任里,因为这非常困难,会叫你很容易变脏。你若是带头的,在召会生活中当长老的,你就难免要去摸某些情形,对某些人说话。人会不断来找你。我保证,来找你的人,没有一个是干净的。干净的人绝不会来,因为他们没有难处。无论谁来找你,总是有难处的。有时一位姊妹来了,不肯离开,直到她惹你生气了。有些姊妹一再带着难处来找你,不肯离开,直到你向她们生气为止。她们一离开,你就发觉你完全肮脏了。在你与她之间需要大洗一次脚。没有这样的洗脚,你们之间愉快的交通绝不能恢复。

 这就是为何一个地方召会,起初可能很快乐,但一段时期以后,有些人就变脏了。虽然他们仍旧来聚会,但是来得并不快乐,没有愉快的灵。也许他们会回想,某些弟兄或姊妹如何得罪了他们。也许他们想要强作欢颜,装作喜欢别人,但他们能有怎样的交通?他们需要洗脚,他们需要生命的服事。

 在彼此洗脚的事上,我们不需要说,『弟兄,我爱你。我要来替你洗脚。』洗脚需要大量的生命。我们需要生命,才能洗别人的脚。洗脚需要大量的生命来供应人,这是相当困难的事。请记得,洗脚是用水,不是用血。我们需要许多水,水就是那灵、活话、和内在的生命。我们需要满了生命的水。我们若满了生命的水,我们只要和他们在一起,不必想去洗他们的脚,结果就彼此洗脚了。当我们与别人在一起的时候,水就不知不觉的涌流了。当我们与别的圣徒在一起时,这水要一再的流过他,他的脚就被洗净了;在我们之间的污秽以及讨厌的气味就没有了,我们就会被带进愉快的交通中。我们何等需要这个!

 我再说,每当我们聚在一起,我们需要脱下我们的外衣。不要保留你的标准,你的地位,不要认为你比别人水平高。这种想法必须摆在一边。要运用活水,使活水涌流,别人的脚就要被洗净了。

 我们曾看过,约翰福音完全是一卷生命的书,其中每件事都与生命有关。洗脚是一件生命的事。这不仅是外在的实行,如一些基督教团体,在每次的『神圣交通礼拜』中所实行的。不过,主若有这样的带领,有时我们也许会实在的彼此洗脚。一九五二年在台北,四位长老一个晚上洗了至少五百位弟兄的脚。那实在摸着了弟兄们的心和弟兄们的灵。这是真实的帮助。然而,我们不需要当作律法或形式来作。这卷福音的每件事都是生命的事。我们必须实行生命到一个地步,在我们中间满了生命的水来彼此洗脚。有些圣徒满有活水,当你来与他们坐上半小时,你的脚就被洗净了。他们也许并未谈到你的脏脚,甚至也没有摸洗脚的事,但你若留在他们面前半小时,你的脚就被洗净了。半小时后,你就觉得与主十分接近,你与主的交通就会亲密且愉快。你与别人的交通也会很甜美。在我们中间,需要许多人都满有生命的水,能洗别人的脚。

 二 藉着彼此相爱

 我们每个人都必须学习如何爱弟兄姊妹,给他们属灵洗脚的服事。有时我来看你,你可以表示对我的爱,藉此给我某种的洗脚。我也必须向你表示同样的爱,也给你一些洗脚的服事,洗净你属地接触的污秽。我们必须这样作,不然我们之间的交通就不可能维持。只有在爱中这样给人洗脚的时候,彼此之间的交通才可能维持。许多时候,我从好些弟兄姊妹身上享受到属灵的洗脚。我无法告诉你,我经历了多少次这样的洗脚。二十五年多以前,我与倪柝声弟兄以及别的带头同工一同作工,我从他们接受了极多这种洗脚的帮助。每次与他们接触的时候,我就觉得某种的洗脚,洗净我属地接触的污秽。他们爱我,也藉着给我属灵的洗脚,向我表示他们对我的爱,洗净我属地接触的污秽。

 我们若实行这些原则,就会看见这些原则是何等实在。你可以从此刻起,就将这些原则应用在你的家庭生活和召会生活中。立刻你能对弟兄姊妹有某种洗脚和擦拭的服事。这是我们所需要的。这是真正的爱,使我们中间的交通得以维持。藉着这种洗脚和擦拭,属灵的交通就能维持召会的生活。缺了这个,召会生活就不能维持,因为交通会被属地的接触所破坏。我们需要属灵的洗脚,好洗净我们属地接触的污秽,并且保守我们属灵的交通在美好的情况中。这样才可能实现召会生活。召会生活若要保持新鲜、愉快、活泼,我们就不断需要这种洗脚。每个地方召会都需要这个。主一直非常恩待美国西岸的众召会。虽然我们没有采用『洗脚』的说法,但主藉着生命活水的洗脚,一直保守这里的召会生活新鲜。我们没有说到这事,也没有使用这辞,却一直有生命水中洗脚的实际。所以我们能夸耀祂的恩典说,这里的众召会常是新的、新鲜的、活泼的。在圣徒中间的交通没有阻挠。每个召会都需要为这事祷告,然后召会就会蒙保守在新样和新鲜里。

 主来将神带进我们里面,主去将我们带进神里面;如今神圣的灵与我们人的灵有了真正的相调。人性与神性相调,神性与人性相调,这就是召会,就是基督的身体。在基督徒的灵里,他们是属天、永远、属灵的;但在他们物质的身体里,他们仍在这地上,也仍在旧造里。因此他们要洗净一切属地的接触,好叫身体的交通以及与主的交通能以维持。这个交通是藉着洗脚维持的。这极其重要,因为缺了这个,与主的交通以及圣徒彼此的交通绝不能维持。缺了这个,召会生活也无法实现。事实上,召会生活的实际也没有了。因此,一面的确需要主自己天天洗脚,另一面也需要众圣徒彼此洗脚。这样,我们就能维持美好的交通,藉此我们就有真正的召会生活。

叁 被洗涤,却不在交通里


 虽然洗脚是为着生命里的交通,在犹大身上却不是这样。他被洗了,但是他从未在交通中,因为他是假冒的。(约十三18~31上。)在主洗门徒的脚之先,魔鬼已将出卖主的意思放在犹大心里,(约十三2,)等到主洗过他们的脚以后,撒但甚至进入他里面。(约十三27。)以后犹大就离开了,那时候是夜间了。(约十三30。)他必定已进入了他永世的黑夜。从起初他就不在与主的交通里;不管他被洗了多少次,也绝不能在这交通里。(约十三10~11。)这警告我们,真正的洗脚只为着一班真正与主交通的人。

肆 被洗涤,且愿留在交通里,郄失败了


 一 人子得了荣耀

 洗脚之后,主就要受死了。因此祂说,『如今人子得了荣耀。』(约十三31。)对祂而言,得荣耀就是藉着死与复活,叫祂神圣的元素从祂的人性里得着释放。祂的死裂开了祂人性的体壳,并且释放了祂神圣的生命。这就是祂得了荣耀的意思。

 二 神在子身上得了荣耀

 这里主也说,『神在人子身上也得了荣耀。』(约十三31。)这就是说,父神在子的得荣里得了荣耀,也就是说,父神圣的元素在子里得了释放。主在祂的死与复活里所释放的,乃是父神神圣生命的元素。父神这样在子身上得了荣耀,祂也要在祂自己身上荣耀子,并且要快快的荣耀子。(约十三32。)

 三 那时彼得不能在主的苦难中跟从主

 那时,主预备好要去十字架受死,但祂的门徒尚未装备好,在祂的苦难中跟从祂。因此主告诉彼得说,那时他不能跟从祂,(约十三36~37,)因为彼得还未接受祂这复活的生命。但主藉着复活,将祂自己这复活的生命分赐到彼得里面以后,彼得就要跟从祂。(约十三36,二一18~19。)

 四 彼得将要失败

 彼得真正在与主的交通里,主的洗涤也的确保守他在这交通里。他愿意留在这与主的交通里,但主受审时,他三次否认主而失败了。彼得渴望留在交通里,但他没有力量这样作,因为在主复活以前,祂复活的生命还未分赐到他里面。要留在主的交通里,并且藉洗脚得维持,就需要复活生命的力量。我们绝不能凭天然的人作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