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篇 生命在爱中维持交通的洗涤(一)
总纲目




壹 主亲自的洗涤
 一 爱到底
 二 知道万有已交给祂
 三 脱了外衣
 四 束腰
 五 用水洗门徒的脚
  1 水象征圣灵、话和生命
  2 洗去因属地接触而有的污秽
  3 维持与主并彼此之间的交通
  4 与血的洗罪不同
  5 不仅仅是物质的,更是属灵的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来看约翰十三章,这是很有趣、很有意义的一章。基督徒或许都知道,在福音书中有这么一章,记载主替门徒洗脚。看起来人很容易领会这一章,但实际上要了解其真正的意义一点也不容易。基督徒通常只相信,洗别人的脚是表示爱他们。有些信徒每次来到主的桌子前,甚至还坚持要洗脚。在主的桌子跟前,他们彼此洗脚,以表示彼此相爱。事情若没有弄成律法,这是没有错的。若不将事情弄成律法,那么像这种彼此洗脚以表示相爱的情形是很好的。过去我也曾几次洗过别人的脚,也有别人洗过我的脚。有时候,我们必须让主带领并引导我们彼此这样作。但洗脚表征了更重要的事。我们看过,在这卷福音书中所题到的每件事都是表号,指明一些更深且属灵的事。因此,洗脚也是表号,表征了更深且属灵的事。但要发现这表号的属灵意义,颇不容易。究竟它更深、属灵的意义是什么呢?

 在回答这问题之前,我们必须先领悟,这一章在整卷约翰福音中的地位。它在约翰福音中是个转折点。约翰福音前一段,一至十三章,说到主如何是神自己,是神子,来成为肉体,将神带进人里面,作人的生命,以产生召会。后一段,十四至二十一章,说出主如何是人子,经过死与复活,将人带进神里面,使人和神、神和人建造在一起,成为相互的住处。十三章在前一段的结尾,是分界线,也是转折点。它将书中的记载从一个方向转到另一个方向。

 约翰福音前一段的中心思想是什么?那就是:主是永远的话,(就是神的彰显,)来作我们的生命,应付我们一切的需要,并使我们成为祂身体的肢体。一章启示主是永远的话,就是神的彰显。然后我们看见主来作我们的生命,主来好使我们接受祂进来作我们的生命,以应付我们一切的需要。所选出的九个事例显示,作生命的主能应付我们一切的需要。十二章启示主是一粒麦子,必须经过死与复活,产生我们这许多的子粒,把我们调和在一起,成了一个饼,就是祂的身体-召会。

 后一段的中心点是:那成为肉体、钉十字架、复活的主,已变化形像,从肉体变化为灵。祂从彰显神的那肉体变化为灵,好进入我们里面作生命。请注意我用了变化形像一辞。主从肉体变化为灵,这样就能进入我们的灵,在我们灵里作我们的生命,并在我们灵里与我们是一。祂是那灵,在我们里面,我们也在祂里面。现今祂和我们,我们和祂,能调和为一。

 在约翰福音前一段,主来将神带进我们里面;在后一段,主去将我们带进神里面。在前十二章,主藉着成为肉体,来将神带进人里面;在后八章,主藉着死与复活,去将人带进神里面。前一段给我们看见祂如何来,后一段给我们看见祂如何去。祂藉着成为肉体而来,将神带进我们里面;祂藉着死与复活而去,将我们带进神里面。

 在这两段之间,十三章是转折点。三节说,『耶稣知道…自己是从神出来的,又要往神那里去。』祂从神那里来,又要往神那里去。为这缘故,我说十三章是这卷福音书的转折点。

 有相当长的时间,我对这一章深感困惑。我不懂为什么洗脚不记载在十一章之前,或十四章之后,而记载在十三章中。我对这一章的地位感到困惑,因为我已知道在一至十二章,主是话,已经来将祂自己当作生命分给许多人,至终召会得以产生。在十二章,已经有了召会。主是神的羔羊,除去了罪;祂在蛇的形状里被举起来,以对付蛇性;祂也是那一粒麦子,落在地里死了,结出许多子粒来。就某种意义来说,到了十二章时,一切都完成了。照我看十三章是不必要的。故此我很困惑,认为十四章应紧接在十二章之后,而十三章根本不必要。我在主面前花了很多时间,要找出为何需要十三章。至终主告诉我为何在十二章后需要有十三章。洗脚放在十三章是很有意义的。在十三章,这卷福音书的转折点,主为祂的门徒洗脚,这是深具意义的。

壹 主亲自的洗涤


 一 爱到底

 一节说,主『既爱世间属自己的人,就爱他们到底。』由于这爱,主替门徒洗脚。因此,洗脚是一个爱的故事,这爱是爱到底的爱。没有这个洗脚,主对我们的爱就不是爱到底的爱,将不足以应付我们的需要。由此可见洗脚的重要。这是我们终极的需要。在前面九个事例中,主应付了我们一切的需要。在这一切之后,我们还有洗脚的需要。因此,主仍需顾到此点,以竭力显示祂的爱。

 二 知道万有已交给祂

 三节指明主为门徒洗脚的原因,那是因为祂『知道父已将万有交在祂手里,且知道自己是从神出来的,又要往神那里去。』(约十三3。)那时,祂领悟了三件事:一,父已将万有交在祂手里;二,祂是从神出来的;三,祂又要往神那里去。由于这三件事,祂才洗门徒的脚。父所交给祂的『万有,』主要的就是门徒。祂从神出来,已将神带进门徒里;祂往神那里去,要留下这些门徒。父已将门徒赐给主,主也已将神带进门徒里面;但现在祂要离开他们。因着祂从神出来,又将神带进门徒里面,在祂里面,门徒与神之间使有了关系。现在祂要离开他们。祂离开他们之后,门徒与神之间的关系如何才能维持?这要藉着洗脚来维持。洗脚是洗去脚上一切的污秽,这污秽阻挠了神与人之间的交通。在洗脚时,主叫祂的门徒看见,如何在祂里面维持门徒与神的关系。

 这种领会可由二节中消极的意义得着证实。二节说,那时候,魔鬼『已将出卖耶稣的意思,放在西门的儿子加略人犹大心里。』魔鬼的邪恶行径,目的是要使人与神脱离关系。但主洗门徒的脚,是要门徒在祂里面保持与神的关系。当魔鬼在作工使人脱离与神的关系,主也在作工,藉洗脚使门徒在祂里面保持与神的关系。

 三 脱了外衣

 当主耶稣要洗祂门徒的脚时,祂脱了外衣。(约十三4。)这里的外衣,象征主彰显出来的美德和属性。因此,祂脱了外衣,表征脱去祂彰显出来的所是。主若仍留在祂美德和属性的一切所是中,祂就不能替门徒洗脚了。

 四 束腰

 主脱了外衣之后,便拿一条手巾束腰。(约十三4。)这表征主以谦卑约束、限制自己。(参彼前五5。)祂谦卑的舍弃了祂的自由,以便服事祂的门徒。

 五 用水洗门徒的脚

  1 水象征圣灵、话和生命

 主用水洗门徒的脚。(约十三5。)这里的水象征圣灵、(多三5、)话(弗五26,约十五3)和生命。(约十九34。)我们将看见,主藉着圣灵的工作、话的光照、和内在生命之律的运行,在属灵上洗我们。在圣经中,这三项都是用水象征的。

  2 洗去因属地接触而有的污秽

 主藉着成为肉体而来,将神带进我们里面;又藉死和复活而去,将我们带进神里面。这两件事都是在我们灵里发生的。就我们的灵而言,神是藉着主的来被带进我们里面,我们是藉着主的去被带进神里面。但是就我们物质的身体而言,我们仍在这地上。我们在灵里,已经联于属天、属灵和永远的事物;但在我们的身体里,我们仍是在地上。在我们灵中,主已将神带进我们里面,又将我们带进神里面;在我们灵中,我们与神是一;在我们灵中,我们也在诸天界里,因为我们是在神里面。但在我们的身体里,我们仍在地上。就我们重生的灵而言,我们不再是旧造;我们是新造。然而,就我们的身体而言,我们仍在旧造中,并在地上。一面,我们是新造,我们在神里面,我们是在诸天界里。这是真的,是实际的。另一面,我们仍在旧造中,仍在地上。

 我们虽有了神圣的生命,并成了召会,却仍在地上,活在这堕落的肉体中。由于我们和地的接触,我们常是污秽的。这是无可避免的,因为我们无法不接触地。我们的脚是接触地的肢体,一天又一天,我们用脚接触地。古时在犹太地,人们来去大都靠步行,用脚接触地而行。每逢他们接触了地,他们的脚当然就肮脏了。因此,洗脚对他们是必需的。就属灵说,我们也是如此。

 肮脏和有罪不一样。有罪是一回事,肮脏是另一回事。可能你完全没有罪,却很肮脏。也许没有什么错,但因着属地的接触,你就肮脏了。你知不知道我们仍在身体里,仍在这地上行走?我们一直接触地,这使我们肮脏。结果,许多时候我们是不洁净的。因此,我们需要洗脚。

  3 维持与主并彼此之间的交通

 你知道犹太人在什么时候洗脚吗?当他们赴席时,特别要洗脚。筵席是交通的中心。古时犹太人所穿的鞋,鞋帮是用条带作的,满了洞孔;由于路上尘埃多,脚很容易弄脏。他们赴席时,若在席间伸出脏臭的脚,就难免会阻挠交通。因此,要有愉快的筵席,就需要洗脚。当客人应邀赴席,在席上彼此交通,他们在交通之前必须洗脚,不然,就会妨碍他们的交通。他们聚在一起坐席交通之前,必须洗脚。不然,就无法有愉快的交通。此外,他们不像我们坐在桌前,他们没有椅子或板凳,只是半躺在地板上,伸出两脚来。他们的脚若是肮脏的,臭味自会令人难受。有时,他们走了很长的泥泞路,结果脚变得很脏,气味非常难闻。他们若聚在一起伸出脚来,他们的交通就不会很愉快。

 约翰福音既是一卷表号的书,这里关于洗脚的记载也必须视为具有属灵意义的表号。我们不该单就物质的意义,而该就属灵的意义,推究洗脚这件事。洗脚既是一个表号,其意义当是为着与主并彼此之间的交通。你若来到,伸出没有洗过的双脚,你与别人之间的交通就会受到妨碍。我们在世上,每天都接触地;我们所接触的这地使我们肮脏,并且妨碍我们与主并彼此之间的交通。所以,洗脚的意思就是当我们仍在地上时,主这位赐生命的灵洗我们的脚;也就是说,主使我们的行事为人不因属地的接触而沾染各种污秽。我们今天必须明白,主极欲洗我们,不让我们因接触地而沾染污秽。

 在十三章,主藉着为门徒洗脚立下了一个榜样,使门徒能有愉快的交通,享受主,也彼此享受。我们今天也需要这种洗脚。洗脚不该只是物质上的事,更该是属灵上的,这对我们属灵的生命有很大的关系。今天世界是污秽的,我们这些圣徒很容易被污染。我们要保持与主之间,并彼此之间愉快的交通,就需要属灵的洗脚。

  4 与血的洗罪不同

 我们已经指出,肮脏的意思不是有罪。很多时候你没有罪,却是肮脏的。尘埃到处都有,很容易就弄脏了。当你活在地上,即使坐着不动,也会变脏。这地上满了尘埃,所以你不论作什么,都会弄脏。即使你驾车来聚会,在路上也可能偶然看见某样东西,使你污秽了。你上车之前,你的灵是活泼高昂的;等你驾车十分钟之后,你虽无意要看什么东西,但只因你在去会所的路上看见某些东西,你就被污染了,你的灵也下沉了。有时,甚至在我们的交通中,我们也会变污秽了。

 罪恶的事需要血的洁净,但肮脏而非有罪的事,需要属灵的洗涤。我们需要圣灵、活话、和里面的生命洗涤我们。

 因为肮脏和有罪非常相近,所以二者很难区别,要举出清楚的例证很不容易。也许有一天,你和你的妻子之间不高兴。作丈夫的对太太不高兴不是罪过。他并不是恨她,也没有说她坏话或骂她。他不是向她生气,只是对她有些不高兴。许多时候作妻子的过于爱她们的丈夫。作丈夫的虽然需要妻子的爱,但有时妻子的爱太过分了。有时,妻子以一种爱来爱丈夫,实际上这种爱是不需要的。在有需要的时候,爱是甘甜的;但爱给得太多时,那就过分了。太多的爱会成为困扰。假定作妻子的为了关心丈夫的健康,要他穿上不是他真正需要的外衣。她怕他会着凉,要他多穿些。这种关心对丈夫是一种烦扰,使他不高兴。这种不高兴不是罪过。作丈夫的并没有说什么,没有表达什么,只是对妻子有点不高兴。这一点不高兴就会阻挠两人之间愉快的交通。

 在这种情形中,我们该怎么办?或许你会应用血说,『主阿,我对妻子不高兴,因为她过于爱我。我要在这情形中应用你的血。』但那是没有用的。你需要另一种洗涤,不是用血洗,乃是用那灵、活话、和里面的生命来洗。谁能给你这样的洗涤?第一是主耶稣自己,第二是满有生命的圣徒。你需要花时间在主面前,一直留在主面前,主就会临到你,洗涤你,不是用血,乃是用那灵、活话、和里面的生命。祂什么时候洗完很难说。有时候只需要几分钟便将污垢洗净了,有时候也许需要半天。每当你需要这种洗涤时,只要将自己向主敞开,你花时间在主面前,让里面的生命在你里面流过,自然的,就有活的东西流通、滋润并洗涤你,你就再次洁净了。你的灵会高昂,你的全人也会在主面前感到愉快。这就是在主面前用活水洗涤。

 在一起生活事奉的弟兄姊妹,很容易在不知不觉中彼此得罪。他们也许不会彼此相争,因为相争是罪。他们仅是无意间得罪了对方。也许你不知道你得罪了我,然而我完全觉得你冒犯了我。结果,我们都有一点污染了,因此我们要维持彼此间愉快的交通就不容易。即使我们不说什么,并且想要学习十字架的功课,我们仍发觉我们的交通是死沉的。我们需要洗涤。

 也许同住弟兄之家的弟兄们,聚在一起祷告,其中有些人很活,有些人因为弄脏了,所以灵下沉,一点也不活。有时候,所有的弟兄们灵里都发死下沉。那不是因为他们都犯了罪。他们没有彼此批评,或彼此相争,然而,所有的弟兄都是脏的,因为他们住在一起太久,没有好好的洗脚。所以他们也需要洗脚。

 污秽与罪非常接近。你如果污秽了,只要再走半步,就变成有罪了。这种污秽阻挠我们的交通。我越看你,我的灵越起不来。你越看我,你的灵也越下沉。即使我们要彼此谈话,也谈得不愉快。我们绝不能装作我们所不是的。我们的灵若是愉快的,那么我们的话也是愉快的。然而,我们若没有愉快的灵,而说话要装作愉快,情况就会更糟。你知道为什么许多时候弟兄姊妹聚在一起无法祷告?那是因为他们都受了污染。他们都需要彼此洗脚。

 主藉着圣灵的工作、话的光照、和内在生命之律的运行,洗我们的脚。今天,主总是藉着那在我们里面的圣灵、圣经中神话语的光照、和在我们里面运行的内在生命来施行洗涤。主可能一天多次洗我们。我能见证,主在一天之中,藉着那灵、活话、和内在的生命,数次洗涤我。我因着活在地上,必须在地上行走,就无法避免属地的接触。我必须和我的亲戚,和亲爱的弟兄姊妹来往。有时候,有朋友来看我,我不能不见他。但他走后,我就觉得污秽了。这就是属地的接触。此外,我每次去买东西,总得与商店打交道。我去过百货公司以后,就觉得我去了阴间。我一出店门,就立刻需要洗涤。每次我去买东西,我的脚就接触了地而变得很脏。但是圣灵、神的话和内在的生命作工、运行,不断的洗涤我。不然,我就无法维持和主的交通。

 当你累积了一周的属地接触之后,你主日来到主桌子跟前时,是否觉得需要洗涤?事实上,你的确觉得需要洗脚,以除去这一周来因属地接触所累积的尘埃。我们需要洗涤,不单需要血的洗净,来对付罪;也需要藉着圣灵的工作、神话语的光照、和内在生命的运行来洗净,好除去我们因属地接触而有的污秽。

  5 不仅仅是物质的,更是属灵的

 现在我们明白了洗脚的真正意义。这是为了维持在生命中的交通。这不仅仅是物质的事,这必须成为属灵的实行。我们必须将这表号寓意化,而不仅仅按物质的意义来领会。按照这表号属灵的意义,我们需要让那灵、活话、和内在的生命洗去所有的尘埃,就是我们活在肉体中,行在满布尘埃的地上所累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