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篇 生命的结果与繁增(二)
总纲目




贰 生命藉着死与复活的繁增
 一 耶稣的黄金时期
 二 像一粒麦子落在地里
  1 结出许多子粒-吸引万人
  2 释放出神圣的生命,神圣的元素-得着荣耀并荣耀父
  3 审判世界并将世界的王撒但赶出去
叁 宗教的不信与盲瞎
 一 为以赛亚所预言
 二 为神所审判
 三 主的荣耀为人所看见,却不为人所宝爱
肆 生命向不信之宗教的宣告
 一 是向人显现的神
 二 到世上来作光
 三 带着活的话临到人

贰 生命藉着死与复活的繁增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来看约翰十二章的后半。在约翰十二章的前半,我们藉着小影,看见召会是藉着主作复活的生命产生的。我们藉着主复活的生命而有召会,但主如何能使召会扩增?这一点在十二章下半给我们看见。(约十二12~36上。)前半给我们看见召会是如何有的,后半给我们看见主如何藉祂的死与复活使召会扩增。

 一 耶稣的黄金时期

 按照属世的看法,这时耶稣正处于祂的黄金时期。叫拉撒路从死人中复活真是一个了不起的神迹,震动了所有的人。一个死人埋了四天,甚至都臭了,竟还能复活,这真是一个神迹!由于主叫拉撒路从死人中复活,许多犹太人对主极为尊崇,热切欢迎。(约十二12~19。)他们欢迎祂,喊着说,『和散那,在主名里来的以色列王,是当受颂赞的!』按人说,这是主在地上最荣耀的时刻。人人都赞美祂,欢迎祂,尊荣祂;甚至希利尼人也来求见。(约十二20~22。)犹太人欢迎祂,外邦人,希利尼人想要跟随祂。主能因着接受这种欢迎和尊荣而产生并扩增召会吗?不,这不是产生或扩增召会的路。这不是在生命里产生召会,并叫召会在生命里增长的路。

 二 像一粒麦子落在地里

 就在那一刻,当主被犹太人和希利尼人欢迎尊荣之时,祂说什么?我们当时若在场,或者这样的欢迎是给我们的,我们会说,『赞美主。现在是我们有所作为来荣耀神的时候了。』然而主耶稣并不兴奋。欢迎越大,祂越平静。人越寻求祂,祂越冷静。祂告诉那些来找祂的人说,祂是一粒麦子。祂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给出许多子粒来。』(约十二24。)这就是主对人的欢迎所有的态度。什么是一粒麦子繁增的路?不是藉着受欢迎或尊荣,乃是藉着落在地里死了。这与人的观念完全相反。然而,我们必须记得,这是产生召会并叫召会在生命中扩增的惟一途径。每当人的欢迎临到你的时候,你必须说,『我必须死。』每当人的尊荣临到你的时候,你必须回答说,『我必须被埋葬。』不要说,『阿利路亚,赞美主!』即使你的用意是要荣耀神,这也不是你有所作为的良机。荣耀神正确的路乃是你死了,被埋葬了。

 主耶稣并未抓住这黄金时机,作为祂扩增的凭借。若是这样,祂就犯了大错。黄金时机绝不是为着扩增的。你若读召会历史,会看见每当召会有所扩增,都不是由于黄金时机,乃是由于逼迫。召会扩增的时期乃是在受逼迫的时期,不是在受热烈欢迎的时期。当仇敌将召会置于死地的时候,那就是召会扩增的时候。逼迫和反对越多,召会就越扩增。在头两个世纪,罗马帝国的逼迫,并未阻挠召会的增长,反倒帮助她长大。那么,是什么破坏了召会?是罗马帝国的欢迎。当罗马帝国将逼迫转为欢迎时,召会生活就受了毁坏。不要因人的欢迎而兴奋。人的欢迎总会毁坏、败坏我们。赞美主,人的逼迫与反对乃是叫基督扩增的黄金时机。祂是一粒麦子;要叫这粒麦子扩增,别无他途,除非让它落在地里死了。这是生命繁增的路。

 一粒麦子若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绝不会产生什么。但是赞美主,麦粒死了又长起来,便成了许多子粒,或许多果实。这许多子粒或果实就是召会。这是产生召会的路,也是主叫召会扩增的路。这也必须是我们产生召会的路,并叫召会扩增的路。我们必须藉着死,藉着接受十字架来面对人的欢迎。产生并扩增召会的路,不是藉着人的荣耀,乃是藉着十字架的死。

 在早期有些主要的差会,如戴德生(Hudson Taylor)弟兄所成立的内地会,曾打发好些优秀的传教士到中国;可是历史证明,他们对于正当的召会生活并无多少果效。在许多到中国的传教士之中,有一位姊妹名叫和受恩(Margaret E.Barber),她是从英国来的。她曾被人诬告,因而被差会召回英国,后来蒙主表白。以后主给她负担回到中国,但她不接受任何差会的打发,乃是凭着信心去中国,定居在一个名叫罗星塔的小镇,非常接近倪柝声弟兄的家乡。她特意留在那里,不去别处访问。就一面说,主将她种在那里,像一粒麦子一样。她留在那里多年,于一九二九年去世。

 倪弟兄亲口告诉我,他与和受恩姊妹接触的整个故事。倪弟兄随同别的青年人,一同到她那里接受帮助。她在主里很深,也很严格。她常常责备青年人。倪弟兄告诉我说,大多数的青年人受不了她的责备,末了他几乎是惟一继续去找她的人,将自己当作供物摆在她面前受她的责备。他是特意这样作的。过了一段时间,他觉得需要进一步的责备,就会去她那里再受一次责备,她也果真这样作。一九二九年她到主那里去了。她没有留下多少遗物可以给人,只有一本满了批注的圣经,她遗言送给倪弟兄。和受恩姊妹是一粒种下的种子,倪弟兄是从那粒种子结出的子粒,成了恢复正当召会生活的大器皿。这就是产生召会,并叫召会在生命中扩增的路。这完全不是黄金时机的问题。

 一九四0年,中日战争期间,倪弟兄在上海带领训练,我参加了那次的训练。那段时期,在中国有一些很得欢迎的传道人,跟从他们的人很多,大批的群众去听他们讲道。然而,倪弟兄经常告诉我们说,工作不是外面活动的努力,乃是里面生命的涌流。主所需要的工作,乃是里面生命的涌流。那次的训练,受训的人不到八十位。但是倪弟兄满意于这么少的人数。每次当他召集一次特会,最多不超过三百五十人。他总是强调,工作乃是里面生命的涌流,不是外面活动的努力。今天我们看见倪弟兄职事的果子,在全地上有许多召会在主的恢复中产生了。

 不要因为别人外面活动的短暂成功而感到困扰。给主一点时间,祂会表白祂在生命中的道路。虽然倪弟兄已经到主那里去了,他的职事仍然得胜,他的工作继续向前。这样的工作不是活动的事,乃是生命的事。这就是产生召会,并叫召会扩增之生命的工作。

 我们可以用人造的假花作例证。你若雇人来造假花,短期内可以生产许多。然而,你若要栽花,那就费时了。你必须先播种,种子会生长并繁增。然后有更多种子会落到地里,一再的生长、繁增。这种繁增会持久。你盼望有怎样的繁增?是藉外面劳苦而得的假花,或是由生命产生的真花?

  1 结出许多子粒-吸引万人

 主耶稣落在地里死了,就叫祂神圣的元素,神圣的生命,能从祂人性的体壳释放出来,在复活里产生许多信徒。(彼前一3。)正如一粒麦子落在地里,把生命的元素释放出来,又从地里长出,给出许多果实,就是许多子粒。主不接受热烈的欢迎,宁愿像一粒麦子,落在地里死了,好为着召会结出许多子粒来。主像一粒麦子一样落在地里,藉着死失去了祂的魂生命,好在复活里释放出祂永远的生命给『许多子粒。』

 主的死一面是落在地里,如二十四节所启示的;另一面是被举在木头上。(约十二32,彼前二24。)像一粒麦子一样落在地里,是要结出许多子粒;作人子被举在木头上,是要吸引万人来归祂。祂落在地里所结出的许多子粒,就是祂被举在木头上所吸引的万人。

 约翰十二章所启示主的死,不是救赎的死,(如一章二十九节所说的,)乃是生产、繁衍的死。按照这章,主藉着祂的死,祂那成为肉体所穿上的人性体壳,就破裂了,使祂能完成三项目的:结出许多子粒,吸引万人来归祂;(约十二24,32;)释放神圣的元素,永远的生命;(约十二23,28;)审判世界,并将世界的王赶出去。(约十二31。)

  2 释放出神圣的生命,神圣的元素-得着荣耀并荣耀父

 主藉着祂的死,得着了荣耀,并且荣耀了父神。在二十三节主说,『人子得荣耀的时候到了。』在二十八节祂祷告说,『父阿,愿你荣耀你的名。』主是如何得荣耀的?祂是藉着死与复活得荣耀,因为藉着死与复活,祂神圣的元素才得着释放并彰显。父神是如何得荣耀的?乃是藉着子得荣耀。子神圣的元素,藉着死与复活得着释放并彰显的时候,父神圣的生命就得着释放并彰显。因此在子藉着死与复活的得荣里,父就得了荣耀。主的死与复活荣耀了父神,因为祂的死与复活将神的神圣元素从祂里面释放出来。神的神圣元素拘禁在祂的肉体里,正如一粒麦子的生命元素拘禁在它的外壳里。麦粒的生命元素如何得着荣耀?麦粒必须死了,它里面的生命元素才能得彰显、得荣耀。神的神圣元素也是一样。

 荣耀父的名,乃是使父神圣的元素得着彰显。父神圣的元素,就是永远的生命,是在成了肉体的子里面。子成了肉体所穿上的体壳,必须藉着死被破裂,父神圣的元素,就是永远的生命,才能在祂的复活里得着释放并彰显。正如一粒麦子的生命元素,藉着外壳破裂得了释放,并藉着开花得了彰显。这就是父神在子身上得荣耀。

 假定我们有一粒花种,在这种子的生命中藏着很多的美丽,这美丽如何才能得着彰显?种子必须死。种子若是落在地里死了,又长起来,它里面的美丽就要得着彰显。那就是荣耀,叫种子里面的生命得荣耀。照样,曾有一度神被局限在主的肉体里。主必须死,好叫祂里面的神在复活里得释放、得彰显、并且得荣耀。

 得荣耀就是得彰显的意思。我多次用电灯里的电作例证。电是何时在灯里得荣的?电显出时,就得荣了。电显出了,就是电得荣了。照样,当耶稣复活的时候,那被拘禁在耶稣肉体里的神也得了彰显。因此,当神从耶稣里面彰显出来的时候,神就得了荣耀。

  3 审判世界并将世界的王撒但赶出去

 在三十一节主宣告说,『现在这世界受审判,这世界的王要被赶出去。』主藉着祂在十字架上的死,审判了世界,并将世界的王撒但赶出去。世界是一个邪恶的系统,是撒但系统化的安排。撒但已把地上一切的事物,特别是那些与人类有关的,以及空中的事物,都系统化成为他黑暗的国度,为要霸占人,阻挠人,不让人成全神的定旨,并打岔人对神的享受。当主的肉体被钉十字架,而把世界的王撒但赶出去时,这邪恶的体系,黑暗的国度,也就受了审判。主这位人子(约十二23)是在蛇的形状里,(约三14,)就是在罪之肉体的样式里,(罗八3,)在十字架上被举起来。这世界的王撒但,就是古蛇,(启十二9,二十2,)已经将他自己注入人的肉体。主在罪之肉体的样式里,死于十字架,就废除了在人肉体里的撒但。(来二14。)因着这样审判了撒但,(约十六11,)就使挂在撒但身上的世界也受了审判。因此,主被举起来,就审判了世界,也把世界的王撒但赶了出去。当主耶稣这位人子在蛇的形状里被举起时,祂不只除去了我们的罪,也对付了我们的蛇性,并且废除了撒但和挂在他身上那属撒但的世界系统。现今,藉着祂的死,我们蒙了救赎、拯救,有了神圣的生命,并且胜过了世界。

 约翰福音是一卷图画或表号的书,给我们看见许多关于主作生命的事。我们若不认识这卷福音,就可能只认识主作生命,却不认识主作生命的一切细节。我们若要认识主作生命的细节,就必须领会约翰福音。这卷福音以一幅一幅的图画揭示生命。比方说,连这章的棕树枝,也象征胜过死亡的生命,描绘出胜过死亡的生命。大多数棕树生长在象征死亡的沙漠。所以生命(棕树)从死亡(沙漠)中长出,这描绘出生命胜过死亡,这就是棕树的属灵意义。因此,我们若要领会生命的细节,就必须领会约翰福音这卷表号的书。

 约翰在他的福音书里,用了不同的比喻,说明主死的各面。一章二十九节说,『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之罪的。』在三章十四节主耶稣说,祂必须像摩西举在杆上的铜蛇一样,被举在十字架上。现今在十二章,主说祂是一粒麦子。在此我们看见三个比方:神的羔羊、蛇以及麦粒。主的死有三面。第一面,祂是神的羔羊,藉着流出祂的血,除去我们的罪。第二面,祂是铜蛇,废除了那古蛇,以及我们里面蛇的性情。第三面,祂是一粒麦子,落在地里死了,产生许多子粒。主耶稣一次的死有这三面:救赎、废除撒但、以及释放生命。当祂被钉在十字架上时,祂是神的羔羊,担当了我们的罪,为着救赎我们流出祂的血。这是头一面,每一位真基督徒都熟悉这个。然而,很少基督徒熟悉主死的第二面,那就是主耶稣在十字架上,是在蛇的形状里被钉,为要废除古蛇以及我们这人里面蛇的性情。这是废除撒但的一面。主死的第三面是释放生命。神的生命在那小小的人耶稣里面,正如生命被局限在一粒麦子里面一样。生命既隐藏在子粒里,外壳就必须破裂,里面的生命才得着释放。故此,当基督在十字架上时,祂是羔羊,祂是在蛇的形状里,祂也是那一粒麦子。藉着一死,祂完成了三重目的:除去我们的罪、废除撒但、并从祂里面释放出神的生命,以产生许多子粒。阿利路亚!藉着祂的死,我们的罪被除去了。藉着祂的死,我们蛇的性情被对付了。藉着祂的死,神的生命也释放给我们了。我们不再是犯罪的,也不再是蛇性的;神的生命已经分赐到我们里面,现今我们是从那一粒麦子所结出来的许多子粒。这许多子粒正好用来作成一个饼,就是基督的身体(林前十17)-召会。从前我们是罪人,有蛇的性情,与神的生命毫不相干。但是藉着主包罗万有的死,我们的罪已经被除去,我们蛇的性情也受到了对付,神的生命也已经分赐到我们里面。现今我们成了活的子粒,给合在一起,成了一个饼,就是召会。赞美祂!

 根据这原则,我们若要产生召会,我们就必须死。我们若要荣耀神,叫神藉我们彰显出来,并在我们中间得荣耀,我们就必须死。我们若要对付撒但,和他的世界,我们就必须死。乃是藉着十字架,召会才得以产生。乃是藉着十字架,神才得着荣耀。乃是藉着十字架,撒但和他的世界才受到对付。主明说,祂死了,就要结出许多子粒来;祂死了,父就得了荣耀;并且祂被举起来,就要审判世界,赶出这世界的王撒但。这是多么简明,但又是何等深奥,并且满有意义!这三项包括了一切-召会产生了,父得了荣耀,撒但被驱逐了。再没有留下什么事了。我们若要产生召会,荣耀神,并对付撒但,除了十字架的死,别无他途。我们一直谈论召会的道路:召会的路就是十字架的路。我们一直谈论如何荣耀神:荣耀神的路就是十字架的路。还有对付神仇敌撒但的路,也是十字架的路。只有一条路-十字架。我们必须经历十字架。不管人多么欢迎我们,如何欢迎我们,我们必须领悟,他们越欢迎我们,我们就越必须死。

 我们怎么死法?在二十五节主告诉我们,要丧失我们的魂。『爱惜自己魂生命的,就丧失魂生命;在这世上恨恶自己魂生命的,就要保守魂生命归入永远的生命。』这里的魂生命,原文与十章十一、十五、十七节的『命』同字。这也可以由马太和马可福音得到证明。(太十六24~26,可八34~35。)死和经历十字架是什么意思?那就是否认并弃绝你的魂,你天然的生命。你必须丧失你的魂,你天然的生命,你的己,然后召会才产生;然后神才得荣耀;然后撒但才被对付,被赶出去,因为他要被召会所驱逐。

 主是一粒麦子落在地里,藉着死丧失魂生命,使祂得以在复活里,将祂永远的生命释放给许多子粒。我们是这许多子粒,也必须藉着死丧失魂生命,才能在复活里享受这永远的生命。这就是二十六节所说,我们若服事主,就当跟从祂。不仅如此,这许多子粒需要被碾碎,磨成粉,这样才能相调在一起成为饼。

叁 宗教的不信与盲瞎


 一 为以赛亚所预言

 从三十六节下半至四十三节,说到宗教的不信,以及神对那不信的审判。不管作生命的主行了多少异能、神迹、奇事,热心宗教的人仍不肯与祂同行。不管主作了多少,热心宗教的人仍不肯有所响应。他们就是不接受祂,反倒弃绝祂。以赛亚早已预言这事。他说,『我们所传给人听的,有谁信?主的膀臂向谁显露?』(赛五三1,直译。)主的膀臂就是主耶稣自己。主就是神的膀臂来行事,来拯救,但在宗教世界中无人能认识这膀臂。没有人肯响应,接受,反倒弃绝了这膀臂。虽然这膀臂就是救恩,甚至就是救主,并拯救者本身,热心宗教的人却弃绝了祂。

 二 为神所审判

 结果,眼瞎与心硬临到了他们身上。(约十二40,赛六10。)这是神的审判施行在那不信、弃绝主的人身上。眼瞎与心硬二者是相联的,乃是对不信之人的惩罚。这样,宗教没有相信,只有眼瞎。

 三 主的荣耀为人所看见,却不为人所宝爱

 四十一节说,以赛亚看了祂的荣耀,就指着祂说这话。『祂的荣耀』这句话证实主耶稣就是神,就是万军之耶和华;以赛亚曾见过祂的荣耀。(赛六1,3。)这荣耀虽被以赛亚看见并赏识,却不为主软弱的信徒所宝爱。(约十二42,43。)他们爱人的荣耀过于爱神的荣耀。这荣耀就是在他们面前的永活耶稣。他们若赏识并宝爱主耶稣是神的荣耀,他们就不会顾到人的荣耀,或害怕被赶出会堂了。

肆 生命向不信之宗教的宣告


 在四十四至五十节,我们看见生命向不信之宗教的宣告。在这里主向热心宗教的人作了末次的宣告。这次宣告之后,在约翰福音其余的部分里,主就与热心宗教的人无关了。

 一 是向人显现的神

 首先祂宣告,祂是活神的显现。(约十二44~45。)祂是神的儿子,那就是说,祂是神的显现。看见祂的就是看见神,接受祂的就是接受神,因为祂是向人显现的神。

 二 到世上来作光

 第二祂宣告,祂到世上来作照耀的光,好叫人不住在黑暗里。(约十二46,36。)人若接受这光,就有神。祂作光是神的显现,你若接受祂作光,你就有神。人若信入祂,就不住在黑暗里。然而,你若不肯接受祂作光,你就是弃绝神,就要被黑暗所胜过。祂来作光,你若接受祂,你就有神,并且要成为光的儿子。

 三 带着活的话临到人

 第三祂宣告,祂带着活的话临到人;凡领受祂话的,就有永远的生命,从今直到永远;凡弃绝祂话的,在末日要受祂话的审判。(约十二47~50。)

 这宣告有什么意义?那就是主告诉犹太人说,祂是神的显现,临到他们作光。他们若接受祂,就会得着神,成为神的儿女。但他们若弃绝祂,就要为黑暗所胜过。再者,神所命令祂说的话,他们若接受,对他们就是永远的生命。不然,这话在末日将要审判他们。这是主对热心宗教的人最后的宣告。这时,主与热心宗教之人的关系就结束了。从十三章开始,主就一直与门徒同在,不再与犹太人有什么来往。

 因此这一章有四点。第一点显示,什么是真正的召会生活。第二点启示,主如何产生并扩增召会。第三点揭示,热心宗教的人不肯与主同行,不管作生命的主在那些神迹中为他们行了多少事。最后,末一点指明主如何被迫向热心宗教的群众宣告,祂是神的显现,临到他们作光;他们若接受祂,就要成为光的儿子;若不接受,他们就要被黑暗胜过;祂带着神的命令临到他们,对他们说活的话;他们若领受祂的话,这些话对他们就要成为永远的生命;但他们若弃绝这些话,这些话就要在末日审判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