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篇 死人的需要-生命的复活(一)
总纲目




壹 死人及其需要
贰 人意见的阻挠
 一 门徒的意见
 二 马大的意见
 三 马利亚的意见
 四 犹太人的意见
 五 马大又一次的意见
 六 属于知识树的意见与生命树相对
叁 生命的复活
 一 赐生命给死人
 二 需要人的服从与合作
 三 实际变死亡为生命

 叫拉撒路从死人中复活,无疑的是美妙的事例。在这事例中,我们看见一个死了的人,埋葬了四天,已经开始发臭了,然而他却复活了。为什么另外三卷福音书没有记载这美妙的事例呢?这件事真是太奇妙了,但是其它的福音书竟然只字未题。因为这复活的事例与其它三卷福音书的目的不合,只适合于约翰福音的目的。马太、马可和路加的目的并非生命,约翰乃是生命的福音。所以,圣灵就留下这事例给约翰。这证明约翰福音是一卷生命的书。

壹 死人及其需要


 在约翰十一章一至四节,我们看见死人及其需要。拉撒路不但病了,还死了。(约十一14。)因此,他所需要的不是医治,乃是复活。在主的救恩里,祂不仅医治病人,也赐生命给死人。所以,祂仍然留住原地两天,直等到那病人死了。(约十一6。)主不改造人,也不规正人,却重生人,叫人从死里复活。因此,九个事例中,第一个是重生,末一个是复活。这启示基督作我们生命的各方面,如其它七个事例所揭示的,都是在重生与复活的原则里。这最后一个事例,是真正变死亡为生命。

 在我们看基督使拉撒路从死人中复活这事以前,必须看见约翰福音启示两件事。在积极一面,启示基督来作我们的生命。神的儿子就是神的话,也就是神的彰显。祂是神的彰显,成为肉体来作我们的生命。这个中心思想在整本约翰福音的每一章中都可以看到。在消极一面,这卷书也给我们看见,宗教厉害的与作生命的基督为敌,连犹太人的犹太宗教也是如此。你若仔细读这卷书,就会看见那健全、真正的宗教如何反对作生命的基督。在这卷福音书的前十章,我们的主所遭遇的惟一反对就是来自犹太教。宗教反对祂、弃绝祂、否认祂、并且逼迫祂。最终,到十章的末了,祂被迫离弃宗教。祂弃绝了圣殿、圣城和犹太宗教一切美好的事物,来到了新的立场。

 从一至十章,我们在每一章里都看见宗教与基督相对。在一章,我们看见宗教期望一位伟大的首领来临。宗教在等候所谓的弥赛亚、以利亚、或是神所应许的那申言者。然而,基督不是来作伟大的首领,乃是作神的小羔羊来完成救赎,并且带着小鸽子以产生变化的石头,为着神的建造。因此,甚至在这卷福音书的头一章,我们就看见宗教走错路的征兆,宗教所走的不是生命的路。宗教和生命之间,有极大的差别。

 我们在二章看见,宗教想要毁灭生命,因为宗教想要毁灭耶稣。但耶稣是神圣的生命,祂要使自己从毁灭中复活。生命不但能抗拒毁灭,并且能使自己从死的毁坏中复活。

 在三章我们看见尼哥底母,一个上流人物,对主耶稣持有宗教的观念,称呼祂为拉比,又看祂是从神那里来作教师的。这一切观念都是宗教的。

 在四章我们看见,甚至一个可怜、卑贱、不道德、下流的撒玛利亚妇人,也持有宗教观念。在她和主谈话之间,她开始谈到敬拜神。虽然撒玛利亚人的宗教不算正统,但那也是宗教。撒玛利亚人有宗教的传统和产业。

 在五章我们看见,宗教已全面的敌对生命。这是由于主耶稣在安息日点活了那软弱的人。在犹太人看来,祂干犯了安息日的规条;结果,他们开始敌对祂。实际上,他们开始十分反对主。藉此我们能看见,宗教的规条如何敌对主作那些有需要者的生命。那作我们生命的主是一回事,那带着规条的宗教是另一回事。作生命的基督,和带规条的宗教绝不能并行。

 我们在六章也看见宗教的事。当人看见耶稣用五饼二鱼给群众吃饱,他们就说,『这真是那要到世上来的申言者。』(约六14。)他们准备强逼主作他们的王。(约六15。)那是宗教观念。主耶稣离开他们退去了,因为祂仍旧要作供人食用的小饼。

 在七章我们看见另一个宗教观念。那些过宗教节日的人在谈论耶稣,但耶稣站着高声呼喊,要他们转离干枯的宗教,来就活水的泉源。

 在八章我们看见更多宗教的事。那些宗教的经学家和法利赛人想要陷害主,以宗教的方式问祂,如何对付奸淫的妇人。但主以生命的方式来答复,暴露他们固守宗教的愚蠢,并使他们羞惭得无话可说。

 在九章,宗教加强反对生命。在五章,主当安息日点活一个软弱的人;在九章,祂使一个瞎子看见。祂故意在安息日行这件事。为什么主耶稣不在安息日以前或以后到瞎子那里去?祂故意这样作,要打破死宗教的死仪式。这事激起了宗教反对生命。主故意在宗教的犹太人眼前干犯安息日的规条。那瞎子得着视力了,但法利赛人由于他们的反对倒成了瞎眼的。犹太人认为耶稣十分反对他们的宗教,因为祂干犯了他们宗教的规条。因此他们对主非常气愤,开始反对祂。他们甚至将主所治好的人从公会中革除。(约九34。)他们将那瞎子赶出会堂,就是将他从犹太宗教中革除。主就把握机会告诉他们,犹太教不过是暂时看管羊群的羊圈。既然草场预备好了,羊群就要从羊圈中释放出来,被带进草场。主耶稣让他们知道,他们既将那瞎子从他们的宗教中革除,那只羊就从圈里得了释放,被带进基督这活的草场。在十章末了,主从犹太宗教的羊圈中走了出来。

 在这卷福音书的前十章,我们看见宗教和生命之间的交战、争斗。最后,主离弃了那宗教,从其中走了出去。祂现今在那里?祂是在宗教之外,祂和宗教毫不相干。现今,在祂新的立场中没有宗教元素,所有宗教元素都已排除了。

贰 人意见的阻挠


 现在我们来看最后一个事例。这事例不是在犹太教的羊圈中,乃是在羊圈外。当主离开了耶路撒冷,祂到了伯大尼一个兄弟两个姊妹的家中,他们都很爱主。在祂来到之前,这家发生了一件事:那名叫拉撒路的弟弟患了重病,两姊妹就打发人去送信给主-这就是向主祷告的意思。(约十一3。)祷告没有什么错,你若在难处中,就必须送信给主。任何时候你都可以通知祂。你可以将任何情况通报给祂。但祂要怎么作,就在于祂了。

 十一章有非常特别的目的:给我们看见除了宗教的反对之外,人的意见也是生命最大的阻挠。在前面各章中,生命所面临的问题都是宗教的。我们已经看见,在每一章中,生命都受到宗教的反对。然而,十一章没有宗教,却有另一种阻挠-从人意见来的阻挠。照着这章所启示的,到底什么是主复活能力的阻挠呢?那就是人的意见。这章生动的描绘出,人的意见如何阻挠了主复活的生命。一旦人的意见被征服,复活的生命就得彰显。这不是在宗教里的事,乃是在召会,伯大尼的家里,那是召会生活的小影。在耶路撒冷,你是在宗教中;在伯大尼,你就是在地方召会里。在耶路撒冷,有宗教;在地方召会,就有人意见的问题。从一至十章,作生命的基督充分被启示了出来,同时,宗教也被暴露了。现在到了十一章,作复活生命的基督被表明了,但人的意见同时也揭示了。在召会中虽没有宗教的问题,但有另一种障碍,就是人意见的障碍。主是复活的生命,但祂却被意见所阻碍。在这章里充满了人的意见。

 马大和马利亚认为主应当立刻就来。这是她们的意见。但主行事从不根据任何人的意见,祂行事总是照着祂自己的定意。他们认为主应当立刻就来,但主却故意多耽搁了两天。

 主是复活,生死对祂都不是问题。祂要吞灭死亡是很容易的。死亡对我们可能是个问题,但对基督却不成问题。祂是复活,祂能胜过并吞灭死亡。然而,当我们来应用祂作复活时,却面临人意见的问题。在本篇信息里,我要使你们对我们的意见这件事有深刻的印象。在地方召会中,我们的意见使我们看不见基督的复活。

 你若仔细读这章,你会看见连拉撒路的死也是神所安排的。神在祂的主宰里预备了环境,让耶稣的跟随者死了。神的主宰权柄安排了这么一个死亡的局面,为要揭示基督复活的大能。没有死,就没有路来彰显复活,复活需要死亡。没有死亡,如何能彰显复活?为着拉撒路的死,我们需要赞美主。马大和马利亚若明白,没有死亡就无法彰显复活,她们看见兄弟死了,就会赞美主。她们会知道,这死亡会彰显主的复活。若是这样,就不会有人的意见了。

 我们可以将这事应用到地方召会里的情况。在地方召会里总有人死了,总有些人或有些事死了。每当负责人看见这死的光景,他们会很为难的对主说,『主阿,这不是你的召会吗?你不爱召会吗?你不知道召会中有些事在发死吗?主,你快来阿!』这是很好的祷告,但这是照着人意见的祷告。你越这样祷告,主就离得越远。祂要延迟祂的到来,为要耗尽人的意见。

 当我首次看见这一章的亮光时,我笑起来了。以前我从来没有看见这一章有这么多的意见。即使没有人去告诉主,主当然也知道拉撒路病了,祂也确知应该如何处理这事。然而,他们打发人将消息告诉祂了,祂却不为所动。主有时是不容易被激动的。在祷告聚会中,你也许说,『主阿,我们推动你的手,』但你越想要推动祂的手,祂越不肯动。主绝不会依照你的意见被推动。当祂听见了消息,祂仍无动于衷,未被激动。祂在所在之地仍住了两天。

 一 门徒的意见

 在十一章八至十六节,我们看见门徒的意见。当拉撒路生病的消息传来的时候,主的心不为所动。门徒必定很希奇、迷惑。你可以想象得到门徒是何等失望。两天之后,主忽然表示要去看拉撒路。祂说,『我们的朋友拉撒路睡了,我要去叫醒他。』(约十一11。)门徒马上对祂说,『主阿,他若睡了,就必好了。』(约十一42。)在这里我们看见了门徒属人的意见。当主不想去的时候,他们感到希奇;当主决定要去时,他们却认为不必去了。主一表示要去探望拉撒路,所有的门徒都表示他们的意见了。他们告诉主说,去会有危险,因为犹太人要拿石头打祂。(约十一8。)这是人的意见,与主的旨意总是相反的。然而,主一旦决定了要去探望拉撒路,就没有人能使祂改变。最终,门徒同意去了,却抱着殉道者的态度,怕受犹太人的逼迫。因为其中有一个人说,『我们也去和祂同死吧。』(约十一16。)多少时候,在地方召会中的光景也正是这样,满了意见。

 二 马大的意见

 当主到达时,马大是头一个迎接祂的。(约十一20。)但主还没来得及说话,马大就开口表示她另一个意见了。她说,『主阿,你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就不会死。』(约十一21。)她抱怨主来得太迟了。主对她说,『你兄弟必然复活。』(约十一23。)意思是要叫他立刻活过来。但马大说,『我知道在末日复活的时候,他必复活。』(约十一24。)马大解释主这话,把现今的复活延后到末日去。这是怎样的解经!有些基要教训的知识真是破坏人,阻挠人享受主现今复活的生命!于是主耶稣对她说,『我是复活,我是生命;信入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入我的人,必永远不死。』(约十一25~26。)主似乎告诉她:『这与时间无干。时间对于我不成问题。没有什么事太晚,也没有什么事太早。只要我在这里,不会出错的,因我要使你的兄弟复活。』主就问马大说,『你信这话吗?』马大回答说,『主阿!是的;我信你是基督,是神的儿子,就是那要来到世界的。』(约十一27。)她所答的并非主所问的,她根本不清楚主在说什么。她为老旧、先入为主的知识所遮蔽,不能了解主新的话语。人的老知识、老意见,总是人洞晓主新启示的遮蔽。

 马大就像今天许多基督徒一样,有许多知识和道理。马大说,『我知道在末日复活的时候,他必复活。』这听起来很合乎圣经,也很正确。接着主就问她,相信不相信祂会使拉撒路复活。她就说,『我信你是基督,是神的儿子。』她信主是基督,是神儿子的一套道理。她也信主在末日要使所有死了的圣徒复活的道理。她有所有的知识,却不是主所教训活的知识。她所有的不同意见都是由于她有各种知识。今天,很多基督徒有意见,是因为他们有很多教训。当有人和他们谈到内里的生命,他们就立刻发表他们的意见。知识太多,道理太多,就生出无穷的意见来。

 在马大说了她信主是基督,是神的儿子之后,就去叫她的妹妹马利亚。马大说,『夫子来了,叫你。』(约十一28。)然而,在圣经里我找不到一句话说主叫马利亚来。这是马大的题议,是她擅自的主张。我们在马大身上,再一次看见了一个满有自己意见的人。她在意见上非常活跃,以致她不能缄默。或许你也很爱主,但是像马大一样,你也不能缄默。

 三 马利亚的意见

 马利亚听了马大的话,就来到主那里。她重述了马大先前对主说的话:『主阿,你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就不会死。』(约十一32。)这也是意见,是对主的抱怨。

 主从不辩驳;祂也不接受她们的意见。她们根本不懂得,只要有主同在,一切都会很好。她们不明白这一点;因为她们很伤心,甚至哭泣。因这缘故,主灵里悲愤,又受搅扰。(约十一33。)祂并不是因拉撒路的死而悲愤,乃是因那些伤心的人没有一个认识祂是现今的复活;祂是为此而忧愁。于是主就问她们把拉撒路放在那里。她们对祂说,『主阿,来看。』(约十一34。)这个回答很好。这是最好的意见。当召会有了问题,不要多谈,只要说,『主阿,来看。』这时候,主因同情他们为拉撒路的死而伤心,也就哭了。

 四 犹太人的意见

 在十一章三十六至三十八节,我们看见犹太人的意见。他们以为,主哭(约十一35)是为爱拉撒路的缘故。但有人就问,主为什么不能使拉撒路不死?(约十一37。)因这意见,加上犹太人不知道主能使拉撒路复活,以致主又悲愤起来。

 五 马大又一次的意见

 当主来到坟墓前,祂就吩咐他们把石头挪开。马大又一次以她的意见来阻挠主。她说,『主阿,他已经臭了,因为这是第四天了。』(约十一39。)她觉得挪开石头没有用。在这一章里,没有宗教的事物,却有很多意见阻挡了主。虽然主在召会中是人的生命,祂却在召会人身上遇到许多意见,就像祂遇到门徒、马大、马利亚、和她们犹太朋友的意见一样。

 六 属于知识树的意见与生命树相对

 所有的意见都出自人的心思,所以都属于知识树,与生命树相对。生命树实在就是主自己作我们的享受。我们坚持自己的意见,就不能享受主作我们复活的生命。我们的意见被征服,我们就很容易进入对主自己完满的享受。

叁 生命的复活


 一 赐生命给死人

 主是复活,赐生命给死人。祂是复活,祂是生命。在复活里,这生命便分赐给死人,使他们从死里复活。这就是生命的复活。

 二 需要人的服从与合作

 在这里有一点我们必须看清,就是主能使拉撒路从死里复活。然而,因为祂不断的被人的意见阻挠,就不能作什么。祂被阻挠直到他们被征服的时候。最终,马大以相当服从的态度被征服了。主有复活的生命,复活的大能,但需要我们的合作,需要我们的服从。什么是我们的服从?那就是放弃我们的意见。你必须弃绝你的意见,让主说话。当祂告诉我们:『把石头挪开,』我们就该挪开。我们必须服从、合作,并与祂配合。我们该听从祂的话,与祂合作,并和复活的大能配合。主既能使死人复活,祂为何自己不去将石头挪开?因为祂复活的大能需要我们的合作。他们一挪开了石头,主就大声喊着说,『拉撒路,出来!』(约十一41~43。)拉撒路就从死里复活了。他听见了永活主的声音,就活过来,从死人中复活了。在拉撒路从坟墓里出来之后,还需要人的合作。拉撒路的手脚是裹着裹尸布,脸上也包着手巾。所以耶稣对他们说,『解开,让他走!』(约十一44。)他们必须从复活的拉撒路身上解开捆绑。他们如此作了,复活的工作就完成了。

 我们也必须和主合作,释放别人脱离他们的捆绑。当主在召会中叫人从死里复活时,我们需要和祂合作,好释放他们脱离属地的捆绑。藉着这种合作,召会就成了主作生命的见证。主可以亲自将石头从洞口挪开,并且解开拉撒路的捆绑,但祂没有这样作。祂宁愿要求我们和祂合作。然而,在我们能够和祂合作之前,必须先放弃我们的意见,照着主的旨意行动。在召会生活中,我们必须放下我们的意见,服从主的话并工作,且与祂复活的大能合作。

 这是每个人在地方召会中都必须学习的严肃功课。尤其是像马大和马利亚这种领头和负责的人,必须学习放下自己的意见,将自己和自己的意见降服主,和祂并祂复活的大能合作。任何一个地方召会中领头的人,若放下自己的意见,服从主的话,并和主复活的大能合作,那个召会必要看见复活的生命。这是这一章主要启示的一部分,就是放下人的意见,以及爱主的人和主复活的大能合作。主今天还在等候机会,要彰显祂复活的大能,但祂不容易得到服从、合作和配合。我们在地方召会中领头的人,或许会照着我们的意见,忙于祷告求主作一些事。我们必须放下自己的意见,将每一个意见交托祂考虑,并和祂合作。祂要你将石头挪开,你就挪开;祂叫你作某件事,你就作。这样你就会看见复活的生命,也会看见复活的大能。这是约翰十一章的部分启示。大多数人只看见了拉撒路从死人中复活的故事;他们没有看见这一章的启示,就是在宗教之外,在地方召会中,基督作生命这事受到从人意见来的阻挠。

 三 实际变死亡为生命

 叫死人复活实在就是变死亡为生命。这事例的意义与变水为酒的意义是一样的。在这事例中马大的意见阻挠了主复活的大能,就如在那神迹中,马利亚的意见阻挠了主变水为酒一样。马利亚的意见一被征服,主变化的能力就得以彰显。马大的意见被征服,主复活的大能就奏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