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篇 为罪奴役之人的需要-生命的释放(二)
总纲目




 六 释放的路
  1 藉着生命的光
  2 藉着邡作实际的子
肆 主的身位
 一 那伟大的『我是』
 二 在亚伯拉罕之前,也比亚伯拉罕大
 三 那作实际的子
 四 人子

 六 释放的路

  1 藉着生命的光

 主耶稣如何释放我们脱离罪?乃是藉着进入我们里面作生命的光。这光并不是在我们外面,乃是在我们里面。当我们接受了主,祂就进入我们里面作我们的生命。这内住的生命现今在我们里面照耀,这就是光。这内住生命的照耀,逐渐且自然的释放我们。得释放脱离罪的辖制不是一夜之间的事,这需要时间。虽然你可以在一秒之间被点活,但从罪得自由却不是这么简单。

 我们可以用脾气作例证。人人都有脾气。你若没有脾气,你就不是人。桌子没有脾气,不管你怎么搥桌子,它绝不会发脾气,因为它没有脾气可发。但你如何?每个人都有相当的脾气,这脾气乃是我们蛇性的第一个表现。撒但在我们里面主要的表现,就是我们的脾气。每当人发脾气的时候,他看起来就像蛇。没有人发脾气时看起来像天使。当你向妻子发脾气时,你看起来就像鬼。当慈母向孩子发脾气时,孩子会受惊,因为他母亲看起来像鬼。当我们发脾气时,蛇的性情就显出来了。我们的脾气非常困扰我们,并且一直缠着我们。在我五十年追求主的基督徒年日中,没有一件事比脾气更困扰我。要从脾气得释放是何其困难!我从经历中能见证,自从主耶稣进入我里面,祂就成了我的生命。这生命不断在我里面照耀。耶稣越在我里面照耀,我就越从我的脾气得释放。有时我发了脾气,这光就厉害的照耀我。你岂不也有过同样的经历?你向妻子发脾气,光便照耀你。不信的人越发脾气,就越有可发的。然而,我们有追求的基督徒发起脾气时,却发现越来越没有可发的。有时弟兄或姊妹要发脾气,里面的照耀就阻止他。在他里面有个东西照耀他,杀死蛇的性情。经过了五十年的经历,我能说现在很难叫我发脾气了。因为五十年来属天的激光线,一直消杀我脾气的蛇性。

 激光线是用来治疗某些疾病的。病人坐在激光线下,它能注入他里面。我们里面有属天的激光线,这种激光线消杀蛇的性情。这就是生命的光,释放我们脱离罪的奴役。

  2 藉着邡作实际的子

 我们得释放脱离罪,不只是藉生命之光的照耀,也是藉着那作实际(真理)的子。(约八32,36。)这真理,并不是道理上所谓的真理,乃是神圣事物的实际,就是主自己。(约十四6一14,17。)八章三十二节告诉我们,『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八章三十六节告诉我们,『神的儿子…叫你们自由。』这证明神的儿子,主自己,就是真理。主既是神的具体化身,(西二9,)祂就是神所是的实际。因此,实际就是神的神圣元素,给我们实化。当主这位伟大的『我是』进入我们里面作生命,祂就在我们里面作光照耀,将神圣的元素带进我们里面作实际。这实际,就是那分赐到我们里面的神圣元素,给我们实化,藉着神的生命作人的光,使我们得以自由,脱离罪的奴役。神的儿子这神格的丰满,乃是实际。当祂作生命在我们里面照耀时,便将祂的实际,就是祂神圣的元素,作到我们这人里面。这不仅仅是照耀,更是将神所是的实际带到我们这人里面的照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神圣的元素至终要积蓄在我们这人里面。因此,我们这人里面就会有相当分量的神圣实际。没有人能否认这事。

 五十多年来,我一直是有追求的基督徒。我不是说我不会跌倒,也许明天我就被我亲爱的妻子或一位弟兄绊跌了。然而,不管我跌倒多少次,在已过五十年间所作到我里面的神圣元素是绝不会失去的。即使我绊跌了,我还会带着许多神圣的元素绊跌。

 藉着内里生命的照耀,并藉着神圣元素在我们这人里面的工作,我们就得以自由,脱离罪的奴役。这就如设计一种处方以治疗我们血液的疾病一样。要消除我们血液的疾病很难,需要一些药物。我如果一天服用几次药,这药一面会杀除病菌,另一面会生机的把积极的元素加到身体里。这积极的元素会将营养供应给我身体的组织。最终,疾病就会被吞灭。藉着这种新陈代谢的过程,老旧的元素排除了,为新的元素所顶替。这就是神圣生命使我们得以自由,脱离罪的奴役的路。这不是按照罗马六章算自己死。我们好些人已往这样试过,发现并不灵。不是这样。你必须经历活的耶稣在你里面作照耀的光,并作在你里面工作的神圣元素。最终这属天、神圣的元素,就要加到你这人里面。这就是我们的救恩。

 主怎能使我们不再犯罪?祂怎能使我们自由,脱离罪的奴役和辖制?就是因为那伟大的『我是』成了我们的生命,这生命就是生命的光。当我们接受祂,祂就成了我们的生命,这生命就成了光,带我们脱离罪的黑暗。只有生命的光能使我们得以自由,脱离罪的辖制与奴役。主能赦免我们的罪,因为祂是在十字架上被举起来,为我们而死的人子。如今主能拯救我们,使我们自由,脱离罪的奴役,因为祂是活在我们里面那伟大的『我是。』祂现今成了生命,就是我们里面的光。这生命的光能使我们得以自由,脱离罪的奴役,并拯救我们脱离罪的黑暗。因此我们必须领悟,只有藉着基督成为我们的生命和光,我们才能得着自由。再者,这生命与光也要带我们进入真理,就是进入实际。你接受并享受主耶稣作生命和光,就会发现这神圣的生命和光要带你进入实际。你被带进实际之后,就要蒙拯救脱离虚谎。人之所以容易犯罪,乃是由于他们是在虚谎中生的。他们是从魔鬼,就是神的仇敌生的,因此生来就是说谎的。魔鬼,说谎者的父,是最大的说谎者。因此,说谎者的父,已经把所有的罪人带进虚谎的黑暗里。魔鬼的生命已经将他们带进黑暗里,黑暗已经将他们带进虚谎里。因此,只要人在虚谎里,就非常容易犯罪。但是赞美主,现今我们已接受主在我们里面作我们的生命和光。这生命和光带我们进入实际,实际就使我们得以自由,脱离罪的辖制与奴役。

 在这段话里,有两个父之间的比较。一是说谎者的父,是虚谎、杀人、奸淫的父。原初,我们是这父所生的。我们不该以为,我们仅仅是我们的父母所生的。一面我们是父母所生的,但另一面我们是那邪恶的谎言之父所生的。他是最大的说谎者,我们这些小说谎者生来都是说谎者。『你们是出于那父魔鬼。』(约八44。)我们是这谎言之父所生的。结果我们生来就是谎言之子。我们不该认为我们生来是美国人或中国人,因我们每个人生来都是说谎的。

 赞美主,还有另一位父,是天上的父,是光与真理之父。祂是那伟大的『我是,』祂成为肉体来作人。祂是人子,为我们的罪在十字架上被举起来,并且为我们死了。现在我们若信入祂,并相信祂为我们所作的,这位伟大的『我是,』生命的父,就要进入我们里面,作我们的生命与光。然后祂就要拯救我们,从虚谎进入实际,从黑暗进入光明的国,在那里我们就得以自由,脱离罪的辖制与奴役。

肆 主的身位


 在这章里还不只有这些,因为这章还启示了主的身位,给我们看见主是谁。

 一 那伟大的『我是』

 主就是耶和华,那伟大的『我是。』(约八24,28,58。)『我是』乃是『耶和华』这名的意义。(出三14。)耶和华是神的名字,(创二7,)亦即那昔是今是以后永是的,就是那自有永有的,(启一4,出三14~15,)用于神与人的关系。因此,这名指明主是那与人有关系之永存的神。主这伟大的『我是,』乃是从亘古存到永远的永远者。祂没有时间的始与终。祂是伟大的『我是,』是自有的那一位,一直存在到永远。祂不单是拿撒勒人耶稣,祂乃是伟大的『我是。』

 说主是『我是,』意思就是祂是我们所需的一切。正如一张空白支票,你可以在上面填入你所需要的数目。你若需要光,只要填入光,主就要成为你的光。你若需要安慰,主就要成为你的安慰。这种支票绝不会跳票,因为在属天户头下的存款绝不会短缺。尽管放胆写下大笔数目。你填写什么,全在于你。主是你所需的一切。现在看你怎么填入你真正的需要。祂是那伟大的『我是。』

 二 在亚伯拉罕之前,也比亚伯拉罕大

 主是伟大的『我是,』是永远长存的神,祂在亚伯拉罕之前,也比亚伯拉罕大。(约八53。)犹太人不领会这事,就与主争论。『于是犹太人对祂说,你还没有五十岁,岂见过亚伯拉罕?耶稣对他们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还没有亚伯拉罕,我就是。』(约八57~58。)这里的文法很怪,因为主说,『还没有亚伯拉罕,我就是。』按文法主应该说,『我已是。』但祂是现时的一位,祂是『我是。』无论是过去、现在、或将来,祂总是现时的一位。

 三 那作实际的子

 我们曾指出,凭着三十二节和三十六节看,子就是实际。主是子,乃是实际,将一切神圣的元素分赐到信祂的人里面。

 四 人子

 主的另一面是:祂是人子。一面祂是那伟大的『我是,』另一面祂是人子。(约八28。)犹太人举起了人子,但他们不能举起那『我是。』这似乎很希奇。但根据二十八节,他们举起人子的时候,必知道祂是耶和华,是那伟大的『我是。』祂在蛇的形状里,为中了蛇毒的人被举起来,为要将那古蛇赶出去。(约三14,十二31~34,启十二9,二十2。)祂被举起来是要对付蛇的性情,并蛇本身。

 主怎能成为无罪的一位?因为祂是耶和华,是那伟大的『我是。』主怎能定罪罪?也因为祂是那伟大的『我是。』但祂是耶和华,祂如何能赦罪?你必须记住,耶和华绝不能赦免罪。耶和华若赦免人的罪,就会使自己成为不义的。只有一个办法能叫祂赦免罪,那就是藉着成为人子,并被钉在十字架上。换句话说,祂只能藉救赎来赦罪。没有救赎,神自己绝不能赦罪。没有救赎,就没有立场赦罪。因为祂作人子在十字架上被举起来,担负了我们的罪,并救赎了我们脱离一切的罪,祂就有立场来赦免罪。

 整本约翰福音也启示主是话和灵。这样一个思想贯穿整卷约翰福音。你一旦在这卷福音书里看见了主奇妙的身位,你就会问说,『祂在那里?我怎样才能接触祂?』赞美主,祂在话里,也在灵里;因为祂是话,祂也是灵。现在你既有了话,也有了灵。你若接触那灵,又接受那话,你就有了主自己。藉着住留在主的话里,你就有了一切。(约八31。)你若一直与主的话接触,你就住在主自己里面。藉着接触话,你就接触了永远生命的源头。

 结果,因着你一直与主自己接触,你就可以永远不尝死味。(约八51。)这已经由历史得到证实。有些圣徒临死的时候,即使濒临死亡,也没有尝到死味。例如,慕迪(D.L. Moody)临死的时候,死得十分勇敢。他死而未尝死味,因为他是住在主里面,并接触生命的源头。照样,我们若不断住留在主的话里,我们也要一直接触生命的源头,那么我们就绝不会尝到死味。我们要经过死而不尝死味。

 约翰福音是一卷生命的书。在这卷福音书里人多次问主问题,想要得到是或否的答复。然而,主绝不说是或否。譬如,在四章撒玛利亚妇人说,『我们的祖宗在这山上敬拜,你们倒说,敬拜的地方必须在耶路撒冷。』(约四20。)换句话说,她在问祂那里是敬拜的正确地方。主耶稣没有说那里是正确的地方。祂说,神是灵,我们必须在灵里敬拜祂。(约四24。)不是这里那里的问题,乃是在灵里的问题;我们在灵里,就能接触神这生命树。主没有答复她是或不是,乃是把她转到她人的灵里,接触神这生命树。在八章原则也是一样,当法利赛人带来一个有罪的妇人,问主该不该用石头将她打死,主也不给他们是或否的答复。祂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先拿石头打她。』(约八7。)主的答复将他们转向主,就是生命树。后来到九章,门徒问主一个问题,那个生来瞎眼的人,到底是因谁犯了罪,是这人,还是他父母?主回答他们说,『不是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乃是要在他身上显明神的作为。』(约九3。)主再次将他们引向神,就是生命树。约翰福音是一卷生命的书,从来不按照善恶知识树给人答复,乃是一直把人转向生命树。没有对或错、善或恶、是或否的答复,只有一件事-生命。你无须对,正如你无须错一样。你只需要顾到生命。当你有了生命,一切就都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