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篇 干渴人的需要-生命的解渴(一)
总纲目




壹 住棚节的情景
 一 与六章逾越节的情景成对比
 二 表征一生的完满和成功及其宗教式的享受
 三 题醒人需要永远的帐幕,其中有生命水涌流

 我们已经看过这卷福音书九个事例中的五个。在第一个事例中,主和一位德高望重的人谈论生命的重生。藉着新生,主作了我们第二个生命,就是神圣的生命。在第二个事例中,主和一个卑贱不道德的女子谈论生命的满足。主自己是活水,使不满的心得到满足。在第三个事例中,主医治了一个垂死的孩子。主用祂赐生命的话,藉着人的信,医治了垂死的人。在第四个事例中,主点活一个病了三十八年的软弱人。这表明主藉着生命点活了软弱的人。在第五个事例中,主用生命的粮给五千人吃饱。这指明主是活的、属天的粮,使饥饿的群众饱足。所以,简单的说,在第一个事例中,主用神圣的生命使人重生;在第二个事例中,主赐人活水;在第三个事例中,主用赐生命的话医治了垂死的人;在第四个事例中,主点活软弱的人;在第五个事例中,主用生命的粮给群众吃饱。

 如今在七章,我们来看第六个事例-干渴人的需要。这事例与第五个事例-饥饿人的需要-成为对比。前一个事例中,清楚启示祂是生命的粮,满足我们的饥饿;在这个事例中,主带来活水的流,解我们的干渴。在第五个事例中,人是饥饿的;在第六个事例中,人是干渴的。第五个事例陈明了活粮,第六个事例引进了活水。生命的粮是为着饥饿的人,活水的江河是为着干渴的人。对于干渴者,基督是解渴的生命。祂是那能解人干渴的生命。

 主是我们的食物和水,这思想在整本圣经中都可看到。例如,在创世记二章,生命树就是主作供应我们生命之食物的图画。在创世记二章的生命树旁有一道河,描绘出主带给我们活水的江河。换句话说,这描绘出主造人的目的-人必须吃喝;他若不吃就会饥饿;他若不喝就会干渴。主是满足我们饥饿的食物,也是解我们干渴的活水。

 圣经以后说到,以色列人行经旷野时,也有食物和水。一面,他们有来自天上的吗哪作每日的食物;(出十六14~15;)另一面,他们有那从被击打的磐石流出的活水解他们的干渴。(出十七6。)

 在约翰福音中,主也是活粮,并供应活水,满足群众的饥饿与干渴。父、子、灵,三一神的三者,都与食物和水这事有密切的关联。父神是源头,子神是食物,灵神是饮料。三一神的第一者是那作食物之第二者的源头,从第二者又流出作饮料的第三者来。

 林前十章三至四节也指出这两件事:基督自己是灵食,祂也是被击打的磐石,从其中流出灵水来。圣灵就是从钉十字架的基督所流出的灵水。所以,基督是我们的食物,而从基督流出的圣灵是我们的饮料。

 最后,到了圣经末了,我们看见新耶路撒冷。我们再次看到,生命水的河是圣灵,长在河中的生命树是基督。(启二二1~2。)因此,有一条贯串整本圣经的线,给我们看见,基督是我们的灵食,圣灵是我们的灵水,而人既需要吃又需要喝,才能消饥解渴。

 约翰福音是一卷图画的书。作者不仅用明言,也用譬喻和图画,因为生命的事太深奥、太抽象了。约翰若只用明言,人就很难探入其丰富。所以在神的默示下,约翰用了各种的图画。四章有干渴的救主与干渴的罪人,在雅各井旁相会。在五章,我们看见一群患病的、瞎眼的、瘸腿的和枯干的人,等在池边。在六章,我们看见旷野、山和风暴的海。在海上有被风浪打得摇幌不定的船,船上的人都惊惶不已。忽然有一个人在海浪上向他们走来。这就是用五饼二鱼使饥饿的群众吃饱的人。到了七章,我们又看见另一幅图画。

壹 住棚节的情景


 一 与六章逾越节的情景成对比

 第六个事例是第五个事例的延续,因为食物的问题与水相关。在这一关联上,还有另一个对比。六章的事例发生在逾越节,七章的事例发生在住棚节。逾越节是犹太人每年的第一个节期,住棚节是他们每年的最后一个节期。(利二三5,34。)逾越节是一年当中的第一个节期,含示人生的开始,(参出十二2~3,6,)说到人寻求满足,结果却是饥饿。住棚节是一年当中的最后一个节期,含示人一生的完满和成功,(参出二三16,)这一切都要到尽头,结果仍是干渴。在逾越节的情景中,主说到自己是生命的粮,满足人的饥饿。在住棚节的情景中,主应许要流出活水,解除人的干渴。

 逾越节在年首来临,那时人忙着劳苦工作。在食饱五千人的事例中,我们看见人工作以免挨饿,却不得饱足。他们劳苦工作,想要得饱却得不到。反之,住棚节是在收割结束时,人已收藏了五谷和酒。(申十六13~14。)所有的庄稼都已收割了,人聚在一起守住棚节,与家人甚至仆人共享一切。我们必须知道,在住棚节时,人不再劳苦,因为工作已经完毕,庄稼都已收割,谷和酒都已收藏了。那是他们欢腾享受的时候,但他们仍是干渴!第六个事例启示,甚至他们的成功也不能解除他们的干渴。

 你若读出埃及十二章关于逾越节的经节,就会看出逾越节指明或含示生命的开始。当然,逾越节是为着得救。我们得救时,有了新的起头。逾越节总是在每年的正月,因此标明新的起头。就某种意义说,所有的青年人都在过逾越节,因为他们的生命刚开始,他们有许多很高的期望。也许你还未从大学毕业,但你盼望毕业后作大学教授、医生或律师。这就是逾越节。我们已经看见,逾越节的结果总是饥饿。你毕业后没有别的,只有饥饿。你在你的职业中,地位爬得越高,就越感到饥饿。钱赚得越多,就越感到不满足。在约翰六章,逾越节是生命的起步,结果却是饥饿。

 二 表征一生的完满和成功及其宗教式的享受

 庄稼完全收割后,犹太人就守住棚节,敬拜神并享受他们的收成。(出二三16,申十六13~15。)因此,这节表征人在事业、学业和人生其它事(包括宗教)上的完满、成就和成功,及其快乐与享受。所以住棚节含示你在职业、工作和事业上的完满。你在职业或事业上也许很成功,但你必须知道成功的结局还是干渴。最终,你劳苦了一生,还是干渴,因为每件事都有末日,每件事都有结束。末日总是大日子。人有了相当成就后,别人就会为他们安排一个纪念日。人的纪念日总是他的末日。这就是结局,结局是虚空的,结果乃是干渴。约翰六章有人生的起始,结果是饥饿;约翰七章有人生的成功和完满,结果是干渴。前一事例说出人为要得饱足而劳苦、工作、寻求、奋斗,可是并没有得到。这事例说出人已经有了所需要的一切,但这一切都没有解除他们的干渴。他们得到了一切,享受了一切,但这一切的成功、名利、甚至和节期有关的宗教及圣殿,都不能解除他们的干渴。所以,这两个事例将工作的人和安歇的人相比。可是,不论你在工作或安歇,你都无法解除饥渴。

 然而,主对于劳苦的人是食物,对于安息的人就供应活水。实际上,人类只生存于两种情况中的一种,其一是:他们有所缺乏,所以必须寻求、工作、奋斗并劳苦。其二是:他们有了一切,所以他们可以欢乐并享受他们的财富。换句话说,起先,你觉得什么都没有,所以你必须工作并努力劳苦。比方,也许你在大学一年级,你必须用功读书。这就像逾越节。你毕了业,得了学位,有了好职业,以后你就富有了。这就像住棚节,因为劳苦工作已经过去了。你现在得了安息,在欢乐并享受劳苦成果的地位上。

 你现今在过什么节-逾越节还是住棚节?不论你在过什么节,你仍是饥饿或干渴的。不论你是贫是富,不论你是在困苦还是在富余的光景中,你都会领悟你不是饥饿就是干渴。很多外国学生来到富裕的美国求学,但实际上,他们只是饥饿的。在他们苦读几年之后,终于得到了博士学位,有些人会变成很富有,但他们仍旧是干渴的。

 也许你是青年人,正考虑结婚。这启示你是饥饿的-你需要妻子、伴侣、家庭和儿女。也许你娶了最好的妻子,有了最好的儿女,也有了一切最好的东西,但我必须告诉你,你至终将是七、八十岁了。那将是你的住棚节,你在其中要欢乐并享受一切。那时你会发现,没有一样东西能解除你的干渴。在逾越节时,你是饥饿的;但在住棚节后,你仍是干渴的。你申请进大学时是饥饿的,但你毕业后仍是干渴的。你初结婚时是饥饿的;但现在成家后,你觉得仍是干渴的。

 赞美主,对于在逾越节时劳苦的人,基督是生命的粮。大学教育绝不能成为生命的粮,只有主自己能成为我们的满足。不仅如此,只有基督能为那些在住棚节时安息享乐的人解除干渴。人即使有了一切,谷也有了,酒也有了,但他们仍感到里面干渴。他们可以欢乐并享受手中的出产,但惟有主有活水解除他们的干渴。

 你若看见这两个节期的思想,就会看出人生两个阶段的情况和基督作我们生命供应的两方面。 一面当我们在劳苦时,祂是我们生命的粮;另一面当我们安息时,祂供应我们活水。你一旦看见这思想,你就领会约翰七章全章。这虽是很长的一章,思想却很简要,这思想乃是:你在一切的成就上有了成功,享受了一切所有,并在你一切美好的环境中欢乐时,你会领悟你的干渴尚未解除。任何东西都不足以解除你的干渴,只有主能藉着供应你活水,解你干渴。

 三 题醒人需要永远的帐幕,其中有生命水涌流

 神设立这住棚节,是要以色列子民记念他们的祖宗在旷野飘流时,曾如何住在帐棚里,(利二三39~43,)期望进入美地的安息。因此,这节也是题醒:人今天仍在旷野里,需要进入新耶路撒冷的安息,就是进入永远的帐幕。(启二一2~3。)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也曾住在帐棚里,盼望这永远的帐幕,(来十一9~10,)其中有『一道生命水的河,…从神和羔羊的宝座流出来,』解除人的干渴。(启二二1,17。)在这样一个节期的末日,以及这样的背景里,基督喊出了活水江河的应许,这活水的江河要满足人的期望,直到永远。(约七37~39。)

 住棚节题醒人需要永远的帐幕,其中有生命河涌流。多年前,我读过几篇文章说,古时以色列人在耶路撒冷庆祝住棚节,他们摆出一块大磐石,使水在上面流过,作为题醒:他们的祖宗曾在旷野飘流,并饮于从裂开的磐石所流出的水。在磐石旁也许还有帐棚,表明他们的祖宗如何住在帐棚里,在旷野飘流,却从裂开的磐石得着活水解渴。这一切表征人生都是在旷野里。不论你是清道夫或总统,是劳工或教授,你都是在旷野里飘流。不论你住在高楼大厦或贫民住宅中,你都是住在帐棚中。帐棚表征短暂的住处。与新耶路撒冷相比,即使王宫也是帐棚。我们都是在旷野飘流的天路客,住在帐棚里,需要喝从磐石出来的活水。这题醒我们,有一天真正的住棚节会来到。那将是在新天新地里,其中有成为永远帐幕的新耶路撒冷。启示录二十一章三节说,新耶路撒冷是神的帐幕与人同在。那是真正、恒久、永远的帐幕。在新耶路撒冷的帐幕中,将有水河不断涌流,以解除神选民的干渴。所以,住棚节题醍我们有这样的未来,使我们知道,今世的事物绝不能满足我们;那些是我们天路旅程中的东西,那一切都将结束。我们是客旅,我们正走向我们最终的目标-新天新地中新耶路撒冷的永远帐幕。我们在这里没有真正解渴的水,在新耶路撒冷里才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