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篇 饥饿人的需要生命的喂养(二)
总纲目




贰 受困扰旳世界与赐平安的基督
 一 翻腾的海和吹起的大风象征人生的困扰
 二 耶稣在海上行走,表征祂克服人生一切的困扰
叁 生命的粮
 一 必坏食物的追求者
 二 存到永远生命的食物
  1 藉着成为肉体临到人,赐人生命
  2 被杀好给人吃
  3 复活以内住
  4 升天
  5 成为赐生命的灵
  6 具体实化于生命的话

贰 受困扰旳世界与赐平安的基督


 我们活在受困扰的世界中。这世界完全是困扰人的。家庭生活、学校生活、以及各行各业-都是困扰人的。有谁是平安的-总统吗?参议员吗?众议员吗?没有人是平安的。不论你是何人,你都是受困扰的。我们都有难处。不要夸口你的婚姻是最美满的,我不相信有绝对美满的婚姻,任何婚姻总有不太好的一面。因着神主宰的命定,我们都必须结婚,我们无法逃避,但是每个结了婚的人都发现自己在困扰中。

 基督是赐平安的基督,来到这受困扰的世界。(约六16~21。)约翰六章不仅描绘出饥饿的世界,也描绘出受困扰的世界。对于饥饿的世界,基督是喂养的基督;对于受困扰的世界,基督是赐平安的基督。这世界能困扰每一个人,却不能困扰祂。

 一 翻腾的海和吹起的大风象征人生的困扰

 翻腾的海和吹起的大风,象征人生的困扰。海底下有鬼,空中有邪灵,这是我们受困扰的原因。我们怎能期望有平安的一天?我们渴望平安,然而,我们所在的地方错了。

 二 耶稣在海上行走,表征祂克服人生一切的困扰

 耶稣在海上行走。(约六19。)这表征主能克服人生一切的困扰。祂能行走在人生困扰的波涛上,将一切的困扰踏在脚下。基督行走在一切波涛之上。似乎波涛越多,祂越喜欢行走其上。波涛惊骇了祂的门徒,祂却踏在其上。祂似乎说,『鬼,掀起更大的波涛罢!我就更高兴,我可以行走在你的波涛上。』这就是赐平安的基督。

 当门徒接祂上了船,船立刻到了他们所要去的地方。(约六21。)你要有平安的一生吗?若要如此,你就必须将耶稣接到你的『船』上。你的『船』可能是你的婚姻生活、家庭或事业。祂若来到你的『船』上,你在人生的旅途中,就能与祂同享平安。你若将基督接到你的婚姻中,你的婚姻就平安。你若将祂接到你的家庭里,你的家庭就平安。你若将祂接受到工作里,你的工作就平安。没有基督,世界是饥饿的;没有基督,世界也是受困扰的。但有了祂,我们就有满足和平安。祂是喂养的基督,也是赐平安的基督。赞美主!

叁 生命的粮


 一 必坏食物的追求者

 在二十二至三十一节,我们看到必坏食物的追求者。他们在追求满足。不管人追求何种食物,他们都是在追求满足。这些人想要有所作为,来为神工作。他们也是在寻求神迹、奇事。堕落之人对神的观念,总是要为神作事,为神作工。这是创世记二章善恶知识树的原则。主认为人之于神,是要信入祂,就是接受祂作生命和生命的供应。这是创世记二章生命树的原则。主对追求必坏食物者的答复,就是藉信入主以接受主。(约六29。)

 二 存到永远生命的食物

 在三十二至七十一节,我们看见那存到永远生命的食物。我们若仔细读这段话,就看见主成为肉体、被钉十架、复活以住在我们里面、并且升天,我们也看见祂成了赐生命的灵,最终这灵具体实化于祂活的话中。现在我们来看这几方面。

  1 藉着成为肉体临到人,赐人生命

 三十五至五十一节启示,主已经藉着成为肉体临到人,好赐人生命。我们如何能接受主作食物,作生命的粮?这一章用图像启示了接受的路,但多少世代以来一直为人所忽略。首先,主说祂『从天上降下来。』(约六33,38,41,42,50,51,58。)祂如何从天上降下来?祂是藉着成为肉体降下来的。祂藉着有分于血肉之体(来二14)而成为人。祂是在肉体里来,并且祂来是作人。魔鬼和邪灵恨恶这事。要试验人有没有邪灵,惟一的方法就是问那鬼或邪灵,承认不承认耶稣基督是在肉体里来的。(约壹四2。)成为肉体是主成为我们的生命所采取的第一个步骤。

 三十五节说,『耶稣对他们说,我就是生命的粮,到我这里来的,必永远不饿;信入我的,必永远不渴。』生命的粮是以食物的形态作人生命的供应,就像生命树一样『好作食物,』(创二9,)作人生命的供应。到主这里来的,必永远不饿,信入祂的,必永远不渴。照二章所立定的原则,这也是变死亡为生命。死亡的源头是知识树,生命的源头是生命树。

 四十六节说,『这不是说,有人看见过父,惟独从神来的,祂看见过父。』在希腊文里,这里的介系词『从』意『在旁边,』含『同』意。主不只从神而来,并且同神而来,祂一面从神而来,一面仍与神同在。(约八16,29,十六32。)

 在四十七节,主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信的人有永远的生命。』这节所说永远的生命,就是神圣的生命,神非受造的生命,不只就时间说是永久的,就性质说也是永远而神圣的。

  2 被杀好给人吃

 主的死是祂所采取的第二个步骤,使我们能便于享受祂自己作我们的食物。祂为我们死,不是平常的死,乃是特别的死。祂是被钉在十字架上被杀的,这死使祂的血与肉分开。你若是活在那时代的犹太人,你对于这事会非常熟悉。我曾读过一篇文章,描写犹太人在逾越节如何宰杀羊羔。那篇文章说,犹太人将羊羔放在一个十字架上。当然,我们都知道,罗马帝国用十字架的死刑钉死罪犯,但犹太人早在罗马帝国以前,就用这方法在逾越节宰杀羊羔。他们取两根木头作成一个十字架,将羊的两腿绑在架脚上,将另两条伸开的腿绑在横木上,然后就宰杀羊羔,使羊血全部流出。他们需要全部的血,洒在他们的门框上,因此血完全与肉分开。

 主也是同样的死法。事实上,祂的死就发生在犹太人的逾越节。我们已看见,约翰六章正好在犹太人逾越节的背景之下。因此百姓的心思充满了关于逾越节的思想。根据这个背景,主告诉他们说,他们必须吃祂的肉,喝祂的血。他们现在不是要取逾越节羊羔所流的血,吃羊羔的肉,乃是要领会主是神真正的逾越节羊羔。他们从前所有的逾越节羊羔,乃是基督的预表。如今祂是为他们被杀的真正羊羔。祂的血将为他们的罪而流,祂的肉将为他们所吃,好作他们真正的生命。一面,祂的血要救赎他们脱离他们的罪;另一面,祂的肉要供应他们生命。

 犹太人不领会这个,甚至忽略主是神的羔羊。但今天我们知道,主是神的羔羊,为我们死了,为救赎我们的罪流血,并且将祂的肉供我们吃,好作我们的生命。我们凭信接受祂的血,也凭信吃祂的肉,然后我们就得着祂作我们的生命。

 为着叫人吃祂,主必须被杀。任何东西要给人吃,总得先被杀。因此厨房是宰杀的地方。比方说,我们不可能吃活牛或活鸡,它们必须先被杀。连洋葱也必须先切好,我们才能吃。若不用刀切,就要用我们的牙齿切。照样,主必须被杀,才能给我们吃。

 在五十一节下半,主说,『我所要赐的粮,就是我的肉,为世人的生命所赐的。』到了这里,粮变成了肉。我们已经看见,粮属于植物生命,只为着喂养;肉属于动物生命,不仅为着喂养,也为着救赎。人堕落以前,主是生命树,(创二9,)只为着喂养人。人堕落到罪中之后,主就成了羔羊,(约一29,)不仅为着喂养人,也为着救赎人。(出十二4,7~8。)主舍了祂的身体,就是祂的肉,为我们死,好叫我们得着生命。血是在五十三节加进来的,在那里主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你们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没有生命在你们里面。』到这里,加上了血,因为这是救赎所必需的。(约十九34,来九22,太二六28,彼前一18~19,罗三25。)

 在五十四节主说,『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远的生命,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这里肉和血是分开题起的。血和肉分开是指明死。因此,主在这里清楚指明祂的死,也就是祂的被杀。祂为我们舍了身体,流了血,使我们得着永远的生命。吃祂的肉,就是凭信接受祂为我们舍了身体所作成的一切。喝祂的血,就是凭信接受祂为我们流血所完成的一切。这样吃祂的肉喝祂的血,就是相信祂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所作成的,好在祂的救赎里,接受祂作生命和生命的供应。我们把这节与四十七节相比,就能看见,吃主的肉,喝主的血,等于相信祂,因为信或信入,就是接受。(约一12。)

  3 复活以内住

 我们已经看见,成为肉体是头一步骤,钉十字架是第二步骤,复活是第三步骤,藉此主就使自己便于作我们的生命。在约翰六章,主几次题到关于『生命、』 『活的』事物。一面,祂说祂是生命的粮;另一面,祂说祂是活粮。(约六35,51。)你领会生命的粮和活粮之间的不同吗?也许你会觉得,两个辞意思相同。然而,读圣经正确的路,乃是查究二辞,断定二者为什么不同。生命的粮指粮的性质是生命;活粮,指粮的情形是活的。祂是活粮;虽然祂被钉死,被杀了,但祂仍是活的。惟独祂是在复活里活着的一位。五十六节含示复活的事。 『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住在我里面,我也住在他里面。』这指明主必须复活,才能住在我们里面,作我们的生命和生命的供应。主在复活以前无法住在我们里面,只有复活以后才能住在我们里面。因此,五十六节指明祂要复活,并要成为内住的灵。

 在五十七节主说,『活的父怎样差我来,我又因父活着,照样,那吃我的人,也要因我活着。』吃就是把食物接受到我们里面,并生机的吸收到我们体内。因此,吃主耶稣就是将祂接受到我们里面,为重生的新人以生命的方式所吸收;然后,我们就凭着所接受的主而活。藉此,祂这位复活者就活在我们里面。(约十四19~20。)原则上,这也是变死亡为生命。

  4 升天

 接着复活就是升天。主的升天是在六十二节题起的。门徒为着主的话唧咕议论,主就对他们说,『若是你们看见人子升到祂先前所在的地方,怎么样呢?』这节明言祂的升天。升天是祂救赎工作已经完成的明证。(来一3。)主升到父那里,父接纳了祂,这证明祂在十字架上救赎我们的工作已经被父所悦纳。因此,主坐在父的右边。祂在十字架上的工作满足了父神。

  5 成为赐生命的灵

 六十三节说,『赐人生命的乃是灵,肉是无益的。』到这里,带进了赐生命的灵。林前十五章四十五节说得很清楚,那成了肉体的主耶稣,(约一14,)在复活之后,藉着复活成了赐生命的灵。因着祂是赐生命的灵,祂才能成为我们的生命和生命的供应。我们接受祂这位钉死并复活的救主时,赐生命的灵就进到我们里面,将永远的生命分赐给我们。

 很多人对六十三节的领会不正确,以为肉表征人性同人的性情。按上下文,这里的肉是指物质身体的肉,与前几节所说主的肉是可吃的一样。犹太人无法明白主怎能把祂的肉给他们吃。他们以为,主要把祂物质身体的肉给他们吃。(约六52。)他们没有正确领会主的话。对他们而言,这话甚难。(约六60。)到了这时,主说,赐人生命的乃是灵,肉是无益的。换句话说,主告诉他们,祂要成为灵。祂不会实际的在肉体里,乃要从肉体变化形像成为灵。因此,主在六十三节加以解释,祂不是要把祂物质身体的肉给他们吃;这肉,就是人身体的肉,是无益的。至终,祂所要给人的乃是赐生命的灵,就是祂在复活里的自己。

 你所接受的是怎样的基督?你所接受的是在肉体里的基督,还是成为那灵的基督?使徒保罗说,有人从前按着肉体认过基督,如今却不再这样认祂了。(林后五16。)现在他们认识基督是那灵。(林后三17。)在主死而复活以前,主成了肉体,乃是在肉体里;在祂死而复活以后,祂从肉体变化形像成为那灵。(林前十五45。)因此,我们现今所接受的基督,并不是在肉体里的基督,乃是那是灵的基督。当我们来到约翰二十章时,我们会看见在祂复活的晚上,祂来到门徒们那里,向他们吹气说,『你们受圣灵。』(约二十22。)那就是祂复活后的自己,因为祂在复活后变化形像成了那灵。祂不再在肉体里,像祂在钉十字架以前那样。如今祂是那灵,因此他们必须受那灵。在祂受死以前,当祂在肉体里的时候,祂所能作的只是与门徒同在,并在他们中间,但不能在他们里面。现在成了那灵,祂就很容易在我们里面了。

 今天我们对主无需有形的接触。因着祂是那灵,我们能在里面接触祂这灵。祂乃是赐生命的灵。祂既是那灵,我们就能接受祂,吃祂,以祂为我们的食物。

 当我们接受主耶稣,我们就得到赐人生命的灵。我们用呼求主耶稣之名这事,就能证实这点。当我们呼喊:『哦,主耶稣,』我们便接受了那灵。我们呼求的是主耶稣,领受的却是那灵。为什么?因为主耶稣今天就是那灵。我们呼求耶稣的名,就得到那灵,这事实有力的证明主耶稣今天乃是那灵。无论谁说,『主耶稣,』他就是在灵里。(林前十二3。)耶稣是名,那灵是人位。那灵就是耶稣的人位。在这一点上,我们需要读约翰十四章二十六节:『但保惠师,就是父在我的名里所要差来的圣灵,祂要将一切的事教导你们,并且要叫你们想起我对你们所说的一切话。』父在子的名里差保惠师,就是圣灵来。那灵是在子的名里被差来的。谁是那灵?那灵就是耶稣的人位。因此,我们既有名,又有人位。得着那灵的最佳途径就是呼求主耶稣的名。每当你呼喊:『哦,主耶稣,』你就得着这人位,这人位就是那灵。每当我们呼求主耶稣的名,我们就得着那灵。那灵就是亲爱的主耶稣的人位。

  6 具体实化于生命的话

 作为生命之粮的基督,具体实化于生命的话。虽然那灵很美妙,却太奥秘了。我们需要具体、可见、可摸的东西-生命的话。在六十三节主说,『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话是具体的。

 这节里的『话,』希腊文,rhema,雷玛,意思是实时、现时所说的话。这字不同于logos,娄格斯,常时的话,如约翰一章一节里的『话。』这里在灵之后题到话。灵是活的,也是真实的,却相当奥秘,不易捉摸,叫人难以了解;但话是具体的。主首先指明,为了赐人生命,祂要成为灵。然后祂说,祂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这表明祂所说的话,乃是生命之灵的具体化身。现今祂在复活里是赐生命的灵,而这灵又具体化于祂的话。我们运用灵接受祂的话,就得着那是生命的灵。

 话是在我们之外。当我将这话接受到我里面,话立刻成为灵。当我把话说出去,灵又成为话。当你将这话接受到你里面,话又成为灵;当你说出这话,灵再次成为话。我们传福音时,实在是传那话。人相信福音,就是相信话。这似乎相当希奇,当人接受话,这话在他们里面实实在在就成为灵。比方说,你若藉着约翰三章十六节来到主面前,也许你祷告说,『主,我感谢你,你如此恩待我。你已经将你的儿子赐给我。』当你相信这些话时,你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当你相信这些话时,在你里面就有个东西被点活,成为活的。我不是说,你在头脑里领受了什么知识;乃是说,在你的心里、灵里,有个东西变得非常活。你相信主的话,却领受了那灵。那在你外面的话,成了在你里面的灵。它原是外面的话,却成了里面的灵。当你听了话,并领受了话,你也多少接受了灵。这是非常奥秘且美妙的。

 主是灵和话。复活的基督乃是那灵,那灵就是话;话是灵,灵又是给我们享受的复活之主。现在我们知道祂的所是与所在。因此,当我们在灵中接触话,实际上就是接触主自己这活粮。当我们在灵中接受这话,我们就是接受基督自己作丰盛生命的供应。如今一天过一天,我们有分于这奇妙复活的基督作我们的食物、生命、并生命的供应。祂乃是赐人生命的灵,祂也是生命的话。

 在六十八节西门彼得说了非常有趣的话:『主阿,你有永远生命的话,我们还归从谁?』这一章结束于生命的话,这话是接受主惟一的路。今天问题归结于话。你若接受话,你里面就要得着灵;你若在里面得着灵,你就有基督作里面生命的供应。

 我们已经看见,基督为着使祂自己便于给我们接受,经过了六个步骤-成为肉体、钉十字架、复活、升天、成为赐生命的灵、并具体化于生命的话。主已经成为肉体、钉十字架、复活、升天、从肉体变化形像成为那灵、并且具体化于话。话乃是主的灵的具体化身。你不能说你不知道如何接触主,因为主已经具体化于话。祂是灵,也是话。你若接受话,就有那灵作你对基督的享受。

 现在我们可以辨别,人的观念与神的思想之间的差异。人的宗教观念,就是犹太人在二十八节所问的:『我们当怎样行,才算作神的工?』在整本圣经中,只有在这一章里,宗教的犹太人问了这漾旳问题。宗教的教训总是劝勉我们行什么,作什么。人的观念就是行,神的思想乃是信。

 神所要、所预定我们作的工,乃是信入祂的儿子。在二十九节,主耶稣并不是告诉我们要『信祂,』乃是要『信入祂。』约翰六章给我们看见两种信法-信祂,与信入祂。当主答复了他们的问题之后,犹太人在三十节反驳主的话说,『你行什么神迹,叫我们看见就信你?你到底作什么工?』他们说『信你,』但那并不是主所说的。主告诉他们要『信入』祂。这里的介系词,与罗马六章三节『浸入基督』所用的介系词完全一样。我们已经看见,『信祂』的意思就是信祂是真实的,并且信关于祂的一切都是对的。但『信入祂』的意思是接受祂,并与祂联结,相调为一。你信入祂的时候,你与基督之间就有了一个联结和合一。换句话说,你已进入祂里面,也将祂接受到你里面。按照神圣的思想,我们没有什么要作的,只要信入基督,并且天天将祂接受到我们里面。

 『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住在我里面,我也住在他里面。』(约六56。)对我们来说,作神的工就是吃基督,接受祂,因祂活着。我们必须调整我们为神作工的属人观念。每天我们必须吃基督,好叫我们因基督活着。在这一章里,主好几次说,吃祂的人要因祂活着。(约六51,57,58。)今天的问题不是作工,乃是生活。你是过怎样的生活?你满意于你所过的生活吗?你若不吃喝基督,你根本没有生命。你若没有生命,你怎能活着?五十三节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你们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没有生命在你们里面。』神圣的观念不是为神作工,乃是接受基督作我们的食物和饮料。藉着吃喝基督,我们就被基督充满。然后我们才能正确的为神而活。

 五十七节是整本圣经中最强烈、最奇特的一句话:『活的父怎样差我来,我又因父活着,照样,那吃我的人,也要因我活着。』那是全能神,创造宇宙者的主劝我们吃祂。人绝不可能有这样的思想。主若未曾说过这话,我信我们没有人会有足够的胆量说,我们必须吃主。当然,我们能说,我们必须敬拜主,敬畏主,信靠主,顺从主,向主祷告,为主作工。我们可以用好些动词解释我们必须为主作什么,但是我们会害怕想到我们该吃祂。我们一天必须吃三餐,好叫我们能以活着。换句话说,我们是凭吃活着。照样,我们必须吃主,好叫我们能凭主活着。约翰六章全章最重要的点就是:主是我们的食物,是生命的粮。吃祂不是一次永远的事,乃是天天的事,甚至是时时刻刻对主的经历。无论东方还是西方,人都是不断的吃,使人可以活着。因此,我们都必须接触主,并吃主。我们不仅仅是软弱的人,更是饥饿的人,需要主作我们生命的供应。主是可吃的,因为祂是生命的粮。祂像粮一样,是给我们吃的。我们必须运用我们的灵,从祂这话这灵得喂养。然后我们就要将祂接受到我们里面,消化祂、经历祂,并且时时刻刻应用祂。这就是一切-再没有别的了。我们必须忘记我们的作,我们的行,并学习吃基督,且凭我们所吃的活着。这就是我们日常生活所走的神圣、生命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