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篇 垂死人的需要-生命的医治
总纲目




壹 耶稣返顾脆弱人之地
贰 垂死的脆弱人
叁 凭赐生命的话,并藉信而施的医治

壹 耶稣返顾脆弱人之地


 耶稣回到加利利的迦拿,就是脆弱人之地。(约四43~46。)迦拿是在加利利,一个被人藐视的地方,(约七41,52,)象征低下、卑贱的世界,住着软弱、脆弱的人。在那里主曾行了祂第一件神迹,将死亡的水变为生命的酒。如今祂旧地重游,要行第二件神迹;这件神迹在生命的原则上与前次是一致的,就是变死亡为生命。

贰 垂死的脆弱人


 这事例是九个事例中的第三个,启示垂死的人需要医治。这事例说到一个大臣的儿子快要死了。人类首先需要重生,其次需要满足,第三需要医治。我们多多少少都需要医治。就某种意义说,我们都在活着;但就另一种意义说,我们都在渐渐死去。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他母亲会想到他是在渐渐长大,其实这婴儿是在渐渐死去。地上每个人都在渐渐死去。你若年轻,还不到三十岁,也许不觉得你是在渐渐死去。但是到了六、七十岁,你就领悟你是在渐渐死去。七十年的人生可比作七十块钱,活一年就等于花一块钱。你活到六十岁,就花了六十块钱。你到了六十九岁,就是说你只剩下一块钱了。这一块钱花去了,你就到了尽头。所以,表面看来人是在活着,实际上却是在死去。这就是我不要我的儿孙为我庆生的缘故,因为生日告诉我,我是在渐渐死去。请告诉我,你的年岁是在增加,还是在减少?我们活着的日子是越过越少。我不愿作过了七十岁的人,我希望不要再老,但是没有办法。我们都需要医治。

 我们已经重生;我们可以日复一日接触主这活的灵,作我们的满足。此外,我们还需要医治。我们都病了,是快要死的人。我们是堕落的人,软弱、脆弱、垂死,需要主的医治。你若得着主耶稣的医治,你的死就要变成活。

 让我告诉你们我向主私下的祈祷。我告诉主说,『主阿,你来的时候近了。求你恩待我,让我不见死。主,我要面对面和你相会。让我活到你来。』阿利路亚,祂即将来临!当祂来临时,祂就要施行医治。当祂还在途中时,就在医治我们的灵、魂、身体。倘若你要健康,就需要享受耶稣的医治。耶稣是真正的保健食品店,来就耶稣,接触祂,并享受祂。你若不断有分于耶稣,就会得到上好的食物,真正的保健食品。我们何等需要神圣生命的医治!

 罗马八章十一节说,『然而那叫耶稣从死人中复活者的灵,若住在你们里面,那叫基督从死人中复活的,也必藉着祂住在你们里面的灵,赐生命给你们必死的身体。』我们若让内住的灵在我们里面安家,这内住的灵必用复活的生命浸透我们这垂死且必死的身体。我们必死的身体要因神圣的生命而点活、活过来、得医治。罗马八章启示,我们的灵、魂、体都可以接受神圣的生命。我们相信主耶稣时,祂这赐生命的灵,便进到我们的灵中。因为祂是赐生命的灵,所以这灵在罗马八章二节称为生命之灵,意即那神圣的灵就是生命。当我们呼求主耶稣的时候,这位是生命的神圣之灵,便进到我们灵中,使我们的灵活过来。故此,我们的灵是生命。(罗八10。)我们把我们魂的心思置于灵,我们的心思也就成了生命。(罗八6。)我们若让内住的灵有地位,那灵便会将祂自己从我们的灵中,经过我们的魂,扩展到我们的身体,使我们必死的身体成为充满生命的身体。最终,这神圣的生命就成了四重的生命:圣灵中的生命,充满我们灵的生命,浸润我们魂的生命,和渗透我们身体的生命。我们全人-灵、魂、体-都要被神圣的生命充满、浸润并渗透。这就是医治。每当神圣的生命进入我们这人的一部分,便医治那一部分。这就是说,神圣的生命将我们那一部分的死亡变为生命。死亡被生命吞灭了-这就是医治。

 我们需要重生、满足和医治。我们很多人,特别是姊妺们,需要在情感上得医治。姊妹们不平衡的情感需要医治,因为她们在情感上有毛病。为什么你们姊妹这么容易哭?可能是因为你们情感上有毛病。你们需要医治。弟兄们不平衡的心思和固执的意志需要医治。为什么你们弟兄的意志如此固执?你们一旦决定要作一件事,地上就没有一事能使其改变。那是一种病态,一种毛病。我们需要医治。赞美主!祂在施行医治。不瞒你们说,今天早上我就藉着我亲爱的妻子得了一些医治。我的妻子不是治病的,但她是调配属天良药的人。我们都需要医治。这种医治就是变化。我们在心思、情感、和意志上越得医治,我们就越被变化。

叁 凭赐生命的话,并藉信而施的医治


 虽然那大臣恳求主下去医治他的儿子,(约四47,49,)主却仅仅说话,那孩子就痊愈了。耶稣对他说,『去罢,你的儿子活了。那人信耶稣对他所说的话,就去了。』(约四50。)大臣相信从主口中出来的话。当他听见他的奴仆说他儿子活了,他和他全家就都信了。(约四51~53。)我们要为赐生命的话高喊阿利路亚!我们喜爱赐生命的话;不是那死的字句,乃是那是灵的话。主不过说了赐生命的话,那垂死的孩子便得了医治。主今天还在说医治的话。当垂死的人藉信接受这话,他们便得到生命的医治。赐生命的话一传输到我们里面,不管我们是否觉得,我们绝不会一样了。赐生命的话带给我们生命真正的改变。

 垂死的人藉信接受了主的话,而得着生命的医治,就原则说,这就是变死亡为生命。死亡那叫人死的能力,被生命胜过了。为着祂医治的生命,并为着那医治我们一切疾病的赐生命的话,我们赞美主!死亡的源头是知识树,生命的源头是生命树。我们一出生就生在死的疾病里,主那生命的话医治了我们的死亡。我们所需要的就是接受并相信祂赐生命和医治的话。

 大臣的儿子得医治的事例,表征我们无须在肉身上接触主;只要我们有主的话就够了。即使我们没有得到主肉身的同在,只要我们有祂的话和祂的作为就够了;此外不需要什么。我们有主的话,便要得救并被主充满。祂的话足能医治并拯救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