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篇 人救主的升天(四)
总纲目




基督身体召会的头,在祂的丰满里彰显神
头与身体的一
基督的丰满作祂的彰显
在诸天里的大祭司
照顾众召会
担负我们且托住我们
顾到神的愿望
新约的执行者

 读经:以弗所书一章二十二节,十节,歌罗西书一章十八节,以弗所书一章二十三节,三章十九节下,希伯来书四章十四节,七章二十六节,二十二节,八章六节,九章十五至十六节,启示录一章十三节,二章一节。

 在本篇信息里,我们要给人救主升天主观的一面下个结论。我们已经看见,基督在祂的升天里,同着召会作了万有的头,使万有在祂里面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弗一22,10。)现在我们要接着来看,升天的基督是召会的头,也是在诸天里的大祭司。

基督身体召会的头,在祂的丰满里彰显神


 基督在祂的升天里作了祂身体召会的头,在祂的丰满里彰显神。歌罗西一章十八节说,『祂也是召会身体的头。』按照以弗所一章二十三节,祂的身体乃是那在万有中充满万有者的丰满。在以弗所三章十九节,保罗说到我们『被充满,成为神一切的丰满。』这一切的丰满,都居住在基督里面。(西一19,二9。)基督藉着住在我们里面,将祂追测不尽的丰富分赐到我们里面,至终叫我们被充满,成为神一切的丰满。这使我们成为神的彰显,就是召会所该是的。

头与身体的一


 基督既是祂身体召会的头,就必然是联于身体的。正如在人的肉身里,头与身体是一;照样,头,基督,也联于祂的身体召会,二者乃是一。认为人的头与身体无关,这是荒谬的。照样,认为头,基督,与身体远离,也是错误的。然而,有些人就是认为,基督与我们,祂身体的肢体,很远。按这种观念,头是在诸天,身体是在地上。对于持有这种观念的人,诸天上的头与地上的身体,中间有很大的距离。若是这样,头与身体如何能接连一起呢?这样对头与身体的领会乃是荒谬的。

 基督在祂的升天里作了召会的头。我们怎能说,头在诸天里,而身体,召会,在地上,与头远离?按照圣经,头不是没有身体,单独的在诸天里;身体在地上也不是没有头。没有头的身体乃是怪物。

 无疑的,圣经启示头,基督,已经升到诸天。我们当然是在地上。那么,头与身体在那里,在天上还是在地上?头与身体乃是一,形成一个宇宙人。这宇宙人是在天上还是在地上?你若说,头在天上,身体在地上,你就犯了严重的错误。若是这样,头与身体怎样联起来?有些人可能说,头与身体都在天上,也在地上。但这是什么意思?这是说我们有时候在天上,有时候在地上吗?

 我们要回答头与身体在那里的问题,需要领悟这不包括空间和时间的因素。物质的事物有这些因素,但神圣的事物既没有空间的因素,也没有时间的因素。基督作祂身体召会的头,当然不是物质的事,这全然是神圣的事。对于这神圣的事,没有空间的因素,也没有时间的因素。我们需要看见,在神圣的生命和神圣的灵里,我们信徒与基督乃是一。

 身体与头在神圣的生命和神圣的灵里乃是一。论到头与身体,我们不该考虑空间和时间,因为这些因素在这里不适用。我们在神圣的生命和神圣的灵里是基督身体的肢体,不能被空间或时间分隔。现今我们都在基督的身体里。

 我们要强调这事实:物质的事有空间和时间的因素,但神圣的事没有这些因素。譬如,主耶稣说,『除了从天降下仍旧在天的人子,没有人升过天。』(约三13。)这里主说,祂从天降下,但祂仍旧在天。这就是说,当祂在地上的时候,祂仍旧在天上。按着祂的肉身,祂说这些话时是在地上。但是按着祂的神圣所是,祂乃是在天上。

 在召会生活里,我们不该从物质的观点来看头与身体。反之,我们需要从神圣的观点来看头与身体。按照神圣的观点,我们与升天的基督乃是一,祂的升天也就是我们的升天。(弗二6。)这里在升天里,我们在祂的丰满里彰显祂。

基督的丰满作祂的彰显


 以弗所三章十九节说到我们被充满,成为神一切的丰满;一章二十三节说,召会,祂的身体,是那在万有中充满万有者的丰满。我们时常指出,这丰满是享受基督丰富的结果,流出。(弗三8。)藉着享受基督的丰富,我们成为祂的丰满来彰显祂。我们享受基督,这享受就会有一个结果。享受基督的结果乃是丰满,这丰满就是正当的召会生活。在召会生活,就是基督的丰满里,召会彰显基督。基督在召会里的彰显,乃是在神圣的性情和神圣的范围里。

 我们由此可见,基督的升天与我们大有关系。乃是在祂的升天里,我们与祂是一。不仅如此,在祂的升天里,(不仅在祂的复活里,)就是我们的头,我们是祂的身体。新约不是说,在基督的复活里,神使祂作召会的头。圣经乃是启示,在基督的升天里,神使基督作了祂身体-召会-的头。

在诸天里的大祭司


 在基督的升天里,祂也作了在诸天里的大祭司。希伯来四章十四节说,我们有一位『经过了诸天,尊大的大祭司,就是神的儿子耶稣。』主藉着成为肉体,从神那里到我们这里来;然后藉着复活与升天,从我们这里回到神那里去,作我们的大祭司,在神面前担负我们,并照顾我们一切的需要。(来二17 ~18,四15。)所以,希伯来七章二十六节说,『像这样圣而无邪恶、无玷污、与罪人分别,并且高过诸天的大祭司,原是与我们合宜的。』基督在祂的升天里经过了诸天,现今不仅在天上,(来九24,)更是高过诸天,远超诸天之上。(弗四10。)祂在升天里就职进入祂的祭司职任。祂在地上时,并没有执行祂祭司的职事,像祂现今在诸天里所作的。

照顾众召会


 在启示录里,首先不是揭示基督为执政管理者,乃是揭示祂为祭司;这是很有意义的。启示录一章十三节说,『灯台中间,有一位好像人子,身穿长袍,直垂到脚。』一面,基督是大祭司,在诸天里为众召会代求;(来七25~26,罗八34。)另一面,祂是大祭司,在众召会里行动,照顾众召会。启示录一章十三节描述基督为大祭司,就如祂的长袍所显示的,这长袍直垂到脚,乃是祭司袍。(出二八33~35。)

 在启示录里,第一个关于基督的异象,就是在一章所记载的,乃是身穿祭司长袍的大祭司。基督是大祭司,行走在灯台中间,并照顾这些灯台,特别是藉着修剪灯盏使灯台照亮。然后八章启示基督是把香献在金坛上的祭司:『另一位天使拿着金香炉,来站在祭坛旁边,有许多香赐给他,好同众圣徒的祷告献在宝座前的金坛上。』(启八3。)所以,一章启示基督是照顾灯台的祭司,八章揭示祂是向神献香的祭司。当然,五章启示祂是全宇宙的执政管理者。对于宇宙,基督不是祭司,乃是执政管理者。但对于召会,基督乃是大祭司。作为升到诸天里的一位,祂现今乃是祭司,仍然活着、工作并尽职。

担负我们且托住我们


 旧约里的大祭司预表基督是我们的大祭司。按照出埃及记,大祭司在他的肩上和胸前担负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名字:『要取两块红玛瑙,在上面刻以色列儿子的名字;六个名字在这块宝石上,六个名字在那块宝石上,都照他们生来的次序…亚伦要在两肩上,担他们的名字,在耶和华面前作为记念。』(出二八9~10,12。)大祭司配带的金胸牌镶着十二块宝石,上面也刻着十二支派的名字:『这些宝石,都要按着以色列十二个儿子的名字,彷佛刻图书,刻十二个支派的名字…亚伦进圣所的时候,要将决断胸牌,就是刻着以色列儿子名字的,带在胸前,在耶和华面前当作记念。』(出二八21,29。)刻在红玛瑙和胸牌宝石上的名字,表征大祭司常在神面前担负神选民的名字。今天基督是我们的大祭司,我们在祂的肩上,也在祂的胸前。神在诸天里是担负我们且托住我们的大祭司。

 基督作我们的大祭司,也照顾我们。祂『在关于神的事上,成为怜悯、忠信的大祭司,』(来二17,)就是能同情我们软弱的大祭司。(来四15。)

 虽然基督作大祭司照顾我们,但对于祂该如何照顾我们,我们都有自己的想法和感觉。比方说,我们都想要健康且长寿,甚至活到一百岁还不满足。倘若我们活到一百岁,我们也许又巴望活到一百二十岁。主照顾我们的方法常和我们所巴望的不同。所以,我们可能抱怨说,『主,你为什么好像不顾我的健康?我病了,我祷告求医治。主,你的能力在那里?你的医治在那里?主,你为什么不听我?』主可能不答应求医治的祷告。祂照顾某人,可能让那人因病而死。我们不知道什么对我们有益,但是主知道,祂知道我们在地上的生活需要什么。

 我们对我们的生活都有偏好,我们巴望富有,拥有许多物质的东西。但主可能让我们贫穷,剥夺我们许多东西。同样的,我们巴望孩子爱主、事奉主;那些有女儿的,盼望女儿嫁给召会里最好的弟兄。然而,我们儿女的光景可能和我们所巴望的大不相同。我们若以这事问主,主会说,『你不知道什么对你最好,我知道事情应该就是这样。』

 也许你以为这样的事与基督的升天无关。然而,基督的升天实在与这些有关。主的升天包括祂的祭司职任。升天的主乃是担负我们、托住我们、并照顾我们的大祭司。究竟什么对我们有益,这不在于我们的解释,乃在于主的解释。比方说,你也许买了一辆新车,盼望用许多年。但主对这件事的意见乃是:你的车子只该用很短的时间。你若来对我说,『我买了一辆新车,几星期后就撞毁了,为什么有这事呢?主岂不知道我会发生意外,车子会撞毁吗?祂既知道这事,为什么许可我买车?祂为什么不阻止我?』我当然无法解释为什么。只有主知道,因为祂是大祭司。

 通常我收到圣徒来信问到他们的情况,我都把信摆在一边。我把这样的信摆在一边,是因为我并非大祭司,我不知道他对圣徒的心意是什么。对于这样的事,我无法替主说什么。倘若我试看说什么,实际上也不会帮助圣徒。五十五年前,我对这样的问题有许多可说的,因为我什么也不知道,所以我妄自说了许多事。但是现在我对主经历更多,认识更多,就是我要说,也说得非常少。

 但是我能这样说,主照顾我们,总是积极的。有一天我们会看见祂,并要敬拜祂。有人可能对祂说,『主耶稣,赦免我向你抱怨我的情况。现在我知道神为着我的旨意都是美好的。』我们的大祭司正在妥善的照顾我们众人。

顾到神的愿望


 升天的基督不仅顾到我们和我们的利益,祂也顾到神的愿望。这位大祭司顾到神的需要,过于我们的需要。神要灯台,所以主建立灯台,并修剪灯盏以彰显神。(启一13,二1。)这工作包括祂造就圣徒并建造召会。主现今正在建造耶稣活的见证。

新约的执行者


 主这位在诸天里的大祭司,是更美之约的保证和中保,也是新约的执行者。希伯来七章二十二节说,『他就成了更美之约的保证。』基督成了更美之约的保证,乃是基于祂是大祭司的事实。希伯来八章六节告诉我们:『祂也是更美之约的中保。』不仅如此,希伯来九章十五和十六节说,『所以,祂作了新约的中保,既然受死,赎了人在第一约之下的过犯,便叫蒙召之人得着所应许永远的产业。凡有遗命,立遗命者的死必须证实出来。』

 十五节有『约,』十六节有『遗命;』在原文,约与遗命同字。约是合同,带着一些应许,要为受约的人成就一些事;遗命是遗书,带着一些已成就的事物,遗赠给承受的人。基督的血所完成的新约,不仅是约,更是遗命,将基督的死所成就的一切,遗赠给我们。神先应许要立新约,(耶三一31~34,)然后基督流血,立了新约。(路二二20。)这约所应许的既有已成就的事实,这约也就是遗命。这遗命,遗嘱,因基督的死已经得以确定并生效,现今且由在升天里的基督执行。

 我们的大祭司正在建立灯台,并且修剪灯盏。在建立与修剪的时候,祂也在为我们执行新约。新约有许多遗赠,这一切遗赠全是给众召会神圣的福分。

 在圣经里,『遗命』一辞等于现代的『遗嘱。』所以,新约(新遗命,New testament )乃是给我们承受的新遗嘱。这新遗嘱是为着遗赠神圣的福分,包括基督的身位和祂包罗万有的救赎工作。那位立新遗嘱的乃是耶稣基督。祂为着立这遗嘱而死。现今凡祂所立的,都已经遗赠给我们,对我们都是可取用的。

 若要遗嘱及其中所遗赠的一切得以成立,需要立遗嘱的人死了。立遗嘱的人一旦死了,承受的人就可取用遗嘱里的遗赠。赞美主,基督受死,立了遗嘱,现今祂且在诸天里作遗赠给我们之遗嘱活的执行者!祂怎样执行这遗嘱?祂执行这新遗嘱,乃是藉着建立召会为灯台,并且修剪所有的灯盏。

 就在这时刻,升天的基督正在建立灯台,并修剪灯盏。我能见证,我每天都在祂的修剪之下,因为我有许多东西需要修剪。我也领悟祂正行走在众地方召会中间,祂在建立金灯台。藉此,祂就实际的执行、完成新约。新遗命里的每一项福分都是一项遗赠,由活着、复活、升天的基督应用到我们身上。这是在升天里的基督。赞美祂,我们可以这样享受祂!

 基督作了在诸天里的大祭司,祂的职事有一个目标!新耶路撒冷。新耶路撒冷乃是基督在祂升天里工作的完成,凡基督现今在祂升天里所作的,都要完成于要来的新耶路撒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