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篇 禧年(一)
总纲目




宣扬神的救赎
人与产业得释放
人经济上的需要
禧年中基本的关切
地的失去与归还
卖了自己的人得释放
堕落的人需要禧年
奇妙的释放

 读经:利未记二十五章八至十三节,二十三至二十四节,二十八节,三十九至四十一节。

 在路加四章十四至三十节,我们看见人救主藉着宣扬恩典的禧年,开始祂的职事。在安息日,祂在拿撒勒的会堂里读以赛亚书,宣扬主悦纳人的禧年。(路四16~21。)这悦纳人的禧年,就是新约的恩典时代,由禧年,(利二五8~17,)亦即第五十年所预表;在这年所有的奴仆要得自由,各人的产业要归回各人。从本篇信息开始,我们要进一步来看禧年。在本篇和下篇信息里,我们要给禧年下一个定义。

宣扬神的救赎


 在原文,『禧年』这辞意指吹角,持别是指银号的信号。因此,这辞表明乐器本身,以及其引进的节期。利未记二十五章九节论到这事说,『当年七月十日,你要大发号声;在遮罪日,你要在遍地发出号声。』(另译。)

 我们已经看见,禧年持别是指吹银号。在预表上,银表征救赎。因此,吹银号指明吹神救赎的号角。原文的禧年指吹角、乐器本身、以及吹银号所引进的节期。

 禧年的基本思想是宣扬神的救赎。吹银号乃是宣扬救赎。这是基于神的救赎而有的宣扬,也是宣扬这救赎。

人与产业得释放


 宣扬神的救赎不是宣布诫命或要求;而是宣布自由、释放。利未记二十五章十节说,『第五十年你们要当作圣年,在遍地给一切的居民宣告自由,这年必为你们的禧年,各人要归自己的产业,各归本家。』在这里我们看见,宣告释放或自由,与人以及人的产业有关。对每一个人,我们需要考虑他本人以及他的产业。因此,禧年所宣告的释放,影响到以色列人和他们的产业。

人经济上的需要


 人对政治方式的研究已经进行数千年之久。研究政冶的人都知道,要统治人,首先必须顾及民生问题。换句话说,统治者必须善于处理经济。如果百姓没有食物,就会起来反抗统治他们的人。

 美国任何一届总统的选举,都有一个重要的政见,就是候选人能否提供人民工作机会,确保相当水平的生活。好的总统必须能够应付这项需要。比方说,罗斯福在经济大萧条的时候当选总统。因着他使美国的经济情况改观,许多人认为他是伟大的总统。有些人宣称,罗斯福总统的伟大不仅是在政治事务上,也在于提高了美国人的生活水平。

 我们这里的要点是,任何政治家若要成功,就必须找出办法,改善人民的生活。政治领袖在这一面越成功,他就能在位越久。最受人尊敬的政治领袖,乃是有能力改善人民日常生活水平的人。

 因着人在经济上,尤其是食物的需要,便有一些主义发展了出来,包括共产主义、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按照共产主义,经济资源应当是共有的,土地不该属于一些财主,社会财富不该属于资本家。共产主义教导人,应当采取一些措施使财富平均。有些国家以课税为平均财富的方法。在这些国家里,一个人也许赚了不少钱,但是其中许多必须缴纳给政府作税收。社会主义也与人类经济的需求有关。政治家和哲学家尽全力想办法应付人对食物的需要。然而,他们发明的主义越多,人们受苦反而越多。

禧年中基本的关切


 在利未记二十五章描述的禧年中,主要的思想是怎样顾到人们的生活。换句话说,基本的关切是人的享受。人生活主要的享受是饱食美物。一个空腹的人,不会欣赏金钱或物质的丰富。他宁可有食物填饱肚腹。假定一个拥有豪华轿车的富人正饿着肚子,你想他能够享受车子吗?不,他会乐意用车子换取食物。就人来说,禧年必须顾到我们的饮食,填饱我们的肚子。

 虽然神与世上的政治人物大不相同,也没有教人什么主义,然而我们可以说,祂是『伟大的政治家。』禧年是神这位神圣的政治家所命定的。

 神命定将迦南美地赐给祂的子民。这地为以色列十二支派所分得。因此,每家部得到一分美地为产业。这地主要的不是为着给他们居住,乃是叫他们有吃喝。

 食物的需要比居住的需要更大。一个人可以住在旷野,长期没有房屋,然而他不吃就活不久。因此,美地赐给神的子民乃是为着他们的吃喝。就为这缘故,圣经称这地为『流奶与蜜之地。』

 美地不是称为黄金之地。如果一块地出产黄金,却不能供应食物,有什么益处?神创造地不是叫人得金子,而是叫人得食物。地乃是为着食物的。

 奶与蜜表明在美地上有丰富的食物。有些国家有小麦和玉米,却没有奶与蜜。美地是流奶与蜜之地。奶与蜜都是两种生命-植物生命和动物生命-调和而产生的。这种动物生命和植物生命的调和,表明了地的丰富。

地的失去与归还


 因着神将祂的子民带进美地,并且将地分给每家,因此每家的地产都是丰富的。但假定某家的成员在那地上没有劳苦耕作,他们就贫穷起来了。他们一点一点的卖地,直到把所分得的地都卖光了。这样,他们就失去了美地的分。

 在以色列以外的国家,地卖了,就是永远卖了。但是神命定以色列的地不可永卖。一块地最多只能卖五十年。利未记二十五章二十三、二十四节说,『地不可永卖,因为地是我的,你们在我面前是客旅,是寄居的。在你们所得为业的全地,也要准人将地赎回。』在这里我们看见,地不是永卖的,卖了的地还可以赎回。买地的人没有权利无限期的将地据为己有。最迟过了五十年,地就可以被人赎回。

 利未记二十五章不是告诉我们地归还原主,而是说人归回地。二十八节论到这事说,『到了禧年,地业要出买主的手,自己便归回自己的地业。』事实上,人不是卖地,而是卖了自己。所以末了不是地归回卖地者,乃是卖地者归回那地,归回他的产业。

 以色列子民接受他们那一分地以后,有些人逐渐贫穷,卖了他们那一分地,也有些人成了地主。他们需要一种主义,将地重新分配吗?不,神对地的命定乃是,失去地业的人可以在第五十年-禧年,归回自己的地业。这就是说,第五十年每家又变成富足了。这里我们看见,在人中间平均土地的原则,在三十五个世纪以前已经记在圣经上了。我们在利未记二十五章所看见的,比政冶家、政客和哲学家的理论好多了。

卖了自己的人得释放


 我们已经看见,每个人最重要的事乃是他自己与他的产业。我们从利未记二十五章看见,以色列人可能出卖他的产业,因而失去他那一分地。现在我们需要看见,有些人甚至穷到一个地步,把自己都卖了:『你的弟兄若在你那里渐渐穷乏,将自己卖给你,不可叫他像奴仆服事你。他要在你那里像雇工人,和寄居的一样,要服事你直到禧年。到了禧年,他和他儿女要离开你,一同出去归回本家,到他祖宗的地业那里去。』(利二五39~41。)这几节指明,到了禧年,卖了自己服事别人的,要得着释放。因此,在第五十年,没有一个人没有地,也没有一个人受奴役。每个人都有他的自由和他自己的产业。这就是说,地和卖了自己的人都得了释放。宣扬禧年就是宣扬人的产业和他们自己都得了释放。这就是禧年。

 并且如果所有的以色列人都在美地上殷勤劳苦,没有一个人会贫穷,也没有一个人必须卖土地或卖自己。但是有许多人失去了他们的产业和他们自己。他们无法归回他们的产业或他们的家。然而禧年一到,产业和人都得了释放。失去土地的人可以归回,卖了自己的人可以回到自己的家。

堕落的人需要禧年


 在进一步来看禧年的定义以前,我要把我们看过的,应用在今天的光景里。人在受造时就领受了产业;人由受造所得的产业事实上乃是神自已。神造人作祂的器皿,为了彰显祂。因此,神要将祂自己赐给人,作人的产业。但是人堕落了,失去了作人产业的神。

 人因着堕落也把自己卖了。在罗马七章十四节,保罗说,『我是属肉的,是已经卖给罪了。』这样的出卖自己就是叫自己受了奴役。凡卖身为奴的,就进入奴役的光景。今天全人类都是受奴役的,主要的是受罪的奴役。人已经出卖自己,受了罪、撒但和世界的奴役。因此,堕落的人失去了神和自己。

 我们在得救以前,失去了作我们产业的神,也失去了自己。以弗所二二章十二节指明,堕落的人没有神。人没有神作他的产业,却有了罪,并且出卖自己,受了罪的奴役。

 如果没有神保守的恩典,就实际的情形来说,连基督徒也会失去神作他们的产业,并且也会出卖自己,受罪的奴役。有些基督徒在日常生活中,有罪而没有神。他们像不信的人一样,已经失去神作他们的产业,已经把自己卖给罪、享乐和属世的娱乐。这样的信徒和不信的人一样,都需要禧年。

 当主耶稣在地上的时候,全人类都已失去神作他们的产业,并且出卖自己受罪的奴役。这在犹太人和外邦人都是真的。主耶稣不是住在外邦世界,祂乃是住在犹太地,在神的选民中间。按照四福音,连那些在犹太地-所谓的圣地-的人,也没有神作他们的产业。在犹太地的人中,谁有神作他的产业?我们在福音书的记载里看见,连以色列人也失去了神。不仅如此,所有的犹太人,包括法利赛人和经学家,都已经把自己卖给罪。这是主耶稣在马太二十三章强烈责备法利赛人的原因。因着他们在罪的奴役中,主就说他们有祸了。主似乎说,『你们法利赛人、经学家、长老和大祭司已经把自己卖给罪。你们已经失去神作你们的产业,也已经失去了自己。』

奇妙的释放


 在路加四章,主耶稣读了以赛亚书的一段话,那不是预言预表的禧年,而是预言实际的禧年:『主的灵在我身上,因为祂膏了我,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遣我去宣扬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复明,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宣扬主悦纳人的禧年。』(路四18~19。)然后祂宣告说,『今天这经应验在你们耳中了。』(路四21。)主藉着读那一段圣经吹号;祂宣扬禧年。

 你知道什么是传福音?传福音就是传布禧年,吹禧年的号角。传福音是宣报我们的得释放。实际上,这不是释放我们的产业归回我们,而是释放我们归回我们的产业和我们的家。我们从前是在错误的家,就是为奴之家。宣扬禧年是告诉我们,要归回我们的本家,就是神的家。

 现在我们能领会什么是禧年。禧年是宣扬奇妙的释放-释放我们的产业归回我们,也释放我们自己,使我们能够归回神,归回我们的家,归回我们的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