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篇 人救主为着完成救赎将自己交与死(六)
总纲目




人救主预言的各面
神、撒但与敌对者的行动
主的晚餐顶替逾越节
一个筵席的三阶段
逾越节的杯
主桌子的饼和杯
记念人救主

 读经:路加福音二十二章一至二十三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路加二十二章一至二十三节。不过,在看路加福音这段话以前,我要多说一点二十一章五至三十六节。

人救主预言的各面


 在路加二十一章三十四、三十五节主说,『你们要小心,恐怕因酗酒、沉醉并今生的思虑,累住你们的心,那日子就如同网罗忽然临到你们,因为那日子要这样临到全地面上一切居住的人。』这里的网罗不是指主来的日子,乃是指将要临到普天下之大灾难的时候,试炼的时候。(启三10。)因此,大灾难要像网罗一样,临到全地面上一切居住的人。

 在二十一章二十四节,主耶稣说到外邦人的时期:『他们要倒在刀刃之下,又被掳到各国去,耶路撒冷要被外邦人践踏,直到外邦人的时期满了。』这里外邦人的时期,不是指恩典的时期,那是外邦人得救的时候,如罗马十一章二十五节所指明的。路加二十一章二十四节里外邦人的时期,是表征外邦人控制以色列国的时候。这种控制开始于尼布甲尼撒,完结于启示录十九章所题哈米吉顿的大战,敌基督被毁灭的时候。

 对解经的人来说,二十一章二十四节是困难的一节。困难的原因是,圣经里有些关于耶路撒冷被毁的预言,结合了两三件事。圣殿已经被玷污两次,将来还要再被玷污一次。圣殿头一次是被但以理八章八至九节的小角所表征的安提阿克以比凡尼玷污,安提阿克预表罗马太子提多,他在主后七十年第二次玷污圣殿。因此,但以理八章的预言混合了安提阿克以比凡尼和提多的玷污圣殿。不仅如此,但以理九章末了关于提多的预言,将他与敌基督混在一起。因此,但以理关于耶路撒冷毁灭的预言,含示安提阿克以比凡尼、提多和敌基督的毁灭。

 我们读路加二十一章二十四节,可能以为这节是描述提多毁灭耶路撒冷。然而,当我们思考上下文时,会看见二十四节不是指提多毁灭耶路撒冷。二十五节说,『日月星辰将有异兆,地上的邦国也有困苦,因海和波涛的响声,就惊惶失措。』按照历史,这样的事并没有发生在提多毁灭耶路撒冷以后。不仅如此,二十六、二十七节继续说,『人由于惧怕,并等待那将要临到天下的事,都吓昏了,因为天势都要震动。那时,他们要看见人子,带着能力和大荣耀,在云中来临。』这些事当然都没有在提多毁灭耶路撒冷以后发生。因此这些经节指明,二十四节的毁灭应当是指将来的毁灭─耶路撒冷将来在敌基督手下所要遭受的毁灭。

 今日耶路撒冷是自由的。然而当敌基督起来敌挡神的时候,他要掳掠并毁灭耶路撒冷。路加二十一章二十四节就是说到这要来的毁灭。

 在路加二十一章五至三十六节,人救主预言要来的事。首先,祂向门徒揭示圣殿的被毁。(路二一5~6。)然后祂继续说到在祂的升天和大灾难之间的灾祸。(路二一7~11。)在同样的期间,就是在主升天和大灾难之间,跟随基督的人要受逼迫。主在十二至十九节说到这逼迫。因此,在二十一章七至十九节,我们看见在同一期间要发生两件事─灾祸和逼迫。

 主在二十一章二十至二十七节,说到大灾难与祂的来临;在二十八至三十六节,说到门徒的得赎与得胜者的被提。在试炼,就是大灾难的时期以前,我们必须儆醒,常常祈求,使我们能逃避『这一切要发生的事,得以站立在人子面前。』(路二一36。)这就是在大灾难以前被提─被提到诸天上的宝座那里。当灾祸发生,逼迫持续时,我们等候被提。然而,我们若要在大灾难来临以前被提,就必须儆醒,谨慎自己,免得被酗酒、沉醉并今生的思虑,累住我们的心,以致那日子如同网罗忽然临到我们。(路二1~34。)我们必须儆醒,使我们不因酗酒、沉醉并今生的思虑,累住我们的心。

 路加二十一章五节至二十二章四十六节这段话,说到人救主为着受死预备门徒。主用两种方式完成这预备:首先藉着告诉门徒要来的事,(路二一5~36,)其次藉着设立祂的晚餐,使门徒有分于祂的死。(路二二7~23。)人救主甚至藉着设立祂的晚餐(或称为主的桌子),来为着祂救赎的死预备门徒。

神、撒但与敌对者的行动


 当主为着受死预备自己和门徒时,敌对者─犹太社会的首领,也在忙着寻找机会捉拿主,要把主置于死地。主在这里运用祂的主宰权柄,因为这是弥赛亚必须被剪除的一年,也就是被预定的救主必须受死的一年。不仅如此,旧约还预言了准确的月日。因此,救主在旧约所预言并预表的准确日子被治死,是极其紧要的。

 每件事都安排妥当,使人救主在准确的时间和地点被治死,这不是简单的事。这当然需要三一神运用主宰的权柄。子预备自己受死,灵和父也作工预备环境,使子准确的照着旧约所预言并预表的,在十字架上受死。

 在路加二十二章我们看见,当人救主预备自己受死时,敌对者正忙于他们的密谋、阴谋。同时,神的仇敌撒但也很忙。每当神忙碌的时候,撒但也忙碌。撒但特别积极的利用人救主所选立的十二使徒之一,加略人犹大。撒但教唆犹大出卖主耶稣。撒但将寻找机会把主交给要杀祂之人的思想,注射到犹大里面。因此,在本章我们看见敌对者的密谋,和撒但的工作。一面,『祭司长和经学家设法怎样才能除掉耶稣,』(路二二2,)另一面,『撒但进了那称为加略人的犹大里面,他本是十二数中的一个。他去和祭司长并守殿官商量,怎样可以把耶稣交给他们。』(路二二3~4。)

主的晚餐顶替逾越节


 在路加二十二章七至二十三节,人救主设立祂的晚餐,以顶替旧约的逾越节。在旧约里,逾越节是一件大事,可认为与神的创造同等。在旧约里,首先有神创造的记载,然后我们看见神所造的人堕落了,至终下到埃及。当神即将拯救祂的子民脱离在埃及的辖制时,祂设立了逾越节。逾越节就是神的子民得救,被带回所失去的权利的时候。逾越节的实行持续了一千五百多年,从出埃及十二章的时候起,直到人救主同门徒末次守逾越节的那晚为止。

 路加二十二章七至二十三节,是圣经中一段非常要紧的话,因为这段话标明了旧约逾越节的结束。在这里我们看见人救主设立祂的晚餐,主的桌子,以顶替旧约的逾越节。从这里我们看见,主设立晚餐的那晚乃是转换的时候,从旧约的逾越节转换成新约主的晚餐。这是非常重要的事。

 在路加二十二章,我们必须看见逾越节和主桌子之间的区别。七至十八节说到逾越节,十九和二十节说到主的晚餐。七节说,『除酵节,须宰逾越羊羔的那一天到了。』除酵节为期七天,(利二三6,)又称逾越节。(可十四1。)事实上,逾越节是除酵节的头一天。(出十二15~20。)

 路加二十二章七节说到宰逾越节羊羔的那一天。犹太的历法是根据圣经,一天是从晚上开始。(创一5。)人救主在末次逾越节的晚上,首先与祂门徒同吃逾越节的筵席,并为他们设立祂的晚餐,然后与门徒同去橄榄山下的客西马尼园。祂在那里被捉,并被带到大祭司那里,深夜受议会的审判。同日早晨,祂被交给彼拉多,受他的审判,并且被定死罪。然后在上午九时,祂被带到各各他,在那里被钉在十字架上,一直留到下午三时,(可十五16~40,)以应验逾越节的预表。(出十二6~11。)

 在路加二十二章十五节主对门徒说,『我切愿在受害以先,同你们吃这逾越节的筵席。』『我切愿』原文直译是『我以渴望来渴望。』主渴望在祂受害以先,就是在祂上十字架以先,同门徒吃逾越节的筵席。二十一章十五至十八节里的吃喝,是在十九和二十节设立主晚餐以前,最后一次守逾越节。

一个筵席的三阶段


 在路加二十二章十六节主继续说,『我告诉你们,我绝不再吃这筵席,直到它成就在神的国里。』代名词『它』指十五节的逾越节。这节要完全应验于要来之神的国,那时救主要与得胜的圣徒一同坐席。(路二二30,十三28~29。)

 神有完整的计划,要救赎祂的子民进入祂的禧年。逾越节的筵席是神完全救赎的表征,这完全的救赎是要带神的选民进入对祂自己完全的享受里。这享受就是路加福音所题到的禧年,是以赛亚的预言和利未记二十五章之预表的应验。禧年实际上就是藉着神的救赎而有对神的享受。表征禧年的筵席,首先是旧约逾越节的筵席,然后是新约主的桌子。

 逾越节的筵席在旧约里并没有完全应验;主的桌子也是一个筵席,乃是来顶替并继续逾越节的筵席。然而即使这新约的筵席也还没有完全应验,乃是到了要来的国度里才会完全应验。

 如果我们仔细读圣经,我们会看见,旧约和新约都说到筵席。这筵席开始于出埃及十二章,延续了十五个世纪多,直到主耶稣用祂的桌子来顶替的那晚为止。今天在召会生活中,神的子民乃是赴这新约的筵席。然而,这筵席要到要来国度里的筵席才会完全应验。这就是说,国度里的筵席,将是逾越节的筵席和主桌子的筵席的应验。

 表面看来有三个筵席:逾越节的筵席、主桌子的筵席、和国度里的筵席。实际上,这些不是三个筵席,而是一个筵席的三个阶段。神已经藉着祂的救赎设立了一个筵席,使我们享受禧年的三个阶段,就是旧约、新约和国度。

 可以说逾越节是旧约的禧年。当逾越节设立的时候,受压制的以色列人,就从埃及的辖制得释放,从法老的暴虐得释放。以色列人原来是受奴役的俘虏。在消极一面,逾越节使他们从那种辖制得释放;在积极一面,逾越节把他们带进一个筵席,享受那表征作神具体化身之基督的羊羔。那一天以色列人被带进对神的享受;他们享受羊羔和逾越节。后来,在旷野,他们享受吗哪。进入美地以后,他们享受美地的丰富,这美地是包罗万有之基督的预表。现在我们能够看见,逾越节释放以色列人脱离辖制,并把他们带进对神的享受。然而,他们至终失去这享受,再度被掳。

 人救主在路加四章宣告禧年的下一阶段─新约的禧年。新约的禧年也有一个表征或表号,就是主的桌子。主的桌子是禧年的表号,这禧年释放我们脱离辖制,并把我们带进对三一神完全的享受里。主的桌子不仅是旧约逾越节筵席的顶替,也是那筵席的延续。

 新约主桌子的筵席,将由要来国度里的筵席所顶替并延续。国度里的筵席是这筵席的第三阶段。这要来的筵席,是主桌子的顶替和延续,也是禧年的表征。那时神所拣选并救赎的子民,将从一切的霸占、辖制和奴役得释放,并在国度时代被带进对三一神的享受里。

逾越节的杯


 路加二十二章十七、十八节说,『耶稣接过杯来,祝谢了,说,你们拿这个,大家分着喝。我告诉你们,从今以后,我绝不喝这葡萄树的产品,直等神的国来到。』有些读者可能以为这是主桌子的杯。然而,这是逾越节筵席的杯,不是主桌子的杯。在十六节,主和祂的门徒吃逾越节的筵席,在十七节,他们喝那筵席的杯。十九和二十节才说到主的桌子。我们必须清楚区分二十二章七至二十三节的两个筵席。我们若在圣经上标明,逾越节的筵席结束于十八节,主的晚餐开始于十九节,这会很有帮助。

主桌子的饼和杯


 路加二十二章十九节说,『又拿起饼来,祝谢了,就擘开,递给他们,说,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舍的,你们要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十九节的饼不是逾越节的饼,乃是主桌子的饼。不仅如此,主在这节说,『你们要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因此,这不是记念出埃及十二章所发生的事。拿起主桌子的饼,乃是为了记念人救主。

 二十节说,『饭后,也照样拿起杯来,说,这杯是用我血所立的新约,这血是为你们流出来的。』这也不是逾越节的杯,乃是在主血里的新约。

 神在出埃及二十四章三至八节,与蒙救赎的以色列人立约,(来九18~21,)这约成了旧的遗命,作为祂在律法时代对待赎民的依据。人救主照着神的旨意,(来十7,9~10,)藉着祂的死,为神的选民完成神永远的救赎,并用祂的血立了新约,就是更美之约。(来八6~13。)这约在祂复活以后成了新的遗命,(来九16~17,)作神在恩典时代与祂所救赎并重生的人联合为一的依据。这新约顶替了旧约,同时将神的旧时代转换为神的新时代。人救主要祂的门徒知道这点,并在祂复活后基于这点、照着这点过生活。

记念人救主


 我们已经强调过这事实:人救主在和门徒吃了逾越节的筵席以后,才设立祂的晚餐,主的桌子。祂创设祂的晚餐,要信徒记念祂,以延续并顶替逾越节的筵席,那是旧约的筵席,是要选民记念耶和华的救恩。(出十二14,十三3。)新约这新的筵席,是藉着吃饼喝杯来记念人救主;饼象征祂为信徒所舍的身体,(林前十一24,)杯象征祂为信徒的罪所流的血。(太二六28。)饼指生命,(约六35,)就是神的生命,永远的生命;杯指福分,(林前十16,)就是神自己作信徒的分。(诗十六5。)身为罪人,他们的分该是神忿怒的杯,(启十四10,)但人救主为他们喝了那杯,(约十八11,)使祂的救恩成了他们的分,就是满溢的(诗二三5)救恩之杯,(诗一一六13,)其内容乃是神作他们包罗万有的福分。这饼和这杯是人救主晚餐的构成成分,祂的晚餐就是祂设立的桌子,筵席,(林前十21,)叫信徒享受祂作这样的筵席记念祂。因此,他们在记念祂的时候,陈列祂救赎并分赐生命的死,(林前十一26,)向全宇宙见证祂丰富、奇妙的救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