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篇 人救主为着完成救赎将自己交与死(二)
总纲目




在神所预定的地点和时间受死
受祭司长、经学家和长老察验
受法利赛人和希律党人察验
受撒都该人察验

 读经:路加福音二十章一节至二十一章四节。

 路加十九章二十八节至二十二章四十六节这一段,说到人救主为着完成救赎将自己交与死。我们已经看过主凯旋的进入耶路撒冷,(路十九28~40,)为耶路撒冷哀哭,(路十九41~44,)洁净圣殿并施教。(路十九45~48。)接着在二十章一节至二十一章四节,我们看见主通过祭司长、经学家和长老的察验,(路二十1~19,)法利赛人和希律党人的察验,(路二十20~26,)以及撒都该人的察验。(路二十27~38。)祂笼住所有察验者的口,(路二十39~44,)警告提防经学家,(路二十45~47,)并称赞穷寡妇。(路二一1~4。)

 主来到耶路撒冷,看过殿以后,就出到城外,在伯大尼歇息。早晨祂又来到殿里。路加二十章一节说,祂在殿里教训百姓并传福音。祂仍继续尽职将禧年陈明给需要的人。

在神所预定的地点和时间受死


 主在殿里施教并传讲的时候,『祭司长和经学家同长老上前来,对祂发言说,告诉我们,你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给你这权柄的是谁?』(路二十1~2。)在这里我们看见来自犹太社会中领头的人,预备好来试验祂。实际上,这试验不是他们发起的,乃是人救主发起的。祂知道,照着预言,祂必须在逾越节作神的羔羊被杀。旧约的预言指定了祂被治死的时间和地点。

 人救主尽职了三年多,一直是在受人藐视的加利利境内,远离圣殿和圣城,就是祂为完成神永远计划必须受死的地方。祂是神的羔羊,(约一29,)该在摩利亚山上献给神;在那里亚伯拉罕曾献上以撒,并享受神预备的羊羔作他儿子的代替,(创二二2,9~14,)耶路撒冷的圣殿也是建造在那里。(代下三1。)按照神格三一所议定的,(徒二23,)祂必须在那里被交与犹太首领,为他们这些作神建筑匠人的所轻弃。(徒四11。)祂也该在那里按照罗马死刑的方式被钉十字架,(约十八31~32,十九6,14~15,)以应验关于祂要怎样死的预表。(民二8~9,约三14。)此外,按照但以理的预言,弥赛亚(基督)该在那年被剪除杀害。(但九24~26。)不仅如此,祂是逾越节的羊羔。(林前五7,)必须在逾越节那月被杀。(出十二1~11。)因此,祂必须在逾越节以前(约十二1,可十四1)上耶路撒冷去,使祂能照着神预定的时间和地点,当逾越节那天在那里受死。(约十八28。)

 按照旧约的预言,主受死的地点和时间都是确定的。但以理九章二十五节和二十六节上半说,『你当知道,当明白,从出令重新建造耶路撒冷,直到有受膏君的时候,乃有七个七,和六十二个七;正在艰难的时候,耶路撒冷连街带蒙,都必重新建造。过了六十二个七,那受膏者必被剪除,一无所有。』在这里我们看见弥赛亚,基督,要在第六十九个七的末了被杀。人救主上耶路撒冷受死的那年,就是但以理九章所预言的那年。更特定的是,主要在逾越节,就是那月的第十四天被治死。主知道祂必须及时到耶路撒冷,在逾越节受死。不仅如此,按照关于逾越节羊羔的预言,祂需要受察验四天。所以,祂最晚必须在钉十字架前四天到耶路撒冷。

 我们在福音书中看见,主耶稣非常谨慎,不让自己在指定的时间以前或以后被杀。如果祂在逾越节以前被杀,预言就无法应验。那样的话,祂就不是真的逾越节羊羔。但祂既是真的逾越节羊羔,祂就保守自己,直等祂被献在十字架上的时候来到。

 主怎样要在确定的时间被治死,照样,祂也要在特定的地点受死。这地点就是从前称为摩利亚山的锡安山。

 我们若对主钉十字架的时间和地点有正确的领会,就会明白为什么主在耶路撒冷关系重大的日子里谨慎行动。祂知道即使祂早一天被治死,也不能达成应验旧约预言的目标。所以,主非常谨慎,每天都回到殿里。祂回到殿里的目的乃是要将自己交与犹太人,让他们彻底的察验祂。路加二十章一节至二十一章四节记载了这项察验。

受祭司长、经学家和长老察验


 我们在路加二十章一节看见,主在殿里施教并传福音的时候,祭司长、经学家和长老来到祂那里。祭司是在殿里事奉的人,经学家是透彻认识摩西律法的人,长老是犹太人中间的行政执行者。这三种人是犹太社会中特出的领头人物。他们有备而来,要彻底察验主这逾越节的羊羔。

 路加陈明主耶稣受察验,所采的角度与马太和马可的不同。路加的陈明是从最高标准道德的角度。路加二十章给我们一幅人救主在最高标准道德里行事为人的图画。在前面各章,我们当然看过,由主神圣的素质带着神圣的属性,以及祂属人的素质带着人性的美德,所产生高标准的道德。现今在二十章,我们看见一幅人救主最高标准道德更详尽的图画。

 祭司长、经学家和长老对主说,『告诉我们,你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给你这权柄的是谁?(路二十2。)他们以为问主关于祂权柄的来源,就能将主抓住。这位正在受察验的神人,是坦率、真实、智慧且尊严的。但那些质问祂的人,却是卑鄙、狡诈、阴险且不诚实的。他们来,没有带着正确的态度,也不在正确的灵里。

 人救主智慧的回答了祭司长、经学家和长老所题出的问题。当祂被问到谁给祂权柄的时候,祂不说,『我父将这权柄给我。』这样回答问题并没有错,但缺少智慧。主用智慧对他们说,『我也要问你们一句话,你们且告诉我,约翰的浸,是从天上来的,还是从人来的?』(路二十3~4。)这问题叫他们进退两难,他们就彼此商议说,『我们若说从天上来的,祂必说,你们为什么不信他?若说从人来的,众百姓都要用石头打死我们,因为他们深信约翰是申言者。』(路二十5~6。)他们没有智慧处理那个局面,就只能说谎,回答说,『不知道是从那里来的。』(路二十7。)主知道他们在说谎,就对他们说,『我也不告诉你们,我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路二十8。)这指明主知道犹太首领不愿把所知道的告诉祂,所以主也不愿答复他们所问的。他们撒谎说,『不知道,』但主用智慧对他们说实话,暴露了他们的谎言,并避开了他们的问题。

 我们在这件事上看见祭司长、经学家和长老是何等卑鄙且阴险。同时我们看见人救主是何等纯洁、智慧且尊严。这是何等强烈的对比!

受法利赛人和希律党人察验


 祭司长、经学家和长老被人救主击败以后,法利赛人和希律党人接着来试验祂。(路二十20~26。)法利赛人是个宗教党派,爱国且忠于犹太社会。希律党人袒护希律王的政权,协助他把希腊、罗马的生活方式渗透到犹太人中间。他们站在撒都该人一边,与法利赛人敌对。但在这里,他们却与法利赛人联合,陷害主耶稣。他们合作,企图用阴谋把主耶稣陷入圈套。

 按照路加二十章二十一、二十二节,希律党人和法利赛人问主说,『夫子,我们知道你所说所教的都正确,也不取人的外貌,乃是诚诚实实教导神的道路。我们纳税给该撒,可以不可以?这问题实在是个陷阱。当时犹太人都反对纳税给该撒。主若说可以这样作,就得罪了法利赛人;祂若说不可以,就叫支持罗马政府的希律党人,得着了根据控告祂。他们问主这样的问题,暴露出他们是卑鄙、不诚实且阴险的。

 主处理这进退两难的局面,也是诚实、纯洁且智慧的。祂看出他们的诡计,就对他们说,『拿一个银币给我看,这银币有谁的像和号?他们说,该撒的。耶稣说,这样,把该撒的物归给该撒,把神的物归给神。』(路二十24~25。)把该撒的物归给该撤,就是按该撒政府的规定,纳税给该撒。把神的物归给神,就是按出埃及三十章十一至十六节,将半舍客勒纳给神,并按神的律法,将所有的十分之一献给神。

 我们在路加二十章一─至二十六节看见两种标准完全不同的道德。法利赛人和希律党人是卑鄙、不诚实且阴险的,但人救主却是真实、坦率、诚实且智慧的。

受撒都该人察验


 在路加二十章二十七至三十八节,人救主又受撤都该人的察验。二十七节说,『撒都该人向来否认复活,他们中间有几个进前来,问耶稣说。』接着他们向主陈明一个事例,说到一个人没有孩子,留下妻子死了:『夫子,摩西为我们写着说,人的哥哥若有妻无子就死了,他兄弟当娶他的妻,为哥哥立后。有兄弟七人,第一个娶了妻,没有孩子就死了,第二、第三个也娶过她;那七个都是这样,没有留下孩子就死了。最后,妇人也死了。这样,在复活的时候,这妇人是他们那一个的妻子?因为他们七个都娶过她。』(路二十28~33。)撒都该人以为他们向主题出这件事很有智慧。他们的确非当狡诈。

 三十四至三十六节主回答说,『今世之子有娶有嫁,惟有算为配得那时代,并配得从死人中复活的,也不娶也不嫁;因为他们不能再死,和天使一样;他们既是复活之子,就为神的儿子。』在这里主指明嫁娶是今世的事。但那些配得来世,并配得从死人中复活的,要和天使一样,他们中间没有嫁娶的事。毫无疑问,撒都该人从未想到会有这样的时代,复活的时代。

 在二十章三十五节,主说到那些算为配得要来的时代,并配得从死人中复活的。要来的国度时代,(路十三28~29,二二18,)以及生命的复活,(约五29,路十四14,启二十4,6,)都是永远生命里的永远福分和享受,给那些算为配得的信徒。(路十八29~30,太十九28~29。)

 在二十章三十七、三十八节,主接着说,『至于死人复活,甚至摩西在荆棘篇上,称主为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时,就指示明白了。神不是死人的神,乃是活人的神,因为在祂,人都是活的。』神既是活人的神,且称为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这就指明死了的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必要复活,否则神就是死人的神。但神是活人的神这事实,含示有一天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必要复活。由此我们看见,这神圣的名称─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含示复活的真理。

 在主对撒都该人的回答中,我们不仅在祂的回答上看见祂的智慧,也在祂领会神话语的深奥上看见祂的智慧。领会神圣名称的深奥需要智慧。人救主定然认识神的话。撒都该人非常肤浅,但主不像他们,祂有智慧洞悉神圣话语的深奥。

 按照马太与马可的记载,接着撒都该人的问题之后,还有第四个问题,一个律法师问到律法中最大的诫命。(路加没有记载第四个问题,再次证明他所关切的乃是人救主最高标准的道德。关于那一条诫命最大,这问题与道德无关。我信这就是路加没有把这问题包含在内的原因。

 路加二十章三十九、四十节只说,『有几个经学家应声说,夫子,你说得好。以后他们不敢再问祂什么。』吹毛求疵的反对者所题阴险的问题,暴露出他们的邪恶、狡诈和卑鄙,与人救主的完全、智慧和尊严正好相反。这藉着祂那带着神圣光辉的属人完全,将祂表白了,并且使那些怀着可憎意图的人,和撒但所策动的阴谋者,闭口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