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篇 人救主为着完成救赎将自己交与死(一)
总纲目




救恩、事奉、禧年的享受
祭司与供物
凯旋的进入耶路撒冷
为耶路撒冷哀哭
洁净圣殿并施教

 读经:路加福音十九章二十八至四十八节。

 在已过的信息里,我们交通到路加福音的前三段:引言,(路一1~4,)对在人性里带着神性之人救主的预备,(路一5~四13,)以及人救主在祂带着神圣属性之人性美德中的职事,(路四14~十九27,)包括在加利利,(路四14~九50,)并从加利利到耶路撒冷途中的职事。(路九51~十九27。)现在我们来到这卷福音书的第四段─人救主为着完成救赎将自己交与死。(路十九28~二二46。)救主在十九章二十七节完成了祂的职事以后,时候到了,祂就上耶路撒冷去,为着成就永远的救赎,将自己交与神所命定的死。

 主在山顶上变化形像,是在祂加利利的职事快要结束之时。那次的变化形像,正如在路加福音所记载的,目的是要给门徒看见,要享受禧年,就需要有变化形像所表征的变化。人救主完成了祂在加利利的职事之后,就开始了从加利利到耶路撒冷的漫长旅程。

救恩、事奉、禧年的享受


 从加利利到耶路撒冷的旅程上,主与祂的门徒有多次谈话,在那些谈话中说到一些重要的事。首先,主给门徒看见如何接受神的救恩。然后,主向他们启示如何事奉神。接受神的救恩,就是今天在恩典时代享受祂的禧年。事奉神使我们有资格进入要来的国度,在来世享受禧年。在路加福音,主至少五次说到如何跟随祂并事奉祂,使我们有资格进入要来的国度,在来世享受禧年。祂在路加十四、十六、十七、十八和十九章都说到这点。在十九章祂讲了一个比喻,说到奴仆用所领受的恩赐事奉祂(路十九11~27。)我们是从主领受了恩赐的奴仆,需要为祂赚取利润,好使我们有资格承受这地,并作王治理这地。所以,在千年国里有分于要来的禧年,乃是给得胜圣徒的赏赐。

 人救主的职事最初行在加利利。这职事开始于祂宣扬恩典的禧年,继续直到祂变化形像。主的变化形像,表征所有跟随祂的人都需要变化,好有分于禧年的享受。主完成了祂在加利利的职事以后,就离开加利利往耶路撒冷去。祂在从加利利到耶路撒冷的路上,一再教导祂的门徒和跟随者如何接受神的救恩,就是如何接受神的国 (这国实际上就是人救主自己),好进入今天禧年的享受里。主也教导他们,跟随祂并事奉祂需要撇下物质的东西。我们必须胜过一切的打岔与拦阻,使我们可以爱神到底,并忠信的事奉祂。然后我们就有资格进入来世的国度,并在千年国里完全有分于禧年。

 我们都需要看见,在今世享受基督作神的国,使我们有资格在来世享受祂作禧年。换句话说,现今对基督的享受,使我们有资格在来世进一步享受祂。然而,千千万万,甚至无数相信主并接受祂救恩的人,却没有享受祂。他们今天没有享受主,就使他们没有资格在来世享受祂作禧年。我们需要对这事实有深刻的印象,就是今天对基督的享受,使我们有资格在来世享受禧年,甚至将我们引进这享受中。所以,让我们学习在召会生活里享受基督,使我们有资格在国度时代享受祂。

 主耶稣在路加四章所宣扬的禧年有三个时期:第一,今世恩典的时期;第二,来世国度的时期;第三,在新天新地里直到永远的新耶路撒冷时期。这些是享受禧年的三个时期。今世的禧年是预尝,来世的禧年要比今天的禧年更丰满。至终,在新耶路撒冷里,我们要享受禧年到最丰满的地步,直到永远。在那里所有的信徒都要享受基督作禧年。到永世要有一个见证,就是主耶稣是我们的禧年,祂已经释放我们脱离辖制,带我们进入对经过过程之三一神完满的享受。

祭司与供物


 路加福音可分为七段:引言,(路一1~4,)对在人性里带着神性之人救主的预备,(路一5~四13,)人救主在祂带着神圣属性之人性美德中的职事,(路四14~十九27,)人救主为着完成救赎将自己交与死,(路十九28~二二46,)人救主的死,(路二二47~二三56,)人救主的复活,(路二四1~49,)以及人救主的升天。(路二四50~53。)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本书的第四段─人救主为着完成救赎将自己交与死。

 主耶稣远从加利利往耶路撒冷去,目的是要被治死。祂知道在耶路撒冷,祂要在祭坛上将自己献给神。在利未记,献在祭坛上的供物乃是基督的预表;在新约的应验里,祭坛乃是十字架。

 圣经启示基督不仅是供物,也是献祭的祭司,将供物献给神。这就是说,祂既是祭司,又是供物。祂是献祭的祭司,将自己交给祭坛,交给十字架。基督既是供物又是祭司的思想,清楚的启示在希伯来书。在希伯来书,我们看见基督是大祭司,将自己献给神,作永远的祭物。(来九11,14。)现今在路加福音,我们看见基督从祂作工的地方加利利下来,到祂要被治死的地方耶路撒冷。在耶路撒冷,祂是供物,又是祭司,在十字架上将这供物献给神。

凯旋的进入耶路撒冷


 主耶稣不是在加利利被法利赛人捉拿,然后被带到耶路撒冷处死。相反的,祂上耶路撒冷是祂自己主动的。不仅如此,祂不是像贼一样潜入耶路撒冷,乃是公开的进城。祂将近耶路撒冷的时候,就预备自己,以君王的身分进城。不过,祂的进城不像显赫的君王,乃像谦卑的君王。祂不是骑着马,乃是骑着驴驹,就是神的主宰为祂预备好的。

 这匹驴驹怎样预备好给主用,乃是一个奥秘。主只是对两个门徒说,『你们往对面村子去,进去的时候,必看见一匹驴驹栓在那里,是从来没有人骑过的,把它解开牵来。』(路十九30。)主接着告诉门徒,若有人问为什么解驴驹,他们应当说,『因为主需要它。』(路十九31。)门徒去了,就看到驴驹,正如主告诉他们的。有人问他们为什么解驴驹,他们就回答说,『因为主需要它。』(路十九34。)然后他们把驴驹牵到耶稣那里,『把自己的衣服搭在上面,扶着耶稣椅上。』(路十九35。)

 预备驴驹看起来不是一件大事。实际上,驴驹这样奥秘的预备乃是大事。只有创造宇宙的主能作这样的事。无疑的,主耶稣是真正的君王。祂简短的告诉门徒驴驹的事,门徒接受了祂的话,照着去作,所发生的每一件事,正如祂所说的。

 十九章三十七、三十八节说,『当祂临近耶路撒冷,正下橄榄山的时候,全群的门徒因所见过的一切异能,就欢乐起来,大声赞美神,说,在主名里来的王,是当受颂赞的!在天上有和平,在至高之处有荣耀!』把驴驹牵到主耶稣那里的门徒,也许带头兴奋起来,因为他们相信凯旋的进入京城,目的是要接管那个国家。

 根据约翰十二章,叫拉撒路复活是个大神迹,吸引人到主那里。那个神迹是在逾越节之前不久发生的;逾越节乃是主耶稣作神的羔羊被治死的时候。祂在被杀以前不久,叫拉撒路从死人中复活,那个神迹使许多人拥挤祂。不过,路加没有记载这个神迹。

 主从伯大尼往耶路撒冷去的时候,有一个盛大的庆祝。耶路撒冷的圣殿是建造在摩利亚山(后称锡安山)上,就是亚伯拉罕献以撒的地方,而伯大尼是在橄榄山脚。在这两座山中间有一个山谷。我相信主通过这山谷时,有很长的庆祝队伍随着祂。在这庆祝队伍里面的人都很兴奋,甚至欣喜若狂。法利赛人对这种光景不能作什么,他们大感惊奇,彼此说,『你看世人都跟随祂去了。』(约十二19。)

为耶路撒冷哀哭


 主耶稣将近耶路撒冷的时候并不喜乐,反而为那城哀哭。在群众当中,一定只有祂哀哭。其它的人都在庆祝、欢乐并向神喊出赞美。门徒也许彼此说,『这是何等的庆祝!我们的王不久就要接管这个国家。我们是祂的跟随者,我们要有分于祂的治理。』这也许是跟随主之人的想法,但这必定不是主的想法:『耶稣临近的时候,看见那城,就为她哭泣。』(路十九41。)

 在十九章四十二至四十四节,我们看见主为那城哭泣时所说的话:『巴不得你在这日子,知道关系你平安的事。无奈这事现今在你眼前是隐藏的。因为日子将到,你的仇敌要给你筑起土垒,周围环绕你,四面困住你,并要把你铲平,摔毁你里面的儿女,不容你里面有一块石头留在石头上,因你不知道眷顾你的时候。』四十二节的平安要在救主回来以后,以色列国复兴的时候。(徒一6。)主后七十年,提多带着罗马军队把耶路撒冷铲平、摔毁。四十四节的眷顾,是指救主在神悦纳人的禧年第一次来临,在恩典中眷顾他们。(路二10~14,四18~22。)

 在主的哀哭中祂似乎说,『哦,耶路撒冷,可怜的耶路撒冷!我巴望你知道你的日子。现在是眷顾你的日子,但你却不察觉。我给你们眷顾,你们不感激。你们需要看见,我死而复活,又升到天上以后不久,不同的日子要临到你,在那日你们要被铲平。』后来,罗马军队毁灭了耶路撒冷城。约瑟夫(Josephus)的叙述详细的说出那是多可怕的毁灭。

 在庆祝当中,人救主并不喜乐,反而忧伤。祂就要凯旋的进入耶路撒冷,但祂却对这城动了怜恤。

洁净圣殿并施教


 十九章四十五、四十六节说,『耶稣进了殿,就赶出作买卖的人,对他们说,经上记着,「我的殿必作祷告的殿。」你们倒使它成为贼窝了。』主进殿的目的是要洁净殿。你知道殿里有些什么?殿里满了玛门和物质的东西,满了买卖的事。这是主洁净殿的原因。

 主从加利利到耶路撒冷的路上,强调需要胜过玛门和物质的产业。祂甚至说,我们若要跟从祂,就需要撇下自己的产业,远离物质事物麻醉的影响。因为祂所要求门徒撇下的事物充斥在殿里,所以祂进到殿里洁净那殿。

 主洁净殿,指明祂在十字架上将自己献给神,为要产生洁净的殿。这就是说,祂的死有一个功效,就是产生一个纯净、洁净的殿─召会。我们这样说乃是根据新约中清楚的启示。新约启示主耶稣受死,要产生许多子粒,形成一个饼,就是基督的身体。(约十二24,林前十17。)这身体就是召会,(弗一22~23,)召会乃是神的殿。(弗二21,林前三16。)这殿与贼窝形成对比,乃是纯净且洁净的家,作神的居所。

 人救主凯旋的进入耶路撒冷,目的不是要接管那个国家。主进入耶路撒冷,是要把自己交与包罗万有的死,交与神所命定的死。这死不仅要带进禧年,也要为神产生洁净且纯净的居所。

 我年轻的时候,只知道主进入耶路撒冷并洁净殿;我不知道这些事的意义。现在我能刚强的宣告,主真正的关切乃是要顾到殿。祂十二岁的时候,『人看到祂在殿里;(路二46;)祂三十岁出来尽职时,洁净了殿。(约二14~16。)祂因着关心父的权益,就对父母说,『岂不知我必须以我父的事为念吗?』(路二49。)这指明祂顾到殿,就是神的居所,由神照着祂永远的经纶所拣选的人所组成。所以,殿是神圣经纶的中心点、焦点。在主十二岁时、三十岁开始尽职事时、以及祂地上职事的末了,祂都关心这事。人救主进入耶路撒冷,将自己当作包罗万有的供物献给神。但祂在这样献上自己以前,再次表达出祂关心父的权益,关心父的居所。

 主耶稣与门徒相反,祂不关心为自己得国的事,祂惟一的关切乃是神的百姓成为神的居所。照新约完全的启示看,主进耶路撒冷所关心的,乃是要产生一个洁净的殿,作神的居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