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篇 人救主在祂带着神圣属性之人性美德中的职事-从加利利到耶路撒冷(二十一)
总纲目




拯救撒该
罪魁
想要看看耶稣
人救主住在撒该家里
主大能救恩的自然结果
被压制的俘虏
寻找拯救失丧的人
救恩,禧年,国度
教导忠信
贵胄
赐给每一奴仆同等的分
不信的犹太人
良善的奴仆与恶仆
我们需要忠信的事奉
赚取利润与接受赏赐

 读经:路加福音十九章一至二十七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路加十九章一至二十七节。路加的这段话包括两件事:主在耶利哥拯救撒该,(路十九1~10,)以及主教导忠信。(路十九11~27。)

拯救撒该


罪魁


 路加十九章一、二节说,『耶稣进了耶利哥,正经过的时候,看哪,有一个人名叫撒该,是个税吏长,又很富足。』撒该是个税吏长,是罪人之首,是罪魁。他作税吏,因犯罪而致富。

 撒该向主认罪,说到赔偿并清理已往。他对主说,『主阿,看哪,我把家业的一半给穷人,我若讹诈了谁,就还他四倍。』(路十九8。)讹诈,是勒索的温和说法。税吏常高估人的财产,或者提高无法缴纳者的税额,然后索取高利。这是他们勒索人的办法。撒该要赔偿的时候,题到自己勒索的事。撒该勒索多少就赔偿四倍,这点非常诚实。然而,他还是委婉的题到他勒索的行为。撒该因着犯罪而致富,现在想要完全赔偿,好清理犯罪的已往。

想要看看耶稣


 十九章三、四节说,『他想要看看耶稣是谁,只因人多,他的身量又矮,所以不能看见。于是先跑到前头,爬上一棵桑树,要看耶稣,因为耶稣就要从那里经过。』虽然撒该爬上树要看主耶稣,但圣经不是说他看到主,乃是说主看到他:『耶稣到了那地方,往上一看,对他说,撒该,快下来,今天我必须住在你家里。』(路十九5。)不是撒该看到救主,乃是救主看到撒该。我们再次看见人救主拯救罪人高标准的道德。没有一件事是罪人作的,一切都是救主作的,甚至那个看也是救主作的。六节告诉我们,撒该『急忙下来,欢欢喜喜的接待耶稣。』

人救主住在撒该家里


 撒该必然是个孤立的人,他被犹太社会藐视到极点,甚至比患痲疯的更孤立。尤其是法利赛人─犹太宗教里高阶层的假冒为善者,对他不屑一顾。在他们眼中,撒该比患痲疯的更不洁净。然而,救主在大批群众面前告诉撒该:『今天我必须住在你家里。』这对撒该和群众中的每个人实在是一大惊奇!整个耶利哥城一定受到震撼。七节说,『众人看见,都纷纷的唧咕议论说,祂竟然进到罪人家里去住宿。』

主大能救恩的自然结果


 十九章一至七节没有告诉我们,主对撒该说许多话。然而撒该的反应非常强烈,他承认救主是他的主。『撒该站着,对主说,主阿,看哪,我把家业的一半给穷人。』(路十九8。)撒该虽然没有听过人救主教导物质财富的事,却能说出这样的话。

 救主从加利利到耶路撒冷的路上,多次说到物质的财富。第一次在十二章,群众中有人请祂吩咐他的兄弟同他分产业。主对他们说,『你们要当心,要自守,免去一切的贪婪;因为人的生命,不在于家业丰富。』(路十二15。)然后救主在十四章三十三节继续说,『你们每个人,若不舍弃一切所有的,就不能作我的门徒。』祂在十六章对门徒说到不义的玛门,并警告财主。神在十七章说到物质的财富与得胜者被提的关系:『当那日,人在房顶上,器具在屋子里,不要下来拿;在田地里的,也照样不要回去。』(路十七31。)此后,祂在十八章二十二节对富有的官说,『要变卖你一切所有的,分给穷人,就必有财宝在诸天之上,你还要来跟从我。』我们从这些事例看见,人救主一再说到物质的财富。撒该当然没有听到这些话。然而他对救主的话反应说,他要把家业的一半给穷人。

 撒该在八节继续对主说,『我若讹诈了谁,就还他四倍。』撒该在这里所行的,乃是按照律法赔偿的条件。(出二二1,撒下十二6。 )这是主大能的救恩所产生的自然结果。

 在拯救耶利哥的撒该的事件中,我们看见主的救恩实际上就是主自己。神在五节说,『今天我必须住在你家里。』但祂在九节对撒该说,『今天救恩到了这家。』我们把这两节圣经摆在一起,就看见五节的『我』等于九节的『救恩。』这指明救恩实际上乃是主自己。祂来了,救恩就来了。祂在那里,救恩就在那里。

被压制的俘虏


 我们已经指出,撒该所以对人救主有那样的反应,是因着主大能的救恩。人救主有大能,这大能就是圣灵。祂藉着圣灵传讲禧年。祂在四章宣告,主的灵在祂身上,因为祂受了膏,宣扬被掳的得释放。主已经被选立并受膏,向一切受压制的人宣扬禧年。

 在宗教人士,尤其是在法利赛人眼中,撒该是个罪魁,因为他是税吏长。然而在人救主眼中,他是个受压制的俘虏。撒该在爬上树看救主以前,可能已经考虑许久,如何从他罪恶的光景中得着释放。他是犹太人,他为着自己从事税吏的工作,为罗马帝国主义者收税,良心里一定是受定罪的。他自己的良心定罪他是卖国贼。所以,他可能想要脱离罪恶的光景,却作不到,因为他是个受压制的俘虏。

寻找拯救失丧的人


 十九章十节说,『人子来,是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在此我们看见撒该不仅是罪人,他也是失丧的人。救主特意来到耶利哥,为要寻找拯救这样一个失丧的人。

 主在路加十九章寻找撒该,可以比作祂在约翰四章寻找撒玛利亚妇人。救主告诉撒该:『我必须住在你家里,』约翰四章四节说到祂『必须经过撒玛利亚。』祂必须经过撒玛利亚,为要遇见失丧的撒玛利亚妇人。主去那里为要寻找并拯救她。路加十九章发生同样的事。主必须住在撒该家,为要一拯救这个失丧的人。

救恩,禧年,国度


 我们在十九章一至十节看见,人救主在那里,救恩也在那里,因为祂自己就是救恩。不仅如此,那里有救恩,那里也就有神的国,而神的国就是禧年。因此,当主进到撒该家,那就是禧年,不仅为着个人,也为着全家。当主进到他家,救恩就到了那家。

 我们可以说,医好耶利哥附近的瞎子的事例,与拯救耶利哥的的撒该的事例乃是一个。在头一个事例,瞎子从救主得了视力;在第二个事例,撒该接受主作大能的救恩。这指明首先我们从救主得着视力,然后我们接受救主自己。这位救主是救恩,而救恩就是作为禧年之神的国。现在我们能够了解,在十九章一至十节,乃是给我们看见,一个罪魁被带进恩典的禧年。现在他能享受救主和神的国,因为他现今是在神的国里,并且享受这国作他的禧年。

教导忠信


 十九章十一节说,『众人正听这些话的时候,耶稣因为将近耶路撒冷,又因他们以为神的国快要显现出来,就再说了一个比喻。』这进一步的比喻,在属灵上是前述得救事例的延续,描述得救的人该如何事奉主,使他们能以承受要来的国度。

贵胄


 十九章十二节接着说,『有一个贵胄往远方去,要得国回来。』这贵胄表征救主有最尊高的身分,就是神人,兼有神性的尊贵和人性的高尚。『往远方去。』表征救主死而复活后到天上去。(路二四51,彼前三22。)『回来』表征救主带着国度回来。(但七13~14,启十一15,提后四1。)

赐给每一奴仆同等的分


 在十九章十三节,这比喻接着说,『便叫了他的十个奴仆来,交给他们十锭银子,对他们说,你们去作生意,直等我回来。』在马太二十五章十四至三十节的比喻中,奴仆是照各人的才干得了不同数目的银子;在这里的比喻强调,每一奴仆基于共同的救恩,得了同等的分。然而,两个比喻的要点是一样的;奴仆的忠信,要决定他们在要来的国度里所得的分,作他们的赏赐。

 按照十三节,贵胄交给奴仆十锭银子。一锭银子等于一百银币,或百日的工资。

不信的犹太人


 十九章十四节说,『他本国的人却恨他,打发使者随后去说,我们不愿意这个人作我们的王。』本国的人表征不信的犹太人。他们宣告不要主作他们的王,这在行传二至九章应验了。

良善的奴仆与恶仆


 十九章十五至十七节接着说,『他既得国回来,就吩咐叫那些领银子的奴仆来,要知道他们作生意赚了多少。头一个上来说,主阿,你的一锭银子已经另赚了十锭。主人说,好,良善的奴仆,你在最小的事上既是忠信的,可以有权柄管十座城。』『有权柄管十座城,』表征得胜者要掌权治理列国。(启二26,二十4,6。)

 十八、十九节说,『第二个来说,主阿,你的一锭银子已经赚了五锭。主人说,你也可以管五座城。』这指明得胜的圣徒得赏赐,在要来的国度里掌权,范围会有不同。

 二十、二十一节说,『又一个来说,主阿,看哪,你的一锭银子,我把它包在手巾里存着。我原是怕你,因为你是严厉的人;没有存放的要提取,没有播种的要收割。』二十节的『包』表征不忠信的信徒如何闲懒的保存他们的救恩,并不用于生产。把主的救恩包存起来,就是不运用主的救恩。这是对主的闲懒,将来必被定罪,受到亏损。二十一节的『怕』是消极的,我们应当积极并进取的使用主的恩赐。

 二十二、二十三节接着说,『主人对他说,你这恶仆,我要凭你的口,定你的罪;你既知道我是严厉的人,没有存放的要提取,没有播种的要收割,为什么不把我的银子交给银行,到我来的时候,可以连本带利收回?』表面上,主的工作总是从无开始。祂似乎要求我们在一无所有的情形下为祂工作,没有存放的要提取,没有播种的要收割。这不该是借口,让我们忽略了恩赐的运用;这该迫使我们运用信心,将我们的恩赐使用到极点。

 把钱交给银行表征运用主的恩赐拯救人,并将祂的丰富供应人。二十三节的『利,』表征我们使用主的恩赐,为主工作所获得的有利结果。

 二十四至二十六节接着说,『就对旁边站着的人说,从他夺过这一锭来,给那有十锭的。他们说,主阿,他已经有十锭了。主人说,我告诉你们,凡有的,还要给他;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从他夺去。』从他夺过这一锭来,表征在要来的国度里,要从懒惰的信徒夺去主的恩赐。给那有十锭的,表征要增加忠信信徒的恩赐。凡在召会时代赚得利润的,在要来的国度时代要得着更多的恩赐;但在召会时代没有赚得利润的,在要来的国度时代,连他所有的恩赐也要被夺去。

 在二十七节这比喻的结论说,『至于我那些仇敌,就是不要我作他们王的,把他们拉到这里,在我面前杀了吧。』这表征凡不信、弃绝救主的犹太人都必灭亡。

我们需要忠信的事奉


 我们需要明白,为什么十九章十一至二十七节这进一步的比喻,是接在撒该的事例之后。原因是我们在得救以后,就需要忠信的事奉主。我们在十章看见同样的事,马大和马利亚的事例,是接在好撒玛利亚人的比喻之后。这指明我们在得救以后需要事奉。十四、十六、十七章有同样的思想。如今我们在十九章再次看见,我们在得救以后需要注章事奉主的事。

 我们已经看见,这个比喻开始是说到『有一个贵胄。』这人定规是那神人,祂当然具有高的出生。我喜欢『贵胄』一辞。我们没有一个人出身高贵。惟有主耶稣出身高贵,因为祂的出生是神人的出生。

 十九章十一至二十七节的比喻,与马太二十五章十四至三十节的比喻很像。然而,在马太二十五章,主是照各人的才干将银子分给祂的奴仆。(太二五14~15。)而在路加十九章十一至二十七节,分给各人的恩赐─银子─是相同的,因为这比喻强调每个奴仆基于共同的救恩,得了同等的分。然而,每个比喻都强调我们在得救以后,需要忠信的事奉。我们需要运用所赐给我们的。我们已经接受了神圣的生命连同其属性,以及圣灵连同其恩赐。我们已经接受了神圣的生命和圣灵的恩赐,我们就需要运用这些恩赐作『资本』来『作生意,』为主赚取『利润。』

赚取利润与接受赏赐


 按照十九章十六至十九节,赚取利润的人就接受赏赐。赚了十锭的人,可以有权柄管十座城;赚了五锭的人,可以管五座城。这有力的指明,得胜圣徒的赏赐是在要来的国度里掌权。得胜的圣徒要享受前曾失去的产业作他们的禧年,其中一大部分的享受就是得着这掌权的赏赐。管十座城或五座城乃是享受禧年的一部分,享受恢复之长子名分的一部分。

 我们已经指出,今天的禧年是预尝,来世的禧年才是更完满的享受。在来世里,得胜者要享受这地,承受这地,就如主在马太五章五节所说的。承受地与管理城将是我们对神国、基督和禧年的享受。

 这比喻也指明有些人会失去赏赐,意思就是有些真得救的人不会有分于要来的禧年。在国度时代里,他们不会治理这地。

 今天基督徒中间的教训忽略了一个事实:有些得救的人不会有分于要来国度时代的禧年。然而路加在十四、十六、十七、十八章一再强调这件事,在十九章又强调一次。路加福音清楚的启示,得救的人需要忠信的事奉主,否则,他们会失去要来国度的赏赐。有些得救的人在国度时代会失去禧年的享受。这对我们应当是一个警告,叫我们在事奉主上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