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篇 人救主在祂带着神圣属性之人性美德中的职事-从加利利到耶路撒冷(十八)
总纲目




认识神关于禧年的经纶
不义的管家与不义的审判官
教导恒切祷告
今天邪恶的世代
受我们对头的逼迫
神似乎不义时我们当如何
殉道圣徒的恒切祷告
向主宰的主恒切祷告

 读经:路加福音十八章一至八节。

 路加福音的记载相当包罗。路加在十七章论到许多事,特别是与神的国有关的事,然后接着在十八章再论到几个点:教导恒切祷告;(路十八1~18;)教导进神的国,(路十八9~30,)包括降卑自己,(路十八9~14,)像小孩子,(路十八15~17,)以及撇下一切跟从人救主;(路十八18~30;)第三次揭示祂的死与复活;(路十八31~34;)医好耶利哥的瞎子。(路十八35~43。)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主关于恒切祷告的教导。

认识神关于禧年的经纶


 救主从加利利往耶路撒冷去的时候,训练祂的跟从者认识神关于禧年的经纶。禧年实际上就是基督作神具体的化身给我们享受。这样的话在路加福音里找不到,但是这种基本思想就在那里:禧年,就是神的国,乃是基督作神的具体化身给我们享受。

 为着禧年的缘故,基督必须受死,完成包罗万有的救赎,然后进入复活。藉着神包罗万有的救赎,基督已经为我们履行了要求,使我们得释放脱离各样的辖制。现在我们能够得释放脱离罪恶、撒但、世界、自己和旧造的辖制。我们需要看见,基督必须受死,释放我们脱离这辖制。然后祂必须复活,积极的带我们进入对神圣产业的享受。这产业就是三一神经过过程,成为包罗万有的灵给我们享受。

 这样领会路加福音里关于禧年的基本思想,不是照着天然心思的观念。相反的,这种领会是与新约,特别是与使徒行传、书信、启示录里的启示一致。换句话说,新约各卷书,从使徒行传到启示录,乃是路加福音中之异象的说明、解释和发展,这异象是关于基督的死成功了完全的救赎,释放我们脱离一切消极的事物,以及基督的复活积极的带我们进入对三一神的享受;三一神已经经过了过程,现今是包罗万有的灵给我们享受。这就是禧年。

不义的管家与不义的审判官


 主同着门徒在往耶路撒冷的路上时,门徒一点也不明白所发生的事,也不明白人救主所教导他们的。我们读那段旅程的记载,看见许多不同的事,其中有些事里藏着许多难解的点。

 我们已经看见,主在路加十六章告诉门徒不义管家的比喻。现在祂在十八章一至八节告诉他们另一个不义审判官的比喻。十六章里不义的管家表征我们是主的管家。十八章里不义的审判官是指公义的神。所以主用了两个比喻,一个指我们,另一个指神。

 不义的管家表征我们事奉主,不义的审判官表征神给我们伸冤。我们多多少少已经看过不义管家的比喻。我们在本篇信息里要来看,用来表征公义之神的不义审判官,所陈明的问题。

教导恒切祷告


 十八章一至三节说,『耶稣又对他们讲一个比喻,是要人常常祷告,不可灰心,说,某城里有一个审判官,不惧怕神,也不尊重人。那城里有个寡妇,常到他那里,说,我有一个对头,求你给我伸冤。』三节的寡妇表征信徒。就某种意义说,基督里的信徒在今世是寡妇,因他们的丈夫基督(林后十一2)不在他们这里了。

 在三节寡妇求审判官给她伸冤,因为她有一个对头。伸冤,也可译为取得公道。

 主在这个比喻中指明,基督里的信徒有一个对头,就是魔鬼撒但,对这对头我们需要神的伸冤。我们应当为此恒切祷告,(见启六9~10,)不可灰心。

 照四节看,那审判官多时不肯为寡妇伸冤。然后他心里说,『我虽不惧怕神,也不尊重人,只因这寡妇常常搅扰我,我就给她伸冤罢,免得她不断来缠磨我。』(路十八4~5。)接着,主说,『你们听这不义的审判官所说的。神的选民昼夜呼吁祂,祂纵然为他们忍耐着,岂不终久给他们伸冤吗?我告诉你们,祂要快快的给他们伸冤了。然而,『子来的时候,在地上找得到信心吗?』(路十八6~8。)主在八节的话指明,神报复我们的仇敌,乃是在救主回来的时候。

 信心,是指一种使我们恒切祷告的恒切信心,就像这寡妇的信心。因此,这是主观的信心,不是客观的信仰。

今天邪恶的世代


 我们需要在长篇记载主从加利利到耶路撒冷旅程(路九51~十九27)的全文里,来看十八章一至八节的比喻。主在这段旅程上施教的过程中,论到许多方面的事,与禧年、神的国、以及祂自己作我们的享受有关。祂说到祂的死、祂的复活、祂的救恩、要来的赏赐、国度时代、邪恶的世代、以及法利赛人的光景。这些事都直接或间接与神的国并对基督的享受有关。

 今天邪恶的世代能打岔我们,使我们无法享受基督。这世代设法麻醉我们,叫我们昏醉,使我们对所发生的事没有知觉。整个世界已经被麻醉,世人已经昏醉了,对于他们被带离对三一神的享受,没有知觉,没有感觉。

 三一神是给人享受的,但是堕落的人类对这事完全没有观念,完全没有知觉。世界的人忙着嫁娶、买卖、栽种、盖造。(路十七27~28。)他们没有想到神是他们的享受,因为他们都被麻醉了。所以,主在从加利利到耶路撒冷的漫长旅程上,几次论到这件事。比方,祂在十四章告诉门徒,他们必须恨恶这世代的事物,甚至需要恨恶自己的魂生命,因为凡打岔他们享受基督的事物,他们都该恨恶。在十七章主又说到,被麻醉的世代阻止神的百姓享受神圣的产业。主在十八章再次论到这件事以前,向我们揭示与我们享受禧年有关的另一件事,就是从我们对头来的逼迫。

受我们对头的逼迫


 我们需要领悟,我们这些神的百姓,在这被麻醉且麻醉人的世代中,就像寡妇一样。就某种意义说,主,我们的丈夫,已经不在了。不仅如此,我们有一个一直在逼迫我们的对头。

 在主耶稣上十字架,完成祂包罗万有的救赎以前,祂从许多方向揭开帕子,向祂的跟从者显示直接或间接与他们享受祂作禧年有关的事。他们需要看见,最打岔的事就是现今的世代,连同其一切组成成分。邪恶世代的组成成分麻醉世人。

 主也向祂的门徒启示,当我们寻求祂时,需要恨恶任何阻挠我们享受祂的事物。不仅如此,我们在享受祂时,会遭受逼迫。这逼迫来自我们的对头,他是神的仇敌,也成了我们的仇敌,因我们站在神这一边。

 十八章一至八节的比喻指明,当主表面上不在的期间,我们从我们的对头所受的苦难。实际上主没有离去,祂与我们同在。但当祂表面上不在的期间,我们是寡妇,反对我们的人一直在搅扰我们。

神似乎不义时我们当如何


 当反对我们的人逼迫我们的时候,我们的神似乎是不义的,因为祂允许祂的儿女遭受不义的逼迫。比方,施浸者约翰被斩,彼得殉道,保罗下监,约翰被放逐。历世历代以来,千千万万诚实、忠信跟从人救主的人都遭受过不义的逼迫,甚至今天我们仍遭受不义的错待。我们的神似乎不公平,因为祂不来审判并表白。

 我们时常祷告神为我们表白,但是许多同工,许多忠信的人却下在监里,甚至被处死。活神、公义的神在那里?祂为什么容忍这种光景?祂为什么不审判那些逼迫我们的人?因着这种光景,人救主在十八章一至八节用一个不义的审判官,表征那似乎不为祂受逼迫的百姓作些什么的神。

 当我们在受逼迫的光景里,而我们的神似乎不是活的、同在的、或公义的,我们怎么办?从这比喻我们要学习作个烦扰的寡妇, 一个恒切向神祷告的人。

 许多时候,我已经厌倦祷告主来表白祂的恢复。似乎我越求主表白,就越少表白。表面看来,主不同在、不关心,祂似乎是不义的。但是我已经学知,我们需要在祷告中烦扰主,我们应当向祂恒切祷告,不可灰心。

殉道圣徒的恒切祷告


 在启示录六章九至十节我们看见,殉道圣徒的魂所作这种恒切的祷告:『我看见在祭坛底下,有为神的话,并为所持守的见证被杀之人的魂。他们大声喊着说,圣别真实的主人,你不审判住在地上的人,给我们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几时?』就表号说,祭坛是在帐幕和圣殿的外院,外院象征地。因此,在祭坛底下,就是在地底下,殉道圣徒的魂所在之处。这是主耶稣死后所去的乐园,(路二三43,)乃是阴间里得安慰的部分,(徒二27,)亚伯拉罕就在那里。(路十六22~26。)在此我们看见殉道圣徒的魂喊着说,『主人,要等到几时?』他们似乎在说,『主阿,你要静默到几时?你似乎不公义要到几时?你是公义的审判者,你怎能容忍地上仍在进行不义的逼迫?主阿,几时,要到几时?』这是来自看不见之范围的祷告,就是乐园里殉道圣徒的祷告。

向主宰的主恒切祷告


 在十八章一至八节,我们看到来自看得见之范围的祷告。这样的祷告与我们享受禧年有关。

 忠信跟从主之人的儿女常常问父母,为什么他们遭受逼迫。他们也许问说,『我们这么爱主耶稣,为什么必须受苦?』作父母的通常不知道怎样回答。作子女的似乎觉得他们父母所跟从的主不公义。我们也可能不明白,我们既然爱主、跟从主,为什么受苦。十八章一至八节的比喻回答了我们的问题。

 当我们的丈夫表面上不在,留我们在地上如同寡妇的时候,我们的神暂时好像是不义的审判官。虽然祂看似不义,但我们仍要向祂求诉,恒切祷告,一再的烦扰祂。

 我们要明白路加十八章一至八节所记载的这类比喻,需要谨慎,不该想用天然的方法。一方面,这比喻指明那审判官主宰一切,就是说,祂审判不审判全在于祂。表面上好像没有理由,祂听不听寡妇都可以。这比喻启示祂是主宰的主,祂拣选什么时候,就在什么时候审判。

 另一方面,这比喻指明,我们需要恒切祷告来烦扰主。我们需要对祂说,『主,祷告在于我,不在于你,你从来没有告诉我不该祷告。相反的,你嘱咐我祷告。因此,主,我现在祷告,求你表白。』

 这个比喻的意义很深奥,我们都需要认识这里所启示的神。我们也需要看见,这里所描述的那种祷告,帮助我们享受禧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