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篇 人救主在祂带着神圣属性之人性美德中的职事-从加利利到耶路撒冷(十五)
总纲目




教导进神的国
警告财主
财主与拉撒路
阴间的两部分
需要听从神的话

 读经:路加福音十六章十四至三十一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路加十六章十四至三十一节。路加福音这段话包括两件事:教导进神的国,(路十六14~18,)与警告财主。(路十六19~31。)

教导进神的国


 我们已经看见,在十六章一至十三节主教导作精明的管家,特别是正确的处理钱财。主说这话是特意要摸着法利赛人,祂的话乃是射透他们的箭。

 『法利赛人是贪爱钱财的,他们听见这一切话,就嗤笑耶稣。』(路十六14。)『嗤笑』直译,『翘起鼻子。』主的话刺入他们深处,然而他们顽梗不服。因着主的话摸着他们,他们就嗤笑祂。

 主在十五节接着对法利赛人说,『你们是在人面前自称为义的,但神知道你们的心;因为在人中间高贵的,在神面前却是可憎的。』法利赛人自称为义,乃是骄傲的高抬自己,因此在神的面前是可憎的,主在这里告诉法利赛人,他们在神面前全然是可憎的。

 主在十六节接着说,『律法和申言者到约翰为止;从此神的国当作福音传开了,人人强力夺取要进去。』『律法和申言者』是指旧约。『到约翰为止』指明从律法时代到福音时代的转换,这指明旧约时代结束于约翰的来到。

 主告诉法利赛人说,从约翰的时候起,『神的国当作福音传开了。』救主在这里将神的国当作福音传给贪财的法利赛人。(路十六14。)钱财及其所引起的情欲,拦阻他们进神的国,因此救主在路加十六章十八至三十一节的传讲,特意且强烈的抨击这两件事。

 主在十六节还说到强力夺取进神的国。法利赛人要强力夺取进神的国,就需要降卑自己,离开钱财而不离开妻子,也就是胜过钱财以及其所引起的情欲。

 主耶稣在这里似乎告诉法利赛人:『不要嗤笑我。神国的福音传开了,你们需要强力夺取进入。现在不再是律法和申言者的时代,乃是恩典的禧年时代,你们需要强力夺取进入。』

 主在十七和十八节对法利赛人说,『天地过去,比律法的一画落空还容易。凡休妻另娶的,就是犯奸淫;娶被丈夫所休之妇人的,也是犯奸淫。』『一画』指希伯来文字母中,微小角状的突出部分,用以区别不同的字母。为免法利赛人以为律法和申言者既是到约翰为止,就不再需要遵守律法了,因此主告诉他们,天地过去,比律法的一画落空还容易。

 当主耶稣看见法利赛人嗤笑祂,祂不失望,不沮丧,也不停止说话。反而,主接着对他们说到神看为可憎恶的、神的国、遵守律法和离婚的事。在十六章十五至十八节主似乎说,『你们法利赛人嗤笑我,你们在人面前自称为义,但在神面前却是可憎的。你们需要认识现今不再是律法时代,而是主悦纳年的时代。现今是禧年─神国的福音─的时代。就一面说,律法和申言者已经过去了。』

 法利赛人听到这话,一面不高兴,另一面有点高兴,因为他们也许以为不再需要遵守律法。现在他们可以自由的和妻子离婚。有些富有的法利赛人和妻子离婚,因为他们放纵情欲,这情欲是由他们的财富所引起的。因此,法利赛人离婚另娶的情欲是由财富所引起的。

 比起富人,穷人较不可能离婚。今天富有的专业人士离婚率很高,许多人不只一次离婚。这指明财富运用不当会引起情欲。这该警告我们不要用财富满足自己的情欲,我们该用钱财叫别人得益处。

 法利赛人贪爱钱财,他们被钱财引动而放纵情欲。他们对妻子不满意时,就离婚另娶。主知道他们的光景,晓得他们就某种意义说,高兴听到律法已经过去了,因此似乎对他们说,『不要以为不再需要遵守律法了。律法绝不会过去,律法要存留来定罪你们。你们不能不受律法约束而与妻子离婚。』这里主对付法利赛人,实际上是摸着他们的财富和情欲。主的话对付了钱财和婚姻这两件事。

警告财主


财主与拉撒路


 十九节在开头有一连接词,(中文恢复本未译出─译者注,)意思是再者,指明主还有话要对法利赛人说。在十六章十九至三十一节,主接着告诉他们财主和拉撒路的故事。这个故事是针对富有的法利赛人,他们贪爱钱财,被财富引动而放纵情欲。

 十六章十九节说,『有一个财主,素常穿着紫色袍和细麻布衣服,天天奢华宴乐。』这故事不是比喻,因其中题到亚伯拉罕、拉撒路、阴间等名称。这是个故事,救主用以给贪财自义的法利赛人作为例证的解答,(路十六14~15,)揭示他们因贪财而弃绝救主的福音,结果将与财主同样悲惨,藉此警告他们。

 在这个故事里,财主素常穿着紫色袍和细麻布衣服,天天奢华宴乐。但是一个名叫拉撒路的穷人『浑身生疮,被人丢在财主门口,巴不得从财主桌子上掉下来的东西得饱足;不但如此,连狗也来舔他的疮。』(路十六20~21。)后来那穷人死了,被天使带去放在亚伯拉罕的怀里;财主也死了,并且埋葬了。『他在阴间受痛苦,举目远远的望见亚伯拉罕,又望见拉撒路在他怀里。』(路十六23。)『在亚伯拉罕的怀里,』这是犹太拉比的说法,等于和亚伯拉罕同在乐园里。(Vincent,文生。)阴间乃是保存死人灵与魂的地方。(徒二27。)

阴间的两部分


 亚伯拉罕的怀里,或乐园,是阴间里快乐的部分,死后的亚伯拉罕和所有义人的灵都在那里,等候复活。(路十六22~23,25~26。)主耶稣死后曾去那里,直留到祂复活。(路二三43,徒二24,27,31,弗四9,太十二40。)这乐园与启示录二章七节的乐园不同,那是千年国里的新耶路撒冷。

 当基督徒听到阴间这辞,常常只想到一个不好的地方。阴间不是人来生的永远住所,乃是脱体之灵暂时的保存所。阴间里有两部分:安慰、快乐的部分,为着得救的人;痛苦的部分,为着没有得救的人。因着神的怜悯,藉着祂的救赎,阴间里有一快乐的部分,为着蒙祂救赎的人。按照十六章二十二至二十五节,亚伯拉罕是在这一部分。毫无疑问,以撒、雅各、以及旧约所有的圣徒也在那里。照样,穷人拉撒路死后也去了那里。不仅如此,与主同钉十字架的强盗,求主在进入祂的国时记念他,主对他说,他要同主在乐园里了。(路二三42~43。)我们已经指出,这乐园是阴间里快乐的部分,就是为着神所救赎的人得安慰的部分。

 按照神的作法,一个人死后,他的灵就离开身体到阴间去。身体通常是埋葬了。脱体的灵是死亡的标记,因此是羞耻的。于是有一个地方预备为着人脱体的灵。在这些脱体的灵当中,有些是得救之人的灵,在乐园─阴间快乐的部分;另一些是未得救之人的灵,在痛苦的部分。

 我们在十六章十九至三十一节所记载的故事里,看见这两部分。我们也看见这两部分之间有深渊:『不但这样,在我们与你们之间还有深渊隔定,以致人想要从这边过到你们那边是不能的,从那边越过来到我们这边也是不能的。』这深渊是一道鸿沟,将阴间分成快乐的部分和痛苦的部分。这两部分彼此隔绝,没有桥梁通着。但两部分的人能彼此看见,甚至彼此交谈。(路十六23~25。)因此,财主能看到亚伯拉罕和拉撒路,他能对亚伯拉罕说话,亚伯拉罕也能回答他。

 死人要留在阴间里,直到复活的日子。主耶稣回来的时候,得救的人将要复活,这事要在千年国之前,就是神在地上掌权一千年之前发生。没有得救的人要留在阴间里痛苦的部分一千年。在千年国末了,没有得救的人要带着身体从阴间复活,且要站在白色大宝座前受审判,被判定永远沉沦。然后他们全人─体、魂、灵-要被扔到火湖里。

 在财主与拉撒路这个故事里,主耶稣向富有的法利赛人揭示他们的定命和未来。祂告诉他们这故事,意思是说:『财主,不要沉溺在情欲里。你需要知道,你的定命是在阴间里痛苦的部分。』

需要听从神的话


 按照十六章二十七和二十八节,财主对亚伯拉罕说,『我祖阿,既是这样,求你打发拉撒路到我父家去,因为我有五个兄弟,他可以郑重的向他们作见证,免得他们也来到这痛苦的地方。』亚伯拉罕回答说,『他们有摩西和申言者可以听从。』(路十六29。)『摩西和申言者』是指摩西的律法和申言者的书,即神的话。(太四4。)人是否听从神的话,要断定他是得救,还是灭亡。讨饭者得救不是因他贫穷,乃是因他听从神的话。(约五24,弗一13。)财主灭亡不是因他富有,乃是因他弃绝神的话。(徒十三46。)

 我们在亚伯拉罕和财主的对话中,看见财主为什么到痛苦的部分。他到那里,乃是因为他不听从神的话,也不相信,并不是因为他富有。同样的,穷人拉撒路到安慰的部分,是因为他听从摩西和申言者书里所传输神的话,而不是因为他贫穷。亚伯拉罕告诉财主,他的兄弟有摩西和申言者的话可以听从。

 财主又对亚伯拉罕说,『我祖亚伯拉罕,不是的;若有一位从死里复活的,到他们那里去,他们必要悔改。亚伯拉罕说,他们若不听摩西和申言者,就是有一位从死人中复活的,他们也不会信服。』(路十六30~31。)人若不听从神的话所说的,就是有人神奇的从死人中复活,他们也不会信服。救主在这里的话含示,法利赛人所代表的犹太人,若不听从旧约里神藉着摩西和申言者所说的话,即使祂从死人中复活,他们也不会信服。这悲剧在祂复活以后果真发生了。(太二八11~15,徒十三30~40,44~45。)

 十六章三十一节指明,我们不该有好奇的心思。有这样心思的人可能注意自称从死里复活的人。我们不该听那些引发我们好奇心的事,却当用清明的心思听从写出来之神的话。如果我们以清明的心思,不以好奇的心思,留意神的话,我们就会明白神的怜悯和恩典,也会清楚神的救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