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篇 人救主在祂带着神圣属性之人性美德中的职事-从加利利到耶路撒冷(十四)
总纲目




作管家事奉主
教导作精明的管家
藉着那不义的玛门结交朋友
在不义的玛门上忠信
禧年、国度 、福音与人救主
管家职分与处理钱财
使用我们的钱财叫别人得利益
忠信的给

 读经:路加福音十六章一至十三节。

 路加十六章实际上是十五章的延续。这由头一节的『又』字得着有力的证明。这字指明延续,特别是用在一章经文开头的地方。

作管家事奉主


 前一章主说了三个比喻,是关于罪人的得救。本章祂继续说了一个比喻,是关于信徒的事奉。罪人成了信徒以后,需要作精明的管家事奉主。

 十五章清楚的陈明神圣三一所成功的完全救恩。但是主耶稣陈明这事以后,没有停止讲论,祂继续告诉法利赛人另一个比喻。在这比喻中,我们不是看见救恩,乃是看见精明的管家。这指明我们被接纳到神的家以后,应当成为管家。我们原是罪人,现在已经得救,成为神的儿女。现在我们是神的儿女,是神家里得救的人,就应当是在神家里事奉神的管家,这就是说,我们该在召会里事奉神。

 我们在路加福音里看见,每当主耶稣说到救恩时,就进一步启示事奉的事。比方说,十章好撒玛利亚人的比喻,描绘人救主在祂彰显神圣属性之人性美德中的拯救恩典。紧接着这个比喻,有马大和马利亚的事例,显示我们何等需要照着主的心意和爱好事奉主。十四章的原则也是一样。首先,主对我们说到神邀请人参加大筵席,这表征神的救恩。此后,主教导人出代价,舍弃一切属地的事物跟从祂。这样,我们就是良善而忠信的跟从者,可以进入要来的禧年。这教导也与事奉有关。然后在十五章完满的陈明神完全的救恩之后,主在十六章说了一个比喻,给我们看见我们得救以后,需要在神的家中作管家事奉神。

教导作精明的管家


 精明管家的比喻简单而简短,不过这比喻包含令人费解的点,就是主用不义的管家说明在神家中之管家的事奉。我们会看见,这不是说,主教导我们事奉的时候要不义。这里重要的是管家的精明。

 一节说,『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他有一个管家,有人向他控告这人挥霍主人的财物。』这里的管家说明三一神的爱和恩所拯救的信徒,如何成为主的管家,主将祂的产业托付给他们。(路十二42,林前四1~2,彼前四10。)

 二、三节接着说,『主人叫管家来,对他说,我所听到关于你的事,是怎么样?把你管家职分的账目交代清楚,因你不能再作管家了。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要撤去我的管家职分,我该作什么才好?锄地罢,无力;讨饭罢,怕羞。』在这里管家说,作农夫在田里锄地罢,无力;作乞丐乞求帮助罢,怕羞。在四节,管家心里说,『我知道该怎么作,好叫人在我被撤去管家职分之后,可以接我到他们家里去。』这里的接表征被接到永远的帐幕里。(路十六9。)

 五至七节说,『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的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另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在这些经文里,我们看见这个被撤去的管家,趁着还在主人家中,抓住机会为别人作些事,好叫他们以后可以为他作点什么。这是管家的精明。

 论到这管家的精明,八节说,『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作事精明;因为今世之子对待自己的世代,比光明之子更加精明。』不过这里不是夸奖管家不义的行为,乃是夸奖他的精明。

 在八节,主耶稣解释,今世之子对待自己的世代,比光明之子更加精明。今世之子指未得救之人,属世的人。光明之子指得救的人,信徒。(约十二36,帖前五5,弗五8。)『对待自己的世代,』指对待他们那一代的人。这里主当然不是教导我们要不义,神乃是教导我们要精明,就是要见机行事,抓住手边的机会。

藉着那不义的玛门结交朋友


 在九节,主接着说,『我又告诉你们,要藉着那不义的钱财,为自己结交朋友,到了钱财无用的时候,他们可以接你们到永远的帐幕里去。』藉着玛门结交朋友,是指照着神的引导,用钱财行事帮助人。

 玛门,就是钱财,属于撒但的世界,在地位和存在上是不义的。管家靠着不义的行为运用他的精明。主藉此教导我们信祂的人,在使用不义的钱财上,运用我们的精明。

 『那不义的钱财,』指明钱财不在神的范围里。钱财在神的国以外,在撒但的世界里。因此,钱财在地位和存在上都是不义的。事实上,就神而论,钱财不该存在。在这宇宙中,不该有钱财这样的东西。我们若爱钱,就是爱不该存在的东西。

 在九节,主说,我们若藉着那不义的钱财结交朋友,到了钱财无用的时候,我们可以被接到永远的帐幕里去。无用,指明撒但的世界过去之后,钱财在神的国里就毫无用处了。永远的帐幕即永远的住处。那些因精明的信徒同得利益的人,要把精明的信徒接到永远的住处。这要成就在要来的国度时代。(路十四13~14,太十42。)

在不义的玛门上忠信


 在十节,主接着说,『在最小的事上忠信的,在许多事上也必忠信;在最小的事上不义的,在许多事上也必不义。』最小的事是指玛门,就是今世的产业;许多事是指来世丰富的产业。(参太五21,23。)

 在十一节,主说,『你们若是在不义的钱财上不忠信,谁还把那真实的信托你们?』那真实的,指要来国度时代真实的产业。(参太二四47。)

 在十二节,主接着说,『你们若是在别人的东西上不忠信,谁还把你们自己的东西给你们?』在神新约的经纶里,祂无意要新约信徒顾到物质的产业。虽然这世界物质的东西是神造的,也是属祂的,(代上二九14,16,)却因人的堕落败坏了,(罗八20~21,)并且被那恶者撒但所霸占;(约壹五19;)因此它们属于堕落的人,且是不义的。(路十六9。)神的确用今世物质的东西供应信徒每日的需用,(太六31~33,)并将一分财物托付这些神的管家,给他们操练、学习,为要在今世试验他们;然而,这些财物没有一样该被他们视为己有,直到来世万物复兴的时候。(徒三21。)那时,信徒才要承受世界,(罗四13,)并为自己得着长存的家业。(来十34。)今世他们应当在神所交给他们暂时的财物上操练忠信,使他们可以对他们来世永远的家业学习忠信。

 十三节接着说,『没有一个家仆能事奉两个主;因为他不是恨这个爱那个,就是忠于这个轻视那个。你们不能事奉神,又事奉玛门。』这节的事奉,直译,作奴仆服事。忠于,或,依附。原文有依附这一方而反对那一方的意思。这指明事奉主需要我们爱祂,将我们的心给祂,紧紧联于祂,将全人给祂。这样,我们就从玛门的霸占和篡窃下得释放,可以完全彻底的事奉主。主在这里强调,我们要事奉主,就必须胜过诱惑人、欺骗人的不义玛门。

 在十三节,我们看见玛门与神敌对,与神相争。因为玛门与神敌对,所以是邪恶的。在我们这面,我们不能事奉两个主。我们不是事奉神,就是事奉玛门。这件事非常严肃。

 主论到钱财的话,特别是对贪爱钱财的法利赛人说的。(路十六14。)他们假装爱神并为着神。但是主很清楚他们不是爱神的人,乃是贪爱钱财的人。

禧年、国度 、福音与人救主


 主耶稣在往耶路撒冷去的路上,一些法利赛人出来与祂对抗。在从加利利到耶路撒冷的路上,主所作所说的,许多都是针对法利赛人。这些事的记载,乃是路加福音的特征。马可福音与马太福音的记载稍有不同。路加在他福音书里的写法是要显示,主耶稣在往耶路撒冷的路上,和出来迎着祂的法利赛人之间的冲突。在十四至十六章,主的话是对法利赛人说的。

 在这几章里,主的话是根据祂在四章所宣告的禧年。我们已经看过,禧年被启示为两面:今世禧年的一面与来世禧年的一面。换句话说,主说到现今的禧年与来世的禧年。现今的禧年是恩典的禧年,但来世的禧年将是国度的禧年。

 今世的禧年与来世的禧年实际上就是神的国。不仅如此,神的国就是人救主自己。此外,禧年就是福音。按马可福音,特别是按路加福音,福音就是神的国。神的国乃是救主自己,那包罗万有者,以神和人的身分,带着神圣属性,彰显在祂的人性美德里,来将自己当作种子撒播。我们在马可福音生命读经里曾指出,马可四章里国度的种子,可以称作国度的基因。主耶稣将祂自己当作神国的种子─基因─来撒播。神的目标乃是那撒在接受者里面的种子,可以生长并发展成为国度。这是真正神的国。这国度是福音,释放我们脱离各种辖制,恢复我们对所丧失之产业的权利,好在基督里藉着那灵享受神。这就是禧年。

 我们需要对这事实有深刻的印象:在路加福音里,福音、神的国、人救主与禧年,实际上是同义辞,指同一件事。这四件事指我们得释放脱离辖制,并且经历我们神圣产业的恢复。这是禧年、福音、神的国,也是人救主自己。

 在从加利利到耶路撒冷的路上,主说话的基本元素乃是禧年。禧年也是主教训的管治原则。九章五十一节至十九章二十七节的每件事都与禧年有关。

 我们若没有看见禧年是九至十九章的基本元素和管治原则,就没有能使我们正确且透彻领会这些章节的钥匙。反之,我们对这些章节的领会可能是片断的;就是说,我们可能这里领会一点,那里领会一点,却没有整体的领会这些章节。我们可以将路加福音这段话比作拼图玩具。我们惟有使用这把钥匙开启每章圣经,才能将每一块拼在一起,而看见完整的图画,就是描绘禧年的图画。

管家职分与处理钱财


 我们在路加十五章看见,神圣三一所完成的救恩。神的救恩带进管家职分。我们得救的人,现在应当作神的管家,事奉拯救我们的神。管家是家庭里有用的人。这指明我们得救以后,应当在神的召会,就是今天神在地上的家里,作好管家事奉神。

 按路加十六章,我们的管家职分与处理钱财很有关系。就一面说,我们都是天天处理钱财的『银行家。』你每天都会想到你的产业中有多少钱。

 我举例说明人怎样被钱财霸占。有一个故事说到一个商人,在牧师讲道之后,有人请他祷告。这人大吃一惊,又不能逃避祷告。他在祷告中,突然说出一笔款项来。他祷告的时候,自然而然就说到钱。这应验主的话:『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说出来。』(太十二34。)凡我们心里所充满的,至终都要从我们口里说出来。

 你听到这个商人的事,可能认为你绝不会那样。然而,你岂不是常想到钱财的事吗?甚至在召会的聚会中,你也可能担心钱,思想你的户头里有多少钱。处理钱财实在是件大事。

 没有钱财,撒但的世界就无法存在,若没有钱,世界就不复存在,神的国就会来到。钱财去了,国度就来到。

 主耶稣必定知道我们这人深处的秘密。这深处的秘密就是玛门,钱财。主不仅知道我们里面这个秘密,祂也知道如何摸着我们钱财的难处。关于钱财,我们可能都像法利赛人。因此,在十六章一至十三节,主教导我们在处理钱财的事上要精明。祂教导我们要抓住机会,精明的使用不义的玛门。

 时候将到,不义的钱财─玛门─就要无用。这就是说,将有钱财无用的时候。我信这是在千年国的时候。圣经没有明言告诉我们,千年国时,钱财会无用。但是我研读圣经里千年国的结果,我相信情形会是这样。我根据以赛亚书、福音书、使徒行传、保罗书信、启示录研读千年国以后,我要确定的说,千年国来到时,钱财就无用了。今天的世界是撒但的系统,而钱财属于这撒但的系统。但是千年国来到时,撒但的系统就要被了结,并被神的国顶替。于是钱财在人类社会里就不再有地位。

 有些人也许以为,千年国来到,钱财无用,是很久以后的事。但是你曾否想过,人死了,他的钱对他就无用了?人死的时候,他与钱财的关系就了结了。某人也许很有钱,但他死了,钱财对他就都无用了。

使用我们的钱财叫别人得利益


 我说到这事是要指出,我们需要抓住机会,精明的使用我们的钱财,叫别人得利益。试着使用你的钱财叫别人得利益,到了钱财无用的时候,别人会为你作些事。

 在十六章九节,主说,『要藉着那不义的钱财,为自己结交朋友,到了钱财无用的时候,他们可以接你们到永远的帐幕里去。』这指明那些因我们正确使用钱财而得利益的人,会欢迎我们进到永远的帐幕里去。这将在要来的国度时代。主耶稣回来,我们被接到祂国度的时候,我们当中有些人会受到许多人的欢迎。这些欢迎的人是谁?他们是今世因着我们精明的使用钱财而得利益的人。

 我用简单的例证说明这事。假定你用一笔钱出版福音单张,目的是要带人归主。那些因你这样使用钱而得利益的人,将来会欢迎你。他们会说,『弟兄,我们要你知道,我们得救是藉着你花钱所出版的单张。』这是个例子,说出那些因我们的精明同得利益的人,要欢迎我们进入永远的帐幕里去。

 在十六章的比喻中,不义的管家趁着还在主人家的时候,抓住机会帮助欠他主人债的,减少他们的债务。(路十六4~7。)他抓住机会使用钱财叫别人得利益。同样的原则,当我们还在往国度去的路上,我们应当使用我们的钱财,叫别人得利益。我们不应当为着自己,为着奢侈、消遣、享乐或放纵而用钱。相反的,我们应当为着别人的利益而用钱。需要是庞大的,我们有许多可作的,好叫别人得利益。这就是在事奉主的事上精明。

 我们不在正确的时候为着正确的目的使用钱财,就不能忠信的事奉主。我们若宣称我们事奉主,却错误的使用钱财,我们就不诚实。诚实的管家会作的第一件事,就是正确且精明的处理钱财。

 我十几岁读英文的时候,读到富兰克林一篇论钱财的文章。富兰克林在那篇文章里说,赚钱容易,花钱难。富兰克林的话令我吃惊,因为我认为赚钱困难,花钱容易。但是我读过那篇文章以后,就确信赚钱容易,但要正确的花钱却很难。我们花钱而不至破坏自己、别人或社会是很难的。想想看富人花钱花得不正当,对社会造成多少的破坏。富人若正确的使用钱财,就会叫自己、别人和社会全体得利益。没有疑问,我们要作主的管家事奉主,就必须正确的处理钱财。

 我们有些人会说,『我不是有钱人,因为我并不富有,我对花钱的方式没有难处。』然而,你可能对你的钱财仍有难处。即使你不富有,你也要学习如何处理你的收入。

忠信的给


 我服事主、服事召会已经半个世纪以上了,我能见证,任何基督徒团体的成员,忠信且持续的奉献收入的十分之一,他们的财物一定是丰富的。召会财务的统计证实这点。有些团体要求他们的成员保证奉献收入的十分之一,这些团体的钱财总是丰富的。这里的点不是叫我们律法的要求奉献收入的十分之一。这里的点是,那些忠信奉献十分之一收入的人,钱财从不缺乏。

 我特别鼓励青年人,要学习把收入的一部分奉献给主。青年人,你毕业后开始上班,应当立刻开始这样作。你头一次领薪水,就要把一部分奉献给主。我能见证,我年轻的时候就是这样实行。我头一次赚钱的时候,虽然是个穷学生,还是保留一部分给主。也许我们当中有些人从来没有想到这点。因此,我鼓励众圣徒,特别是青年人,把所赚的钱奉献一部分给主。我们若这样作,就会学习正确的处理钱财。

 忠信且持续的奉献给主的人能见证,他们给的越多,领受的就越多。对我们基督徒来说,要丰富就要给。领受的路就是给。主自己说,『你们要给人,就必有给你们的,用十足的量器,连摇带按,上尖下流的倒在你们怀里;因为你们用什么量器量给人,也必用什么量器量给你们。』(路六38。)在这里我们清楚看见,给乃是领受的路。

 一个召会贫穷,乃是那个召会成员的羞耻。这样的贫穷,也许指明召会的成员在给的事上不忠信。愿我们都学习在处理钱财的事上,作忠信的管家事奉主。

 我鼓励你们把所给的记录下来。把你在一年之间所给的每样东西记录下来。然后在年底,看看你给主的,占主给你的百分比有多少。我鼓励你们都这样实行。

 按我研究过的统计和听过的见证,我们给主的越多,我们能给的就越多。比方说,你若一年给百分之十,第二年你也许能给百分之二十。然后你若忠信的给得更多,下一年你也许能给得更多。这里的点是我们给的越多,我们就越能给。

 有些人听到关于忠信和给的这段话,也许会说,他们没有足够的信心持续的给。事实上,这不是我们信心的问题,乃是我们实行的问题,而我们的实行乃是根据主的信和主的信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