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篇 人救主在祂带着神圣属性之人性美德中的职事-从加利利到耶路撒冷(十二)
总纲目




三个比喻中所描述的神圣三一
好牧人的比喻
妇人找钱的比喻
父亲接子的比喻

 读经:路加福音十五章一至三十二节。

 九章五十一节至十九章二十七节记载人救主从加利利往耶路撒冷去。主往耶路撤冷去受死,好藉着祂的死与复活带进禧年。祂在往耶路撒冷去的路上,遭受热心宗教之人的阻挠,特别是法利赛人和律法师的阻挠。从加利利到耶路撒冷的路上发生的许多事,与热心宗教之人引起的阻挠有关。比方说,十四章的事例与法利赛人有关。尽管主对付了法利赛人黑暗的思想和愚昧的议论,到了十五章,光景还是一样。

三个比喻中所描述的神圣三一


 路加十五章一、二节说,『众税吏和罪人都挨近耶稣,要听祂。法利赛人和经学家纷纷的唧咕议论说,这个人接待罪人,又同他们吃饭。』税吏和罪人感激人救主,就挨近祂。但热心宗教的人为此烦扰,纷纷唧咕议论主接待罪人,又同他们吃饭。由于这样的议论,主讲了十五章那三个比喻。(路十五3。)

 自义的法利赛人和经学家,定罪救主同罪人吃饭,救主回答他们时说了三个比喻,揭示并描述神圣的三一,如何藉着子、凭着灵作工,将罪人带回归父。子在祂的人性里作牧人,寻找罪人犹如寻找迷羊,并将其带回家中。(路十五4~7。)那灵寻找罪人,如同妇人细细寻找失落的一 个银币,直到找着。(路十五8~10。)父接纳悔改归回的罪人如容接纳他的浪子。(路十五11~32。)整个神圣的三一都宝贝罪人,共同将罪人带回归神。三个比喻都强调神圣三一的爱,过于悔改罪人堕落的光景,以及他的悔改。子像好牧人亲切的看顾,灵像爱宝贝者细细的寻找,父像慈父温暖的接纳;在此,神圣的爱完全得了彰显。

 我年轻的时候,听了许多慈父怎样接纳浪子的事,也听到好牧人的事。但是没有人向我指出,在这三个比喻里我们能看见神圣的三一,三个比喻各指神圣三一中的一者。显然的,牧人指子,妇人指那灵,父指天上的父。因此,在这三个比喻中,清楚的描述神圣三一的三者。

 路加十五章神圣三一的次序与马太二十八章十九节的不同。马太二十八章十九节的次序是父、子、圣灵。但在路加福音里先有子─牧人,然后有那灵─妇人,末了有父─接纳回家儿子的父。因此,路加十五章的次序开始于子,接续于那灵,再引到父。这次序与以弗所二章十八节的完全一样:『因为藉着祂,我们两下在一位灵里,得以进到父面前。』按这节经文,我们进到父面前先是藉着子,然后是在那灵里。我们藉着子,在那灵里,得以进到父面前。这是我们得以进到三一神里面的路,就是藉着子,在那灵里,进到父面前。

 我们了解路加十五章为什么先说到子,这是很要紧的。子在先的原因是:实际说来,在神的救恩里来临的那一位乃是子。子来成功救赎乃是首项需要,因为救赎是我们救恩的根基。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死所成功的救赎,乃是神救恩的基础。这根基一旦立定了,我们就能在其上建造。为了成功救赎,路加十五章所描绘为好牧人的子,首先来到。

 子既成功了救赎,那灵就来寻找我们。使徒行传指明这事。在福音书里,子来成功救赎。子成功救赎以后,我们由使徒行传看见,那灵来寻找我们,并找着我们。因着那灵找着我们,我们就悔改,归回父神。然后,按路加十五章的第三个比喻,父等待我们归回。

 路加十五章里的次序太奇妙了!这里的次序不是照神圣三一的身位,乃是照神救恩的步骤,这救恩是基于基督的救赎。神的救恩是凭着子,藉着那灵,而达到父的。

好牧人的比喻


 路加十五章四节说,『你们中间谁有一百只羊,失去其中的一只,不把这九十九只撇在旷野,去找那失去的,直到找着吗?』这里的旷野表征世界。牧人到旷野去寻找失去的羊,指明子已来到世上,与人同在。(约一14。)

 路加十五章五、六节接着说,『找着了,就欢欢喜喜的扛在自己肩上,回到家里,召齐朋友、邻舍,对他们说,和我一同欢喜罢,因为我失去的那只羊已经找着了。』在此,我们看见救主拯救的力量,以及祂拯救的爱。

妇人找钱的比喻


 在十五章八节,主接着说,『或是一个妇人有十个银币,若失落一个,岂不点上灯,打扫屋子,细细的找,直到找着吗?』一个银币等于一天的工资。九节者同。

 灯象征神的话,(诗一一九105,130)为那灵所用,光照并暴露罪人的地位和光景,使他悔改。

 按八节,妇人打扫屋子,细细的找,直到找着失落的银币。『打扫』指明搜寻并洁净罪人的里面。在四节,子的寻找是在罪人外面,在十字架上藉祂救赎的死完成的;在这里,那灵的寻找是在罪人里面,藉祂在悔改罪人里面的工作执行的。

 九、十节说,『找着了,就召齐朋友、邻舍,说,和我一同欢喜罢,因为我失落的那个银币已经找着了。我告诉你们,一个罪人悔改,在神的使者面前,也是这样为他欢喜。』

父亲接子的比喻


 十五章十一至三十二节有父亲接纳浪子的比喻。十一、十二节说,『 一个人有两个儿子。小的对父亲说,父亲,请把归我的那一分家产给我。他父亲就把产业分给他们。』『那一分』指他生而承受的产业。『产业』指父亲所必须赖以维生的,就是父亲的生计,资产。(路十五30。)产业,原文意生命,即生存的现状,如八章十四节(今生);含示谋生的凭借,如本处和马可十二章四十四节(养生)。

 十三节接着说,『过了不多几日,小儿子就收拾一切,起身往远方去了,在那里生活放荡,挥霍家产。』『远方』表征撒但的世界。『放荡,』直译,奢侈。指明淫佚放荡的生活。

 十四、十五节说,『既耗尽了一切,又遇着那地方大遭饥荒,就穷乏起来。于是去投靠那地方的一个居民,那人打发他到自己的田里去放猪。』猪是不洁净的。(利十一7。)放猪是一种污秽的工作,表征撒但世界中不洁净的事业。

 十六节说,『他恨不得拿猪所吃的豆荚充饥,也没有人给他。』小儿子恨不得拿豆荚充饥。这里的豆是稻子豆,一种常绿树,其荚可用作牲畜的饲料和贫民的粮食。一则有趣味的拉比记载说,『以色列人沦落到吃豆荚的地步,他们才悔改。』传说施浸者约翰在旷野,曾以这种豆荚为食物;因此又称圣约翰饼。

 十七节告诉我们,『他醒悟过来,就说,我父亲有多少的雇工,口粮有余,我倒在这里饿死吗?』这是由于那灵在他里面的光照与搜寻。(路十五8。)

 按十八节,浪子接着说,『我要起来,到我父亲那里去,同他说,父亲,我犯罪得罪了天,并得罪了你。』浪子决定起来,到他父亲那里去,这是八节那灵寻找的结果。『我犯罪得罪了天,并得罪了你,』直译为:我向着天,并在你面前犯了罪。主这比喻含示罪人犯罪是向着天,并在天上的父神面前,所以是得罪天,并得罪在天上的父神。

 在十九节,我们看见浪子想要对他父亲说,『我不配再称为你的儿子,把我当作一个雇工吧。』这指明浪子不晓得父亲的爱。堕落的罪人一旦悔改了,总想为神作工或事奉神,以得祂的恩宠,不晓得这种思想乃是违反神的爱和恩,并且对神的心和意愿是个侮辱。

 二十节说,『于是起来往他父亲那里去。相离还远,他父亲看见,就动了慈心,跑去抱着他的颈项,热切的与他亲嘴。』父亲看见儿子,这不是偶然发生的;父亲乃是走出家门,盼望浪子回来。

 当父亲看见儿子,就跑去抱着他的颈项,热切的与他亲嘴。这指明父神跑去迎接回来的罪人。这显出祂是何等迫切!父亲抱着儿子的颈项,热切的与他亲嘴,显示温暖慈爱的接纳。浪子回到父那里,是由于那灵的寻找;(路十五8;)父接纳回来的浪子,是基于子在祂救赎里的寻找。(路十五4。)

 二十一、二十二节接着说,『儿子说,父亲,我犯罪得罪了天,并得罪了你。我不配再称为你的儿子。父亲却吩咐奴仆说,快把那上好的袍子拿出来给他穿,把戒指戴在他手上,把鞋穿在他脚上。』二十二节的『却』字满了爱和恩!这与浪子自己的念头相反,打断了他的胡言乱语。

 父亲吩咐奴仆,快把那上好的袍子拿出来给他儿子穿。『快』与父亲的『跑』(路十五20)相配。与『上好的袍子』并用的定冠词『那,』指明一件特别的袍子,是在这特别的时候,为这特别的目的预备的。上好的,直译,第一的。这里上好的袍子,表征子基督是那满足神的义,遮盖悔改的罪人。(耶二三6,林前一30,参赛六一10,亚三4。)这上好的袍子,就是第一的袍子,顶替了回家浪子污秽的衣服。(赛六四6。)

 按二十二节,父亲也吩咐奴仆把戒指戴在他儿子手上,把鞋穿在他脚上。这戒指表征盖印的灵,是神在蒙悦纳之信徒身上所给的印记。(弗一13,参创二四47,四一42。)鞋表征神救恩的能力,将信徒从污秽之地分别出来。戒指和鞋都是自由人的标记。身上的袍子、手上的戒指、和脚上的鞋这三样装饰,使可怜的浪子与他丰富的父亲相配,而有资格进入父家,与父亲一同坐席。神的救恩是用基督和那灵装饰我们,叫我们享受祂家中的丰富。

 在二十三节,父亲接着对奴仆说,『把那肥牛犊牵来宰了,让我们吃喝快乐。』肥牛犊表征丰富的基督(弗三8)在十字架上为作信徒的享受而被杀了。

 神的救恩有两面:上好的袍子所表征外面客观的一面,以及肥牛犊所表征里面主观的一面。基督作我们的义,是我们外面的救恩;基督作我们的生命给我们享受,是我们里面的救恩。上好的袍子使浪子有资格符合他父亲的要求,使父亲心满意足;肥牛犊使他得着饱足,不再饥饿。因此,父和子能一同快乐。

 在二十四节,父亲解释说,『因为我这个儿子是死而复活,失而又得的。他们就快乐起来。』这里的『死』字很有意义。所有失丧的罪人,在神眼中都是死的;(弗二1,5;)他们得救时,就都被点活了。(约五24~25,西二13。)

 路加十五章二十五至三十二节,描述这个比喻中父亲和大儿子的对话。二十五节告诉我们:『那时,大儿子正在田里。』大儿子象征法利赛人和经学家,(路十五2,)代表不信的犹太人,靠着他们的行为(在田里所表征的),追求律法的义。(罗九31~32。)

 在二十九、三十节,大儿子对父亲说,『看哪,我像奴仆服事你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违背过你的命令,你并没有给我一只山羊羔,叫我和朋友一同快乐。但你这个儿子,和娼妓吞尽了你的产业,他一来了,你倒为他宰一肥牛犊。』二十九节的『违背』也可译作『轻忽。』这节的『像奴仆服事』表征在律法之下受奴役。(加五1。)

 三十一、三十二节有父亲对大儿子的反应:『孩子,你始终和我同在,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只是你这个兄弟是死而复活,失而又得的,所以我们理当欢喜快乐。』在三十二节父亲再次说,浪子是死而复活的,强调失丧的罪人得救时,就被点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