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篇 人救主在祂带着神圣属性之人性美德中的职事-从加利利到耶路撒冷(九)
总纲目




教导悔改
在安息日医治驼背的女人
教导神的国像芥菜种和面酵
教导进神的国
直往耶路撒冷

 读经:路福音十三章一至三十五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看十三章一至三十五节。

教导悔改


 路加十三章一节说,『就在那时,有几个在场的人,将彼拉多把加利利人的血搀杂在他们祭物中的事,报告耶稣。』『就在那时』不是表达时间的元素,乃是指明延续,指明十三章一至九节接续十二章末了的经文,进一步说到悔改的事。主用十三章一至五节的两个事件题醒犹太人,现在就是他们悔改的时候;不然,他们都要像这两个事件中的受害者一样灭亡。

 主在十二章末了的话,指明祂要犹太人悔改。现今在十三章,神接着进一步说到悔改的事。祂说到加利利人的事,就是彼拉多把他们的血搀杂在祭物中的事。祂对那些在场的人说,『因着这些加利利人受这害,你们就以为他们比所有的加利利人更有罪吗?我告诉你们,不是的。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路十三2~3。)接着祂说到第二个事件:『从前西罗亚楼倒塌,压死十八个人。』(路十三4。)主又警告人要悔改,主似乎告诉他们:『不要以为那些人有罪,其它人没有罪。你们若不悔改,也要如此灭亡。』

 在六至九节,主接着讲了一个比喻,说到一个人有一棵无花果树,栽在他的葡萄园里。六节开始的『于是,』指明六至九节乃是前面论悔改之经文的延续。

 这个比喻指明神是园主,在子里来到犹太人那里;犹太人是一棵栽在葡萄园,(太二一33,)就是神所应许之地的无花果树,(太二一19,耶二四2,5,8,)神来从他们找果子。祂找了三年,(路十三7,)竟找不着什么,就想要把他们砍了,但作管园的神子为他们祷告,叫父神容忍他们,直等祂为他们受死,(在无花果树周围掘开土,)给他们养分,(堆上肥,)盼望他们到时会悔改结果子;不然,他们就要被砍下来。十一章二十九至三十二节和四十二至五十二节这两段话,揭示犹太人是邪恶的世代,证实这解释。

 在这个比喻里,神把犹太人看作无花果树。神在这树上找不着果子;就想把它砍了。但是管园的─主耶稣─求父不要这样作,等祂藉着死,周围掘开土,这树若仍不结果子,再把它砍了。事情真的这样发生了。因为犹太人不悔改,即使在主耶稣死而复活,并那灵来到之后,他们还不悔改,所以『无花果树』被『砍了。』这发生在主后七十年,提多带着罗马军队到耶路撒冷,将全城毁灭。那样毁灭耶路撒冷,就是砍下无花果树。

在安息日医治驼背的女人


 十三章十至十七节的事例,记载人救主在安息日医治驼背的女人。十、十一节说,『当安息日,耶稣在一个会堂里施教。看哪,有一个女人,被病弱的灵附着,已经十八年了,腰弯得一点都直不起来。』这『灵』是鬼,是一种活类脱体的灵。这些活类曾生存在亚当以前的世代,因参与撒但的背叛而受了神的审判,成为脱体的灵。堕落的天使,在空中与撒但一同作工;(弗二2,六11~12;)这些污灵,就是鬼,在地上与撒但一同行动。二者都为着撒但的国,邪恶的在人身上活动。

 这女人因着病弱的灵,背是驼着的。弯得,直译,弯在一起。表征鬼把人压制到极点,以致人被弯曲,只能向着撒但的世界,不能直立望天。

 主耶稣看见那女人腰弯得一点都直不起来,因着撒但藉着鬼在她身上的运行,迫使她只能向下看地。主对她说,『女人,你脱离这病了。于是用两只手按着她,她立刻直起腰来,就荣耀神。』(路十三12~13。)在此我们看见,不是那女人要求主医治她,乃是主起意要医治那驼背的女人。

 十四节说,『管会堂的因为耶稣在安息日治病,就气忿忿的对群众说,有六日应当作工,在那六日之内,可以来求医,在安息日却不可。』在此我们看见,撒但不仅用邪灵附着那女人,也用热心宗教的管会堂者,反对主释放那女人。宗教往往被霸占者利用,将神的选民扣留在他的压制之下。管会堂的非常热心宗教,他关心宗教规条,却不关心这个本是亚伯拉罕后裔之女人的苦楚。

 在十五、十六节,主回答管会堂的说,『假冒为善的人哪,难道你们各人在安息日不解开槽上的牛驴,牵去饮吗?何况这女人本是亚伯拉罕的后裔,看哪,她被撒但捆绑了十八年,不当在安息日解开她的捆锁吗?』这女人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指明她是神选民中的一个。然而她被撒但所捆绑。这指明鬼附着人,就是撒但捆绑人。因此,赶鬼就是击败撒但(太十二29。)这女人在安息日得释放脱离捆绑,是合宜的,因为安息日是神所规定,叫人得安息的,(创二13,)不是叫人留在辖制之下。

 路加为什么将这事例放在这里?我们回答这问题,需要记得这事发生在人救主将近耶路撒冷的时候,耶路撒冷的宗教气氛极其浓厚。我相信主耶稣进入会堂,主动医治这女人,是要给门徒看见,祂无意遵守死的宗教形式,和走样的安息日规条。祂特意干犯那些规条,好叫门徒知道,祂来不是要遵守把人拘留在困苦中的规条,乃是要打破变形的规条,使受苦的人藉祂禧年的祝福得着释放。

 当主耶稣医治那被撒但捆绑而驼背的女人时,就将禧年带给她。祂在四章宣告禧年,叫被掳的得释放,受压制的得自由。所以,这事例乃是四章所宣扬之禧年的应验。主的心意是要让门徒知道祂往耶路撒冷去,不是要遵守宗教规条,乃是要特意干犯宗教规条,将人带进禧年里。

教导神的国像芥菜种和面酵


 在十三章十八至二十一节,主又说到神的国,这可能很令门徒惊讶。然而,这里祂不是在积极一面说到国度。直到目前为止,主在路加福音所论国度的话都是积极的。但这里祂对门徒消极的说到国度,教导他们国度像芥菜种(路十三18~19)和面酵。(路十三20~21。)

 在十八、十九节,主说,『神的国好像什么?我可把它比作什么?好像一粒芥菜种,有人拿去撒在自己的园子里,长大成树,天空的飞鸟栖宿在它的枝上。』这芥菜种长大成树的事实,指明它没有从其类的长成芥菜。按照创世记一章,神所造的都各从其类。比方说,苹果树应当从苹果树类。但是这里芥菜种没有长成芥菜类,却长成另一类。这违背了神在祂的创造中所命定的原则。我们若看见这点,就不会在积极一面解释这个比喻。

 有人教导说,芥菜长成大树是积极的发展。但是按基督教的历史,并没有这样积极的发展。事实上,这比喻是在基督教的历史上已经应验的预言。其实,今天的基督教是不从其类的。召会是国度的具体表现,该像菜蔬一样生产食物,却成了树,作飞鸟的宿处,意思就是其性质和功用都变了。这违反神创造的律,植物必须各从其类。这事发生在第四世纪初叶,康士坦丁大帝把世界搀入召会时。他把成千成万的假信徒带进召会,使其变成基督教国,而不再是召会了。因此,这比喻相当于启示录二、三章里七个召会的第三个,在别迦摩的召会。(启二12~17。)召会按其属天、属灵的性质,该像芥菜一样寄居地上。但召会的性质改变了,像树一样深深扎根、定居地上,其事业繁茂如同枝条,许多恶人、恶事栖宿其上。这形成了神国外表的外在组织。

 路加十三章十九节告诉我们,天空的飞鸟栖宿在它的枝上。在八章五节和十二节,天空的飞鸟与魔鬼有关。因此,这里天空的飞鸟必是指撒但的邪灵,以及邪灵所煽惑的恶人和恶事。他们栖宿在大树的枝条上,就是基督教国的事业里。

 在路加十三章二十、二十一节,主说,『我可把神的国比作什么?好像面酵,有妇人拿去藏在三斗面里,直到全团都发了酵。』有人教导说,这里的酵是积极的。按他们的观念,酵表征开展到全地之福音的能力。但是在圣经里,酵并没有积极的意义。相反的,特别在四福音里,酵的意义是消极的。尤其主耶稣没有把酵用在积极一面,却总是用在消极一面。在新约别处,酵表征邪恶的事情,(林前五6,8,)和邪恶的教训。(太十六6,11~12。)

 召会既是实行的神的国,有基督,那无酵的细面为内容,就必定是无酵的饼。(林前五7~8。)然而,由这里妇人所象征,那在第六世纪完全且正式形成的罗马天主教,采取了许多异教的作法、异端的道理和邪恶的事物,将其搀到关于基督的教训里,使基督教的全部内容都发了酵。路加十三章二十、二十一节所描述的,相当于启示录二、三章里七个召会中的第四个,就是在推雅推喇的召会。(启二18~29。)

 『面』是为作素祭,(利二1,)象征基督是神和人的食物。『三斗』乃是作一全餐所需之量。(创十八6。)因此,把酵藏在三斗面里,象征天主教暗中使一切关于基督的教训都发了酵。这是罗马天主教真实的光景,完全违反了圣经,圣经是严禁在素祭中搀酵的。(利二4~5,11。)

 十三章十八至二十一节的两个比喻指明,禧年已经来到,却丧失了其性质。神的国是禧年的实际与内容,没有神的国,就没有禧年。我们已经强调这事实:禧年是被掳的得释放,享受三一神的权利得恢复的事。神的国也是一样。神的国乃是被掳的得归回,神圣的产业得恢复。但正如这些比喻所指明的,到一个时候,禧年,就是国度,丧失了其性质。一面,它发展成不从其类的情形;另一面,它发了酵,就是内容腐败了。禧年性质这样的改变,实际上指明禧年的丧失。今天在许多基督徒中间那里有禧年?我们看今天的光景,就看见在基督教国里,禧年真正的性质已经丧失了。

 路加在他福音书里的写法,是要论到与禧年有关的各点。所以,我们对路加福音的领会必须受禧年原则的管治。四章里禧年的宣扬,是路加写这卷书,以及我们领会这卷书的管治原则。四至二十四章所题到的,都直接或间接与禧年有关。这就是说,这些章节里的一切都直接或间接与神的国,并被掳的得释放,神圣的产业得恢复有关。

 这禧年,神的国,藉着基督的死与复活带进来,并且在使徒行传和书信中可以看到。不久以后,可能还不到第一世纪末,禧年开始丧失了。至终,如路加十三章这两个比喻所指明的,禧年改变其性质而丧失了。

教导进神的国


 在十三章二十二至三十节,主在往耶路撒冷的途中,教导进神的国。我们看过与禧年有关的许多面之后,需要认识进入禧年的路,就是进入神国的路。十三章二十二至三十节的记载是按路加的方式,将各种不同的点放在一起,给我们看见禧年的各面。现在他向我们陈明一段话,启示进入神的国这禧年的路。

 路加十三章二十二、二十三节说,『耶稣往耶路撒冷去,在所经过的各城各乡施教。有一个人问祂说,主阿,得救的人为数少吗?』这个问题虽然相当愚昧、含糊,人救主却回答得非常清楚:『你们要竭力进窄门,因为我告诉你们,将来有许多人想要进去,却是不能。』(路十三24。)这不仅是得救;这乃是进入完满的禧年,进入对神国完满的享受,不仅在今世,也在来世。

 在二十五节,主接着说,『及至家主起来关了门,你们才站在外面叩门,说,主阿,给我们开门,祂就要回答你们说,我不认识你们,不晓得你们是那里来的。』『我不认识你们,』意思不是:『我不晓得你们这些人,你们不是我所认识的;』这话的意思乃是:『我不赏识你们,我不称许你们,我不称赞你们。』

 在二十六、 二十七节,主接着说,『那时,你们要说,我们在你面前吃过、喝过,你也在我们的街上施教过。祂要说,我告诉你们,我不晓得你们是那里来的;你们这一切行不义的人,离开我去吧。』主这里的话是指犹太人,指明犹太人行不义。

 在二十八节,主说,『你们要看见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和众申言者都在神的国里,你们却被扔在外面,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这里哀哭指明懊悔,切齿指明自责。主所说在神的国外面这话,是指着将来,指着千年国。在千年国期间,许多犹太人要被扔在神的国外面。

 在十三章二十三节,犹太人问得救的事,主却答以在千年国时有分于神的国。这是在新天新地享受新耶路撒冷(启二一1~3上,5~7,二二1~5)以前,神完全救恩中最享受的部分。

 二十九、三十节那里下结论说,『从东、从西、从北、从南,将有人来,在神的国里坐席。看哪,有在后的将要在前,有在前的将要在后。』二十九节的人指外邦人。外邦人将从东、从西、从北、从南来,在神的国里坐席。这事将发生在国度时代,千年国里。三十节『在后的将要在前,』指得救的外邦人,他们要在一些犹太人得救以前接受救主,并要在千年国时有分于神的国。『在前的将要在后,』指那些比外邦信徒晚信主的犹太人。(罗十一25~26。)在马太十九章三十节,二十章十六节,马可十章三十一节,本节的话是应用在另一个意义上。

直往耶路撒冷


 十三章三十一至三十五节描述人救主直往耶路撒冷去。三十一节说,『正当那时,有几个法利赛人进前来对耶稣说,离开这里去罢,因为希律想要杀你。』这是反对者因嫉妒而施行的恐吓。但是我们会看见,他们恐吓不了主。

 主对他们说,『你们去告诉那个狐狸说,看哪,今天明天我赶鬼治病,第三天我就得成全了。』(路十三32。)我就得成全了,也可译为:我就行完我的路程,我就达到我的目标。主的反应指明主有一既定的时间表以完成祂的职事,行完神的路程,并藉着祂的死而复活达到祂的目标;没有人能阻止神成就这事,希律更不能。

 在这里,主似乎在说,『我会达到我的目标,我会完成我想要作的事。今天明天我赶鬼治病,然后第三天,在复活里,我就得成全了,我就达到我的目标了。不要烦扰我,恐吓我。我是主宰,你们什么也不能作。希律是谁?希律是狐狸。你们也许怕他,我却不怕他,因为他在我以下。告诉他,我有我的时间表。我会按这时间表完成我的工作,达到我的目标,并使我得成全。』

 在三十三节,主说,『虽然这样,今天明天后天,我必须前行,因为申言者在耶路撒冷之外丧命是不合宜的。』主没有因恐吓受到拦阻,不上耶路撒冷去完成祂救赎的死,反倒放胆前行,(可十33,)以达到祂整个职事的目标。

 在三十三节,主似乎在说,『今天明天后天我必须前行,因为我必须在耶路撒冷受死,申言者在耶路撒冷之外丧命是不合宜的。不要打岔我,阻挠我。我有目标,我的目标是要在耶路撒冷受死。我正在往达到我目标的路上。』

 在十三章三十四、三十五节,主说,『耶路撒冷阿,耶路撒冷阿,你常杀害申言者,又用石头打死那奉差遣到你这里来的。我多次愿意聚集你的儿女,好像母鸡把自己的小鸡聚集在翅膀底下,只是你们不愿意。看哪,你们的家留给你们。我告诉你们,你们不得再见我,直等到你们说,在主名里来的,是当受颂赞的!』神总是亲自眷顾耶路撒冷,像鸟搧翅覆雏一样。(赛三一5,申三二11~12。)因此,当主耶稣说,『我多次愿意聚集你的儿女,好像母鸡把自己的小鸡聚集在翅膀底下,』祂指明祂就是神自己。

 在三十五节,主说,『看哪,你们的家留给你们。』这里的家既是单数,必定是指神的家,就是殿。(路十九46~47。)这殿原是神的家,现在却称为『你们的家,』因为犹太人使其成为贼窝了。

 在三十五节,主还说,『你们不得再见我,直等到你们说,在主名里来的,是当受颂赞的!』这指主的再来,那时所有以色列的遗民,都要回转相信主,并且得救。(罗十一23,26。)

 在十三章三十一至三十五节,主说到祂的复活与回来。当主回来时,祂要带进禧年。在主名里来的,是当受颂赞的,祂要在千年国里带进禧年的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