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篇 人救主在祂带着神圣属性之人性美德中的职事-从加利利到耶路撒冷(三)
总纲目




人救主描绘自己为撒玛利亚人
承受永远的生命
撒玛利亚人的比喻
从耶路撒冷到耶利哥
落在强盗中间
祭司与利未人
一个撒玛利亚人的行动
自义者需要一位有爱心的邻舍
人救主的神圣属性与人性美德

 读经:路加福音十章二十五至三十七节。

 十章二十五至四十二节有两件事:人救主描绘自己为具有最高道德的好撒玛利亚人,(路十25~37,)以及为马大所接待。(路十38~42。)路加将这两件事放在一起是很有意义的。表面看来这两件事互不相关;事实上在我们基督徒的经历里,主如同好撒玛利亚人,与祂受马大的接待有关。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看对主是具有最高道德之好撒玛利亚人的描绘;在下篇信息中,我们要看祂在伯大尼为马大所接待。

人救主描绘自己为撒玛利亚人


 我们已经看见,在九章五十一至五十六节,主耶稣和祂的跟从者必须经过撒玛利亚,然而,撒玛利亚人不接待祂。(路九53。)现今在十章二十五至三十七节,主描绘自己为撒玛利亚人。

 在好撒玛利亚人的比喻里说到许多事。这比喻题到犹太教、旧约、律法、祭司、利未人、基督、那灵、神圣的生命、召会、把人带进召会的路、主给召会的祝福、主的回来、并主给召会的赏赐。

 撒玛利亚是北国以色列的主要地区,也是首都所在地。(王上十六24,29。)约在主前七百年,亚述人占领此地,并从巴比伦和其它异教国家,把人迁到境内诸城。(王下十七6,24。)从那时起,此地的人就成了犹太人和异教徒的混血种。历史告诉我们,他们有摩西五经,并按这部分旧约敬拜神,但犹太人从不承认他们是犹太民族。

 在约翰八章四十八节,有些犹太人对主说,『我们说你是撒玛利亚人,又有鬼附着,岂不正对吗?』在路加十章这里,主在积极一面说到祂自己是撒玛利亚人,主似乎在说,『我是撒玛利亚人,是你们所藐视的。』

承受永远的生命


 路加十章二十五节说,『有一个律法师站起来,试探耶稣。』律法师是摩西律法的专家,这样的律法师是法利赛人中间的经学家。这位律法师,非常熟悉律法,也非常骄傲。他既称义自己,就站起来试探人救主。

 这律法师试探人救主说,『夫子,我该作什么,才可以承受永远的生命?』承受永远的生命,就是在来世诸天之国的实现里,得着神圣生命比在今世更丰满的享受为赏赐。(路十八29~30。)

 承受永远的生命也是『进入生命,』(太十九17,)进入生命意即进诸天的国。(太十九23。)诸天的国乃是神永远生命的范围。因此,我们进诸天的国,就是进入神的生命,与得救不同。得救是神的生命进入我们里面,作我们的生命;进诸天的国是我们进入神的生命,享受神生命的丰富。得救是我们蒙救赎,并由圣灵重生,得着神的生命;进诸天的国是我们凭神的生命生活行动。一个是生的问题,一个是活的问题。

 按照新约,接受永远的生命是一回事,承受永远的生命是另一回事。接受永远的生命使我们在今世得救,但承受永远的生命乃是在来世,就是在要之国里的赏赐。因此,我们区别关于经历永远生命的这两件事,是非当重要的。现在,今世,我们可以接受并经历永远的生命。这是救恩的事。但承受永远的生命乃是赐给我们的祝福,作为要来国度时代的赏赐。因此,承受永远的生命不是救恩的事,乃是与国度赏赐有关的事。

 经学家问人救主该作么才可以承受永远的生命,主对他说,『律法上写的是什么?你是怎么念的?(路十26。)律法师回答说,『你要全心、全魂、全力并全心思,爱主你的神;又要爱邻舍如同自己。』(路十27)主回答说,『你答得对,你这样行,就必得着生命。』(路十28)

撒玛利亚人的比喻


 路加十章二十九节接着说,『那人想要称义自己,就对耶稣说,谁是我的邻舍?』问这问题的人必定是个自义的法利赛人。(路十六14~15,十八9~10。)他显示他的骄傲,问主谁是他的邻舍。他似乎在告诉主:『谁是我的邻舍,我好去爱他?』在以下的比喻里,主回答律法师,给他看见他不需要去爱邻舍,他倒需要一位邻舍来爱他,因为他爱不来,他需要人来爱他。我们看见,这邻舍就是那个好撒玛利亚人。

 只有路加叙述这独特的比喻,带着在救主完全救恩中崇高道德的原则。按救主的用意,三十节的『一个人,』乃象征自义的律法师,是从平安的根基(耶路撒冷)堕落到咒诅(耶利哥)光景中的罪人。

从耶路撒冷到耶利哥


 路加十章三十节说,『耶稣接着说,有一个人从耶路撒冷下耶利哥去,落在强盗中间,他们剥去他的衣服,把他打个半死,就撇下他走了。』耶路撒冷意即平安的根基,(参来七2,)而耶利哥是咒诅的城。(书六26,王上十六34。)『下』指明从平安根基的城堕落到咒诅的城。因此,这比喻里的那个人,从平安的根基堕落到咒诅的地方,他所走的路乃是这样堕落的路。

落在强盗中间


 从耶路撒冷下耶利哥去的那人,落在强盗中间,他们剥去他的衣服,把他打个半死,就撇下他走了。这些强盗象征拘守犹太律法的律法教师,(约十1,)他们用律法(林前十五56)洗劫像这自义的律法师一样遵守律法的人。剥,表征犹太教的教师误用律法剥夺人。打,直译,殴打;表征律法的杀害。(罗七9~10。)不仅如此,强盗把他打个半死,就撇下他走了。这表征犹太教的教师将遵守律法的人,撇在死的光景中。(罗七11,13。)

 这里将所有的法利赛人,犹太教的律法教师都比喻作强盗。那位律法师好比那个从耶路撒冷下耶利哥去的人,落在这些强盗中间,被剥去衣服,打个半死。犹太宗教的律法教师剥夺人,把人打个半死,就撇下他们走了。这是那个律法师的光景,他却不晓得自己是在这样的光景中。

祭司与利未人


 在三十一节,主接着说,『适巧有一个祭司,从这条路下来,看见他,就从对面过去了。』祭司当以神的律法教导神的百姓,藉此照顾他们,(申三三10 ,代下十五3 ,)但在比喻中,祭司也从同一条路下来,无力帮助被打伤的人。

 三十二节说,『又有一个利未人,来到这地方,看见,也照样从对面过去了。』利未人是帮助神百姓敬拜神的人,(民一50,三6~7,八19,)但这利未人也来到同一个地方,照样无力帮助垂死的人。

一个撒玛利亚人的行动


 三十三、三十四节描述一个撒玛利亚人,来到落在强盗手中之人那里的行动:『但有一个撒玛利亚人,行路来到他那里,看见,就动了慈心,上前把油和酒倒在他的伤处,包裹好了,扶他骑上自已的牲口,带到客店里照料他。』这个撒玛利亚人象征人救主,祂从外表看是个卑微的常人,为自高自义的法利赛人(包括在路加十章二十五节、二十九节和祂谈话的这一个)所藐视,并毁谤为卑贱的撒玛利亚人。(约八48,四9。)

 这样一位人救主,在祂寻找失丧者并拯救罪人之职事的旅程中,(路十九10 ,)来到被热中犹太教的强盗打伤,悲惨垂死的遭难者所在的地方。祂一看见他,就在祂带着神性的人性里动了慈心,给他温情的医治和拯救的照顾,完全应付了他的急需。(路十34~35。)

 在十章三十四至三十五节,好撒玛利亚人照顾垂死的人,每一点都描绘出人救主在祂带着神性的人性里,对律法定罪之下的罪人怜悯、亲切、全备的照顾,将祂崇高的道德标准,在拯救的恩典上表明到极点。

 撒玛利亚人上前把油和酒倒在他的伤处,包裹好了。包裹他的伤处,指明祂医治他。把油和酒倒在他的伤处,表征赐给他圣灵和神的生命。人救主临到我们时,把祂的灵和祂神圣的生命倒在我们的伤处。

 然后那撒玛利亚人扶他骑上自己的牲口(驴)。这指明那撒玛利亚人用低微的方法,低微的带着他。我们许多人能见证,我们就是被带在『驴』上 ,这样低微的被带到召会中,而不是荣耀、辉煌的进到召会中。相反的,我们乃是用低微的方法,低微的被带到召会中。

 撒玛利亚人把那人带到客店里照料他,这指明人救主把他带到召会中,藉着召会照顾他。

 三十五节说,『第二天,拿出两个银币,交给店主说,请你照料他;此外所花费的,我回来必还你。』在这里我们看见撒玛利亚人是为他将所花费的付给客店,这意思是为他祝福召会。不仅如此,祂应许此外所花费的,祂必偿还店主,这指召会在今世为他所花费的,救主回来时必要偿还。

自义者需要一位有爱心的邻舍


 在三十六节,人救主接着问律法师:『你想这三个人,那一个是落在强盗手中之人的邻舍?』自义的律法师以为能爱邻舍,(路十29,)但因自义而盲目,不晓得自己需要一位邻舍(人救主)来爱他。

 在三十七节,律法师回答说,『是那怜悯他的。』然后耶稣对他说,『你去照样行吧。』那怜悯他的,或,那以怜悯待他的。这自义者得了帮助,晓得他需要一位有爱心的邻舍(就如表征人救主的好撒玛利亚人)爱他,而不是他爱邻舍。救主想要藉这故事向他揭示:(一)他在律法下已定了死罪,无能照顾自己,更不用说爱别人;(二)人救主乃是那爱他,并给他完全救恩的一位。

人救主的神圣属性与人性美德


 在这比喻里,我们能看见人救主的神圣属性与人性美德。关于神圣属性,我们看见那灵、永远的生命、祝福和偿还。那灵的赐给、神圣的生命、祝福、对召会的偿还,都与神圣属性有关。

 这里所启示主的人性美德,包括祂的慈心、爱、同情和照顾。在这事例中,我们再次看见人救主的人性美德与祂的神圣属性调和。我们很难将它们清楚的区别分类,因为二者调和,产生最高标准的道德。

 在好撒玛利亚人的比喻里,我们看见人救主的道德乃是最高标准的道德。祭司看见落在强盗手中的人,并没有作什么帮助他。这位祭司似乎没有一点道德。那利未人也一样。但人救主看见那人在可怜的光景中,就动了慈心。于是祂完全运用祂的道德照顾那有需要的人。人救主崇高标准的道德乃是调和之生命的产品;在这生命里,神圣的属性与人性的美德相调和。在这比喻里,我们清楚看见,人救主在祂带着神圣属性的人性美德中尽祂的职事。